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雪緣

  臧向南在南方打瞭三年工之後,便跟當地女孩趙艷玲相識相愛瞭,而讓他們相識相愛的竟然是一場雪。
  
  這年冬天,當地下瞭一場小雪。說是一場小雪,其實就是飄瞭幾片雪花,在平地還很難看得見,隻有到高山上去,方能看得清楚些。下雪對南方人來說,真是難得一見。老板便讓臧向南領著他的兒子去山上觀看。走到半山腰時,臧向南發現上面的人都迅速往兩邊躲,他再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個人從山上滾落下來。臧向南心裡十分清楚,這些人之所以要躲開,並不是見死不救,而是滾落下來的人慣性太大,弄不好會把自己一同帶到山下。這個在北方長大的漢子,當然要比南方人有經驗瞭,他一手死死地把住樹,兩腿蹬在一塊牢固的石頭上,硬是用腿把這個人給擋住瞭。這個人便是趙艷玲。
  
  趙艷玲跟臧向南相愛的第二年冬天,便去臧向南的傢,一是要見見他的父母,二是要好好看看北方的雪。真是天遂人願,趙艷玲來到臧傢時,大雪已經下瞭兩天瞭。臧向南給趙艷玲穿上他老爸的棉衣後,便領著她去瞭當地著名的天華山。
  
  天華山是當地最為險峻的高山,每年都有好多人到這裡觀看雪景。站在這裡看雪景,除瞭無邊無際白茫茫的雪原之外,你還會看到千奇百態的各種造型,真是美不勝收。
  
  臧向南領著趙艷玲快要爬到頂峰時,突然發現一個女子倒在雪地上,她已經被凍昏過去瞭。臧向南對這裡的情況十分熟悉,忙把她背起來,朝右邊走過去,因為那裡有個山洞,把她放進去,她就會暖和過來。
  
  臧向南把這個女子背到山洞裡後,便脫下自己的棉衣,蓋在瞭女子的身上;趙艷玲把她抱在懷裡,用她的體溫溫暖著她。過瞭一會後,這個女子就蘇醒過來瞭。原來,這個女子也是來觀看雪景的,沒想到因為雪下得太大,她和男朋友竟迷瞭路。男朋友見她走不動瞭,就讓她在這裡等他,他去找出路,等找到瞭出路,他會給她送來棉衣,把她救下山。誰知到現在男朋友也沒有回來。
  
  臧向南和趙艷玲把這個女子救下山後,趙艷玲問臧向南:“我要是像這個女子一樣迷瞭路,你會給我送來棉衣,救我下山嗎?”臧向南看著趙艷玲,一字一句地說道:“不管天涯海角,隻要你遭遇到瞭暴風雪,我不但會給你送去棉衣,還會用我的生命去換取你的生命!”
  
  轉眼便過瞭一年。
  
  這天,臧向南突然接到老傢打來的電話,說爺爺不行瞭,讓他立馬回去。臧向南回來的當天,爺爺就去世瞭。
  
  因為爺爺的傢住在特別特別大的山溝裡,這裡到現在還沒有電,等把爺爺的後事處理完,再把奶奶接到他們傢時,竟足足用瞭半個多月的時間。
  
  這天,臧向南走進傢門,迫不及待地想給趙艷玲打電話時,手機響瞭。他打開一看,竟是趙艷玲發來的短信:向南,真是對不起,我爸的病情加重瞭。醫生說,要是把爸爸的病徹底治好,至少也要二十多萬元。有個大款跟我說,隻要我肯做他的二奶,爸爸治病所需要的所有費用都由他來出。為瞭救爸爸,我隻好這樣做瞭,真誠地希望你能理解。
  
  臧向南一下子病倒瞭。說實話,他並不記恨趙艷玲,因為她很小的時候媽媽就去世瞭,爸爸為瞭她一直沒再娶,她對她的爸爸有著特殊的感情。
  
  三天之後,臧向南終於從炕上爬瞭起來。因為馬上就要過年瞭,他便跟媽媽一起去鎮上購置年貨,順便看看電視機修沒修好,他已經有二十多天沒有看電視瞭。
  
  臧向南來到鎮上,竟碰到瞭跟他一起在南方打工的老同學,看他此時的樣子,好像剛剛從南方回來。果不其然,因為南方遭遇瞭罕見的暴風雪,車輛根本無法通行,他是從南方徒步走回來的。臧向南從老同學那裡得知,因為眼下停水停電,加之缺少棉衣棉褲,現在的南方特別是偏遠的農村,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冰雪之災,有好多人凍壞瞭身子。臧向南驚住瞭,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趙艷玲,老爸重病在身,她的身體又那麼單薄,現在他們父女倆也不知凍成什麼樣子瞭。現在雖然她已經跟他分手瞭,可他們畢竟相愛過,況且他還向她承諾過:不管天涯海角,隻要你遭遇瞭暴風雪,我不但會給你送去棉衣,還會用我的生命去換取你的生命!臧向南立馬決定:馬上去南方,把棉衣棉褲送給趙艷玲。
  
  臧向南把他的想法告訴瞭老媽後,老媽怔怔地看著他:“她已經跟你分手瞭,你覺得還有這麼做的必要嗎?”臧向南深深地嘆瞭口氣後,便把他向趙艷玲承諾過的話告訴瞭老媽。老媽聽瞭便立馬說道:“既然已經向人傢承諾過瞭,那你就必須去做,猶豫不得!”
  
  第二天一大早,臧向南帶著兩套棉衣棉褲,加上面包餅幹就出發瞭。
  
  北方的道路十分暢通,可一進入南方就不行瞭,那車速簡直趕上老牛爬山瞭,緩慢得不能再慢。等到瞭離趙艷玲傢還有一百多裡路時,前方傳來指示:因路面太滑,已發生好幾起交通事故,此路已被封閉。幾個南方人走下車,他們要徒步回傢。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路面竟然全是冰,你根本不敢抬起腳來行走,隻能用腳跟在冰面上拖,要是這樣走下去,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走回傢。幾個南方人隻好又返回車裡。臧向南畢竟出生在北方,他沒有像剛才這幾個南方人那樣沿著公路走,而是離開公路,順著山坡踏著雪走。雖然也不好走,但畢竟比在路面上行走快得多。天黑之後,臧向南便借住在一高姓農傢。
  
  吃完晚飯,臧向南便把他此次來南方的目的告訴給瞭這位姓高的大伯。高大伯聽瞭之後很受感動,當即表示,明天一大早,他帶臧向南抄近路走,至少能近三分之二的路。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沒亮,高大伯就帶著臧向南出發瞭。快要走出便道時,臧向南的右腳一下子踩在瞭一根樹茬上,鞋紮破瞭,腳也被紮破瞭,血一下子就流瞭出來。讓臧向南沒想到的是,高大伯真是個好人啊,他二話沒說,就把自己的鞋脫瞭下來,硬是把他的鞋換給瞭臧向南。
  
  走出便道後不久,就見公路上到處都是停著的車輛,足足有好幾十公裡。這時,從一輛豪華小車裡下來一個人,臧向南見這模樣就知道他是個大老板。大老板沖臧向南問道:“這位先生,你背的是被褥,還是棉衣棉褲?”臧向南告訴他是棉衣棉褲,大老板便問是幾套?臧向南說是兩套。大老板說:“我不跟你討價還價,你賣給我一套,我給你5000元。”臧向南搖瞭搖頭。大老板又立馬說道:“那就給你1萬元!”臧向南見大老板這麼誠心想買,想必他一定有很大的困難,就問是怎麼回事?大老板告訴他:他在行車途中,遇到瞭這位抱孩子看病的大姐,就把她讓進車裡,送他們去醫院,沒想到路上竟遭遇瞭暴風雪,被困在瞭這裡。因又冷又餓,孩子的病情正在加重。臧向南把頭伸進車裡一看,隻見一位大姐懷裡確實抱著一個孩子,這孩子被凍得渾身發抖,小臉凍得青一塊紫一塊,就像在水裡泡瞭很久的青蘿卜。臧向南一點也沒猶豫,就把帶在身上的面包、餅幹全都給瞭大姐,並把自己的棉衣脫下來,蓋在瞭孩子的身上。大老板愣住瞭:“你穿這麼單薄的衣服,能行嗎?”臧向南笑著說道:“我來自北方,這點寒冷奈何不瞭我!”
  
  臧向南又足足行走瞭五個多小時,待趕到趙艷玲傢時,天已經黑瞭。
  
  趙艷玲父女見臧向南出現在眼前時,全都驚住瞭。
  
  臧向南把背包放在床上,沖趙艷玲說道:“我曾向你承諾過:不管天涯海角,隻要遭遇瞭暴風雪,我就會給你送去棉衣棉褲的。今天我把棉衣棉褲送來瞭,我真心祝福你們平安幸福!”
  
  臧向南說完,便轉過身,快步朝門外走去。
  
  讓臧向南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他的腳剛剛邁出門坎,他的後背就被人給抱住瞭。他回頭一看,抱他的竟是趙艷玲。臧向南一下子愣住瞭:“你這是……”
  
  這時,趙老伯走瞭出來,沖臧向南說道:“傻孩子,你還蒙在鼓裡呢!艷玲說你要是得知我們南方遭遇瞭暴風雪,百分之百會送來棉衣棉褲。現在行車太危險啦,隨時都會發生交通事故。艷玲怕你有個三長兩短,就給你發個短信息,等年後春暖花開的時候,再把真相告訴你。”
  
  聽瞭趙老伯的話,臧向南的眼裡一下子就滾出瞭淚水。他猛地轉過身,把趙艷玲緊緊地摟在瞭懷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