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富豪“自殺”之謎

  1.兇案發生
  
  派出所所長李特正在所裡處理一起入室行竊案,突然接到外出巡查的警察劉明的電話:“所長,地產商王富貴被殺死在傢中。”
  
  鎮上發生瞭兇殺案,讓李所長一驚。他趕緊將正在處理的入室行竊案交給其他警察,向王富貴的別墅趕去。王富貴是鎮上最富有的商人,經營著一傢地產開發公司。李所長的腦子迅速轉開瞭:“王富貴怎麼會被殺死呢?”鎮上的人都知道,王富貴待人隨和,不時救濟一些貧困傢庭,那些受過他幫助的人對他感恩戴德,尊敬地稱他“王大善人”。
  
  王富貴的別墅坐落在小鎮西邊風景優美的湖泊邊。一向寧靜的別墅外邊,此時已經聚集瞭不少警察和圍觀者。李所長快步走進瞭案發現場——王富貴的書房。隻見王富貴被捆綁在書房中央的椅子上,心臟部位凝結著一團幹涸的血跡,已經死亡多時。李所長專註地察看著王富貴的屍體,希望能夠從屍身上發現一些蛛絲馬跡。書房地板上,從王富貴屍身上流出的血液正散出一股股腥氣。皺著眉頭的李所長判定,心臟部位的傷痕是導致王富貴死亡的直接原因。但令他不解的是,王富貴臉上未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反倒一臉平靜,仿佛脫離苦海後無比輕松。王富貴的死相讓人感到詭異。
  
  “這是怎麼回事呢?如此死因的死者,應該面露驚恐才對啊!”李所長陷入瞭深思。
  
  突然,一旁的警察劉明打斷瞭李所長的沉思:“所長,我們在現場發現瞭一封沒有具名的信。”李所長從劉明手裡接過信,專註地看瞭起來。信裡寫道:“……真沒有想到,我堂堂王富貴也會遭遇生意失敗,身邊的人都背叛瞭我,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真想離開這個世界,離開這個充滿背叛的世界,到那沒有煩惱苦悶的天堂去……”
  
  這封信是誰寫的呢?顯然寫信的人已經產生瞭厭世情緒,有強烈的自殺傾向。信會是王富貴寫的嗎?他為什麼要寫這樣的信?從信的落款時間看,它寫於半年前。種種疑問和現場的各種跡象,讓李所長產生瞭王富貴可能死於自殺的想法。但想想王富貴被捆綁在椅子上的情形,他立即否定瞭自己的想法:“一個被捆綁在椅子上的人,不
  
  可能再用刀子捅向自己的胸口!”
  
  2.疑似遺書
  
  向警察報案的是王富貴的司機劉大牛。面對李所長的詢問,劉大牛神情悲傷地說,今天他按照往常慣例前來接王富貴,一到別墅,便發現別墅的門敞開著,他心裡有些詫異地走進書房,結果發現王富貴被捆綁並被刺死在椅子上。看著神情悲傷的劉大牛,李所長知道,他跟隨王富貴已有數十年之久,是王富貴最信任的下屬。
  
  法醫在屍檢後得出結論:死者心臟部位的傷口,是一把鋒利的三棱軍用刺刀造成的,傷口上的鈍痕,可以看出軍用刺刀在刺進身體時有所停頓。而造成死者死亡的三棱軍用刺刀並不在死者身體上,也不在別墅裡。三棱軍用刺刀到哪裡去瞭呢?王富貴書桌上的那封書信,警方經過筆跡鑒定,確認它出自王富貴之手。盡管有這份“遺書”,警方還是判定,王富貴絕非自殺,而是他殺。但王富貴之死,究竟是情殺還是仇殺呢?
  
  由於王富貴是鎮上知名的商人,曾經幫助過不少居民,因此,一時間要求警方盡快破案嚴懲兇手的呼聲不斷。警方承受著巨大的社會輿論壓力。
  
  盡管現場找不到兇犯行兇的三棱軍用刺刀,但王富貴的“遺書”還是給警方提供瞭偵查方向。在“遺書”裡,令王富貴痛苦的根源不僅僅是生意的失敗,還有身邊人的背叛。究竟是誰背叛瞭王富貴呢?他的妻子,還是合作夥伴?李所長將目光投到王富貴的妻子張婭身上,他問司機劉大牛:“他的妻子背叛瞭他嗎?”劉大牛頓時一副義憤填膺的表情:“老板的死肯定與這個騷女人有關,是她背叛瞭老板,並一度和老板的關系搞得很僵。肯定是她在報復老板。”
  
  張婭原是一名模特,王富貴自從在一次模特秀上遇到她後,便被她深深地迷住瞭。王富貴向她發起瞭猛烈的愛情攻勢,在他鍥而不舍的“銀彈”進攻下,渴望過上富有生活的張婭最終選擇瞭他。出嫁後的張婭離開瞭模特界,王富貴很愛身材高挑容貌出眾的張婭,什麼事都順著她。但最近一年時間裡,張婭和一個叫林楓的男人走得很近,有著不可告人的曖昧關系。
  
  在對張婭的偵查中,李所長進一步發現,張婭和情人林楓交往,讓王富貴非常惱火。他曾經威脅說道:“如果你繼續和林楓交往,我就找人把他幹掉。”面對王富貴的威脅,張婭不甘示弱:“你敢幹掉林楓,你自己也不得好死!”為瞭挽救瀕危的婚姻,王富貴想盡瞭辦法,甚至花錢叫人威脅林楓離開張婭,並答應給他一大筆錢作為補償。
  
  李所長負責的專案組,就此將張婭作為瞭重點偵查對象。從她背叛王富貴和與其發生爭執這兩點看,她的確最有可能殺害王富貴。但警方在對張婭傳訊中得知,案發那天,張婭正和情人林楓在海南浪漫旅遊。警方隨即對張婭前往地進行瞭周密調查,發現她並沒有撒謊。這樣看來張婭和她的情人沒有作案時間。同時,警方還從張婭處獲得瞭她和王富貴共同簽字的“離婚協議書”,上面言明王富貴將支付給她一大筆錢。這樣,離婚後擁有巨額財富的張婭,連作案的動機都沒有。警方因此排除瞭情殺的可能。一時間,案情陷入瞭僵局。
  
  3.仇殺迷惑
  
  隨著專案組偵查的深入,警方發現,王富貴的財富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豐厚,這個曾經的億萬富翁此時正陷身沉重的債務之中。在別墅中被刺死時,王富貴身上還欠著數千萬元的債務。
  
  為何曾經無限風光的王富貴會欠下如此巨額的債務呢?原來一年半前,王富貴的房地產公司投資數億元建一座高樓,因為質量問題遲遲不能交付給房主,被所有房主聯合起訴。為此,王富貴支付瞭數百萬元的違約金。此次賠付,並未給王富貴造成毀滅性的打擊。但接下來合作夥伴蘇寧的退股,就徹底將他逼上瞭絕路。蘇寧見王富貴投資失誤,擔心公司破產,提出瞭退股。
  
  這樣一來,王富貴面臨著沉重的壓力。在支付瞭房主的違約金後,王富貴公司隻有少量的流動資金。如果將股份折成現金支付給蘇寧,王富貴公司的流動資金將被徹底抽空。流動資金抽空後,出現質量問題的高樓將陷入無法整修的尷尬中。而在建這幢高樓之初,王富貴已經向銀行貸款五千多萬元。因此,王富貴堅決不同意蘇寧退股。兩人的關系鬧得很僵,甚至在公開場合互相謾罵。
  
  最後,蘇寧依據入股的協議,將王富貴告上瞭法庭。法庭審判的最後結果是,王富貴必須遵照合作協議規定,將蘇寧的股份以現金方式支付給對方。王富貴無奈地將公司最後的流動資金支付給瞭蘇寧。此後,他的房地產公司除瞭那幢有嚴重質量缺陷的高樓外,成瞭一個空架子,還欠下瞭銀行幾千萬元貸款。因此,王富貴對蘇寧恨之入骨,經常說他是一個不要臉的趁火打劫的壞傢夥,甚至揚言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收拾蘇寧。對於王富貴的揚言,蘇寧並不示弱,也放出瞭話,讓王富貴不要亂動,否則沒有他的好果子吃。
  
  與蘇寧的糾紛,會成為王富貴的死因嗎?警方在得知王富貴與蘇寧之間的恩怨後,對其可能死於仇殺進行瞭深度偵查。但偵查的結果令李所長等人十分失望,種種跡象表明,蘇寧不可能對王富貴下毒手,他們之間的恩怨僅僅限於逞一時口舌之快而已。在王富貴死亡那段時間,蘇寧根本就不在國內,而在歐洲度假,同時也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他在國外遙控殺人,至此,仇殺一項也從警方的視野中排除瞭。
  
  情殺和仇殺均不可能,那麼王富貴究竟為何被刺死呢?警方的偵查再次陷入瞭死胡同之中。
  
  4.兇器現身
  
  在偵查中,李所長發現,王富貴在死亡前半年到保險公司投瞭一筆巨額人身保險,一旦出現人身意外傷亡,保險公司將支付他1000萬元賠償金。為瞭早日獲得保險公司的賠付,保險受益人可能會對投保的王富貴產生殺機嗎?李所長在看過保險公司的投保合同之後否定瞭自己的猜想。投保合同上隻有兩個受益人,一個是王富貴自己,另一個是他年僅12歲的兒子王天。還未成年的王天會為瞭自己得到保險賠償金殺害親生父親?李所長在接觸瞭對父親之死悲痛欲絕的王天後,徹底打消這個念頭。
  
  正當警方陷於困局時,突然接到電話,在距離王富貴別墅不遠的湖岸雜草中發現瞭一把帶血的刺刀。所長趕緊前往現場。令人驚喜的是,那把帶血的刺刀正是一把三棱軍用刺刀。想到王富貴心臟處的致命傷口,以及法醫檢查得出的結論,李所長看到瞭破案的一線曙光。
  
  突然發現的三棱軍用刺刀,能讓王富貴的死因大白天下嗎?經過法醫鑒定,三棱軍用刺刀上的血跡屬於王富貴,也就說,這把三棱軍用刺刀就是置王富貴於死地的兇器。警方本希望從三棱軍用刺刀的把手上檢驗出兇手的指紋,但最終落空瞭。三棱軍用刺刀被扔到雜草裡後,風吹雨淋,已將把手所有的指紋沖刷得幹幹凈凈。
  
  李所長在發現兇器三棱軍用刺刀後,模擬瞭案發當時的情況。兇手在殺死王富貴後,走出瞭別墅,然後走到距離別墅300米遠的地方,將三棱軍用刺刀扔向湖裡,以此消滅罪證,由於心裡緊張,而未能將兇器扔到湖裡。果真如此的話,案發當天,如果湖邊有人的話,可能會看到這個扔兇器的人。
  
  警方隨後走訪瞭鎮上所有的居民,結果令李所長興奮不已。案發當日,一位叫陳勝利的老人在湖心蕩舟釣魚時,看見王富貴的司機劉大牛出現在湖邊,似乎在扔什麼東西。陳勝利老人的證詞,讓李所長相信殺害王富貴的兇手就是司機劉大牛。但劉大牛為什麼要殺害王富貴呢?財殺?這似乎成瞭唯一的可能性。
  
  李所長吩咐相關警察對劉大牛嚴密佈控,嚴防其畏罪潛逃。警方調出劉大牛的銀行存款細則,發現案發三天後,其賬戶裡存進瞭50萬元。接下來,警方還從劉大牛住處雜物間裡發現瞭一件帶血的上衣。法醫化驗後得出結論,上衣上的血跡與死者王富貴的血型相同。種種證據顯示,劉大牛就是殺害王富貴的兇手。
  
  5.誰是真兇
  
  警方拘捕瞭劉大牛。面對警方的拘捕,劉大牛並不慌張,反而平靜地說:“終於等到這一天瞭。這段時間來,我沒有睡過一天安穩覺。”當警方公佈王富貴兇殺案告破後,鎮上的民眾都感到不可思議,一向忠厚老實的劉大牛怎麼可能殺死自己的老板呢?李所長對劉大牛進行瞭審問,審問結果令所有人驚呆瞭。劉大牛神情痛苦地回答:“不是我要殺王富貴先生,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殺他。是王富貴先生自己讓我殺死他的。”
  
  原來,擁有億萬資產的王富貴在承建的高樓出現問題後,經過賠償以及合作夥伴的中途撤資後,不僅原來的財產虧空,而且還欠下瞭數千萬元貸款,銀行催還貸款的通知,簡直要將王富貴逼得瘋掉。而妻子張婭看到王富貴眼看就要成為一個一文不名的窮光蛋,還欠下巨額債務,於是徹底和情人走到瞭一起。妻子的背叛讓王富貴痛苦不堪,可張婭是個非常現實的人,肯定不可能和他一起過貧窮的生活,經過數次努力挽救後,王富貴徹底失望瞭。在婚姻遭遇滑鐵盧時,他也被事業上的失敗徹底打垮瞭。他不想曾經高高在上被人仰望的自己成為被人蔑視的對象,更不想自己被送上法庭,於是他想到自殺,寫下瞭那封“遺書”。可是寫下“遺書”後,王富貴又狠不下心來自殺,他的心中有隱隱的擔憂。
  
  一個死都不害怕的人,擔憂什麼呢?王富貴擔心的人隻有一個,那就是自己還未成年的兒子,因為這個兒子並非張婭親生,她在他死後肯定不會管兒子。他不想自殺後什麼都沒給兒子留下,但他如果選擇自殺,他生前所有的財產肯定會被銀行用以抵還欠下的貸款,而且半年前投保的巨額保險金肯定也拿不到。怎麼才能既逃脫債務,又讓兒子可以拿到保險賠償呢?思來想去,王富貴決定不自殺,而是請人將自己殺死。這個人找誰呢?最後他想到瞭對自己唯命是從的司機劉大牛。劉大牛聽瞭王富貴的決定後,一向聽命的他拒絕瞭。最後,王富貴答應支付他50萬元的酬金。但劉大牛依然拒絕。惱羞成怒的王富貴威脅他,如果劉大牛不同意殺死自己,他就留下遺書,說隻要自己死亡,兇手便是劉大牛。在王富貴的威脅下,劉大牛違心地將其殺死瞭。為瞭留下他不是自殺的證據,他讓劉大牛將自己綁在椅子上,同時,為瞭迷惑警方和保險公司,自己的死不是要設套騙取保險金,還將“遺書”放在瞭椅子上。
  
  經過一系列的精心策劃,於是出現瞭案發現場那一幕。李所長終於明白,為什麼王富貴死時的表情那麼平靜,像得到瞭解脫一般。背負沉重債務的他,一死萬事空,再也不用面對重重壓力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