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水中冒出個林妹妹

  我向來喜歡釣魚,因為釣魚一來可以陶冶情操,二來可以釣來野趣,還有,如果釣得三兩隻魚,回傢還可熱一壺米酒,把魚煎煮瞭,就著味道鮮美的魚肉下酒,快活似神仙。我釣魚常常去離我單位不遠的茅頭村魚塘,一來那地方幽靜,可以邊釣魚邊思考些問題;二是那地方的魚沒受什麼污染,吃起來放心。
  
  星期天,我早早地帶著漁具、騎著電動車來到瞭茅頭村魚塘。就在我接近魚塘的時候,我似乎聽到瞭一聲響亮的“撲通”聲。我大喜:這魚塘裡的魚可真大呀,連跳躍聲響都與眾不同。於是,我趕緊拉長魚竿,穿上魚餌,往那還打著漩的水面拋下瞭魚線。果然,隻一會兒的工夫,我就感覺到我的魚竿被什麼東西猛的一拉!“好大的一條魚啊!”我感到瞭一股強大的力量在使勁地拉扯著魚竿,於是我趕緊收線。可是,這魚左右搖擺,因為力量太大,我手中的線根本收不上來。就在我焦急萬分的時候,魚竿卻猛地往上一彈,隻聽得“嘩啦”一聲,一條花色的大扁魚掙脫瞭我的魚鉤。
  
  正在這時,有個小孩著急地跑來,問我有沒有看見一個姑娘跑到河邊來?我的腦子一激靈:“不好!剛才那‘撲通’聲可能是那個女人跳水自殺瞭!”我向來是個古道熱腸的人,於是,我趕緊脫瞭上衣,光著身子,“撲通”一聲跳入水中,向那還在冒著水泡的水裡潛去。不一會兒,我就摸到瞭一個光滑的身子,擅長水性的我花瞭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那個女人救瞭上來。我學過如何搶救落水者的方法,看那女子還有氣,我趕緊蹲下身子將那女子俯身放在我彎曲的腿上,並輕輕拍著她的背部。不一會兒,她體內的水被迅速排出來。待她緩過氣來,我就用我的上衣給她擦身子,還用手掌輕輕拍打她的臉,使她蘇醒過來。
  
  那女子長得還算不錯,身材也挺性感,我忍不住多看瞭她幾眼。那女子醒過來後,竟然抱著我哇哇大哭起來。我連忙把她放在一旁,輕聲地安慰她,勸她不要再做這樣的傻事瞭。那女子邊聽邊點頭。我把那女子扶起來,準備送她回傢。可就在這時,一群人突然圍瞭上來,帶頭的一個大嬸沖過來,二話不說對我就是一巴掌:“你這花心的男人,睡瞭我的女兒還不想負責,害得她天天往水塘邊跑,還鬧著要自殺。今天,你給我說清楚!”我不由叫起來:“冤枉啊,大嬸,我是來釣魚的啊!是我救瞭她,你認錯人瞭!”“我打的就是釣魚的!就是你們這些有錢人愛釣魚,結果把我的女兒給釣走瞭。今天我就要打死你!”
  
  那大嬸一邊說著,一邊繼續用巴掌攻擊我的臉龐,我嚇得連連後退。“我要殺瞭你!”突然,從遠處又跑來一位大叔,他一邊叫著,一邊揮舞著手中的斧頭。“你快走!”這時,那個跳水自殺的女子突然站瞭起來,把我的上衣往我懷裡一塞,然後使勁推瞭我一把,“我的父親脾氣壞,不愛聽人勸說,你先走,我慢慢跟他解釋吧!”這時,我剛好退到瞭我放電動自行車的地方,我連忙跨上車,可那些人呼啦一下上來圍住我。那女孩子生氣瞭,她張開雙手擋住瞭那些人,大聲哭喊道:“你們不要鬧瞭,再鬧,我就再去自殺!”那女子的話終於鎮住瞭那些人,我連忙騎著電動車落荒而逃。
  
  今天真是倒黴透瞭,救瞭一個人還被人傢當作負心漢。我提著濕透的上衣回到瞭傢,老婆見我全身都濕透瞭,就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剛想解釋,老婆卻突然變瞭臉色,指著我的臉,惡狠狠地問:“今天你是不是又跟那個狐貍精鬼混去瞭?看看你臉上的爪子印!哼!”我連忙喊冤,誰知眼尖的老婆又從我懷裡掏出瞭那個女子包頭的花紗巾,這下,一向愛吃醋的她可受不瞭瞭:“你這天殺的!老娘我每天在傢圍著灶臺轉,侍弄著你們父子倆,還讓你去釣魚休閑,沒想到,你卻瞞著我和其他女人鬼混!這傢我再也不想呆瞭,我們離婚!”
  
  完瞭!這下老婆對我的誤會更深瞭。哎,都怪剛才跑得慌張,沒把紗巾還給人傢。沒辦法,我決定去找我的兩個鐵哥們劉山和張思,要他們陪我一起到那個茅頭村,讓那個女子把事情真相說清楚,以消除老婆對我的誤會。想到這,我不顧老婆的哭鬧,趕緊進屋換瞭衣服褲子,準備到單位的宿舍樓去找劉山他們。他們倆還沒結婚,都住在單身宿舍裡,平時我們常常喝酒聊天,也算是鐵桿的哥們啊,這忙他們一定會幫的!
  
  由於今天是星期天,單位的人不多。我騎車到瞭單位的鐵門前,劉山和張思正好站在門口說著什麼。我一見他們立刻委屈地大叫起來:“劉山、張思,你們快來幫幫我,我老婆吵著要和我離婚呢!”可我沒想到的是,以前和我稱兄道弟的兩個鐵哥們好像變瞭一個人,劉山冷冷地說瞭句:“阿東啊,我看你這事也做過分瞭些。瞞著嫂子去外面鬼混,還把人傢弄得要跳水自殺,你說,你這忙我們怎麼幫?”這時,張思也板著臉說:“剛才那女的傢屬拿著你掉在魚塘邊的證件鬧到單位來瞭,說你睡瞭人傢的大閨女還想跑!阿東啊阿東,我真想不到你竟然是這樣一個人……”我吃驚地張大嘴巴:天哪!這下我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瞭!
  
  在劉山和張思鄙夷的目光中,我垂頭喪氣地推著電動車走出瞭單位的大門。出大門不遠,就見一輛面包車在我身邊停瞭下來,車門一開,從車上下來瞭幾個男女。我定睛一看:完瞭,這不是在茅頭村魚塘要揍我的那夥人嗎?我剛想加快車速逃跑,可那個先下車的中年男子卻一把抓住瞭我的電動車:“大兄弟,別跑瞭,我也不打你瞭,我們還是坐下好好談談吧!這件事你是想公瞭還是私瞭?”
  
  “公瞭?私瞭?”我一下子蒙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公瞭,就是把你在魚塘邊光著身子非禮我女兒的事情報告給政府,告你一個強奸未遂!私瞭,就是把我女兒給娶回去,反正她肚子裡已經有瞭你的孩子瞭。”那大叔黑著臉,一本正經地對我說道。
  
  “天哪!這孩子的父親並不是我呀!”我連忙把站在那大叔旁邊的落水女子拉到一邊,央求道:“大妹子,你行行好,快把事實真相說給他們聽啊!”誰知,那女子眼淚汪汪地對我說道:“大哥,實不相瞞,我已經把事實真相告訴瞭我的父母,可他們就是不相信,說我肚子裡的孩子就是你的!我看你長得帥,人又好,索性我就跟瞭你吧!”
  
  我一聽,隻覺得兩眼直冒金星,腦袋一陣眩暈,一頭栽倒在瞭大街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