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死玫瑰之約

  2007年夏天,我大學畢業瞭,可人才市場的那些招聘單位不要農機專業的研究生。眼看著自己腰包裡的人民幣一張張地減少,我開始為生計發愁瞭。沒辦法,我隻好先扛起背包,進瞭一傢無證的私人企業打工。我的女朋友、英語專業畢業的大專生阿麗這時卻已在一傢合資企業混上瞭白領。有一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阿麗到我住的地方找我,看見我和那些農民工住在一起,就屁股一扭,甩下一串臺灣香水的味道,轉眼就不見瞭蹤影。我追瞭一陣沒追上,隻好垂頭喪氣地回到住處。
  
  從這一天開始,失戀的痛苦一直折磨著我。每天下班後的黃昏,我都徜徉在那個著名的戀愛公園——玫瑰花園,看著那些戀人持著玫瑰,依偎著喃喃說著情話,想著我和阿麗也曾經在這個充滿浪漫和美好的公園裡深情相擁,我的心就像是打翻瞭五味瓶一樣酸甜苦辣樣樣齊全。公園的一邊,是長長的海堤,許多戀人親昵夠瞭,就把手中的玫瑰隨手拋在海堤上。我坐在這些玫瑰的亂叢中,看著阿麗給我的最後一條短信:“88!”看著這些逐漸枯萎風幹的玫瑰,我知道,我和阿麗的愛情故事也已經徹底地風幹瞭。我不甘心阿麗就這樣輕易地拋棄我,於是,我想出瞭一個懲罰阿麗的方法:“把這些死玫瑰集中起來,然後送給阿麗!”
  
  當我惡狠狠地抱著這些死玫瑰走出公園的大門時,突然有個年輕的小夥子走瞭過來,他對我說:“先生,我想買一束玫瑰。”我苦笑瞭一下:“這是死玫瑰,不賣人的!”那小夥子說:“現在很多人要買死玫瑰,因為死玫瑰代表著愛情的死亡,你在這賣死玫瑰,會有很多人來買的。現在,我就想買一束死玫瑰,告訴我的女朋友,我們的愛情已經死瞭。”小夥子的這句話讓我欣喜若狂,我把手中的死玫瑰往他手裡一塞,然後瘋一般跑回瞭我的住處,取出瞭我的存折,到興業銀行取出瞭我所有的存款,然後又回到瞭那個愛情公園。因為,我剛才看到瞭,在公園的門口,有一傢小店掛著出租的牌子。
  
  事情很順利,我從那個小店的業主那兒租來瞭半年的使用期。然後,我買來瞭一臺小型的焙幹機,又到公園裡四處尋找風幹的玫瑰,半夜裡,我嘔心瀝血地對那些玫瑰進行瞭焙幹,再把那些風幹的玫瑰進行瞭包裝。第二天,我在小店的門口掛上瞭招牌:“失戀玫瑰專賣店”。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我的死玫瑰生意特別好,不但那些失戀的人想買一束死玫瑰送給曾經的戀人,而且連那些離婚的人,不想被人追求的MM,甚至那些追求標新立異的新新人類,都愛買一束死玫瑰來表白他們的心跡。我失戀時的胡思亂想讓我有瞭發財的奇遇,我感到瞭一種前所未有的開心。
  
  奇怪的事情還沒完,我的桃花運卻來瞭。在一個黃昏的時候,我到海堤去揀風幹的玫瑰,我看到瞭一個長發的姑娘,站在海堤旁的巖石上,張開雙手,迎著腥味的海風。海風吹起她紅色的絲巾,是那樣的飄逸,是那樣的浪漫。我揉瞭揉被風吹得生疼的雙眼,幻想我是不是要成為“泰坦尼克號”的男主角,張開我的雙臂去擁抱這個美麗的長發女孩。突然,我發現那女孩的腳動瞭一下,她抬起的右腳正向外伸去,我大叫一聲:“不好!”就飛奔上前,救下瞭這個想自殺的女孩。
  
  那女孩躺在我寬厚的懷裡,淚水嘩嘩地流淌,她說,她再也不想回傢瞭,她想自殺。我把她拉到我的小花店,給她泡瞭一包快食面,那女孩的情緒才漸漸地平靜下來。女孩告訴我,她叫真美,然後她就什麼也不說瞭。我看瞭看她,的確長得真美,柳眉杏眼的,看來,她跟我一樣,也是一個失戀者。同樣的遭遇,讓我同情起真美來瞭,我對真美說:“要不,你就留在我的花店裡幫我賣花,賣的錢扣除開銷外,我們均分。”那真美一聽,使勁地點瞭點頭。
  
  隨著真美的到來,我的死玫瑰生意竟然越來越好瞭,許多人甚至打電話預約死玫瑰。每天,我和真美忙著烘幹揀來的玫瑰,後來揀的玫瑰不夠瞭,就去買新鮮的玫瑰來焙幹。晚上,我和真美數著賺來的辛苦錢,開心得不得瞭。我們的異類生意引起瞭一傢都市電視臺的註意,有一天,電視臺的記者扛著攝像機專門采訪瞭我,還把我列為沿海地區十大傑出打工仔候選人。從此,我和真美經營的死玫瑰花店更火爆瞭。後來,我和真美又各租賃下一傢花店,實行瞭聯合經營死玫瑰的生意。
  
  一天,我和真美忙完瞭手裡的最後一單,我們就相約到市裡最大的咖啡店去喝咖啡。在這段時間裡,我和真美除瞭在生意上的交流之外,我們可從來沒有在情感上有任何的涉及,因為我們都怕觸動自己內心的傷痕。今天,我看著笑靨如花的真美小口小口地品著香醇的咖啡,我的心被融化瞭,就在我想開口說“真美,你真美!”時,我看到一幕我不喜歡看到的景象:我發現我曾經的女友阿麗,傾倒在一個高大帥氣的男子懷裡,而這個男子,就是那天在公園門口想買我的死玫瑰的男子!看他們親昵地打情罵俏,我站瞭起來,想憤怒地走到阿麗的面前去質問一下阿麗的無情,卻忽然發現真美蒼白著臉癱坐在位子上。我隻好放下我的仇恨,把真美扶瞭起來,讓真美靠著我回到瞭花店。
  
  第二天一早,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真美不見瞭,而在我的床頭,放著一個包裝好的紙盒。我打開一看,原來是一束已經焙幹的玫瑰,在玫瑰的中間,還放著一張紙條,隻見上面寫著:“對不起,阿松,其實我是一個富傢女孩,我大學畢業後就想獨自創業,父親不肯,於是,我就和父親有個約定,如果我能獨立創業,父親就給我一個公司讓我去管理。於是,我和我的男友就設計瞭這個死玫瑰計劃,恰巧的是,聰明的你會捕獲商機,但卻不幸成為瞭實施我們計劃的唯一人選。現在,我已經在父親面前實現瞭獨立開店的承諾,但昨晚在咖啡店,我卻發現瞭我的男朋友被其他女孩子勾走瞭。現在,我要回去和我的男朋友做個瞭斷!”
  
  我一下子明白瞭,我的死玫瑰生意為什麼這麼好瞭。原來,我隻不過扮演瞭富人遊戲中的一個醜角罷瞭。我狠狠地把手中的死玫瑰砸在瞭地上,然後癱坐在地上。不知過瞭多長時間,我覺得我的肩膀被誰輕輕按瞭一下,我抬頭一看:哼,這不是那個拋棄我的騷婆娘阿麗嗎?我站瞭起來,兇巴巴地質問阿麗:“你來幹什麼?你們這些無情無義的傢夥!”
  
  阿麗對我淒然一笑:“阿松,我來不是請你原諒的。我來隻想告訴你,真美是個好姑娘,而真美的男朋友大鵬是個十足的壞蛋,他不但在外面尋花問柳,還設計瞭許多方法來套取真美父親公司的股票。昨晚,和我在一起的其實就是大鵬,他也看到你和真美在一起,真美也看到瞭我和大鵬在一起。昨晚,當大鵬知道真美的父親已經把一個公司交給真美管理後,大鵬就對我翻臉不認人瞭。他要我趕快離開他,並要我向真美說清楚,說我是主動勾引他的,完全不顧我曾為他墮過胎。這樣的小人,我再也不想幫他瞭……”
  
  說完,她把手中的一個紙盒遞給我,說:“你放心吧,我已經把大鵬的醜惡嘴臉全部告訴瞭真美,還告訴真美你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我相信,真美是一個有分寸的女孩,她應該知道自己該怎麼做……”說完,阿麗轉過身去,很快消失在密集的過往人群中。
  
  我打開盒子,發現裡面有一枝剛剛剪下來的玫瑰,顏色鮮艷,嬌艷欲滴。這時,我看到瞭真美在遠處向我招手,我連忙捧起這束新鮮的玫瑰,大步向真美跑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