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恨悠悠

  臺胞修正齊出獄後,侄女修玉珍好酒好菜地熱情招待他,可他卻吃不好、睡不香。第二天,修正齊就迫不及待地來松元市郊區找他在獄中日思夜想的女人喬靜,可人去樓空,根本沒有她的人影兒。這是怎麼回事呢?他清楚地記得,當時在獄中,喬靜給他留的就是這地址啊!他正要轉身的時候,隔壁一位老大娘好奇地問他幹什麼?他愣瞭愣,才說明來意。老大娘臉色倏地陰沉下來,長長地嘆瞭一口氣說:“哎,這都是哪年哪月的事瞭啊?可憐的喬靜和兩個孩子早就不知道去哪瞭。”修正齊吃瞭一驚,連聲問到底怎麼瞭?老大娘才告訴瞭他這幾年喬靜的悲慘遭遇。
  
  原來喬靜婚後一直沒孩子,為這事小兩口常常吵嘴鬧氣。後來喬靜負氣出走,可巧的是,半個月後回來時,她卻發現自己懷上瞭孩子。喬靜的丈夫萬元軍想孩子快想瘋瞭,這下子當然喜出望外不在話下,從此好生侍候著喬靜。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喬靜果然生瞭個大胖小子。可孩子長到快一歲時,有一天萬元軍抱著孩子玩耍時,隔壁一些年輕小夥子逗他:“元軍,別臭美瞭,這孩子一點不像你!”這一說萬元軍還當瞭真,因為他也一直納悶,這孩子鼻子、眼睛、嘴巴沒一處像他啊!他多瞭個心眼,就把孩子抱到公安局做親子鑒定。結果果然這孩子不是他的。他氣憤地把孩子抱回來,把親子鑒定的結果摔給喬靜看,喬靜嚇壞瞭。孩子到底是誰的呢?喬靜當然心裡有數,可嘴裡哪敢說呢?從此,這個傢失去瞭安寧,萬元軍對喬靜非打即罵,還要趕她走。喬靜都忍受著,畢竟這是自己的錯啊!萬元軍呢?隻怪自己無能,沒法讓老婆懷上自己的種,他也隻能暫時將就著……
  
  正在兩人鬧得不可開交時,可巧喬靜又有瞭身孕,萬元軍對喬靜的態度來瞭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又是大半年過去,喬靜生產瞭,可命運總是捉弄人,喬靜這回生下的女孩出生不久就因一場大病而雙耳失聰。這下萬元軍再也忍受不瞭瞭,大罵喬靜是禍水,是喪門星,對她時常拳腳相加。喬靜心裡默默忍受著,對萬元軍的打罵絕不還手還嘴。終於一年後的一天,喬靜一氣之下帶著兩個孩子走瞭,從此音訊全無。萬元軍也懶得去找,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又從外地找瞭一個媳婦……
  
  修正齊像是被火燒瞭一下,渾身一陣哆嗦。他真沒想到,喬靜的命運竟這樣悲慘。他陷入深深的痛苦中,不知所措地跟老大娘告別,匆匆回瞭侄女傢。修玉珍問他怎麼瞭,他不作聲;招呼他吃飯,他也像沒有聽見。好半天,他才愣愣地回過神來,低著聲音跟修玉珍說:“別管我,我一個人躺一會兒……”
  
  這一夜,原本睡眠不佳的修正齊更是在床上烙起瞭燒餅,他的思緒又回到瞭十年前。那時,59歲的他剛從臺灣到大陸松元市三河鎮定居。他15歲被國民黨抓壯丁到臺灣,現在時隔44年才回傢鄉。大概半年後的一天傍晚,吃過晚飯的他在江邊散步。忽然有人喊:“有人落水瞭,快救人啊!”他循聲望去,隻見離堤岸二十多米遠的江水中,一個人頭忽隱忽現,紅色的上衣被一陣巨浪打來掀出水面……修正齊從小就是遊泳好手,進部隊後也一直註意鍛煉,身體棒著哩,他就奮不顧身地跳下瞭水。遊到江心瞭才發現,落水的是一位年輕女子。他把女子托在肩上,可是那女子又抓又打,好像不要命瞭。修正齊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她救上岸,緊接著將她送進瞭松元市醫院搶救。
  
  經過搶救,年輕女子終於脫險。醫生問修正齊落水女子是他什麼人,他告訴醫生他們根本不認識。他和醫生問那女子為什麼輕生,但女子都不回答。醫生無奈,隻得苦笑著對他說:“修先生,您就好事做到底吧,先給她進行藥物治療和身體調養,然後慢慢進行心理疏導吧!”修正齊為救人,隻好答應下來。
  
  為瞭更好地照顧這個年輕女子,修正齊把他40歲的侄女修玉珍請來醫院當護理。兩天後經醫生確認可以出院,但年輕女子還是一聲不吭。修正齊感覺她一定有難言之隱,幹脆和修玉珍商量,把她接回瞭三河鎮的傢。這以後,修正齊和修玉珍更是殷勤護理,終於以一腔真情感化瞭那女子,她才對他們說出瞭事情的真相。
  
  這女子名叫喬靜,三年前與萬元軍結婚,可婚後一直沒能懷上孩子。偏偏萬元軍是個獨子,所以萬傢人對她這個媳婦橫看豎看不順眼。喬靜心煩,恨自己不爭氣,想跟萬元軍離婚,萬元軍又不肯,所以就想一死瞭之……
  
  修正齊聽完喬靜的故事後,勸導她不必輕生,還告訴她:“像這種情況,先得到醫院檢查,看到底是誰的問題。再說,萬一過不下去,也可以離婚啊!”喬靜被他說動瞭,就跟他說:“我不想跟萬元軍過瞭,我遲早要和他離婚。但你們放心,我再也不想死瞭!”修正齊和修玉珍笑瞭。喬靜和修正齊商量好,趕明兒她就回去和萬元軍離婚。
  
  當天晚上,修玉珍跟修正齊開玩笑說:“您不是沒媳婦嗎?眼下可有現成的!”“看你怎麼說話的?”修玉珍的話沒說完,修正齊急得直跺腳。其實哩,修正齊是太想要一個媳婦瞭。為啥?自從十年前他妻子去世後,他一直不曾再結婚,可現在,葉落歸根回瞭老傢,如果再能找個老伴共度餘生,不是人生一大快事嗎?所以,他多次委婉地跟修玉珍說過自己的想法,修玉珍答應得也很積極,可這事兒不是上菜市場買小菜那麼容易的啊……
  
  第二天一大早,修正齊讓修玉珍給他拿衣服,碰巧修玉珍上街買菜去瞭。修正齊才想起來,今天喬靜就要回去瞭,修玉珍買菜給她餞行哩。想到這,修正齊下意識地來到喬靜的房門前,他打開門,想看看喬靜起來沒有。可當他打開門時,他一下子驚呆瞭:他看見喬靜慵懶地睡在床上,紅潤愜意的臉龐,半裸的酥胸,豐滿白嫩的身子,無不洋溢著色欲和誘惑……近十年沒沾過女人的他渾身燥熱,終於,他猛撲上去,把喬靜壓在瞭身下……
  
  喬靜被驚醒瞭,她拼命掙紮,可她一個剛出醫院的弱女子,哪裡是行伍出身的修正齊的對手呢?她隻得大聲喊叫,這一叫,把鄰居們都引來瞭。讓修正齊更擔心的事終於發生瞭,鎮派出所的民警不一會兒就趕來瞭,原來有鄰居報瞭警……
  
  這下事情鬧大瞭,修正齊被扭送到瞭市公安局,不久被法院以強奸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修正齊懊惱不已,以前在臺灣,自從死瞭媳婦,本來就思念故土的他一心想回大陸,可回大陸不到一年,卻先後扮演瞭救人英雄和強奸犯這兩個天壤之別的角色。他在心裡問自己:難道這都是命運嗎?雖然後來喬靜到監獄看過他,向他表示歉意,說她當時不該那樣,以致於把他送進監獄。修正齊啞然失笑瞭,自己當時的確就是一個強奸犯啊……
  
  想到這裡,修正齊忽然一激靈,竟一下坐瞭起來。他記得喬靜曾帶著一個一歲多的男孩去看他的,他看那孩子虎頭虎腦的樣子,特喜歡這孩子。說來也巧,這孩子也像和他有緣似的,他就逗那孩子,讓他叫爺爺。可他發現喬靜的臉色突然一變,然後說:“你好好改造吧,我們有空再來看你!”話沒說完就拉著孩子匆匆走瞭。修正齊當時就納悶,而今天聽那個老大娘說這男孩兒不是萬元軍的,難道是……他不敢往下想瞭,但他在心裡做瞭一個決定——不管找遍天涯海角,都要找到喬靜。一來解開這其中的疑惑,二來盡自己的力量幫助喬靜。
  
  第二天,修正齊通過喬靜娘傢人打聽,知道她去瞭三峽工地。不幾天,他就告別修玉珍,毅然來到瞭三峽工地。可他又傻瞭眼,偌大一個工地,要找一個女人,不是大海撈針嗎?但修正齊已經下定決心,反倒不慌瞭。他找到一個建築包工頭,跟工頭說:“我能幫你們照看場子,但我一分錢也不要。”工頭奇怪地看著修正齊說:“那你要什麼?”修正齊說:“你長期在這搞建築,認得的人多,我想讓你幫我打聽一個叫喬靜的女人。”工頭更不懂瞭,修正齊才將他們的故事說給工頭聽。工頭感動不已,說一定幫忙……
  
  功夫不負有心人。兩個月後,工頭果然領著一個女人來找修正齊,說這就是他要找的女人。修正齊蒙瞭,這個女人臉色蠟黃,頭發蓬亂,哪是他記憶中的喬靜呢?要不是有人說明,他恐怕真的認不出她瞭啊!修正齊心裡陣陣發痛,喬靜也似乎認出瞭修正齊,扭頭要走。修正齊連忙上前,一把抓住瞭喬靜的手。喬靜閉著嘴不吭聲,隻是不住地流淚。修正齊看著心疼不已,也陪著掉眼淚……好半天,在修正齊的一再追問下,喬靜才緩緩說瞭自己這些年的情況……
  
  喬靜來到三峽工地後,就通過熟人找瞭一個工地幫忙做飯,一個月三百多元。她一分錢都舍不得花,好在工地上也不需要花什麼錢,她把每一分錢都用在瞭那對苦命的兒女身上。三年後,她把6歲的兒子送進小學讀書,可校長不收,因為這孩子沒讀過幼兒園。她幾乎給校長跪下瞭,哀求說:“求求你收下我孩子,讓他先讀一學期,他要是學習跟不上,我立馬領他回去。”她的話說到這分上,校長破例答應瞭。令她感到安慰的是孩子聰明,成績不錯,所以一直在讀書。苦的是女兒,因為雙耳失聰,一直沒上學,就跟著喬靜在工地上,她邊做事邊教女兒。本來工地上不準的,可她這樣子,別人不忍心說她,隻好由她去……
  
  修正齊聽著聽著,淚水流瞭滿臉。好一會,修正齊對喬靜說:“眼下兒子一天天大瞭,我來幫你管他讀書吧!”“可……”喬靜愣瞭一下。修正齊連忙掩飾著說:“要不,咱慢慢來,再說,女兒也得讀書啊。先帶她到醫院復查一下,也可以配助聽器的……”可喬靜說:“不,我自己能行,謝謝你的好意瞭……”說完,頭也不回地走瞭。
  
  第二天下午收工後,修正齊讓工頭帶他來到喬靜的工地上,他一眼看見瞭喬靜的兒子。他走過去說:“孩子,長這麼大瞭?”可那孩子揚著臉說不認識他,一面又問附近做飯的喬靜:“媽媽,他是誰?幹嗎對我這麼親熱?”喬靜向這邊看瞭看,正迎上修正齊的眼睛,她連忙慌亂地躲開瞭。修正齊卻不管,把孩子抱到懷中說:“孩子,我和你媽是好朋友,我不是壞人!”這下孩子高興瞭,和修正齊做起遊戲來。
  
  幾天後,修正齊看孩子和他熟瞭,就悄悄問他:“孩子,跟我到街上逛逛好不好?”“好!”孩子滿口答應。修正齊按捺住激烈的心跳,迅速帶孩子來到瞭當地公安局。他要給孩子做個親子鑒定。
  
  親子鑒定的結果不久出來瞭,果然這孩子是自己的!天哪!修正齊做夢也沒想到,他這輩子還能有孩子!他不禁喜極而泣,然後馬上帶著孩子回到瞭工地。
  
  這時,喬靜正到處找孩子,這會兒看到修正齊帶著孩子,才松瞭一口氣。可她哪裡知道修正齊順勢遞給她一份親子鑒定結果,她的心頓時顫抖不已……
  
  “對不起,真苦瞭你瞭!這麼多年你幫我養著孩子,你怎麼不早告訴我?”修正齊哽咽著問。
  
  “對不起,我被萬元軍那份親子鑒定弄怕瞭,我不敢啊!”喬靜喃喃地說。
  
  “喬靜,如果你不嫌棄我這老頭子,我們就合在一起過吧!這樣我們都才有一個完整的傢啊!”修正齊泣不成聲瞭。
  
  “可女兒不是你的,她又是聾子啊!”喬靜連連搖頭。“這有什麼要緊?我會把她當作親生女兒的!”修正齊誠懇地說。
  
  這下,喬靜不說話瞭,隻軟軟地靠在修正齊胸前,醉瞭一般地閉上眼睛,長長的睫毛上閃著晶瑩的淚花。這些年的風風雨雨在她眼前一幕幕閃過,她想:修正齊是個好人,也許跟著他,苦難的命運就不會再纏著她瞭……
  
  幾天後,修正齊帶著喬靜和一雙兒女回到瞭松元市,他拿出多年的積蓄,在市區買瞭一套住房,又在街上租瞭個門面擺起瞭書攤。他們的一雙兒女,一個進瞭松元市實驗小學,一個進瞭聾啞人學校……修正齊這才真正感受到瞭天倫之樂,成天喜得像個孩子似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