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沒有牛哞的村莊

  張二土這人跟他的名字一樣純樸厚道,偏偏交瞭個漂亮可人的女友。女友名叫杜嫣然,天生愛玩,常常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比如蹦極啊,輪滑啊,什麼新奇玩什麼。這天,杜嫣然跟張二土提出要弄個牛哞的個性鈴聲。張二土在電信公司工作,當然知道下載個什麼牛哞聲沒什麼難的,就說你到網上下載不就得瞭。杜嫣然撅著嘴給他一粉拳,說:“要這樣我還找你幹嗎?”張二土問那還要怎樣?杜嫣然說:“咱們回你農村老傢去,用手機對著牛的嘴巴錄下來。我要原汁原味的牛哞聲,怎麼樣?這樣夠刺激吧?”
  
  張二土老傢在農村,因為工作忙,他已經很久沒有回過傢瞭。再說,父母老是在電話裡嘮叨著要他快找個女友,帶回去讓他們看看。自從交上瞭女朋友後,張二土還整天擔心杜嫣然不願去他那又偏僻又貧窮的鄉村老傢呢,現在她自己提出來瞭,豈有不答應之理?當下馬上“啵”地給瞭杜嫣然一個響吻,然後就給老爹張老海打電話,問他現在村裡還有沒有人養牛,他準備帶女友杜嫣然回去錄牛哞聲,讓老爹做點準備,千萬別到時因為錄不到牛哞聲而掃瞭女友的興。
  
  張老海一聽高興得聲音都抖瞭,說:“想聽牛叫聲還不容易?我們傢的牛年前剛下瞭仔,現在就有兩頭呢!別說讓牛叫,就是讓牛說話我都有辦法!隻是你們都有時間嗎?我隻怕到時還沒錄到牛叫聲,你們就急著回城裡瞭呢!”
  
  張二土說他和杜嫣然都有十幾天的工休假,時間沒問題。掛瞭電話,兩人就去請瞭假,手牽著手來到張二土的農村老傢。
  
  張老海和老伴見兒子帶來的女友水靈靈的,簡直比電視裡的超級女生還漂亮,樂得又是殺雞又是宰鴨,不知道牛哞不牛哞瞭。直到張二土提起,張老海才恍然大悟似的,把牛從牛圈裡趕瞭出來,又拿出一個東西來,說:“好!好!咱們這就錄去!”
  
  張二土一看,這東西竟然是一個嶄新的錄音機,忙問爹是怎麼回事?張老海得意地笑道:“你不是說要錄牛叫聲嘛!我前天上街就趁便把錄音機買回來瞭!咱們這就把牛趕到山上去,讓你們錄到純天然的牛叫聲!”
  
  張二土和杜嫣然都笑瞭,說,手機都帶著錄音功能呢,哪用得著錄音機啊!
  
  張老海臉一紅,呵呵笑道:“那就算瞭!不過你們用不著,我可用得著!這些年用得著牛的地方越來越少,說不定過幾年,就是我們這樣住在山裡的,也聽不到牛叫聲瞭。所以,我今天也用這錄音機錄下牛叫聲,將來沒有牛的時候聽聽也好玩!”
  
  三個人於是就趕著牛朝山上走去。此時正是中午時分,村裡人也都把牛趕上山去瞭,山坡上的牛三頭一群五頭一夥,都在悠然地吃著草。杜嫣然對鄉下的一切都充滿瞭好奇,一會兒說野花漂亮,一會兒說蝴蝶美麗,左一聲“哇”,右一聲“哇”。張二土則把自己作為鄉村孩子的特長都發揮瞭出來,又是割草喂牛學牛叫,又是騎牛跑步扮鬼臉,把杜嫣然逗得咯咯直笑,不停地幫他拍照。兩人笑鬧瞭半天,杜嫣然這才拿出手機,打開錄音開關,跟在牛後面,等待那原汁原味的牛哞聲。可令她想不到的是,牛們都耷拉著腦袋,瞪著眼研究似的看那手機,隨後搖搖頭表示研究不出來,走開瞭。很快太陽落山,一天過去瞭,竟然沒有一隻牛發出哞叫聲。
  
  小時候放牛,牛往往是一出圈就叫個不停,怎麼今天的牛這麼沉得住氣呢?張二土想不通,杜嫣然更想不通瞭。張二土於是就問爹,張老海咧嘴一笑,說:“我又不是牛,怎麼知道?興許是時代變瞭,牛們與時俱進,也變得不愛叫喚瞭吧?”張老海說完就又忙著殺雞宰鴨,說讓他們吃好睡好,明天再去,保不準牛叫喚瞭。可接下來一連三天,每天他們都到山上錄音,可牛們每天都還是一聲不響。
  
  這牛是怎麼瞭呢?這天晚上回來,張二土正冥思苦想,杜嫣然盯著張二土的爹看瞭一會,忽然對張二土說:“我知道牛為什麼不叫瞭!”
  
  張二土問為什麼?杜嫣然說:“牛不叫,原因不在牛,而在於你爹。不信你自己去問問他!”
  
  杜嫣然平時古靈精怪的,常常有些莫名其妙卻挺有道理的想法。但她現在這個想法顯然太荒唐瞭。張二土笑著刮瞭一下她的鼻子,笑道:“嗨!我爹要真有這能耐,去美國做個訓獸師都夠格瞭,他還呆在這窮山溝裡幹嗎?!”張二土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想想雖然爹不能讓牛不叫,應當可以讓牛叫吧,所以最後還是去找瞭爹,說:“爹,您也知道,咱們這小山村的,到瞭晚上,除瞭狗叫就是蚊子咬,小杜她確實住不慣。您要是知道有什麼辦法能讓牛叫,你就快點說出來吧!”
  
  張老海看著他的眼,忽然敲瞭一下他的腦袋,說:“好小子!聽你的意思,好像是我使出什麼辦法讓牛不叫似的!”張老海說完進房裡去瞭,不一會拿出一盤錄音帶,放進錄音機裡一按,錄音機立即響起瞭“哞,哞”的叫聲。張老海這才說:“前幾天我去買來錄音機後,剛回到傢,這牛就叫個不停,於是我就馬上把牛叫聲錄下來瞭。因為我知道,這牛啊,高興就叫,不高興就不叫。沒想到你們卻要用手機直接錄音!別說瞭,你們再住幾天吧,憑感覺,我敢保證,四天之後,這牛非叫不可!”
  
  張二土把錄音機和錄音帶拿去放給杜嫣然聽,又把老爹的話對她說瞭,然後說要不就拿手機錄下錄音機裡的牛哞聲,回城裡算瞭。杜嫣然聽瞭兩眼滴溜溜一轉,沒正面回答他,笑道:“你在這等著,別跟著我,我有辦法瞭!”
  
  張老海此時正在門口拔雞毛。杜嫣然來到他身邊,甜甜地叫瞭一聲“伯父好”,然後附在他耳邊,悄聲說:“我有一件小事求您,您能答應嗎?”
  
  張老海一聽笑逐顏開,連聲說:“沒問題!你快說吧!”杜嫣然說:“伯父,您可先別急著答應,我怕您萬一沒法答應瞭不好哩!”
  
  張老海問是不是這事自己辦不到?杜嫣然說:“不,這事對您是小菜一碟!”既然如此,人傢又是未來的兒媳婦,還有什麼不答應的理由,張老海一迭聲地要她快說。
  
  杜嫣然這才正瞭臉色,說道:“您肯定知道牛不叫的原因,是嗎?別說您不知道!您要再那樣說,說不定我跟二土就得分手瞭!”
  
  張老海一聽,手上的雞叭地掉在地上,嘴唇哆嗦瞭一陣,說:“姑娘,你的眼睛好厲害!我說,我說!其實,我隻是想讓你們多在傢住幾天。”
  
  張老海接著說,他們祖上有個偷牛賊,因為常常到外地偷牛,生怕牛叫喚暴露目標,找來找去就找到一種草。這草讓牛吃瞭之後,牛至少要有七八天叫不出聲。這種草隻他們傢秘密傳世,一代隻傳一個人。自從到瞭張老海的爺爺輩之後,張傢就再沒有出偷牛賊瞭,但這種偏方還是一直傳瞭下來。張老海就張二土一個兒子,兒子進瞭城之後,常常兩三年也不回一次傢。張老海太想念兒子瞭,所以前幾天當張二土說要帶女友回傢錄牛哞聲時,張老海就想假如讓牛不叫,兒子和小杜不就能在傢多呆幾天瞭嗎?這麼一想,張老海就先買來瞭錄音機,把牛叫聲錄瞭下來,然後偷偷找來這種草,找機會把村裡的牛都喂瞭。
  
  原來如此!杜嫣然大吃一驚,又問:“可是,既然知道牛不能叫瞭,這幾天來,您為啥還整天拿著錄音機跟著我們呢?”
  
  張老海不好意思地笑瞭笑,說:“我想錄下你們開心的說笑聲,這樣你們進城之後,我們兩老聽聽你們的聲音,心裡就會好受些瞭!”
  
  杜嫣然一聽鼻子一酸,回來把這些告訴瞭張二土,然後斬釘截鐵地說:“我們明天就把小牛帶回城裡去,然後,你叫爸媽把母牛賣瞭。等賣瞭母牛,咱們就結婚。然後,你就把爸媽接進城裡,讓他倆把小牛當寵物養著。到瞭那時,咱們想什麼時候錄牛叫聲都行瞭!”
  
  杜嫣然的爸爸是賣飼料的,有好多間空著的倉庫,養一頭小牛不是問題。但張二土總覺得那樣做太荒唐瞭,所以不同意。沒想到第二天起來後,杜嫣然卻風風火火地找來瞭一輛既能坐人又能拉牛的農用車,二話沒說牽起小牛就往村外走。小牛顯然很不願意離開母親,一邊走一邊回頭,張著嘴想叫,卻叫不出聲來。剛走到村口,就聽見老傢方向傳來悠長的“哞——,哞——”聲,隨後又響起“得、得”的蹄聲,顯然母牛不忍母子分離,聲帶突然恢復瞭功能……
  
  張二土和杜嫣然聽著由遠而近的蹄聲和那一聲一聲的牛哞,忍不住流下瞭淚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