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元風波

  一
  
  正月初八,始豐縣委縣政府召開全縣慶功大會。富順鎮這次風頭獨占,在全縣19個鄉鎮中國民經濟總產值名列第一,增長幅度也最大,不但獲一等獎,得到一面錦旗,還得到獎金10萬元。常務副鎮長王春寶在建立開發區招商引資工作中成績顯著,被評為全縣先進標兵,照片掛在街頭宣傳欄裡展出,並頒發獎金5000元。王春寶春風滿面,像他這樣剛過30歲的年輕人,正是年輕有為,前途無量。
  
  開完會,王春寶回到飛鶴路機關宿舍。不一會兒,有人敲門,他開門一看,是開發區中外合資宏達電機廠的總經理方大欣。王春寶見他並沒有帶禮物,就把他迎進客廳。方總說:“王鎮長,聽說縣裡開慶功大會,你獨占鰲頭,真是可喜可賀!我們廠落戶在開發區雖然隻有短短一年,但電機出口獲利頗豐,少說也有1000萬的利潤,估計今年還要翻番。這與你的全力支持是分不開的,所以我今夜特意登門,向你表示祝賀和感謝!”王春寶聽瞭十分高興,說:“為你們這些企業服務,使富順鎮的工作更上一層樓,是我應盡的職責。”兩人相談甚歡,臨別之時,方總說:“為使宏達廠不斷興旺發達,我們今年起特聘王鎮長為顧問。這裡有一份聘書,請你笑納。”王春寶說:“好啊,我願意當你們廠的顧問。”他接過裝聘書的信封,隨手放在瞭茶幾上。
  
  第二天早晨,鎮政府的汽車來接王春寶去上班。他拿過茶幾上裝聘書的信封往包裡一塞,就乘車上班去瞭。
  
  到瞭鎮機關,王春寶在辦公室坐下,順手拿出信封看聘書,一疊鈔票隨聘書抽瞭出來。他心裡一驚,忙關上門,數瞭數鈔票,剛好是十張100美元的新票。他把美元塞入信封中,發現裡面還有一封信:
  
  王鎮長:
  
  為感謝你的全力支持,今送上一點心意,萬望笑納。今年起我廠聘請你為顧問,更請費心指教。
  
  方大欣
  
  春寶看完信,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十張百元美鈔價值數千元人民幣,他作為黨的幹部,絕對不能收受這非分之財,應當將美元立即退回去或上交組織,這樣才可保留自己的清白。他想到這裡,馬上用手機給方大欣打電話,想批評方總一頓,叫他把錢拿回去。當七位數的電話號碼按到第五位時,他遲疑瞭。他想,送上門來的獎金收下又有何不可,我是有功受祿呀!現在是市場經濟,宏達廠一年賺上千萬,我為他們確實出過力,拿點零頭做獎金也應該。何況方總又請我當顧問,今後還會有豐厚的回報,難道都不要嗎?……想到這裡,他把方總寫的信點火燒掉,把錢鎖在寫字臺的抽屜裡。他想反正這件事隻有自己和方大欣知道。
  
  過年後第一天上班,鎮委書記主持召開鎮委、鎮府兩套班子聯席會議,研究佈置今年的工作要點。在會議結束前,研究縣府發給鎮上10萬元獎金如何使用時,鎮上主要領導一致說這10萬元是給集體的,我們富順鎮雖是小康鎮,但邊遠山區還有少數貧困村,這10萬元全部送給五個最貧困的學校,資助特困生上學。王春寶聽瞭馬上說:“縣裡發給我的5000元獎金,也是集體的功勞,我也一分不要,全部用來支教。”他的表態得到大傢齊聲稱贊。會散瞭,王春寶剛進自己的辦公室,富順鎮派出所所長裘紅找上門來。因為還在春節期間,裘紅未穿警服,上穿水貂皮長毛領果綠色皮風衣,下穿米黃色褲子,一頭短發,橢圓形粉臉上鑲嵌著一對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和兩個淺淺的酒窩,看上去就像總是帶著笑容讓人歡喜。王春寶熱情地讓坐端茶。裘紅從皮包裡拿出一張大紅請帖,對他說:“我姐正月十五元宵節結婚,請你去城裡赤城大酒店喝喜酒,務請光臨。”王春寶聽瞭連連說好:“我與你姐裘飛是老同學,一定前去賀喜。”
  
  二
  
  裘紅送完請帖就走瞭,王春寶看著請帖一時思緒萬千。想當年他與裘飛從省委黨校畢業一同分入團縣委工作,三年後一起當選為常委,再過3年又一起當選為副書記,兩人同窗同事情誼很深,人們都認為他們是天生的一對。不知是兩人太熟太知根底的緣故,還是缺少緣分,兩人一直沒有捅破這層關系。兩年前,春寶正想與裘飛談情說愛,突然被調到富順鎮當常務副鎮長,裘飛也調到中國銀行始豐縣支行當行長,從職務上看,裘飛已超過春寶半級,春寶自愧不如,心中的情愛就逐漸淡化瞭。以後,又有人說裘紅與他同在富順鎮工作,郎才女貌,十分般配,還表示樂意牽線。春寶想想也是,求姐不成求妹總可以,隻不過還未啟口,所以他把裘紅送請帖當成一件大事,送份什麼樣的賀禮才會讓裘飛裘紅感到意外的驚喜呢?他苦苦思索起來。
  
  按當地“人情市場價”,結婚送紅包一般為三五百元,至親密友送一二千元。考慮到他過去與裘飛、今後和裘紅的關系,他應該送個千元大紅包。又一想,以裘飛這樣的身份,給她送千元大禮的人一定不會少,還是顯不出他的這份情重。他靈機一動,打開上鎖的抽屜,從那沓美金中抽出嶄新的五張百元大鈔,放入雙喜紅包封妥,寫上致賀的字句和自己的大名,就興沖沖趕往派出所。找到裘紅,春寶把紅包遞到她面前說:“這是我送給你姐姐結婚的一點賀禮,請你轉交,到時我一定參加喜宴。”裘紅說:“我姐說過,她結婚不想大操大辦,隻請至親好友三十來人慶賀一番而已,而且講明不收禮金禮物。”說著就把紅包退還。春寶聽瞭馬上說:“我與你姐有同窗同事之誼,所以我這份心意你們一定要收下。”裘紅見他言辭懇切,就答應為他轉送,不過姐姐收不收得由她決定。兩人談瞭一會,裘紅說:“你中午就在我這吃飯吧,我燒個拿手菜鯽魚嵌肉給你嘗嘗。”此話正中春寶下懷,連說謝謝!
  
  元宵節裘飛喜宴辦得很簡單實惠,沒有豐盛的鱉鰻蟹這常用“三大件”,吃的是自助火鍋,幾十位至交親朋相聚一起,笑語聲聲,舒暢開懷。宴畢,裘飛裘紅送春寶下樓,到瞭大門口,裘飛將一個紅包塞進春寶衣袋裡說:“你的心意我領瞭,禮金我一律不收,何況你又送這樣重的禮,謝謝瞭。”春寶說:“我們同窗同事友誼非同尋常,這點心意你怎可不收?”隨手摸出紅包又要塞到裘飛手上。裘飛連忙推辭,兩人在大門口推推拉拉,裘紅見瞭就隨手奪過,說:“你們不要推來推去,別人見瞭不好,這件事由我來處理。”裘飛說這樣也好。她把裘紅叫到身邊,嘴貼耳朵輕聲說:“這500元美鈔我仔細看過,都是假鈔。你不光要告訴春寶,還要問清這錢是從哪裡來的,以便處置。”裘紅聽瞭一驚,說:“姐,樓上還有客,你先上樓去,我再送送王鎮長。”
  
  裘紅本想馬上對春寶說那幾張嶄新的美金是假鈔的事,但又覺得在大街上講不妥,就暫且收起,心想明日再問也不遲。
  
  第二天一早,裘紅回富順鎮上班,打電話到鎮政府找王春寶。秘書說他參加縣裡組織的工業考察團去瞭杭州,兩天後才回來。
  
  兩天後是正月十八,是當地傳統的落燈日,元宵燈會上流光溢彩的大小彩燈到今夜就要全部落下,這標志著一年一度的歡樂春節到此真正結束。王春寶為爭取“民心”有利今後工作,他安排鎮機關大小三十多位幹部到縣城隋梅賓館聚餐,還專門打電話給鎮辦主任,一定要他接裘紅一起進城聚餐。正好,縣公安局通知裘紅參加明天召開的整頓警風會議,她就和鎮裡幹部一起進城。她想聚餐事小,見到春寶解開美鈔之謎才是要緊事。
  
  隋梅賓館大廳裡水晶吊燈光彩奪目,餐桌上菜肴豐盛,香氣撲鼻,讓人食欲大開。春寶忙前忙後,但他絲毫沒有忘記自己請來的貴客裘紅,故意把她安排和自己坐在一起,不斷向她夾菜敬酒。裘紅見在座的都是自己的領導和老熟人,也不客套,該吃就吃,敬酒時也幹瞭幾杯。喝瞭酒的裘紅面若桃花,嬌艷無比,同桌有兩位年長的幹部見王鎮長厚待裘所長,心有所悟,趁著酒興說春寶和裘紅是天生的一對,不如今晚來個喜上加喜,由他們做媒人,當場訂親如何?眾人聽瞭熱烈鼓掌。雖說大庭廣眾之下隻是戲說笑談,但裘紅還是面帶羞紅,更添美艷。春寶更是春風拂面,嘴上雖說別開玩笑,心裡卻是求之不得。他高高舉起酒杯對全體同事說:“今晚高興,大傢一起幹!”
  
  酒足飯飽以後,裘紅說明天還要開會,不能久留,該回傢去瞭。春寶送到門口,裘紅乘機將紅包送還給春寶說:“我姐結婚你何用送這樣重的禮?你的美金從何而來?”春寶回答得很幹脆,“我與你姐同窗同事以前有情意,現在我與你同在富順鎮工作也有情意,我不送份厚禮誰送?至於送美金是為讓你們有一個驚喜,特意向熟人換來的,這也體現我的一番特殊心意。”裘紅聽瞭對春寶說:“你這500元美金全是假鈔,你拿回去一定要查清楚後再告訴我。”春寶一聽是假鈔,酒意頓時醒瞭大半。他想:我送裘飛的重禮竟是假鈔,這還瞭得!裘飛、裘紅豈不把我當成虛情假意?!他拳頭緊緊捏瞭一捏說:“我一定要搞個水落石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