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的QQ女友

  我10歲那年被電打斷瞭雙臂,手術後隻剩下像樹段一樣的身子。但我一直自立自強,不僅會用大腳趾和小腳趾洗臉、刷牙、吃飯,還會用嘴咬著筆桿寫字。長大後我還學會瞭電器修理,並開瞭一傢傢用電器維修店。我的手藝很棒,因此生意一直不錯。23歲時我用修理電器賺的錢買瞭一臺電腦,有生意的時候我做生意,沒生意時就上網。
  
  這天,我偶然闖進瞭一個殘疾人聊天室。忽然,一個網名叫“愛拼才會贏”的朋友向我發出瞭信號。我看到這網名心裡一熱,馬上加他為好友,兩個人於是熱情地聊起來。因為我接觸電腦早,加上我肯學肯鉆,打字速度很快,雖然我是用腳打,但一般人用手打還沒我快,眼下這位“愛拼才會贏”就是這樣。可巧就在這時,“愛拼才會贏”打過來一行字:“你打字怎麼這麼快?”我自豪之情油然而生,迅速回答道:“我還是用腳打的哩!”“愛拼才會贏”馬上發過來一個大大的問號,我調皮地發過去一個得意的表情符號。這下,“愛拼才會贏”又打過來:“你說的是真的?”我說:“騙你幹什麼?大傢都是殘疾人啊!”好半天,“愛拼才會贏”發過來意思為“強”、“勝利”還有“OK”的符號,我的心好一陣激動,半天“說”不出話來……半晌,“愛拼才會贏”又敲出一行字:“剛才真的對不起,我不該懷疑你,你讓我很感動,感覺好溫暖。但是我要告訴你,總有一天,我要親自來看看,你到底是怎樣用腳打字的?”我心裡舒服多瞭,就調皮地說:“那好,我等著,就怕你不來……”
  
  第二天,我剛打開QQ,不料“愛拼才會贏”已經主動向我發出瞭一個微笑。我心裡一個激靈,問他:“你怎麼還記得我?”他說:“怎麼會不記得呢?你是用腳打字的高手啊!”我心裡得意得不行,卻謙虛地對他說:“高手談不上,不過熟練吧!”“愛拼才會贏”發給我一個掩嘴而笑的符號,然後說:“你記住,我遲早會來看你,看你怎麼個熟練法。”我回答他:“好。”他急切地說:“那麼你告訴我你的傢庭住址和電話號碼。”他還當真瞭啊,我暗自笑瞭,但還是立馬告訴瞭他。接下來的幾天裡,“愛拼才會贏”天天跟我聊天,問我的生活和工作情況。我對他沒壞印象,就一股腦兒告訴瞭他。
  
  兩個月後的一天清晨,我正要起床,忽然傢裡的電話響瞭。我一接,卻聽到一個清脆甜美的女孩子聲音:“你好!我是你的網友‘愛拼才會贏’,我現在在你所住的白雲市,請問我要怎樣才能到你的傢?”什麼?我一下子愣住瞭,“愛拼才會贏”居然是個女孩,這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啊!而且一開始以為她來看自己隻是說著玩的,誰知道她真的來瞭,這可怎麼辦呢?我的腦門頓時冒出瞭冷汗,腦子飛快地轉瞭一圈說:“那你先等著,我馬上來接你!”
  
  等我馬不停蹄地趕往70裡外的市區車站時,已經是一個半小時之後。我在車站門口看瞭看,正要向一個提著行李箱的女孩子打招呼,不料那女孩向我走過來說:“你就是凌鋒吧?我是……”我的眼前頓時一亮,哇!那臉蛋晶瑩潤滑,那長發飄逸光滑,那身段窈窕迷人,更何況衣飾青春時尚,舉止熱情又大方。我心裡實在有一些飄的感覺。我有些慌亂地避開女孩專註的眼神,囁嚅著說:“我,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哩!”“哦,我叫鄒玉娟。”女孩甜甜地說,“你在前面帶路,我們上你傢看看吧!”
  
  我帶著鄒玉娟到自己的傢門口時,才感覺有些犯難,自己對父母親怎麼說呢?鄒玉娟看出瞭我的難處,就大大方方地說:“不要緊,我就自我介紹是你的電腦老師,從省裡來指導你學電腦的。至於行李,我就說是一些電腦方面的書籍,想來你的父母不會打開行李箱檢查吧……”話沒說完,鄒玉娟咧嘴笑瞭。我感覺鄒玉娟可真夠善解人意的,也抿著嘴笑。果然我們進屋時躲過瞭父母親的盤問。
  
  兩人進屋不多會,我對父母親撒謊說:“傢裡電腦有一點問題,我們到街上網吧去。”父母同意瞭,兩個人就出瞭門。原來我考慮到我們傢鄉是旅遊風景區,我要讓鄒玉娟看看這裡的風景。就是在看風景的時候,我瞭解瞭鄒玉娟的身世。
  
  鄒玉娟出生於一個貧苦傢庭,自小喜歡體育運動,好多老師、同學都很佩服她,給她起瞭個綽號叫“假小子”。一次偶然的機會,她被體育教練選拔到體訓隊開始體育生涯,刻苦的訓練把她鍛煉成一個獨立、堅強、遇事冷靜的頑強女孩。可是不久後正準備參加市比賽時,鄒玉娟上街時突遇車禍,永遠失去瞭右腿。鄒玉娟傷好後,又回到學校上學,幾年後被一所醫學院錄取。大學畢業後鄒玉娟來到廣州,終於在一傢大公司找到瞭一份文員的工作,月薪近4000元。她想到年紀也不小瞭,得尋找生活中的另一半瞭,可巧就在這時碰上瞭我。
  
  聽著鄒玉娟的講述,我心裡可著急瞭,敢情她是來相親的啊!可一來這事突然,二來鄒玉娟是多青春靚麗的女孩子啊!再說人傢在廣州工作,自己是一個“土老冒”,這怎麼行呢?我半天不說話,好久還是鄒玉娟開瞭口:“哎呀,你這人快說話呀!人傢不過是來看看,也沒有說一定嫁給你!”我弄瞭個大紅臉。是啊,自己愁什麼呢?鄒玉娟不一定看得上自己哩,我這不是自作多情嗎?
  
  鄒玉娟在我傢呆瞭3天,我們對我的父母說電腦問題很復雜,我又很好學,所以花的時間長瞭些。父母親說:“沒問題,你老師大老遠來,凌鋒肯定得抓住機會瞭。”說完就咧開嘴笑,我和鄒玉娟也忍不住笑。
  
  走的時候,我把鄒玉娟送到火車站,還是在我們見第一面的地方。我忽然感覺有些依依不舍,幾天的相處,鄒玉娟已經強烈地占據瞭我的心。鄒玉娟說:“凌鋒,如果我再來看你,你會反對嗎?”“不,你不要來瞭……”我心裡的自卑感忽然又冒上來瞭。鄒玉娟卻嫣然一笑,提著行李箱上瞭車。
  
  不到半個月,鄒玉娟再一次出現在我傢門前,而且這一次她帶瞭兩個行李箱,一個放衣服,另一個放書籍。當時我和父母都在傢,我忙不迭地問:“玉娟,你這是做什麼?”鄒玉娟微笑著說:“我決定瞭,我這一生就嫁給你瞭!”“不,這怎麼行?你我之間差距這麼大,我們不會幸福的。”我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什麼距離?你這話我可不愛聽。我和你開始聊天時,知道你是用腳在打字,說實在的,我心裡就很感動,於是後來主動跟你聊。知道你是一個樂觀向上、身殘志堅又誠實善良的年輕人,我心裡就有瞭愛慕之情。事實證明我的感覺沒有錯,你雖然沒有雙臂,但和我這個堅信愛拼才會贏的頑強女孩也有很多共同點,而且我們一個斷瞭雙臂,一個丟瞭右腿,這不是老天讓我們互相補充嗎?你說我們這不是理想的愛情嗎?”鄒玉娟激動地說,眼睛定定地看著我。我沒話說瞭,時間一下子凝固瞭。
  
  鄒玉娟嗔怪地說:“要不是這樣,鬼才這麼大老遠的來看你!可你真是傻瓜到傢瞭,送上門的大美女居然都不要……”“我……”我仍然木訥地說不出話來。鄒玉娟快人快語地說:“我可告訴你,為瞭你,我辭去瞭月薪4000元的工作。公司老總一開始以為我嫌薪水低要跳槽,說要給我加薪,等弄明白事情真相後笑著說:‘好,真有你的!我大力支持你,等你搞定男友後,歡迎一起加盟我們公司……’”
  
  天啊!事情居然是這樣,我的嘴巴不由得驚成瞭一個黑洞。鄒玉娟撲過來,用雙臂緊緊摟住瞭我。
  
  還有什麼可說的?我的嘴迎住瞭鄒玉娟送上來的熱唇。我一個失去雙臂的大男人,在面前這個小女人的懷抱裡任由她親近著、溫暖著又幸福著……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