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鬥雞

  清乾隆年間,山西晉南鬥雞之風盛行。中條山谷內的古鎮王官峪,有一奇人,名叫徐富庶,年方三十,秀才出身,傢財萬貫,妻死未續。他專養好鬥之雞,而且所養之雞在歷次大小鬥雞會上,鬥出雞威,鬥出聲望,豈料最後卻鬥出事來。
  
  這日,南方來一富有茶商,前來和徐富庶叫板,所帶茶葉百擔,有言在先,如鬥敗之後,茶葉歸徐富庶所有;鬥贏之後,徐富庶則交出傢中所藏唐伯虎真跡《鬥雞圖》。徐富庶知道此人來者不善,是奔無價之寶《鬥雞圖》而來,但他心中有數,擺出擂臺,要與茶商決一雌雄。鬥雞臺上,人山人海,八方五裡的鄉親都來看熱鬧。徐富庶手握一隻紅公雞,茶商手中一隻蘆花公雞。隻見徐富庶手一松,紅公雞直撲蘆花雞。兩雞相搏,啄咬扯殺,直殺得天昏地暗,雞毛亂飛。隻幾回合,茶商的蘆花雞已敗下陣來。紅公雞一聲長鳴,就為徐富庶爭來百擔茶葉。徐富庶把這茶葉送給鄉鄰百姓,引來一片叫好聲。
  
  徐富庶的鬥雞名聲和好人名氣引來一位姑娘的青睞,她叫嚴秀枝,芳齡二十,來自京城,因傢中有難,投奔父親好友徐富庶,在徐傢當起使喚丫環及飼養鬥雞的粗活,可徐富庶怎麼也想不起好友的模樣來。
  
  這一日,從河西銅關城過來一位公子,點名要和徐富庶鬥雞。徐富庶心想:在河東方圓幾百裡地,還沒有這麼狂的人,敢公開跟他叫板,難道此人有何來頭?
  
  這公子姓石,人稱石公子,到河東五老峰遊玩,得知河東有個鬥雞王,很不服氣,便來叫板。石公子找到當地的鬥雞民間會,要與徐富庶鬥雞,並立字據:雙方願以鬥雞形勢決一雌雄,如石公子鬥輸瞭,賠徐富庶白銀一千兩;如徐富庶輸瞭,萬貫傢產和女人歸別人所有,從此以後姓石。徐富庶一見字據,驚得一身冷汗!我的媽呀,何人出此死據要我的田地和女人?田地房產是不少,但女人卻沒有,隻有一個使喚丫頭。次日,徐富庶偷偷去看瞭一眼石公子,發現此人大眉善眼,身高腰細,純是一個酸秀才,一看就不是狠角,為什麼會前來叫板呢?
  
  王官峪的鬥雞臺建在一土臺子上,有百丈之大,可容幾千人觀看,臺中主事席上,坐著德高望重的萬固寺老方丈,兩邊是鬥雞協會的幾個鄉紳主事。開場鑼響後,老方丈站瞭起來,用洪亮的聲音說道:“今日是外鄉石公子和本土徐富庶鬥雞,但二人今日下的賭註太大瞭,如一方輸掉,則立即成為窮光蛋。我協會之鄉紳主事,千萬要眼光擦亮,主事公道。老衲有言在先,不管誰贏瞭,都要給寺廟捐銀百兩,這也是當初我擔任鬥雞協會主事的規定。”
  
  徐富庶用的是大紅公雞,長毛大冠,一看就雄糾糾,氣昂昂。石公子用的是一隻白公雞,白毛白冠,也是氣勢洶洶。比賽規則很簡單,一方的雞先啄死另一方的雞則勝出。比賽已開始,但雙方的雞還沒有上場。
  
  徐富庶傢的丫環嚴秀枝,一身素裝,正在臺子一角的僻靜處給大紅公雞喂食,徐富庶坐在一邊喝著茶,一邊想著萬一輸掉瞭,他不在乎萬貫傢產,而是舍不得這一身村姑打扮的嚴秀枝。嚴秀枝來得神秘,說是一京城大戶人傢,因吃官司而傢中敗落,傢父和徐富庶是舊交,以前曾一起同堂考過秀才,屬同窗好友,所以,父親讓她投奔徐富庶。徐富庶傢大業大,也不在乎多一、二個人吃飯,就收留瞭她。妻得病死後,傢中就缺少女人,嚴秀枝就又主內又打雜,令徐富庶很是感激。天長日久,徐富庶對嚴秀枝產生瞭好感,嚴秀枝也對他無微不至地關懷,二人情投意合,情深意長,但每當徐富庶表達真情實意之時,嚴秀枝總是躲躲閃閃,有意回避,徐富庶總感到她有什麼心事,卻又不說出來。
  
  一聲雞叫把徐富庶的思緒拉瞭回來,他見嚴秀枝正在給大紅公雞喂食,隻見她伸出纖纖玉手,把一些曬幹的小蟲放到手上,讓大紅公雞使勁地啄食,這雞啄一下看一眼嚴秀枝,然後又仰起頭咕咕咕地鳴叫幾聲。吃飽瞭肚子的大紅公雞,像一個好鬥的將軍一樣,咕咕地叫著飛上三尺高、六尺見方的擂臺,石公子的白公雞早已等候在那裡,見瞭大紅公雞,它的身體直往前沖,要不是石公子的仆人雙手用力挾住的話,白公雞早已沖出去瞭。這時,隻聽主事一聲“開始”!鑼聲一響,白公雞的主人把手一松,白公雞就像箭一般沖上前去。兩隻公雞盯在那裡,四周幾百人也都悄靜無聲地看著這兩隻公雞。這是兩隻久經戰鬥的公雞,它們也都知道碰到瞭對手,所以伸出脖子,轉著圈,可誰也不肯下第一口,靜靜地註視著對方,雙爪跳躍著,等待著戰機。
  
  這時,石公子吹瞭一聲口哨,白公雞像是聽到瞭戰鬥的號令,一躍而起,兇猛地一陣猛啄,隻聽紅公雞一聲慘叫,所有在場人的心都陡然收縮,大紅公雞的雙眼已鮮血直流;白公雞又一陣亂啄,大紅公雞慘叫連連。這一刻,徐富庶知道完瞭,靠鬥雞十多年積攢下的傢產,從此不會再姓徐,包括他喜歡的嚴秀枝。周圍的人還沒看清怎麼回事,戰鬥就結束瞭。人們不知那白公雞是如何一擊,將大紅公雞置於死地的。沒有想象中的搏鬥,沒有那種驚心動魄的爭戰,常勝將軍大紅公雞已敗死陣中,徐傢財產就已改名換姓。在場的人無不嘆惜!
  
  徐富庶收拾好東西,準備離傢出走,浪跡天涯。石公子卻擋住瞭他,把他引到嚴秀枝跟前,嚴秀枝說瞭一聲“我跟你走”,然後就大哭起來,哭得驚天動地。
  
  這裡面原來有一段隱情:十年前,河東知府從京城帶來一名師爺,叫趙慶生。見王官城內鬥雞成風,也好上瞭鬥雞之事,並專門讓人從京城捎來一隻蘆花公雞,專人飼養,細心調教,在幾次的鬥雞比賽中,他的蘆花公雞屢戰屢勝,但在和徐富庶的鬥雞中,趙師爺的蘆花公雞讓徐富庶的大紅公雞啄得四分五裂。趙師爺見狀,心疼萬分,大叫一聲,口吐鮮血,命歸西天。
  
  當時隻有十多歲的趙公子、趙秀枝兄妹二人早年失母,現又喪父,成為孤兒。兄妹二人發誓要成人之後,用鬥雞來復仇,鬥得徐富庶傢破財沒。後來,趙秀枝回京城過繼給一姓嚴的親戚,做瞭養女。趙公子西去潼關,給一鬥雞世傢做瞭養子,改姓石。十年後,嚴秀枝又回到山西河東之地,以借口住進徐傢,既當老媽子又做丫環,終於瞭解到瞭徐富庶喂養鬥雞的絕招,每當在鬥雞之前,徐富庶總是給搏鬥之雞吃上一種叫蠣蟻的小蟲,幾分鐘後鬥雞就會興致勃勃,鬥志昂揚,所向披靡。後來才知,這種叫蠣蟻的小蟲含有性激素,鬥雞吃瞭以後,見到公雞就往死裡啄。徐富庶就是靠這秘招,鬥來萬貫傢產,並令嚴秀枝父親命喪鬥雞場。這一次,為瞭復仇,嚴秀枝在鬥雞前,給鬥雞吃的蠣蟻都是假的,不過是很像蠣蟻的螞蟻。才贏瞭這場勝利。不過,嚴秀枝心中有愧,覺得贏得不夠光彩,再加上與徐富庶割不掉的情,嚴秀枝心軟瞭,她要跟徐富庶四處流浪。徐富庶告訴她:我現在是一個窮光蛋。嚴秀枝說:我不怕。二人相隨著離開瞭王官城,徐富庶從此不見瞭,鬥雞也從此在王官城內河東大地消失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