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有錢天上來

  要是不胖,鄭通整個兒帥小夥。他高個頭,國字臉,高鼻梁,大眼睛,帥哥的必備條件全齊瞭。可惜的是,臉上該現出剛毅線條的地方,全是肥嘟嘟的肉。頭部以下,那更是瞭不得。整個人如同鐵塔一般,他一靠近你,你立即就能真真切切地體會到泰山壓頂這個詞的意境來。
  
  鄭通這副模樣,別人不滿意,他自己也不滿意,女朋友談瞭一個又一個,結果無一例外全部告吹。自己的年齡已是三十有二瞭,形勢逼人,鄭通決定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瘦身。為瞭能盡快取得成效,他還和一傢健身公司的業務員簽訂瞭協議。
  
  那業務員給鄭通的承諾是,不超過半年,保證能還他一個完美體形,讓他走到大街之上,一準能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這話正中鄭通下懷,他毫不猶豫地交瞭報名費,並答應周末一到,就趕去健身公司參加運動。
  
  誰知那業務員卻不同意,非得鄭通第二天一大早先去健身公司報到。沒奈何,鄭通隻好照做。第二天一大早,鄭通就趕到瞭位於三樓之上的健身公司。一看,鄭通就傻瞭眼,公司的門倒是開著的,辦公室裡卻連個人影也沒有。顯然他來早瞭,還沒到人傢上班時間。
  
  鄭通正準備離開,旁邊的一扇門開瞭,走出一個裊裊婷婷的妙齡女子來,她手裡正編織著毛衣,笑著向鄭通問道:“你是來健身的吧?還沒上班呢。”
  
  鄭通還沒來得及回答,那女孩子手上的毛線團骨碌碌地滾下瞭樓。女孩一驚,好看的小嘴一撅,埋怨道:“都是你,大清早趕到這裡來瞭。你去幫我撿起來。快去啊。”
  
  女孩用嬌嗔的語氣說著,那慵懶的容顏更加動人。鄭通心裡難免一動,他立即蹬蹬地走下瞭樓,速度極快地將毛線團撿瞭上來。
  
  女孩向鄭通道瞭謝,忽然驚訝地說道:“呀,你是該多運動運動瞭,你瞧你,爬上樓梯,臉上的汗都出來瞭。”說著,她從口袋裡掏出一包面巾紙,就要替鄭通擦汗。
  
  她這一掏不要緊,口袋裡的東西全被她那手給帶瞭出來,幾枚圓形的像是硬幣的銅錢又骨碌碌滾下瞭樓,鄭通看到那女孩子嘴巴張瞭張,他也沒等對方再叫自己,索性又蹭蹭下瞭樓,將那幾枚銅錢撿瞭上來。
  
  鄭通正要把銅錢給那女孩遞過去,卻看到女孩站在臨街的窗戶邊,見到他上來,女孩一臉驚惶地說道:“麻煩你再下去一趟。我正替你看看這公司有沒有人來,誰知手機響瞭,一掏,結果又掉下去瞭一張百元鈔。”
  
  鄭通順著女孩的手指,果然看到樓下的地上落瞭張紅色的鈔票。這一回,鄭通再也不想下去瞭,他實在累得不行。可那女孩一個勁兒地叫著:“快去啊,我在這裡看著,以免被別人撿去瞭。你一個大男子漢,比女人跑得總要快些吧?”
  
  鄭通氣喘籲籲地又一次下瞭樓,可是地上哪有錢的影子?等鄭通兩手空空地來到樓上,那女孩哭喪著臉站在那裡說:“你速度太慢瞭,錢剛被一個撿破爛的老太太撿走瞭。我今天怎麼這麼倒黴啊!不行,你得賠我損失,今晚請我喝咖啡。”
  
  鄭通正想掏出一張百元鈔來安慰美人心,想進一步和那女孩交流呢,沒想到對方卻主動相約,他立即高興地答應瞭。
  
  經過這番折騰,就快到鄭通的上班時間瞭,他決定不再等下去瞭,和女孩交換瞭手機號碼,興沖沖地趕去上班瞭。
  
  晚上,鄭通請那女孩喝瞭咖啡。一來二去,兩人就熟悉瞭,幾乎天天見面。鄭通呢,也不去健身公司瞭,健身的目的無非是為瞭找到心儀的女孩,如今佳人就在身旁,多此一舉做什麼呢。
  
  誰知那女孩子是個花錢如流水的主,吃起來特別挑剔,不沾葷腥,隻吃野菜,她還特霸道,不準鄭通身上有油味兒。
  
  城裡的野菜就是一個字,貴。兩個月下來,鄭通兜裡的錢花去瞭一大把,人瘦瞭一圈,可美人對他還是若即若離的。
  
  兩人又交往瞭一個多月,鄭通決定向那女孩攤牌瞭。成就成,不成就拉倒。可是,就在這個當兒,那女孩子的手機突然停瞭,租屋的房東又說她退瞭房。鄭通心裡一涼,原來人傢是玩他的,這幾個月時間,可真是白費心機瞭。
  
  就在鄭通叫苦不迭的時候,健身公司的業務員上瞭門,業務員打量瞭一下鄭通,笑瞇瞇地說:“瘦身很成功啊。怎麼樣,對我們公司的服務還滿意嗎?”
  
  原來那女孩子是瘦身公司的托兒,鄭通心裡那個氣啊,真是一個勁兒地往上沖,那托兒花瞭他一大把錢啊。鄭通正要發作,隻見那業務員先開口瞭:“我知道你花瞭不少錢,失去的損失你要拿回來。所以,我們聘你為瘦身陪練,有工資,當然還有道具。”說著,那業務員拿出一隻金戒指來,遞給瞭鄭通。
  
  鄭通正要伸手去拿,業務員的手一松,那戒指已落到瞭地上。鄭通正納悶對方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可是,業務員一收手中的線,戒指又一次回到他的手中:“用這個道具,加上你那帥哥臉,去幫其他人瘦身吧。你的任務是接待我們公司的女客戶!”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