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蘆薈奇情

  一、鋼渣結緣
  
  認識臺胞林先生是在8年前。那時我還在市運輸總公司上班。公司有個翻鬥車隊,一水的前蘇聯卡馬斯自卸車,我當車隊經理。除瞭修公路,這個車隊在本地沒有用場,於是我們就來到瞭500公裡外的沿海城市津城市。這裡正在建設一個開發區,有大量的土方工程。我們承包瞭一個小分包工程,為一個臺商建設的高爾夫球場進行場地回填。這裡原來是一個鹽場的曬鹽池,為瞭壓堿,要在最下邊的一層填碎石料。正好津城市有一個大型鋼鐵廠,鋼渣堆積如山,為瞭降低成本,業主選擇瞭用鋼渣代替石料。我們的任務就是往鹽池子裡傾倒鋼渣。
  
  在運填鋼渣的過程中,我發現鋼渣中混有大量的鐵溜子或廢鋼,大約每噸能挑出25公斤以上。我覺得把這麼多的鋼鐵埋在地下實在可惜,就專門雇人把它們揀出來。我們車隊每天的運量在800噸以上,也就是說我們每天撿出的廢鋼鐵超過20噸。按當時廢鋼的價錢,每公斤2元錢,我們每天僅賣廢鐵收入就超過4萬元,扣去雇人的工錢還能賺不少。我正暗自高興,沒想到業主很快就發現瞭這個問題,讓工地監理通知我到林總的辦公室去一趟。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來到瞭業主辦公室,第一次見到瞭臺商總經理林天爵先生。他五十多歲,大腦袋,矮矮的個子,身體奇胖,坐在那裡就像一個大皮球。林總一見我進來,就熱情地站起來和我握手,問我喝茶還是咖啡。我說喝咖啡吧。他按瞭下鈴,一個秘書小姐走瞭進來,他吩咐送兩杯咖啡來,就開始瞭同我的談話。寒暄幾句後,進入正題,沒想到他先表揚瞭我幾句,說:“我最近發現,你們車隊每天都要往外運兩車廢鐵。我對你這種做法很欣賞。這表明你是一個很精明的人,能從平凡的小事中發現商機和財富,而且這樣做也能節約寶貴的資源,是一件對企業、對國傢都有利的事。”接著,他把話題一轉:“但是,你想過沒有,這樣做對我們是不公平的。我們是根據你們運鋼渣的總數量付費的,你們運出廢鋼就減少瞭填埋鋼渣的實際數量,你說是不是這個理?”我腦門上冒出一頭汗,忙不迭地說:“是這個理,是這個理。”林總又笑瞇瞇地問:“那你說這個問題該怎麼處理?”我誠懇地說:“任憑總經理處置。”林總問:“你們撿出的廢鐵占多大比例?”我老實地回答:“大約在2。5%左右。”林總爽朗地一笑:“我又發現瞭你的一個優點,做人特別誠實。我找人統計過,比例也是2。5%。”林總以商量的口氣問:“你看,這麼處理行不行?以後你該怎麼揀還怎麼揀,也不用偷偷摸摸地往外運,但必須扣除這部分運渣數量。”我大喜過望,說:“我再多補償你一些也行。”他搖搖頭說:“不用瞭,你們也不容易。隻要不損害我們企業的利益,我還是鼓勵你們揀廢鐵的。要知道,浪費資源也是一種犯罪啊!”
  
  二、漸入佳境
  
  和林總真正的親密接觸,是在一次卡拉OK演唱會上。那一次,我們的上線承包商宴請林總,林總主動提出讓我一塊去。我們吃完瞭飯就去歌廳唱歌,唱到一定程度,林總的秘書小姐撒嬌地拉林總唱,林總就讓我和他倆一起唱。我當時一看兩男一女,又見林老板的身材,腦子一熱,脫口就點瞭一個《智鬥》。剛點完,我就意識到瞭十分不妥,趕緊惶恐地對林老板說:“對不起林先生,我不是有意的。”沒想到林先生豁達地一笑,說:“沒關系,隻是唱歌嘛,大傢開心就好。再說,我也是個京劇愛好者,這出戲的唱腔從純藝術角度講還是相當優美的。”林先生就拉我們下場,他唱胡傳魁,我唱刁德一,秘書小姐則唱阿慶嫂。沒想到,我們三人的聯袂演唱獲得瞭滿堂喝彩。
  
  從那以後,我和林先生的接觸就多瞭起來。這些來自臺灣的經理和工頭有個共同習慣:上班期間兇神惡煞地雞蛋裡挑骨頭,下班後又沒大沒小地專愛請人吃飯,尤其逢年過節、工作順利或解決瞭一些工程難題之後更是如此。
  
  有一天,林先生在和我吃飯的時候說:“最近,我們聯誼會要組織一次活動,想到內地一些地方走一走。你們傢鄉好玩嗎?領我們去一趟?”原來津城市的臺商成立瞭一個“津城臺商聯誼會”,林先生是這個聯誼會的理事長。我說行。
  
  我把這件事向我們總公司經理匯報後,他十分重視,把這件事匯報給瞭市政府招商辦,並傳到主管市長那裡。他們認為這是一個招商引資的絕好機會,決定由政府出面來組織這項活動。
  
  這次考察,林先生他們共去瞭二十幾位臺商。由於政府出面,活動開展得很順利,許多臺商都找到瞭合適的項目和合作者。林先生主要和我們總公司接觸,打算把我們總公司一個特大停車場改建成為商貿城。那天,林先生和我們總經理談得很順利,吃飯的時候竟然笑著對我說:“等項目建成瞭,我聘請你擔任我的私人助理。”
  
  三、風雲突變
  
  沒想到,這件事不久突然發生瞭變故。林先生他們的董事會不知什麼原因,突然把高爾夫球場工程轉讓給瞭另外一傢臺資企業,這時林總也稱傢庭出現變故要返回臺灣,他和我們的所有業務聯系也就此中斷。林總臨走時,特地把我約到他的辦公室喝瞭一杯咖啡。他對我說:“請你相信,我一定會兌現對你的承諾。”
  
  一晃五年過去瞭。這五年,我的工作和生活也發生瞭很大變化。由於公司十幾年前購買的卡馬斯汽車嚴重老化,已經沒有任何使用價值,被整體報廢瞭,我的車隊也隨之被取消建制,我也因此下崗瞭。我去瞭一位賣汽車配件的朋友那裡,暫時當瞭一名營業員。
  
  三年前一個夏天的晚上,我突然接到一個長途電話。我剛拿起話筒,那邊就問:“是徐經理嗎?”我剛回答瞭聲“是”,那邊就自報傢門說:“我是林天爵。”我很快就聽出瞭林總的聲音。寒暄瞭幾句,我試探地問:“林先生,有什麼事嗎?”林先生說:“我已經回到瞭津城,想同你見一面,你能不能來一趟津城市?”我想這麼一個大老板找我,不是有關就業就是有關投資的事。這對於目前狀況的我,與其說是雪中送炭,不如說是救命稻草。我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連聲說:“有時間,有時間,我馬上就趕過去。”放下電話,我一看表,還不到9點。我和老婆交待瞭幾句,簡單地收拾瞭一下隨身物品,趕到火車站乘坐當晚的火車。
  
  第二天早上8點剛過,我滿懷希望地來到瞭林先生住的賓館。誰知林先生對我說的一番話,讓我像三九天掉到冰窖裡,心裡涼透瞭。他說:“你可能不知道五年前我們的高爾夫球場工程為什麼突然轉讓出去和我突然返回臺灣的原因,現在可以告訴你瞭。那一年,爆發瞭亞洲金融危機,我們的財團破產瞭,與此同時,我個人也破產瞭。現在,我已經不是什麼董事長和總經理,而是一個一文不名的窮人。我今天找你的目的,不是要來投資,而是走投無路來投奔你。我想從零開始,重新創業,我想選擇你的傢鄉作為我創業的基地,選擇你作為我的合作夥伴。不知你能不能收留我,給我一些幫助?”雖然這個結果令我很失望,但看著林先生那雙期盼的眼睛,又想起他以前對我的寬容,心中竟然升起一股豪情壯氣。我相信他的能力,我也看過報紙和刊物上刊登過一些臺商破產後靠擺地攤重新崛起的故事。我對他說:“隻要林先生有信心,白手起傢不是神話。至於我個人,正好要跟前輩您學些東西。”見我如此說,林總顯得很開心,說要請我吃飯,中午把我領到一個大排檔喝瞭好多酒。我們邊吃邊策劃創業計劃,並決定明天一早就動身。
  
  四、患難與共
  
  回到我的傢鄉,我把林先生安排在我原先住著的一個舊房子裡,並送去瞭一床被褥、餐具和灶具,然後我們就走街串巷考察和選擇項目。我們先是計劃辦一傢臺灣小餐館,後來又想搞一個羊湯小攤,但一直沒有最後確定下來。也是機緣巧合,正好這時,我的一個大學同學出差,順路來看我。晚上我叫上他和林總一塊出去喝酒。那同學見我們正為選擇創業項目發愁,就說:“要不你們賣蘆薈吧。”他介紹說:“我傢鄉河南虞城,前幾年一哄而起種起瞭蘆薈,現在已經遍地開花。為瞭推銷產品,許多人遠走他鄉,也有不少人發瞭大財。現在這個產品雖說不上方興未艾,卻也不算日落西山,在許多地方還有銷路。你們如果肯經銷,我父親種瞭三個大棚。你們隻管去提貨,不用準備進貨資金,賺瞭就給個本,賠瞭分文不要,誰讓咱們是同學呢。”還沒等我回答,一向對選擇項目很苛刻的林先生卻搶先說:“我看這個項目不錯。”當下我們就說定瞭。
  
  住瞭兩天,同學要回去,我們就跟他一塊去瞭河南。到瞭他傢鄉,經過現場觀摩和與同學的父親交談,才知道這蘆薈的學問大著呢。長得像一棵棵大白菜、有著寬厚葉子的叫庫拉索,長得像亭亭玉立的小樹似的叫木立,此外還有什麼中華大葉、皂旨、不夜城等幾十個品種,不僅有觀賞價值,還有食用、藥用、美容、保健等作用。在林先生的合計下,我們第一次就進貨大大小小1000株,整整裝瞭十幾箱。為瞭省錢,我們沒有雇車,采取隨人托運的辦法。這樣就得在倒車時跟著裝卸,真難為瞭林先生一個年近六十的人。
  
  運回傢裡後,我問林先生如何推銷。林先生想也不想地說:“還能有什麼好辦法,擺地攤啊!”我說:“您老這麼大歲數瞭,又幹過那麼大的事業,擺地攤怕不合適吧?”林先生像看透我心思似的一笑說:“你恐怕不是擔心我吧?一個大學生,當過幾天小經理,又在自己的傢門口,不好意思是不是?”我臉上一紅,急忙掩飾說:“林先生都不怕,我有什麼可怕的。”林先生哈哈一笑說:“那我們就比一比,看誰賣得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