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佛門凈土

  紫竹庵的老尼在佛堂念經的時候,從庵門走進來一個30歲左右美麗的少婦。她來到老尼面前“撲通”一聲跪下說:“師傅,請收下我這個徒弟吧。”老尼姑大吃一驚,連忙說,施主請站起來說話。少婦站起來說:“我要出傢,請師傅收下我。”老尼姑把她打量瞭一下說:“施主如此年輕美貌,為何要遁入空門?”少婦說:“一言難盡。師傅你就不要多問瞭,反正我要出傢。”開始老尼姑愣不同意,但是經不起少婦苦苦哀求,就有些同情她。當時紫竹庵也就這麼一個老尼姑,她年紀也大瞭,心想收一個弟子正好和自己作伴。於是她就給少婦取名慧蘭,讓她帶發修行。
  
  陳飛是偶然走進紫竹庵的。他到皖南寧川縣出差,辦完公事後,就到城郊的鳳凰山遊玩。鳳凰山是寧川著名的八景之一,山上有一棵三人合抱的梧桐樹,有幾百年的歷史瞭,傳說曾有鳳凰在上面棲息,所以此山就叫鳳凰山。
  
  陳飛從前山上去,遊玩過山上的一些景點之後,便從後山下來。下到山腳,隻見前面不遠處竹林掩映之中有一座庵堂,不少香客來來往往到裡面進香拜佛。陳飛心裡想這裡的香火還挺旺,不如進去看看,便信步走瞭進去。
  
  庵堂名叫紫竹庵,規模不是很大,但也顯得莊嚴肅靜。佛堂上,一個老尼正帶著一個年輕的尼姑在念經。陳飛對著佛像拜瞭三拜,然後又向功德箱裡投瞭十元錢,便站到一旁好奇地看尼姑念經。這時一個大款模樣的香客帶著夫人走瞭進來,老尼姑一見此人,便對年輕的尼姑說:“慧蘭,你把吳經理領到僚房去。”那個叫慧蘭的年輕尼姑站起來,走到吳經理面前說:“吳經理,請跟我來。”
  
  此刻陳飛的眼睛一亮,這個年輕的尼姑太像他的高中同學林紅瞭,身段和眼神都很像,隻是面容有所改變,比以前更漂亮瞭。要不是身處佛堂之中,他差一點就喊出來瞭。他很是奇怪,如果真是林紅,她怎麼會從廣州跑到千裡之外的皖南來出傢當尼姑呢?如果不是林紅,怎麼又那麼像呢?要知道,林紅在讀高中時,就是有名的校花,也是陳飛暗戀的對象,她那美麗的杏仁眼,曾無數次出現在陳飛的夢裡。於是陳飛便跟在大款後面向僚房走去。轉瞭幾個彎,便到瞭僚房。叫慧蘭的尼姑此刻發現瞭陳飛,猛吃一驚,但很快鎮定下來說:“先生,你有什麼事嗎?”陳飛說:“你很像我的一個高中同學。”慧蘭說:“先生,你認錯人瞭。僚房是請施主用齋飯的地方,先生如果沒有其他事,就請回吧。”陳飛碰瞭個軟釘子,隻好往回走,可他心裡不甘心,這個尼姑聲音也像林紅,莫不是她有什麼隱情?
  
  回到廣州後,陳飛和幾個老同學談起瞭林紅的事。一個叫李軍的同學說,你還不知道吧,林紅的丈夫出事瞭,半年前就被檢察院雙規瞭。陳飛接著問,那林紅呢?李軍說,不知道。陳飛想,難道林紅與她丈夫的案件有牽連,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自己見到的年輕尼姑就更有可能是林紅瞭。
  
  半個月後的一天上午,三個香客來到紫竹庵。他們是兩男一女,其中一個男人長滿絡腮胡子,戴著墨鏡。他們走進庵堂後,女香客指著絡腮胡子對老尼姑說:“這位香客的母親剛剛去世,想請慧蘭法師做法事。”老尼姑雙手合十說:“阿彌陀佛,慧蘭雲遊去瞭,你這位香客的法事,隻有老尼去代勞瞭。”戴墨鏡的香客皺著眉頭說:“我們是特地來請慧蘭法師的,不知她什麼時候能回來?”老尼姑說:“這個就不好說瞭,也許一年半載,也許三五個月。”女香客和另一個男人交換瞭一個眼色說:“那我們就不打擾老師傅瞭。”說完他們就向功德箱裡投瞭幾十元錢,然後走瞭出去。
  
  當天晚上九點,老尼姑正帶著年輕尼姑在佛堂上做功課,上午來的三個香客突然闖瞭進來。女香客微笑著對老尼姑說:“老師傅,我們聽說慧蘭法師下午回來瞭,所以特地再來請她。”
  
  他們一進門,慧蘭就悄悄站瞭起來,此刻正想回避,那兩個男人擋住她說:“我們特地來請法師,怎麼就不給面子呢?”慧蘭說:“這個由不得我作主,你們跟我師傅說吧。”說著便轉身想走開。長著絡腮胡子的香客突然大喊一聲:“林紅!”慧蘭本能地轉過身來說:“誰叫我?”絡腮胡子摘去墨鏡,一把扯掉粘在臉上的胡子說:“你看看我是誰?”慧蘭呆瞭,她沒想到來人正是她的丈夫何立本。她愣瞭片刻說:“你、你怎麼到這裡來瞭?”另一個男人亮出檢察院的證件說:“林紅女士,請跟我們走吧。”
  
  林紅垂頭喪氣地說:“你們是怎麼認出我的呢?”
  
  何立本說:“你雖然做瞭整容手術,可是你的聲音變不瞭,你的眼神變不瞭。不聽你說話,我還不敢貿然相認,你一開口,我心裡就有數瞭。”
  
  原來在何立本被雙規後,林紅知道自己曾參與收受賄賂,難脫幹系,便帶著幾十萬元現金和800萬元存款逃離瞭廣州。她先到上海做瞭整容手術,然後來到皖南寧川縣。她到黃山旅遊時曾路過此地,知道這是一個偏僻的小縣,易於藏身。那次到鳳凰山散心,她發現瞭紫竹庵,覺得這是躲過風頭的好地方,便苦求老尼姑讓她帶發修行。自上次見到老同學陳飛後,她就預感到事情不妙,對老尼姑說,今後凡是有人來找她,一概不見,說她雲遊去瞭。可是她沒想到,女香客就是寧川縣的檢察人員,頭一天就偵察到她在紫竹庵,並沒有外出雲遊,所以才有夜闖紫竹庵的行動。廣州檢察院是聽瞭陳飛反映的情況,帶著何立本來辨認年輕尼姑是不是林紅的。為瞭慎重起見,檢察人員特地讓何立本化瞭裝,怕萬一認錯瞭人,也好有個臺階可下。
  
  帶著林紅走出庵門,檢察人員望著紫竹庵頗有感觸地說,想不到佛門凈土,也有被人利用的時候。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