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大張換老婆

  大張結婚時間還不到兩年,連孩子都沒有,可一當上科長,他也像某些人一當上官兒那樣,趕時尚般要換老婆。在他的眼裡,老婆好像一下子既不漂亮也不時髦瞭,甚至有些土裡土氣,和他十分不般配……他這心思當然瞞不過他那精明的老婆劉海玉。劉海玉呢不氣不慪也不吵不鬧,隻是輕蔑地嘲笑他:“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憑你這人模狗樣,在機關這麼多年才混上個小科長,也喜新厭舊想換個時髦老婆?”大張卻不承認:“你胡扯個什麼呀?”心裡卻說,那你就等著瞧吧,隻要有機會有合適的人選……
  
  嘿,還別說,沒多久大張的機會就來瞭!
  
  這天吃罷晚飯,大張筷子一丟嘴巴一抹,起身就要外出。老婆劉海玉問他:“哪兒去啊?”他冷冷地回答:“散步去。”到瞭江邊,他一邊觀看江中風景,一邊又思量著如何物色換老婆的人選問題,直到半夜瞭他才打道回府。
  
  突然,一位風姿綽約的美女慌慌張張地朝大張迎面跑來,邊跑邊大叫:“老公老公!”接著又高聲嗔怨道:“你怎麼到現在才來接我呀?”
  
  大張一下子蒙瞭:啊?她怎麼叫我老公?不會是神經病吧……他站住,無比驚詫地瞧著飛跑而來的美女。還沒等他問問是怎麼回事,這美女一到跟前就猛地一下撲進他的懷裡,然後壓低聲音哀求:“先生,救救我!”隨即告訴大張,她後面有兩個流氓一直跟蹤她……大張抬頭一看,果然有兩個小青年已停在離他們不遠處,朝他們觀望。他立馬心領神會地趕快大聲對美女說:“老婆,今兒你怎麼這麼晚才下班吶?”旋即又靈機一動:“唉,我們便衣警察也實在是太忙瞭……”這美女也夠聰明的,她立馬大聲嗔怪道:“你這個便衣警察老是那麼忙,我要是碰上兩個流氓,那可怎麼辦啊?”大張馬上逢場作戲:“是啊是啊!不過,你別怕,到時我會突然出現。嘿,我這個警察對付三五個小流氓,那不是小菜一碟!”
  
  那兩個小流氓聽瞭,立即悄悄地溜走瞭。
  
  這時美女才一下離開大張的懷抱,羞澀地笑笑說:“謝謝你,先生!”
  
  大張問她,這麼晚出來幹嗎?美女說她叫李芳,是個打工妹,上完夜班,回出租屋遇上瞭那兩個小流氓。當時她好害怕啊,幸好遇上他,便急中生智……看樣子她還心有餘悸,遲遲不敢邁步離去。大張見狀,忙說願意送她一下,好事就做到底吧!這美女也巴不得,欣然同意,說:“那就太感謝你瞭!”
  
  哪知,一到李芳那出租屋剛要開門,倏地從旁邊沖出一個年輕漢子,對著大張就是幾記暴拳,直打得大張連連幾個踉蹌,跌倒在地。
  
  李芳大驚失色,趕緊上前擋住那年輕漢子,憤怒地斥責道:“小劉,你幹嗎打人呀?”那年輕漢子火氣十足大叫大嚷:“我等你半天瞭,原來你……哼,你竟然移情別戀!我就是要揍這個插足的第三者!”
  
  “你別胡說八道,我和這位先生素不相識,剛才有兩個小流氓跟蹤我,是這位先生見義勇為及時相救,我才……”“你還騙我!”“誰騙你呀?”李芳來氣瞭,眼一瞪,“哼,既然你懷疑我移情別戀,你又這麼對待我的救命恩人,那我們就幹脆斷絕關系!”
  
  “啊?”那年輕漢子一下子蔫瞭,趕緊向大張賠禮道歉,說他誤會瞭,因為這些天見李芳對他有些冷淡,就懷疑她移情別戀,所以剛才……
  
  大張忙打圓場:“算瞭算瞭,既然是一點誤會……”說罷,就知趣地告辭而去。
  
  李芳上前一把抓住大張,要他把他的電話留給她,過兩天她要上門致謝……
  
  果然,第三天李芳就打電話給大張,問他住哪兒,到他那兒怎麼走?大張心想老婆上夜班去瞭,隻有一人在傢,便詳細告之。
  
  沒過一會兒工夫,李芳就打的來瞭。她提著一大袋禮品,一進門就一迭聲地說她那位男朋友太不像話瞭,小肚雞腸又粗野莽撞,簡直沒一點教養,她已經毅然決然和他斷絕瞭關系。接著,她又感慨不已地稱贊大張為人正直仗義,熱情厚道,真是個好人啊!
  
  大張不由心裡一動:哇,莫非我英雄救美,走桃花運瞭嗎……頓時,他不由心動神搖想入非非起來……
  
  嘿,大張還果然走桃花運瞭,打從這天起,李芳幾乎天天和他到江邊談情說愛,不久他們就確定瞭戀愛關系。大張對李芳挺中意,她既漂亮又時髦,這正是他的理想人選……哇,他可以著手換老婆啦!
  
  沒過幾天,大張就非常堅決地要和劉海玉離婚。劉海玉說要離可以,住房歸她!大張堅決不肯,說這房子是兩人的共有財產,得一人一半!劉海玉無奈,隻好同意把房子賣掉,將房款二一添作五平分。
  
  沒過多久,大張就迫不及待地和李芳定下瞭結婚的日子,隻是沒房子讓他發愁。
  
  李芳倒爽快,說那就買一套吧,不必買那麼大那麼好的,用十幾萬買個兩室一廳的二手房就行瞭。至於結婚所用床上用品和衣服呢,也不要買那麼貴的,盡量節約點。還有給她買戒指耳環就免瞭,等以後他有錢瞭再說……大張聽瞭,頓時感動得熱淚盈眶:多好的媳婦,她竟是這麼通情達理,這麼體諒我,而且還沒結婚她就這麼處處精打細算,將來她肯定會過日子……嘿,換上這麼個好老婆,可真是我的福氣呀!
  
  李芳很快托朋友找到瞭一套兩室一廳的二手房,隻要14萬,非常便宜。
  
  大張聽瞭很高興:“是嗎?這麼便宜!”“是啊!”李芳說,“有好幾個人想要這套房子,多虧那位朋友幫忙……”“好,我們先把款付瞭,買下來也就放心瞭!”於是,大張立即到銀行取出他所得賣房款和一些積蓄共11萬,另外又找朋友借瞭4萬元,一共15萬元給瞭李芳,14萬買房子,1萬元買床上用品和衣服之類。李芳問他要不要去看看那房子,大張說好,便立馬跟著李芳前往。
  
  哪知,他們剛走到一個胡同口時,倏地跳出幾個人將他們攔住,為首的就是那個被李芳甩瞭的年輕漢子小劉。小劉叫瞭聲:“教訓教訓這奪人所愛的傢夥!”那幾個人馬上一擁而上,對大張拳打腳踢……突然,小劉又驚詫地大叫一聲:“哎,這不就是那個網上通緝犯嗎?瞧他眼睛下方的兩顆黑痣!快,把他送到派出所去!”於是,他們立即將大張強行扭送到附近的城西派出所,然後迅速離去。
  
  大張大叫冤枉,說他們是誣陷好人。警察們瞧著他眼下的那兩顆黑痣,眼一瞪:“什麼冤枉?老實交代!”大張隻好將事情的原委全盤講瞭出來。警察們聽後愣瞭愣,這才又仔細地瞧著大張那兩顆黑痣:“呀,是冤枉他瞭!那嫌犯的眼下兩顆黑痣是長在右眼下,而他的是長在左眼下!”他們趕緊向大張道歉,隨即放瞭大張。
  
  大張狼狽不堪垂頭喪氣地回到出租屋,一邊撫摸著被打疼的身體,一邊擔心地想著那小子不知會把李芳怎麼樣?是不是也要教訓她一頓?他便趕緊給李芳打電話,李芳卻關機瞭。他一下慌瞭神,急忙去李芳那個出租屋找她,房東說李芳上午就退房瞭。大張又急忙去李芳打工的公司找她,那公司的人說李芳昨天就辭職走瞭,至於她去瞭哪兒,他們也不知道。大張一下子呆瞭:“天哪,難道李芳是個騙子?不可能!看上去她是那麼老實純樸,怎麼會……”這時他忽然感到肚子很餓,這才想起他午飯還沒吃呢。剛好旁邊有個小酒店,便走瞭進去。
  
  到瞭裡面,大張剛坐下,就見一個女人徑直朝他走來,定睛一看,是劉海玉!
  
  劉海玉一到跟前就問:“換老婆的事大功告成瞭嗎?結婚的房子也買瞭?”旋即不無驚訝地瞧著大張:“喂,怎麼瞭,鼻青臉腫的,挨打瞭?對瞭,聽說你前不久也挨過一次打,剛才還被當作什麼網上通緝犯,給扭送到派出所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哇,這好像是什麼報應,或是什麼懲罰似的!嘿,這真是: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哇!”話音一落,便轉身揚長而去。
  
  啊?大張吃瞭一驚,她怎麼這樣說?她又怎麼知道我的那些遭遇……嗐,難道這一切與她有關,是她策劃的?讓這個什麼李芳來耍我騙我害我……嗯,肯定是她!那個李芳一定是她收買利用的托兒……他不由起身就往外追去,可劉海玉早已不知去向,同時他也不知道她如今住在哪裡,聽說她工作也變動瞭……頓時,他氣恨得捶胸頓足,可又無可奈何……唉,誰叫他花心要換老婆呢?現如今落到這般下場,真是自食其果,活該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