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弟弟的未婚妻

  程立明和妻子王卉開瞭一傢小型超市,幾年下來賺瞭上百萬元。後來程立明和超市裡一個叫賈艷麗的收銀員好上瞭,王卉發現後和他大鬧瞭幾場。可他卻沒有悔改的表現,仍和賈艷麗保持著那種關系。王卉看他不可救藥,索性提出和他離婚。
  
  程立明把賈艷麗約到一傢咖啡館,問她:“王卉要和我離婚,離婚後你能嫁給我嗎?”
  
  賈艷麗說:“我要不是為瞭嫁給你,就不會跟你好瞭。”
  
  於是程立明就蠻有信心地說:“那好,明天我就去法院跟王卉離婚!”
  
  “且慢,”賈艷麗攔住他問,“現在你們的共同財產是多少?離婚後你能分得多少錢?”
  
  程立明道:“有100萬元吧,離婚後我能分得50萬元。”
  
  賈艷麗白他一眼道:“50萬元就想跟我結婚?這年頭50萬元你算算能買到什麼啊?”
  
  賈艷麗當即給程立明算瞭一筆賬:程立明離婚後跟她結婚,買新房得30萬元吧?買車得20萬元吧?隻這兩項就把50萬元花光瞭,結婚買嫁妝、辦酒席怎麼辦?少說也得10萬元吧?結婚後他們的日子怎麼過?他跟王卉生的孩子要撫養費怎麼辦?
  
  程立明苦著臉說:“那就不買車,房子買便宜的不行嗎?”
  
  賈艷麗嗔怒道:“你今年有40歲瞭吧?我正值豆蔻年華,貌美如花,嫁你個胡子拉碴的中年人,要是沒車沒房,我圖你什麼啊!”
  
  程立明沒轍瞭:“那你說怎麼辦?”
  
  “你就不會想想辦法嗎?”
  
  程立明想到瞭一個人,他弟弟程立信。程立信五年前大學畢業,供職於省城一傢中外合資企業。程立明的父母已經不在人世,他跟弟弟程立信性格不同,為人處世的原則也不同,平時少有來往,在程立信上大學期間他也沒有資助過他。可如今,王卉要跟他離婚,世上的親人就隻剩弟弟程立信一個人瞭,有事不找他找誰啊!
  
  程立明來到省城,見到瞭弟弟程立信,說他要跟王卉離婚,他有事請他幫忙。兄弟倆盡管平時合不來,可畢竟是親兄弟啊。程立信說:“你是我哥哥,隻要能幫上忙,我會盡力而為的!”
  
  程立明說:“這忙非你幫不可啊!”
  
  程立明說現在他和王卉有100萬元存款。離婚時按正常財產分割,二人各得50萬元。可他不想這樣,王卉跟他離婚後肯定還會嫁人的,他不忍心讓那50萬元便宜別人。程立明跟弟弟程立信商量道,他給弟弟打一張50萬元的借條,上邊的借款日期寫成去年某月,就說是他賭博欠下瞭巨款,向弟弟借錢還債。
  
  程立信先是勸哥哥程立明不要跟嫂嫂王卉離婚,畢竟夫妻一場,孩子都十多歲瞭。可程立明說是王卉執意要跟他離婚的,他也沒辦法。程立信沉吟瞭半晌,這才跟程立明說:“要是嫂嫂執意跟你離婚,還真不能便宜她啊!”
  
  弟弟程立信說要是按程立明的說法,弄張50萬元的假借條,他們還剩餘50萬,離婚時王卉還能分得25萬元,這樣也太便宜她瞭。他讓程立明給他打一張80萬元的借條,剩下這20萬元,離婚時王卉隻能分得10萬元。等程立明和王卉離婚後,他再把這80萬元完完整整地交到他手上。
  
  程立明激動得一下子抱緊弟弟程立信:“好主意,你真是我的親弟弟啊!”
  
  程立明當即給弟弟打瞭一張80萬元的借條,寫上去年的日期,然後交到他手上。
  
  弟弟程立信接過借條還覺得這樣不保險,要是嫂嫂王卉不相信,追究起來,讓司法機關對借條進行技術鑒定怎麼辦?現在打的借條,寫上去年的日期,技術鑒定能根據墨跡鑒定出時間啊。程立信到底是大學生,智商高,又在外企供職,見多識廣,終於想出瞭辦法。他說先把借條弄濕,再曬幹。就說借條在口袋裡裝著,下雨淋濕瞭,也可以說成是洗衣服時給弄濕瞭,這樣技術鑒定就對它沒辦法瞭。
  
  程立明又一次激動地抱著弟弟程立信說:“好弟弟,我把宋丹丹獎勵趙本山的那句話送給你:你太有才啦!”說完“啪”一下朝弟弟的臉上親瞭一口。
  
  程立明從省城回來的第三天,弟弟程立信就趕回來瞭,把他和嫂嫂王卉叫到一起,先是勸嫂嫂不要跟哥哥離婚。王卉說:“你哥哥在外邊有女人,我勸也勸瞭,鬧也鬧瞭,可他死豬不怕開水燙,我們的緣分已經到頭瞭。”
  
  程立信勸瞭嫂嫂王卉好一陣子,看勸她不動,這才轉向哥哥程立明說:“你們執意要離婚,我也沒辦法,不過你先把去年欠我的錢還瞭。”
  
  王卉驚訝地望著程立信問:“你哥哥借你多少錢?”
  
  程立信說:“不多,80萬元。”
  
  王卉驚得一下子從沙發上跳起來:“他辦啥事借你那麼多錢啊?”
  
  程立信說是哥哥去年為還賭債借他的錢,說著把那張80萬元的借條遞到嫂嫂王卉手裡。王卉看借條確實是程立明寫的,不過紙條和上邊的字跡像是被水浸洇過,像是弄濕後又被曬幹的,就向程立信問道:“你是怎麼保管的?把借條弄成這個樣子?”
  
  程立信說當時他哥哥程立明是在公司向他借的錢,他把借條裝在瞭口袋裡,晚上回住處時外邊正下著雨,就把借條給淋濕瞭,所以才弄成這個樣子。王卉到底是女人,就這樣被蒙住瞭,她也知道程立明平時愛賭博,又總是輸錢。王卉借此跟程立信說:“你看不跟你哥哥離婚行嗎?他不僅在外邊養女人,還欠下這麼多賭債!”
  
  有借條在,王卉也沒什麼說的,他們先還清瞭賭債,把80萬元打到弟弟程立信的賬戶上,這才去法院離婚。法院把房子、孩子判給瞭王卉,程立明每月付給孩子1000元撫養費。超市歸程立明經營。餘下的20萬元存款,每人分得10萬元。
  
  程立明離婚後去見賈艷麗,把他和弟弟程立信合謀制造假借條、王卉隻分得10萬元財產的離婚結果向她作瞭匯報。賈艷麗激動地摟著程立明的脖子說:“你太有才瞭!”說完“啪”一下朝他臉上親瞭一口。
  
  賈艷麗在一處花園小區看中瞭一套房子,要30萬元,她催促程立明去省城找他弟弟程立信,把那80萬元要回來,先把房子買下來,然後再去買車。
  
  程立明來到省城,下車後給弟弟程立信打電話,程立信說他正在公司開會,讓他先去他的住處。程立明問:“你不回去,我怎麼進得瞭屋啊?”
  
  程立信說:“沒事,我未婚妻在屋裡呢。”
  
  程立明心裡說,弟弟什麼時候有未婚妻瞭?也不先給我這個當哥哥的說一聲啊!
  
  當程立明來到弟弟程立信的住處,讓他做夢都想不到的是,給他開門的竟然是他的前妻王卉。程立明一下子傻眼瞭:“你怎麼在這裡?”
  
  王卉反問他道:“我怎麼不能在這裡啊?”
  
  程立明見屋裡沒有別人,又說:“可弟弟說他的未婚妻在啊?”
  
  王卉冷笑道:“你沒想到吧?他的未婚妻就是我啊!”
  
  程立明差點暈倒。當他踉踉蹌蹌走到外邊,趕緊給弟弟程立信打電話:“原來你的未婚妻就是你嫂嫂啊!”
  
  程立信說:“王卉已經跟你離婚瞭,她現在不是我嫂嫂瞭。”
  
  程立明替弟弟哀嘆道:“你大學畢業,又是外企白領,前程無量,有多少年輕漂亮的美眉你不找,怎麼會愛上她一個半老徐娘啊?”
  
  弟弟程立信說:“哥哥我怎麼說你呢?我上大學時你從來沒問過沒管過,都是嫂嫂背著你資助我的。如今你們離婚瞭,她一個人帶著孩子怎麼過?人要講良心啊!”
  
  程立明話鋒一轉:“不過,我來也不是過問這個的,你們怎麼著與我沒關系,我是來要錢的。”
  
  程立信說:“我已經把那80萬元轉到我未婚妻王卉手裡瞭,你想想,她會把錢給你嗎?”
  
  程立明說要與弟弟打官司。程立信說他願意奉陪到底,欠條是程立信自己寫的,再說已經被弄濕後又曬幹,鑒定不出日期瞭。程立明差點氣死,自己機關算盡,隻想到與弟弟合謀,沒想到弟弟早與王卉合謀好瞭,把他給算計瞭。
  
  程立明從省城回來,他不敢去見賈艷麗,賈艷麗卻找他來瞭,問他那80萬元要回來沒有。程立明對她放聲大哭,當他把情況說明後,賈艷麗呆瞭片刻,接著發瘋般地撲向他,對他好一頓撕打,哭鬧著說他毀瞭她的青春,要他賠償她10萬元青春損失費,說著將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不給就死給他看。程立明無奈,隻得又把自己離婚時分得的那10萬元給瞭賈艷麗。
  
  賈艷麗得錢後離開瞭程立明。曾經身價百萬的程立明如今一文不名,人財兩空,他的超市也在同行的競爭中倒閉瞭。程立明想到瞭死,當他來到城外的湄江邊,正要投江時,有人從身後攔腰把他給抱住瞭:“哥哥你真沒志氣啊!”
  
  見是弟弟程立信,程立明反唇相譏道:“怎麼,是回來邀請我參加你們婚禮的吧?”
  
  程立信說:“哥哥你真傻啊,你想想我能娶我嫂嫂為妻嗎?再說啦,要是不把那80萬元套過來,賈艷麗能離開你嗎?快跟我回傢吧,我把嫂嫂和侄兒給你送回來瞭!”
  
  程立明如夢方醒,一下子把弟弟程立信抱在懷裡,哭著說:“弟弟,你太有才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