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如大海

  浩東和劉潔相戀已有一段時間瞭。這天浩東鄭重其事地送上一朵紅玫瑰向劉潔求婚,劉潔的臉剎那間與玫瑰相映成輝。可她並沒有一口答應,而是明眸一轉,若有所思地說:“這樣吧,你跟我回趟我的老傢,聽聽我爸媽的意見好不好?”浩東說當然好啦。正好公司放長假,於是兩人立即動身起程。
  
  很快到瞭劉潔的老傢,那是大海邊的一戶漁傢,浩東一下子興奮起來,說他這輩子還沒看過大海哩,真的是無邊無際波瀾壯闊啊!然後他二話不說,脫瞭鞋就在海邊大呼小叫地狂奔亂跑起來。他這副頑童樣把劉潔一傢肚子都笑疼瞭。
  
  等兩人在海邊手拉手瘋夠瞭笑夠瞭已是黃昏時分,劉潔從傢裡抱瞭好多吃的喝的上瞭一條小船,兩人坐在艙裡就這麼甜甜蜜蜜地吃喝著、說笑著,慢慢的,一輪明月升瞭起來,滿世界的銀白,人與海似乎融為瞭一體。劉潔像喝醉瞭酒一樣,喃喃地說:“浩東,你說你愛我是真的嗎?不會是一時沖動吧?”
  
  浩東早就酒不醉人人自醉瞭,聽瞭劉潔的話,他伸出右掌對著月亮一字一頓地說:“月亮作證,我愛劉潔勝過一切,甚至願意獻出我的生命!”
  
  這樣的情話裡、這樣的氣息裡、這樣的夢境中,兩個人相互依偎著不知不覺地睡著瞭……
  
  不知什麼時候,酣睡的浩東聽到一聲驚呼:“浩東快醒,出事瞭!”
  
  浩東吃力地睜開酸澀的眼皮,然後一眼看到劉潔驚慌的臉,原來天已大亮瞭。他一躍而起,腳下頓時搖晃起來,這才想起兩人還在小船上。浩東忙問:“怎麼瞭,劉潔?”
  
  劉潔臉色煞白地四下指指,聲音裡滿是驚恐:“你自己看!”
  
  浩東張目四下一看,傻瞭,目力所及處全是碧波浩蕩的大海,海岸線無影無蹤!原來昨晚兩人睡著時沒有系牢纜繩,一夜海風把小船不知吹到瞭什麼地方。
  
  劉潔滿臉絕望,說:“現在正是休漁期,來往船隻很少,我們又沒有指南針,天哪……”她嚶嚶地哭瞭起來。
  
  浩東卻“哈哈”大笑,張開雙臂迎著海風快活地說:“劉潔,別擔心,說不定很快就有旅遊的船隻經過這兒的,運氣好的話還會有飛機飛過我們的頭頂,吉人自有天相嘛。”
  
  劉潔還是哭,說:“要是沒有船也沒有飛機呢?”
  
  浩東想也不想地回答:“那就讓我們手牽手情歸大海,藍寶石似的大海做我們的婚床,滿天的星星為我們喝彩,魚兒蝦兒做我們的嘉賓,我相信這是全世界最浪漫的一場婚禮瞭。對瞭,我還要把我們驚世駭俗的婚禮記錄下來,裝入漂流瓶隨波逐流,說不定會有人記住我們的名字的。”浩東說著滿懷豪情地拿出紙和筆飛快地寫瞭起來,然後卷好塞入一隻昨晚喝空瞭的飲料瓶中,又塞緊瓶口,放入大海,大喊道:“這是我們愛的誓言,大海,你來作證吧!”
  
  劉潔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苦著臉說:“誰答應跟你結婚瞭?不過我算是服瞭你瞭,到瞭這分上還有雅興浪漫!”
  
  一天過去瞭、兩天過去瞭,沒有船經過,更沒有飛機恰好飛過,好在那天晚上還剩一些食品飲料,兩人一點一點地維持著,可第三天來臨時終於彈盡糧絕瞭。劉潔不甘心地把夾板翻瞭個底朝天,除瞭一個不知是幹什麼用的鐵疙瘩,一無所獲。
  
  驕陽在大海上肆意地燃燒著,兩人渴得嘴唇全裂開瞭,為瞭節省體力動也不敢動,浩東剛開始還說兩句俏皮話逗逗劉潔,可現在隻能像劉潔一樣歪在船艙裡昏昏欲睡。就在這時他忽然聽到劉潔驚喜地大叫起來:“浩東,水,全是水!”
  
  浩東聞言大喜,猛地掙起一看,卻看到劉潔正爬在船舷邊伸出雙手去捧海水喝,不好,劉潔產生幻覺瞭!浩東大喝一聲:“別喝!”然後猛撲過去,一把拽回劉潔,劉潔還要喝,早被浩東死死地按牢瞭。
  
  劉潔掙紮瞭幾下沒瞭力氣,再次昏昏睡去。望著懷裡因失水過多而倍顯憔悴的劉潔,浩東開始驚慌瞭:劉潔已出現幻覺,幸虧自己阻止瞭她,要是自己也挺不住產生幻覺怎麼辦?
  
  浩東咬緊嘴唇,幹裂的嘴唇一下子冒出血來,咸咸的,腥腥的,這使得浩東忽然想到什麼,臉一下子白瞭,渾身也禁不住顫抖起來,似乎在作一個能決定生死的重大決定……可是,一個人死總比兩個人全死好,劉潔會原諒自己的……他拿起船艙裡一根結實的麻繩,搖晃著極度虛弱的身體一步步走向劉潔。劉潔依舊沉沉地睡著,一點也不知道將要發生什麼。
  
  當劉潔驚醒時她驚恐萬分地發現自己的手腳全被綁上瞭,而浩東正站在面前,雙眼血紅得像剛剛吃瞭人一樣。他的手裡有什麼東西反射著強烈的太陽光,刺得劉潔睜不開眼,好容易看清瞭,那竟是一把閃著寒光的尖刀!
  
  劉潔突然明白浩東要幹什麼瞭,處於絕境中人吃人的故事聽得多瞭,徹骨的寒意使她一下子恐怖萬分,驚呼道:“浩東,你、你要幹什麼?快放開我,你說過你愛我的……”
  
  浩東面無人色地點點頭,說:“是的,我愛你,可現在對不起,我不能陪你走完一生瞭,下輩子再好好待你吧!”說著舉起刀。
  
  劉潔幾乎要崩潰瞭,身體縮成一團,失聲痛哭起來:“別殺我……”
  
  浩東停瞭下來,一臉迷茫地說:“我殺你幹什麼啊?我怎麼會舍得殺你呢?噢,可憐的小傻瓜,你誤會瞭,我是想把我身上的血放給你喝,可又怕你不肯,所以隻好把你捆瞭起來好強迫你喝。”說著又舉起刀劃瞭下去,他劃的是他自己的左手脈管。
  
  劉潔這才真正明白浩東要幹什麼,她用盡平生最大的力氣尖叫道:“別劃,浩東,別!我不會喝的,要死我們一起死!”
  
  浩東搖搖頭,說:“你忘瞭大前天晚上我對著月亮說過的話瞭嗎?我說過我愛你,為瞭你可以獻出我的生命,現在是時候瞭!”說著一咬牙狠狠劃瞭下去……
  
  就在這時海面上滾雷般回蕩著一個聲音:“孩子們別慌,爸爸來瞭!”
  
  浩東口裡嘀咕瞭一聲:“我也開始產生幻覺瞭!”劉潔卻瘋狂地大叫起來:“真的,是爸爸來瞭!”
  
  浩東一掉頭,不遠處一艘船正乘風破浪疾駛而來,船頭立的正是劉潔身材高大的爸爸,手裡拿著一隻高音喇叭,聲音再次清晰地傳瞭過來。不是幻覺!浩東大叫:“漂流瓶起作用啦!”說罷再也堅持不住,和劉潔一齊幸福地昏瞭過去……
  
  他們醒來後才知道那隻漂流瓶根本不知道漂到哪兒瞭,劉潔在夾板裡手忙腳亂地尋找食物時無意中碰到瞭那個鐵疙瘩的一個開關,鐵疙瘩不是無用之物,正是船民們目前普遍使用的定位儀。劉潔爸媽正為已失蹤三天的兩個人心急如焚,一見收到信號便十萬火急地趕來瞭……
  
  又是夜晚,海風溫柔,明月更圓。有兩個身影緊緊依偎在一起,經歷瞭一場生與死的考驗,兩人指著月亮一齊發誓說:今生今世永不分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