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存折裡的秘密

  這天晚上,阿金和老婆阿蓮在傢看電視,正看到興頭上,手機響瞭。

  阿金一接,是住在另處的老爸傢對門王叔打來的。王叔告訴阿金:“你老爸又吐血瞭,趕快送醫院去。”
  
  阿金放下手機對阿蓮說:“那個老不死的又吐血瞭,我得去一趟。”
  
  阿蓮一瞪眼睛:“去什麼去?我不是跟你說過瞭嗎,不要管那老不死的,你咋又發善心瞭?”
  
  “唉,還不是為瞭那個存折,否則我才不管呢。”
  
  阿蓮一驚:“存折?你說那老不死的有存折?”
  
  “嗯,這段時間你出外不在傢,我忘瞭跟你說瞭……”
  
  半個月前,阿金老爸傢對門王叔的兒子給他打電話,叫阿金來他們傢玩牌。玩完臨出門的時候,阿金看見王叔從老爸傢出來,扭回頭說:“老哥,你放心吧,你那存折我幫你在律師事務所問瞭,人傢說,不盡贍養義務的子女,無權繼承遺產,可以辦公證贈給他人。”阿金當時一驚,想不到自己那個老不中用的老爸還有遺產,存折裡估計有不少錢,不然怎麼要辦公證贈給別人呢?不行,我得轉變觀念,委曲一些日子,等老不死的一伸腿,我就大功告成瞭。
  
  果然,從第二天起,阿金每天都來照顧病中的老爸,問這問那,還買瞭很多老爸從來沒有吃過的好東西。他還把對門的王叔叫到老爸面前,說老婆阿蓮最近不在傢,工作又忙,顧不過來,請王叔給照顧些,並將手機號碼告訴瞭他,老爸的病有啥不對的,馬上給他打電話。樂得老爸當時流下瞭眼淚。
  
  阿金的老爸終因病情惡化沒有搶救過來。臨閉眼前,老頭子將存折當著阿金的面交給瞭王叔。在王叔的安排下,喪事辦得比較圓滿,尤其是阿金和阿蓮在老人棺材前放聲大哭,披麻戴孝,感動瞭很多人。其實,王叔心裡最清楚,這兩個不孝子媳如果早一天對老爸好,老頭子也不至於不到60歲就死瞭。現在老爸死瞭,他們這麼“賣力”給老爸辦喪事,說白瞭,就是為瞭那張存折能盡快到手。如果上次不是兒子喊他到我傢打牌,最後說瞭那個存折的事,老頭子死瞭都沒人管。
  
  不出王叔所料,阿金兩口子前腳將老爸送進火葬場,後腳就跑到王叔傢。一進門,王叔一句話都沒說,就將存折交給瞭阿金。阿金兩口子一看,這是一個老式的存折,他們從來沒見過;再翻開存折一看,存款欄內的餘額為19780505分。“我的媽呀!想不到老不死的還有十九萬七千八百多塊存款。”阿金邊看邊跳瞭起來,一把拉起阿蓮就往外跑:“走,快到銀行取款去。”王叔嘆瞭一口氣,搖瞭搖頭。
  
  可不到半小時,阿金兩口子又折瞭回來,一進門,便氣勢洶洶地問王叔:“王叔,銀行說這存折早作廢瞭,而且那錢數還是假的,這到底咋回事?”
  
  王叔拿起存折望著阿金道:“我問你,你是哪一年出生的?”
  
  “1978年。”
  
  “幾月幾日的生日?”
  
  “5月5日。”阿金道。
  
  “這就對瞭。阿金啊,王叔告訴你,1978年5月5日凌晨,我和你老爸下夜班時,在路邊發現瞭你。當時你剛生下來不久,小被褥裡有一張紙條,寫明你叫阿金,傢裡孩子多,實在養不活,請好心人收養。為瞭撫養你,你老爸一輩子未結婚,為啥?人傢姑娘嫌你老爸帶著一個孩子,不願嫁……”
  
  阿金呆瞭呆,突然跪倒在地上,淚水滿面:“爸……爸,我不是人,我對不起您……”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