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結局

  德子和順子好得親兄弟一樣。兩個一起淘金十幾年,從沒紅過一次臉。不像別的人,總為一點小事爭得臉紅耳赤,繼而大打出手,甚至動刀子。
  
  兩人也以兄弟相稱。德子年長,順子叫他德子哥。順子總哥上哥下的,叫得極親昵。外人聽瞭,真的以為德子和順子是親兄弟。其實順子覺得德子比親哥還親。順子開初來這兒淘金,啥也不懂,還受到這兒淘金人的欺負。他們想把順子擠走,德子就讓順子同他一起淘金,淘的金子對半分。
  
  原來順子想同德子過一輩子。德子去哪,他會跟到哪。隻是德子竟永遠地離開瞭他。那天中午,順子躺在草地裡睡覺,坐在順子身邊吸煙的德子忽然見一條銀環蛇爬到瞭順子的腳跟,德子忙抓住蛇的尾巴,不想蛇一扭頭,在德子的肩上咬瞭一口。德子拎著蛇的尾巴狠勁地不停地甩,蛇的骨頭散架瞭。
  
  僅幾分鐘,德子的肩膀就黑瞭。德子對一臉淚水的順子說:“看來我不行瞭。”德子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存折,“這是我淘金的20萬塊錢,我死後,你去我老傢一趟,把錢交給我兒子土娃。我對不起他,沒盡到做父親的責任……”
  
  “哥,你放心,我一定辦到。我一定會把錢交到土娃手上……”順子泣不成聲瞭。
  
  德子以前給順子講得最多的就是土娃。
  
  土娃5歲時,德子就來淘金。德子的傢在一個深山溝裡,那地方極窮,而且吃水不方便。土層薄,蓄不住水。吃水得去十幾裡外的一個地方挑,來回得兩個小時。德子的女人受不瞭這窮、這苦,扔下土娃跟著一個外省的木匠跑瞭。德子讓母親帶土娃,自己來到這兒淘金。
  
  這十幾年來,德子一直沒回過傢。
  
  順子幾次讓德子回傢看看,德子說:“太遠瞭,路費要不少。”其實順子知道德子是覺得沒臉回傢。在農村,老婆跟別人跑瞭,這對男人來說是極沒面子的事。德子想帶個女人回傢,可德子一直沒遇到合適的。
  
  順子辦完瞭德子的喪事,就去德子老傢瞭。
  
  給順子開門的是一個中年婦女。順子問:“這是德子傢嗎?”女人點點頭。順子說:“你是?”女人說:“德子的女人。”順子一臉的納悶:“德子的女人不是跟別人跑瞭?”女人說:“跑瞭不能回來嗎?”
  
  順子從女人的嘴裡得知,女人去木匠的傢一年後,生下一個兒子。兒子3歲時,木匠得肝癌死瞭。女人為給木匠治病借瞭幾萬塊錢。女人想,靠自己還幾萬塊錢債,那一輩子也還不清。女人便帶著兒子回來瞭。
  
  女人問:“德子呢?”順子嘆口氣說:“走瞭。”“走瞭?”女人的眼裡滿是驚愕,“走瞭?他身體那麼好,咋說走就走瞭?”順子說:“他為救我,被毒蛇咬瞭。”女人號啕大哭起來:“我的命咋就這麼苦?!”
  
  這時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進屋瞭。男孩說:“媽,你咋瞭?”順子說:“你是土娃吧?”男孩搖搖頭:“我不是土娃,土娃去城裡打工瞭。”順子這才知道男孩是女人同木匠的兒子。男孩又問:“媽,到底咋啦?”女人說:“金生,德子死瞭。”順子這才知道男孩叫金生。金生很平靜:“死瞭就死瞭,用得著這麼傷心?”
  
  順子又問女人:“土娃的奶奶呢?”女人說:“她墳頭上的樹都能打傢具啦。”“那你知道土娃在哪兒打工?”順子想去城裡找土娃。女人搖搖頭。順子便從貼身口袋裡掏出一本存折:“這是德子哥這些年攢下的20萬塊錢,他閉眼前叮囑我一定要把錢交給土娃。這存折你好好保管,土娃回傢瞭,你就交給他。”女人從順子手裡搶過存折:“20萬元!他攢下瞭20萬元!這麼多!”金生搶過存折看瞭:“真的是20萬元!”女人的淚水又淌下來瞭。
  
  10年後,順子又去瞭趟德子的老傢。
  
  順子進德子傢的門時,一個滿頭白發的女人在吃飯。順子喊:“大嫂……”女人頭也不抬:“你找金生討錢去,別找我,我屋裡啥值錢的東西也沒有。”順子說:“大嫂,我不是來討債的。”女人這才抬起頭,順子一看,竟是德子的女人。想不到德子的女人竟老瞭這麼多。順子說:“我是德子的兄弟,10年前,德子哥讓我帶給土娃20萬塊錢。”女人這才認出順子。當順子問女人那20萬塊錢給沒給土娃時,女人竟哭瞭:“都怪我偏心,是我害瞭金生,我、我不是人……”
  
  順子從女人斷斷續續的哭訴中才知道,那20萬塊錢,女人全給瞭金生。金生有瞭20萬元,啥事也不想做,帶著那20萬塊錢去瞭城裡,天天吃喝嫖賭,還吸毒。很快,那20萬元被揮霍掉瞭,為弄錢吸毒便走上瞭販毒這條不歸路。金生幾年前被判瞭死刑!
  
  “如果沒有那20萬塊錢,金生不會死的。他是被這20萬元給害的。……其實也怪我,如果我把錢給瞭土娃,那就好瞭……”
  
  “土娃呢?他現在怎麼樣?”順子問。
  
  “土娃好著呢。他在省城開瞭傢大公司,做大生意。土娃想讓我去省城裡住,我不肯去,他就給我錢,假如沒有土娃,我怕早已餓死瞭。”女人說著嘆氣,“土娃那麼有錢也沒變壞呀。要是那20萬元給瞭土娃,那土娃的生意準做得更大。”
  
  “唉——”順子也長長嘆瞭口氣,“要是那錢我沒給你,直接給瞭土娃就好瞭。”
  
  後來順子去瞭省城,見到瞭土娃,也這樣嘆氣。土娃說:“這也說不準。10年前的我還在建築工地幹活呢,一個月掙400塊錢。那時我若有20萬元,或許也會走金生走過的那條路。那時還太年輕,沒有自制能力,也沒有辨別是非的能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