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乞丐入幫

  相傳乞丐的祖師爺叫范丹,而范丹是陳州人,所以陳州很早就有瞭丐幫。
  
  乞丐白天乞討,夜晚隻靠一身破衣。夜間凍醒瞭,到莊戶人傢草垛上偷點麥草,放在墻角處,點火烤墻,等火熄墻熱,就靠在熱墻處度過後半夜。相比之下,入瞭幫的乞丐就好過不少,因為他們有幫堂。幫堂多設在大廟內,地上鋪有麥草,被子少瞭可多人合蓋。人多熱氣大,不知不覺就度過瞭寒冬。
  
  但乞丐入幫也不是那麼輕松,首先要孝敬幫主,接著是插香入盟。初入幫,並不讓你進幫堂,而是先讓你住進破廟裡受凍幾夜,等嘗足瞭單幹的苦頭,才讓你去幫堂裡享受溫暖。
  
  分住的那幾天,還要試驗入幫乞丐的乞德和人品,目的是怕“引狼入室”,影響幫內的團結。
  
  這一年,從皖地過來兩個乞丐。這兩個乞丐都姓張,一個叫張能,一個叫張水。張能、張水都很年輕。他們來到陳州地,按規矩拜瞭幫堂,要求讓出幾日口糧,拜過山祖,已不算侵略,也就是說獲得瞭在陳州討要的牌照。幫主一放“碼”,弟兄們便知來瞭新人,再不去找麻煩。不料兩位乞丐兄弟討瞭幾日,覺得能混飽肚皮,便不想走瞭。不想走就得申請入幫,因為不入幫仍是“客人”,而客人是不能住久的。
  
  張能、張水緊討幾日,攢瞭禮品,首先孝敬幫主。看二人入幫心切,陳州丐幫幫主答應瞭他們,插香過後,就按照幫規讓他們先住進城東關的兩間破廟裡。
  
  東關破廟也是丐幫的地盤。廟很小,隻三間殿堂,敬的是財神。開初香火頗盛,豈料越敬財神越窮,便少人敬瞭。神有人敬是神,沒人敬就成瞭泥。廟無人修,天長日久,連財神都成瞭乞丐。
  
  張能、張水住進破廟的時候,正趕寒冬臘月天氣。兄弟二人在廟裡凍瞭一夜。第二天,天亮剛想出去討點熱湯攆攆寒氣,不想卻被人圍瞭,說是此處夜裡遭瞭賊,二位是生人,令人可疑,先進廟裡搜一搜。張能、張水沒做虧心事,自然不怕搜。豈料來人進廟一搜,竟然在香爐裡扒出瞭十多錠白銀。張能、張水一看,目瞪口呆。人們大吼一聲,綁瞭兩個乞丐,說是還缺兩錠白銀,要求交出贓物。張能、張水大呼冤枉,跪地求情,闡明自己清白。莊戶人哪裡肯信,定要帶二人去見官。不料這時候,幫主來瞭。幫主先作瞭一圈揖,然後賠笑說:“這兩位是剛入幫的兄弟,初來乍到,不懂規矩,望諸位看在我的面子上,饒恕一回,損失銀兩照賠不誤。”有陳州幫主說話,眾人熄瞭火氣。幫主讓人掏出銀錢,賠瞭失主,然後問張能、張水說:“二位壞瞭規矩,如何辦?”張能、張水怕再犯眾怒,隻好吞下苦果,乞求幫主開恩。幫主冷瞭臉說:“乞丐雖窮,但人窮志不窮!念你們是初犯,寬處為懷,五日內不得外出乞討,閉門思過!”幫主說完,帶人走瞭。
  
  幫主說話,一言九鼎,如偷著外出討要,被抓住必定斷腿。張能、張水懂規矩,坐在廟裡又冷又餓,腦際間閃現著往日飽肚的情景,口水直流。張能對張水說:“兄弟,五天不吃會餓死的,得想想辦法。”張水想瞭想說:“咱還是回老傢吧!”張能長嘆一聲說:“回老傢那怎麼行?老傢遭瞭災,比不得陳州!若我們熬過瞭這幾日,好日子還在後頭呢!”張水聽後,覺得有理,頹喪地說:“隻怪咱們平常不攢體己,若腰中有錢,就去買些吃的、喝的,暖暖身子!”張能一聽到“錢”字,陡地亮瞭眼睛,對張水說:“那幫人不是說還差兩錠銀子沒找到嗎?咱何不找找?”張水泄氣地回答:“唉!你聽他們胡說!哪裡會有賊人,分明是陷害你我罷瞭!”張能搖搖頭說:“不會的,咱們兩個叫花子,與他們無仇無冤,他們是不會陷害我們的!”張水望瞭張能一眼,譏諷道:“哥,你真是死腦筋!你想,賊人難道會把銀子埋在這裡,隻拿兩錠銀子走嗎?”張能仍不死心,目光盯著一處,思索片刻說:“難道是幫主試探我們的嗎?”張水這才點頭稱是,坐將起來,伸瞭伸懶腰說:“他會不會真的留下銀子,再試我們一回?”
  
  “有可能!很有可能!”張能說著站起身來,先在香爐裡扒瞭幾扒,然後又在神像前後摸索……突然,張能驚叫一聲,對張水說:“快看,果真有錠銀子!”
  
  張水跑過去一看,原來銀子藏在墻壁上一塊松磚下面。雖然隻有一錠,但足夠二人吃上一陣子瞭!
  
  二人耐不住地高興,又四處尋找一回,再也尋不到另一錠。但畢竟有瞭閃閃發光的銀子,有它就可以買到吃的、喝的。弟兄倆高興萬分,商量著如何花這筆錢。張水要求先大吃一頓,然後再精打細算。張能說:“應該先吃點傢常便飯,再置買一床厚被,以免夜間受凍……”二人商量許久,也未達成協議。
  
  最後,張能說:“幹脆,我們不如把銀子交給幫主,說不準還能買回禁令!”
  
  經張能一說,張水突然想起瞭什麼,對張能說:“我們差點兒壞瞭大事!”說完,拿著銀子和張能一起去瞭幫堂,見幫主,拜瞭三拜說:“幫主,我們弟兄饑餓難忍,但沒敢越廟門一步,為尋點兒東西吃,在廟裡發現瞭這錠銀子!”
  
  幫主問:“為何不用銀子買吃的?”
  
  張能說:“動過此念,可最後還是忍瞭!”
  
  幫主問:“為什麼?”
  
  張水說:“過去有兩個叫花子,住在一所破廟裡,大雪撲門,三天不得討要。後來,一香客丟的一錠銀子,被他們拾到。二人驚喜若狂,商量一通,由甲去買吃的。甲先在集市飽餐一頓給乙帶回瞭熱燒餅。不料甲剛進廟門,被乙一棍打死,乙掏出所剩的銀錢,吃瞭甲買回的燒餅,不一會,也七竅流血歸瞭西天!”
  
  幫主聽後沉吟許久,最後對張水說:“想到不做,又勇於揭穿自己的私欲,這叫聰明的善良!起來吧,望你日後能成大器!”
  
  十年以後,張水果真當上瞭陳州的丐幫幫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