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死而復生上花轎

  清朝咸豐年間,落魄的孫禹年公子流落到瞭海州城。孫公子的祖上曾做過朝廷總兵,世世代代都精通武藝。不過到瞭孫禹年這一輩,由於國傢內憂外患,官場腐敗不堪,得道當勢的都為奸佞小人,孫公子空有一身武藝,卻難以實現報國之志。又因他在傢鄉得罪瞭權貴,不得不從中原內地隻身逃亡落難至遼東海州城靠作畫謀生。
  
  孫禹年的畫技也是受祖上單傳,筆下繪出的人物栩栩如生,因此前來要求作畫的人絡繹不絕,他的生意漸漸好起來後,就把賺得的錢財用來接濟窮苦人,在當地百姓中口碑甚好。
  
  一天晚上,天黑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孫禹年料定再不會有顧客登門,便早早躺在床上休息瞭。就在他昏昏沉沉剛要進入夢鄉的時候,忽然有人輕輕叩門。孫禹年披衣下床開門一看,竟是位一襲白色衣裙的年輕女子,身材窈窕,容貌俊秀,隻不過兩眼黯然無光,仿佛是經歷過什麼不幸事情似的。
  
  未等孫禹年發問,對方先是道瞭個萬福,而後微微笑道:“小女子叫鳳珍,久慕公子的畫藝,特意前來拜求公子為我作一幅畫。”孫禹年見鳳珍姑娘言辭懇切,而且滿臉現出期盼之色,就取出筆和紙認真地為她畫起像來。
  
  待作畫結束,鳳珍付過銀兩後,對孫禹年再次深深鞠瞭一躬,祈求道:“打擾公子瞭,小女子還有一樁麻煩事要去辦理,隻好委托公子明天幫我把這幅畫送到城內西關的翠雲樓,交到老鴇手中,小女子在這裡不勝感激!”孫禹年聽瞭不禁心裡一動,早就耳聞翠雲樓是全城最熱鬧的妓院,難道這位美貌如花的鳳珍姑娘會是風塵女子嗎?
  
  孫禹年正在胡亂猜疑之際,鳳珍已悄然離開屋子。望著她漸漸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的身影,孫禹年湧起滿心的傷感,難怪說自古紅顏多薄命,看來這麼好的一位姑娘也不幸淪落為娼妓啊!不過令孫禹年頗有些不解的是,鳳珍為何自己不捎帶走畫像,非得請求他親自去送到翠雲樓呢?
  
  第二天清晨,孫禹年早早起來洗漱完畢,帶好畫像剛要去城裡時,不料來瞭兩個陌生的夥計,說是翠雲樓的老鴇派來的,請孫禹年去為死去的一個叫鳳珍的歌女畫像。孫禹年聞言一愣,仔細一問才知道,翠雲樓前不久來瞭位叫鳳珍的姑娘,不僅歌喉好似百靈鳥,而且還能彈得一手好琵琶。有許多公子王孫相中瞭鳳珍才貌,紛紛登門求歡。但鳳珍卻是個極為節烈的女子,堅持隻賣藝不賣身,不料此舉惹惱瞭全城最有權勢的吳員外,憑借其兒子在朝廷任三品道臺的威勢,胡作非為、稱霸一方,自然不肯放過占有鳳珍的機會,便買通瞭翠雲樓老鴇,企圖強納鳳珍為妾,鳳珍寧死不從,逃跑未遂後於五天前被逼得懸梁自盡瞭。按照當地規矩,每逢有妓女死後,都要請畫師去為其遺容畫像,並把它隨屍體一同入葬,據說隻有這樣才能使死者入土為安。
  
  孫禹年聽到這裡,滿心狐疑不已,就隨兩個夥計來到瞭翠雲樓。孫禹年見到老鴇後,先是把昨天夜裡為鳳珍畫像的事情詳細講瞭一遍,而後取出那幅畫。老鴇頓時驚得瞠目結舌,惶恐地說鳳珍確實已經死去五天瞭,怎麼會求你畫像啊?
  
  孫禹年要求去看看鳳珍屍首,老鴇就戰戰兢兢地陪著一同來到靈棚裡,待有人輕輕揭去蒙在屍體上的白佈,孫禹年略略一看,險些叫出聲來!雖然屍體隱隱散發出一股腐臭味,但仍可以一眼認出正是昨夜找他畫像的那位姑娘,看來一定是鳳珍的鬼魂現身登瞭自己傢門。
  
  當孫禹年說出自己撞見的是鳳珍鬼魂時,老鴇嚇得再也不敢去看第二眼,慌忙吩咐手下人把鳳珍屍體草草放入棺內盛殮起來,並要求孫禹年把那幅畫也覆蓋到屍體上,隻等棺柩停滿七天後抬走埋葬。
  
  鳳珍的鬼魂求孫禹年作畫一事傳揚開來,一時之間弄得整個翠雲樓人心惶惶,再也沒有人敢隨意靠近靈棚。不料就在當天午夜,幾陣大風吹過之後,人們發現靈棚裡的油燈詭異地熄滅瞭,不一會兒就傳來女子隱隱的哭聲,有幾個膽大的人摸過去一看,頓時驚得魂飛天外,隻見鳳珍竟然從尚未合蓋的棺材裡幽幽地站瞭起來,滿眼掛著淚花。有人惶惑地問過後,得知是因為孫禹年給鳳珍畫得太像,居然感動瞭冥界神仙,破例允許鳳珍還陽,她這才緩緩活瞭過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