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醜漢子與靚女子

  鄧俊生於大別山天堂鄉,名字叫俊,長得卻恰恰相反,大腦袋、扁嘴巴、小鼻子、圓眼睛。除瞭其貌不揚外,頭腦還有點不太靈活。但他人長得不咋樣,心卻特別好,不僅是個大孝子,還是山裡有名的“百傢幫”,誰傢有紅白喜事,都不請自到,頗受山裡人的喜愛和看重。不過快三十的人瞭,這鄧俊還是槐樹剝皮——光棍一根,跟著身體不大好的老娘一起過日子。
  
  近些年山裡四十歲以下的人,大都進城打工瞭,鄧俊也要進城找活幹。他老娘對此著實放心不下,然而鄧俊執意要去,他說:“如今傢裡活兒不多,您的身體也比從前好多瞭,我出去不說掙多少錢,開開眼界也好。”他老娘聽他這麼一說,倒也覺得有理,就抹著眼淚把他送出瞭門。
  
  進瞭城下瞭客車,鄧俊嫌眼睛少瞭,要是有四對就好使瞭,就能東西南北轉著看瞭。這裡的樓房比山上三十多棵大松樹加起來還高;路上的車一輛接一輛,大的小的,紅紅綠綠,比山裡趕集的人還多好幾倍。男的西裝革履,女的花枝招展,一對對眼睛好像都長在頭頂,看也不看他一眼。鄧俊站在路邊看瞭好一會,這才想到自己是來找活幹的,不是看街景行人的。他四處打聽天堂建築隊的地址,他有一個表哥是天堂鄉建築隊的副隊長,他是特來投奔表哥的。可是問瞭好多人,人們不是不答腔,就是望望他,搖搖頭,不說話。鄧俊心想:這些城裡人咋瞭?是吃瞭啞藥還是服瞭搖頭丸?他正犯傻,身邊傳來一聲輕爽而甜甜的問候:“大哥,您好!”
  
  鄧俊轉身一看,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子,二十三四歲,懷中抱著一個嬰兒,正笑吟吟地看著他,他騰地一下臉紅脖子粗起來:“好……好……你是?”那靚女子嫵媚地笑著:“大哥,我要上趟廁所,麻煩您幫我抱一下孩子好嗎?”邊說邊把孩子和一個小包包遞給他。
  
  鄧俊想也未想,連忙接過孩子和小包包,那女子朝他回眸一笑,轉身就不見瞭。
  
  鄧俊抱著孩子等呀等呀,等瞭大半天還不見那女子回來,這才慌瞭,自個兒說:“這是咋瞭?上趟廁所也不要這麼長時間呀?”一個過路的大媽見他抱著一個嬰兒,東張西望,自言自語,料想一定有事,就關心地上前問他怎麼瞭,他便把前後經過說瞭。大媽一聽,忙道:“你是鄉下人吧?敢情人傢是將棄嬰栽到你身上瞭!”“不會吧?”鄧俊頓時一驚。大媽說:“你看看包裡是些啥?”鄧俊讓大媽打開包,裡面果然是些奶粉、奶瓶、小衣服等嬰兒用品,並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嬰兒的出生年月,是個女嬰,出生不到兩個月,另外還放瞭三百塊錢。看到這裡,鄧俊一下傻瞭,嘀咕著:“咋這麼狠心?自己的親生骨肉也不要瞭呢?這可怎麼辦?”大媽得知鄧俊是進城打工的,出於同情,對鄧俊說:“落到你手上瞭,別無他法,隻有送到民政局去,說明情況。”並且還告訴瞭民政局的地址和走向。鄧俊抱著女嬰正要去民政局,不料女嬰嗚哇嗚哇大聲哭瞭起來。鄧俊聽得傷心可憐,忙找個地方坐下來,拿出奶瓶給女嬰喂奶,女嬰止住哭,貪婪地吮吸著,吃得格外香甜。吃罷,她竟給鄧俊來瞭一個迷人的笑臉。看到這麼乖巧的女嬰,鄧俊舍不得送到民政局去瞭。他想:自己生得醜,沒有女人會看上他的,倒不如把這個女嬰養大成人,做自己的愛女。到時老娘老瞭,或百年去世瞭,也有個親人走走,說說話兒。於是,他抱著女嬰坐上瞭回傢的客車。
  
  鄧俊的老娘見兒子工沒打成,卻抱回來一個女嬰,不知是怎麼回事,一詢問,也很樂意把女嬰養大成人。母子倆一商量,說這裡雖然是大山裡,但一定要把這個女兒養好,讓她將來上大學,有出息,做山裡的金鳳凰,於是便給女嬰取名叫鄧金鳳。鄧俊把一些事安排好後,又進城瞭。這次一進城,他正巧遇上瞭一個老鄉,沒費多大勁便找到瞭表哥,被安排在一個工頭那裡幹活兒。
  
  轉眼就到瞭頭個月領工資的時候,由於他力氣大,肯吃苦,做的活比別人多,很受工頭看重,這第一個月就發給瞭他整整一千塊錢。鄧俊見有這麼多的錢,很是高興,除瞭留下生活費和想買一雙皮鞋穿穿外,其餘的錢全寄回瞭傢。
  
  他寄錢回去的第二天傍晚收工,吃完飯洗完澡,便一個人上街買瞭一雙百多塊錢的皮鞋。這是他早就盼望買的又一直沒錢買的皮鞋,當他喜滋滋地提著皮鞋正往回走,忽然見幾個少男少女圍著一個下水道口在嘟嚷著什麼。鄧俊不知發生瞭什麼事,出於好奇,便走過去想看個究竟。
  
  那幾個少男少女見瞭他,果然好似溺水者突然發現瞭救生圈,齊齊圍上來,說是他們中有個女孩子,剛從商店買瞭一條金項鏈,不小心掉到下水道口裡瞭,請他幫忙撈起來。其中一個男孩還從身上抽出一張百元鈔,朝他晃晃:“隻要你下去撈起來,這100元就歸你。”
  
  鄧俊望瞭望那個沒蓋的窨井,說道:“這有啥難,我幫你們撈起來就是,錢不錢的倒好說。”說著,他把買的皮鞋往一個男孩懷裡一塞,彎下腰,不知深淺地就往下跳,咚的一聲,立馬掉進瞭1米多深的污泥濁水裡,衣褲都弄臟瞭。
  
  下水道裡難聞的氣味熏得鄧俊差點暈倒。他用手摸呀摸,摸到幾隻死老鼠死青蛙,哪見什麼金項鏈?正要向上喊,忽然右腳上的鞋陷在淤泥裡,感覺剛剛移動過的赤腳下面像是踩上瞭什麼,忙彎腰伸手去取,拿起來一摸還真是一條金項鏈。鄧俊驚喜萬分,興奮地仰著頭朝上大聲喊:“快放繩子拉我上去,金項鏈撈到啦。”誰知一喊沒人應,再喊還是沒人應。他想:難道是沒聽見?或是聽不懂我的話?正猶豫著,一位過路的半百老人聽到喊聲後,忙走到井邊,見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就朝下喊道:“喂,有人掉到井裡瞭嗎?”鄧俊聽到說話聲,但沒聽清楚是在說啥,以為是問他真的撈到瞭嗎?便高興地說:“撈到瞭,快拉我上去。”老人沒聽懂什麼意思,但他知道井下確實有人,立即到對面找熟人借瞭一根繩子放下去,費瞭好大勁,終於把鄧俊救瞭上來。鄧俊見拉他上來的不是少男少女,而是一位五十來歲的老人,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嘟嚕著問道:“他……們都哪兒去瞭?”老人愣瞭愣,說:“他們是誰?我沒見什麼人啦?”鄧俊把前後經過對老人講瞭一遍,末瞭仍糊裡糊塗地說:“怎麼叫我下去撈,撈到瞭人又都走瞭呢?”老人明白怎麼回事後,連連搖頭道:“你這人真是個實心眼,你被那幫缺德鬼耍瞭,他們是尋開心騙你下井的。看看,你的皮鞋也被他們順手牽羊牽走瞭啊!”鄧俊望著手上的金項鏈不相信地說:“不會吧?你說他們糊弄我,可是、可是這項鏈是真的呀?怎麼辦?”老人接過項鏈,拿到前面路燈下一看,不由也發瞭呆,他原以為是假的,可這不僅是一條真項鏈,而且還是鉑金的。
  
  這是怎麼回事呢?老人一時也說不清楚,隻好笑笑道:“也許是老天爺酬勞你老實人吧!這是鉑金項鏈,值兩千多塊錢啦!”
  
  “噢!兩千多塊錢?”鄧俊大驚,傻乎乎地對老人說:“這可是能買20雙我那樣的皮鞋,他們咋隻要一雙,不要20雙呢?”
  
  老人嘆瞭一口氣,說:“你這人真傻得可愛,這根本就不是他們的項鏈,你趕緊拿走吧!”
  
  鄧俊告辭老人,走瞭一段路後,忽然想:不行,這項鏈不是那幾個少男少女的,也是別人丟的,老娘總是對我講,撿到的東西要還給人傢;讀小學四年級時,老師還教他唱過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要交給警察叔叔的歌哩。昧瞭良心的事做不得!這麼想著,鄧俊毅然走進瞭派出所,向值班民警說明情況後,把鉑金項鏈交瞭上去。值班民警聽罷,猛然想起半個月前,曾有個名叫戴敏的女子報案,說是在某某路上遇到搶劫犯,搶走瞭她的一條價值兩千多元的鉑金項鏈。當時接到報案的正是這個值班民警,可是當他們迅速趕去後,嫌疑人身上根本沒有鉑金項鏈。由於證據不足,此案不瞭瞭之,而那條路正是鄧俊所說的地方。現在想起來,一定是罪犯為瞭“銷贓匿罪”,而將鉑金項鏈扔到這沒蓋的窨井裡瞭。想到這裡,值班民警邊叫鄧俊去衛生間洗洗,邊找到戴敏的手機號碼,撥瞭過去。戴敏離此不遠,不到二十分鐘,她就打的來到瞭派出所,果然是她那天被搶的項鏈,於是向值班民警表示感謝。這時正好鄧俊從衛生間走出來,值班民警便指著他對戴敏說:“你應該感謝的是這位同志!”戴敏轉身面向鄧俊,還未開口道謝,鄧俊不由先脫口而出:“是你?!”此時此刻,戴敏也認出瞭鄧俊。值班民警見瞭,忙問:“你們認識?”不用介紹,這個戴敏正是一個月前讓鄧俊抱女嬰的那個靚女子。鄧俊雖笨,可這次開瞭點竅,留瞭個心眼,他想一個親娘不要親女,一定有她的難處,不然誰舍得丟掉心頭肉?如果把這事告訴民警那話就長瞭。於是他隻淡淡說瞭一聲:“我們認識。”
  
  他們一起走出派出所,二人邊走邊談,首先說瞭撈項鏈的事,再轉到棄嬰話題,戴敏還向鄧俊道歉認錯,接著問她女兒的情況,鄧俊說送回傢自己養著,最後問她為什麼要把親骨肉送人?這句話一下勾起瞭戴敏的心病,她流著淚講瞭原因。
  
  原來戴敏也是農村到城裡的打工妹,由於她正處妙齡,長得又漂亮,上班的頭一天晚上,她就被老板強奸瞭。接著老板就要她做二奶,老板隻有一個女兒,要她給他生一個兒子,好接香火。那些日子老板對她非常好,誰知當她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生出一個女孩後,老板就翻臉不認人瞭,逼著她把女兒送人。她舍不得,可是又一點辦法也沒有,在百般無奈的情況下,她隻好送人瞭。但她想送給一個鄉下人,一個老實人,這樣她放心些,所以那天她相中瞭鄧俊。鄧俊聽畢,說道:“果然你有難處,你放心,我和我娘不會虧待小金鳳的。”停瞭停又問:“你現在還好吧?”戴敏抹瞭把淚說:“我被老板甩瞭,他不再管我瞭,我已經在另外一處做雜活。我對不起小金鳳,我也非常想念小金鳳,好幾個晚上都夢見她能說話瞭,一個勁地責問我為何要遺棄她!”鄧俊見戴敏挺傷心的,就安慰說:“別難過,小金鳳畢竟是你的女兒,你如果想她瞭,常去看看,如果想抱回來,就抱回來,我和我娘決不會阻攔你的。”聽瞭這話,戴敏很感動,為瞭答謝鄧俊,請鄧俊去吃瞭夜宵。打從這次接觸後,他們時常會面。慢慢的,戴敏不由對鄧俊產生瞭好感,愛情的種子萌瞭芽。她覺得鄧俊面相雖醜,但心似金。找一個過日子的人生伴侶,最重要的就是真心實意。隻要是真情真愛,何須在乎俊與醜?於是她主動向鄧俊表白瞭心情。鄧俊當然高興,他不僅為自己找瞭一個漂亮的媳婦,更為重要的是為小金鳳找回瞭親生母親!
  
  鄧俊進城打工,不出半年又領回一個靚妹子,一時間在大山裡傳為佳話。山裡人不知戴敏就是小金鳳的親媽媽,更不知戴敏做過二奶的事,這個秘密鄧俊深埋在心裡,為的是讓戴敏好重新做人,他隻對鄉親們說這是他撈項鏈撈來的媳婦。鄉親們聽後,不少人說鄧俊醜人有艷福,而更多的人則說是好人有好報。
  
  戴敏讀的書比鄧俊多,開拓精神也比鄧俊強,她見大山裡有好多好多野草,而鄧俊打小因母親多病,傢裡做飯炒菜全是他幹,現在能炒一手好菜。戴敏看準瞭這一優勢,再加上縣裡年年在加大對旅遊業的投入與開發,便把她積蓄的幾萬塊錢拿出來,在臨公路處建瞭一座小型農傢旅館,名為“綠野山莊”,意含綠色野味。山莊落成後,由於他們夫妻二人熱情待客,價格合理,生意特別好,一傢人的日子越過越紅火、幸福。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