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潑猴下毒

  客商屢屢受劫
  
  清乾隆年間,雲賢寺的德賢大師在雲遊途中到瞭桃花渡。他來到此地唯一一傢客棧門前,發現客棧被捕快把守,說是辦案,德賢便走進對面的小酒館。小二上來招呼,德賢便問緣由。
  
  原來,離桃花渡不遠有個黑龍崗,崗上有夥強人,專搶客商。官府剿瞭幾次,卻連人影都沒摸著。德賢問:“強人竟敢到客棧來作案?”“不,官爺是處理客棧命案的。”正說著,兩名官爺走瞭進來,為首的一位一見德賢,驚道:“大師,你怎到此地?”德賢一看,卻是舊友的一個侄子,名叫施亮。隨後施亮邀請德賢到傢中小住。
  
  德賢也不推辭。路上,德賢問起案子,施亮便說起來。一名客商今早死在客棧,客商叫張四,昨夜在小酒館點瞭兩個菜,讓小二送到房裡。今天天剛亮,小酒館的掌櫃丁婆婆便看見張四背著包袱出瞭客棧。工夫不大,客棧夥計劉三循著張四的方向去瞭。
  
  打更的更夫也說他看到張四和劉三一前一後直奔黑龍崗。不一會兒,丁婆婆想起昨夜給張四送去的碗筷還沒收,便讓夥計到客棧。
  
  沒想到,卻發現張四七竅流血,死在床上。在酒杯殘留的酒中,仵作檢驗出砒霜。奇怪的是,酒壺卻不見瞭。而且,丁婆婆說昨夜張四並未要酒。由於張四的幾件衣服丟失,施亮推斷,丁婆婆和更夫看見的那個張四是人假扮的。初步懷疑劉三下毒殺張四,然後讓同夥穿上張四的衣服,趁著天剛亮,往黑龍崗走去。
  
  疑兇下落不明
  
  但是,施亮很快就發現疑點。劉三既是兇手,為何不處理屍體?又為何至今未歸?經過調查,劉三從未買過酒,也未買過砒霜。查瞭客棧幾名夥計,昨夜都未離傢,他們沒有時間作案,而客棧掌櫃趙全昨夜到朋友傢喝喜酒,睡到半夜,又起來和喜客賭錢,到瞭五更天,他才動身回客棧,不想,一到客棧,便碰上命案。趙全雖曾買過毒老鼠用的砒霜,但是在客棧剛開張時買的,趙全說早就用完瞭。藥店的老板也說近一段時間沒人買過砒霜。至此,趙全的嫌疑也被洗清。
  
  德賢聽完案情,答應相助破案。休息瞭片刻,德賢和施亮重新回到客棧。趙全正在打掃房間,一隻猴子坐在院子的角落吃著花生。德賢到案發現場轉瞭一圈,沒有發現異常。眼看到瞭中午,施亮請德賢到小酒館吃飯。兩人剛落座,旁桌的幾個食客突然倒地,德賢查看後道:“砒霜中毒,所幸中毒不深。”施亮令人將幾人送到醫館並叫來仵作。很快,仵作得出結果,毒在酒中!經審問,丁婆婆和幾名夥計都否認下毒。丁婆婆今天未碰過酒缸,而中午吃飯的人中,隻有那一桌中毒。
  
  施亮斷定砒霜應該是撒在酒杯或酒壺上。據送酒的夥計交代,酒壺和酒杯都是昨晚洗過的,放在廚房。丁婆婆每晚都會將廚房鎖瞭。德賢來到廚房看瞭看,沒有發現門窗破損的痕跡。在酒鋪中也未找到砒霜。連續兩起案子,讓德賢與施亮忙碌瞭起來。這天,施亮接到報案:一個村民發現瞭劉三的屍體!施亮與德賢趕往現場,劉三是被人用石頭砸死後掩埋在現場,由於掩埋不深,屍體被雨水沖瞭出來。根據屍體的腐爛程度,劉三是在毒死張四後的那天早上斃命的。
  
  兩人又回桃花渡走訪,得到一條消息:那天早上,隻有趙全到果點鋪買水果和花生喂猴子。通過走訪,德賢知道趙全曾是耍猴的藝人,流落到桃花渡後,用積蓄開瞭間客棧。德賢想瞭想,讓果點鋪老板回憶趙全以往來買果點的時間,隨後,又讓施亮拿來在黑龍崗遭匪的客商記錄,對照一番後,德賢又令施亮派人打探趙全在張四死後的行蹤。很快,消息傳回,趙全在張四死後,曾外出找猴子。趙全的猴子經常出走,但是,每次他都能找回來。
  
  猴子犯下大案
  
  聽完這個消息,德賢令施亮將趙全扣押,斷定事情是他所為。施亮不明,德賢說過幾日便知。趙全被扣押的第四天,一名客商住進客棧。當夜,隱藏在暗處的德賢和施亮發現,猴子解開脖子上的繩子,躍上院墻。隨後,猴子鉆進瞭小酒館廚房的煙囪。
  
  工夫不大,猴子從煙囪中鉆出來,手裡拿著一瓶酒,回到客棧,猴子從大廳的房梁上拿下一包藥粉,分出少許,倒進酒中,隨後又將藥包放回去。之後,猴子拿著酒送進瞭客房,片刻便空著手回來瞭。
  
  兩炷香過後,猴子又進瞭客房,拿出酒瓶,將殘酒倒在地上,飛快地躍上院墻逃走。施亮說:“都是這猴子搞的鬼!它從小酒館偷酒、投毒,隨後還回酒壺。可是趙全並未曾給它指令,大師又為何讓我抓他呢?”德賢笑道:“你再看下去,自有分曉。”那猴子回來後,便平靜瞭下來。
  
  直到天色蒙蒙亮,猴子才又有瞭動作。隻見它先是到客房拿出客商的衣服和包裹,隨後鉆進瞭趙全的房間。施亮湊到門縫上一看,頓時張大瞭嘴:那猴子從箱子裡翻出一個包裹,從裡面拿出高蹺。然後,將高蹺綁在腿上,隨即罩上長袍,戴上客商的帽子,背著包裹,站起身來。乍一看,就是那客商,猴子踩著高蹺出門,施亮緊跟其後。這時,對面小酒館的丁婆婆正好起身做早點。
  
  一路上,根本沒有行人,隻遠遠的看見打更的更夫。猴子踉踉蹌蹌地直奔黑龍崗。在離黑龍崗不遠的地方,猴子脫下衣服,解下高蹺,突然躥進瞭旁邊的樹林。
  
  德賢和施亮跟瞭上去,隻見猴子正在一棵樹上,從包裹裡掏出銀兩,塞進瞭那棵樹的樹幹,將包裹丟瞭出去。隨後就在樹林玩耍。
  
  施亮爬上那棵樹一看,隻見樹幹中空,裡面藏的都是金銀珠寶。“難道都是遇難客商的錢物?”施亮問。“正是。”德賢點頭,“黑龍崗根本就沒有強盜,趙全利用猴子、高蹺、天色、丁婆婆、更夫,制造出一系列假象,以訛傳訛。隻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趙全每次作案後,都會用瓜果花生犒勞猴子,讓它誤以為隻要幹這事就能得到獎賞,這才弄巧成拙,引發張四命案。”頓瞭頓,德賢道:“近一段時間,沒有客商前來,且官方對黑龍崗也越加註意,所以趙全都未動手。不想這猴子卻止不住貪吃,它看慣瞭趙全的所作所為,於是越俎代庖。但是畜生畢竟是畜生,趙全每次將殘留的毒酒潑去之後,必會清洗一番。這猴子卻不懂,隻是照葫蘆畫瓢,將酒壺直接還瞭回去,所以小酒館中毒案案發。”施亮想瞭想,道:“但是,趙全一直在朋友傢吃酒,他又如何知道這猴子投毒?”德賢解釋:“他哪裡知道?他是誤打誤撞碰上瞭。他在朋友傢賭錢輸瞭個精光,回傢取錢,不想卻看見猴子穿著張四的衣服,劉三緊跟其後,於是立刻知道定是這猴子自作主張,被劉三發現。當下,趙全將劉三殺死,匆忙掩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