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遭劫的靚妹

  李福勝從山外學藝歸來,利用當地毛竹資源開辦瞭一個竹器加工廠。這天,他聯系業務歸來,騎著新買的電動自行車往回趕,來到一個山坳處,已是傍晚時分。突然竹林裡跳出一個蒙面大漢,手握大棍攔住瞭去路,喝令他留下車子,不然就一棍子打死他!李福勝心中叫苦不迭,自己手無寸鐵,此時如果硬拼必然吃虧;可是,一輛嶄新的車子,還有……怎好白白送給這個攔路賊呢!
  
  蒙面人見他猶猶豫豫不肯就范,手執大棍喝道:“看來你把車子看得比命還重,好吧,老子就先廢瞭你!”說著舉棍逼瞭過來。
  
  事已至此,李福勝好漢不吃眼前虧,隻好放下車子。蒙面人十分狡猾,命他後退30步,李福勝不得不照辦。
  
  蒙面人見李福勝已退到30步遠,丟下手中大棍,騎上這輛新車,一溜煙兒飛馳而去。
  
  李福勝見自己花兩千多元剛買的新車被人劫去,趕緊掏出手機報警,然而這裡卻是信號盲區,電話根本打不出去。李福勝肚子氣得一鼓一鼓的,連連罵著劫車賊不得好死!他拾起蒙面人丟下的大棍,真恨不得追上去一棍子打死他!可是劫車賊早已沒瞭影兒。他拎著這根棍子思謀著,猛然生出一個念頭來:他媽的!我也是五尺高的男子漢,別人劫我,我就不能劫別人嗎?對,就這麼幹!想到這裡,他隱蔽在路旁的竹林裡,隻等著第二個倒黴人的到來。
  
  真還別說,工夫不大,他果然等來瞭一位騎車的姑娘,後車架上還帶著一大包東西。李福勝看看姑娘身後路上再沒第二個人,心中一陣暗喜,等姑娘來到近前,猛然大喝一聲跳出竹林,攔住瞭去路。
  
  姑娘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嚇呆瞭,慌忙跳下車子,嚇得連話都說不出。
  
  李福勝晃晃手中大棍,道:“小妹妹,今兒個算你倒黴,放下車子,往後退30步!”
  
  姑娘驚恐地望著李福勝手中的大棍,乖乖地放下車子往後退去。李福勝沒等姑娘退出30步,扔下大棍,慌忙騎上車子,一溜煙兒往前沖去。
  
  等李福勝逃出老遠,姑娘才醒過神來,看看車子和車上的東西都被劫去,姑娘不由失聲痛哭起來。
  
  這個遭劫的姑娘名叫翠翠,明日是她相親的日子,今天特意去幾十裡外的鎮上置辦衣物。眼下一股腦兒都被劫去,這可怎麼辦!翠翠越想越心疼,越想越氣恨,此時劫車賊早已跑沒瞭影兒,她隻有哭的份兒瞭!
  
  翠翠坐在路旁獨自哭泣,突然一陣電動車喇叭響,從前面過來一個小夥子。來到近前,小夥子下瞭車,對翠翠說道:“小妹妹,實在對不起,我剛才一時糊塗,劫瞭你的車子,現在我來還給你……”來人正是李福勝!
  
  翠翠猛然抬起頭,不相信自己耳朵似的望著眼前這個劫車賊。心想,賊人都是些心黑手毒的人,這個人怎麼瞭?莫非……
  
  翠翠害怕起來。原來翠翠長相俊俏,人稱“山裡一枝花”,正值青春妙齡,恰如一隻熟透的蜜桃,不知有多少小夥子暗中想著她。翠翠一想到這些,心慌意亂警惕地望著眼前這個小夥子。她不相信,劫車賊會有這麼好的心腸!
  
  再說李福勝,剛才一時讓劫車賊氣糊塗瞭,這才做出瞭這種劫車之事。等他騎車逃走之後,越想越覺得這事做得荒唐!自己遭瞭別人劫,反過來再去劫別人,把自己的仇恨損失轉嫁給別人,實在是太悖良心道德瞭!何況自己劫的又是個姑娘,萬一她有個三長兩短,自己將成為千古罪人!想到這裡,他趕緊掉轉頭回來送還車子。他見姑娘心存疑慮,便嘆口氣,將自己剛才遭劫的情況說瞭一遍……
  
  翠翠聞聽是這麼回事,這才放下那顆懸著的心,抬頭看李福勝。隻見他一米七幾的個頭,濃眉大眼,渾身透著陽剛之氣。翠翠心裡輕松瞭,話也多瞭起來。她問過李福勝的姓名,又主動說瞭自己的姓名,二人越談越投機,竟然拜瞭幹兄妹!
  
  天漸漸黑瞭下來,此時李福勝離傢還有30裡山路,被劫去瞭車子,徒步往回趕,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翠翠告訴他,自己傢就在不遠的毛傢灣,執意請幹哥去她傢住一夜。看看事已至此,李福勝隻好跟著翠翠去瞭毛傢灣。
  
  到傢後,翠翠就把路遇幹哥以及幹哥遭劫的情況向父母說瞭一遍。一傢人歡歡喜喜,單等著明日給翠翠相親。
  
  第二天上午,相親的小夥子騎一輛嶄新的電動自行車,由媒人陪著來到翠翠傢。小夥子叫張鐵柱,一米八○的大個子,相貌堂堂。翠翠的爹娘看他這副外表,十分喜歡。翠翠羞得滿面緋紅,心裡也是甜絲絲的。
  
  張鐵柱與翠翠爹娘見過面,最後來見翠翠的幹哥李福勝。二人一見面,彼此一怔。李福勝覺得此人很面熟,像是在哪兒見過,可又一時想不起來。這時翠翠的爹娘把未來的女婿請到屋中敘話。
  
  再說院中圍觀的孩子們,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電動自行車,感到很新鮮,這兒瞧瞧,那兒摸摸,嚷個不停。李福勝也湊過來看車子。他這一看可不要緊,頓時腦袋“嗡”的一聲,這不是自己昨天被劫的那輛“跑狼”嗎!怎麼……
  
  李福勝急忙到屋裡叫出翠翠,悄悄將這一情況告訴瞭翠翠。翠翠聞聽大吃一驚:“難道說,張鐵柱是……”
  
  為瞭慎重起見,李福勝讓她暫不要聲張,自己去問張鐵柱。
  
  張鐵柱自從見到李福勝,神情就很不自然,此時更是有些慌張。李福勝開門見山道:“老弟,這輛車子是你的嗎?”
  
  “是……是啊,是我前兩天剛買的,準備送給翠翠當作訂親之物……”張鐵柱回答得吞吞吐吐。
  
  李福勝瞅瞭他一眼:“不對吧?這輛車子是我的!昨天的事老弟不會忘記吧?真是冤傢路窄,無巧不成書!”
  
  張鐵柱裝作聽不懂的樣子,反問道:“老兄真會開玩笑!你說這輛車子是你的,有何憑據?”
  
  圍觀的人不知發生瞭什麼事,見翠翠的幹哥好端端刁難人,就七嘴八舌地嘀咕起來:“是啊,說話得有證據!”
  
  李福勝簡略地說瞭昨天自己遭劫的情況,可張鐵柱死不認賬,說他誣陷好人。
  
  李福勝料到張鐵柱必然耍賴,“哼”一聲道:“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自古真的假不瞭,假的真不瞭!眾位鄉親看仔細瞭:我的車子左把套中藏有1000元現金,大傢可以當面看!”說完,使勁兒擰下車把套,隻見一卷百元大鈔露瞭出來……
  
  鐵證如山!張鐵柱頓時如瀉瞭氣的皮球,一下子蔫癟瞭!轉眼間,相親的“新姑爺”成瞭攔路搶劫賊,赤裸裸地暴露在毛傢灣鄉親們面前。張鐵柱羞得無地自容,真恨不得有個老鼠窟窿鉆進去!
  
  眾人見上門相親的竟是個劫車賊,有的向他吐唾沫,有的嚷著要揪他去鄉派出所。李福勝回想昨日遭劫的情景,真恨不得上去摑他兩巴掌!但想到他今天是來和翠翠相親的,還是忍住瞭,質問道:“小夥子,你一個堂堂男子漢,靠什麼賺錢不行,為何偏要幹這違法的事呢?”
  
  張鐵柱低著頭,結結巴巴地說:“大……大哥,我這麼做,也是不得已啊!我傢窮,買不起值錢的訂親信物,我……我這才……”說完,蹲在地上竟“嗚嗚”地哭瞭起來。
  
  李福勝回想自己以前受窮的情景,至今還沒娶上媳婦,心中頓時百感交集,對著大夥說道:“鄉親們,咱們山村實在是太貧窮瞭!因為窮,逼得一些人走上瞭歪道。可是咱們這裡有的是竹子,咱們為什麼不靠自己的雙手勞動致富呢?我是王傢坪的,剛辦瞭一個竹器加工廠,銷路不錯,大傢如信得過我,可以去我那裡學手藝,我也可到這裡來教大夥。噢,還有你這位老弟!”他拍瞭拍蹲在地上的張鐵柱。張鐵柱感動不已,霍地站瞭起來,緊緊握住李福勝的手:“大哥,我……我錯瞭!謝謝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我一定來跟你學手藝,靠勤勞致富,再也不幹這種見不得人的勾當瞭……”
  
  眾人紛紛拍手鼓掌,也向李福勝報名要求去學手藝,李福勝一一答應。
  
  此時翠翠已經從羞辱中解脫出來,剛才發生的一幕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的!自己怎好嫁個劫車賊呢!這門親事自然是吹瞭。此時她見幹哥說要傳授竹器加工手藝,當即上前報名,李福勝連連說好。
  
  就這樣,李福勝每天騎著電動車到毛傢灣傳授竹編手藝。同在一個屋簷下,同吃一鍋飯,李福勝那麼好的人品,那麼好的手藝,翠翠能不愛上他嗎!李福勝呢,翠翠那麼好的容貌,那樣的溫柔,多情的小夥子怎會不鐘情!自此以後,竹林裡,小溪邊,二人不知約會多少次,留下多少悄悄話!半年後,二人的戀情水到渠成,李福勝終於把漂亮的翠翠娶回瞭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