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拿什麼報答你

  張小漁是靠山寺小學一名年輕的女教師,一年前剛從師范學院畢業。本來,大專畢業的她按條件是可以留在城裡教中學的,可是由於她沒有答應某位實權人物的過分要求,所以就被分到靠山寺這所偏僻的鄉村小學來任教。
  
  因為心裡帶著氣,張小漁對工作並沒有熱情可言,連她自己都感到是在渾渾噩噩中打發日子,心情煩躁加上憤世嫉俗,所以她和同事以及領導的關系都鬧得很緊張,這樣一來,她更感到孤獨。
  
  這天晚上,下瞭晚自習後,張小漁胡亂批改完瞭當天的學生作業,就獨自躲在宿舍裡看一本雜志。這時,宿舍的門被人敲響瞭,打開門一看,門外站著本班的學生明小亮。明小亮見瞭她,頓時有些緊張,結結巴巴地說:“張、張老師,我找您有一件事。”“什麼事?”張小漁心情不好,沒好氣地問。
  
  明小亮見老師板著臉,更加緊張起來:“張老師,我爸爸……他讓我拿來這些雞蛋給您,說……說是感謝您幫我提高瞭學習成績。”
  
  張小漁這才發現他的手中還拎著一紙盒雞蛋,頓時心裡一熱:這孩子還真有心!但是嘴上連忙推辭說:“不,明小亮,幫你提高學習成績是老師應盡的責任,所以老師不能收下這些雞蛋,你還是拿回去吧。”可是還沒等她把話說完,明小亮已經放下紙盒,轉身就跑瞭。
  
  看著那一紙盒雞蛋,張小漁心裡很感動,同時也有些慚愧,因為她根本不是真心要幫助明小亮搞好學習的,她的初衷隻是跟和她搭班教數學的孫老師賭一口氣。明小亮原來的學習成績很差,期末考試時,他連一門課也沒有考及格,數學才考瞭18分。那天,孫老師在辦公室裡對老師們發牢騷,說他們班是個垃圾班,還說明小亮根本就是個弱智,害得她倒扣瞭一個月的獎金。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張小漁本來和孫老師關系就不怎麼好,現在更是覺得她說這些話就是罵她這個班主任的,就冷笑說:“學生考不好主要就是老師自身的問題,不必找什麼借口。”孫老師被這話激怒瞭,反唇相譏:“你有本事,那就讓他把成績搞好瞭給我看看。”張小漁當下就說:“那你就等著瞧吧,這學期我一定會讓他成個尖子生!”
  
  為瞭賭贏這口氣,張小漁頗下瞭一番功夫。明小亮的基礎太差瞭,張小漁就細心地給他補習,從一年級的課程輔導起,終於把他的成績提瞭起來,明小亮在期中考試中果然考出瞭前幾名的好成績!張小漁賭贏瞭那口氣。可是沒想到這事竟被明小亮記在心裡,還拿雞蛋來謝她。
  
  第二天,張小漁讓明小亮把那些雞蛋拿回去,可是明小亮說什麼也不肯。見張小漁堅決不收,他急得哭瞭,他爸爸說要是張老師不收這些雞蛋就是嫌少,可是他傢太窮,實在拿不出什麼好東西來。張小漁有些左右為難,收下吧,要讓孫老師知道瞭一定會諷刺她;不收下吧,又不忍心拂瞭明小亮和他爸爸的一番心意。想瞭想,她答應收下雞蛋,明小亮這才破涕為笑。可是不久,她就送瞭一本詞典給明小亮,等於變相地把雞蛋買下瞭。她想:這樣就算將來孫老師知道瞭也不能說她什麼瞭。
  
  又過瞭兩個月,張小漁忽然病瞭,經檢查是患瞭肝炎,在醫院治療瞭一段時間。但是肝炎是一種慢性病,一時半會兒不可能根治,所以病情控制住瞭以後她便出院瞭。醫院一位資深的老中醫告訴她,說是有一種叫“何首烏”的草藥不僅對肝炎有很好的治療作用,還可以滋補氣血,建議她去山裡挖一些來熬瞭喝。
  
  回到學校後,張小漁向當地村民打聽哪裡有“何首烏”,想出錢請人去挖一些。村民們說附近的黑風谷就有這種草藥,可是沒人願意去幫她采,因為黑風谷在深山老林裡,據說有野獸出沒,進去很危險。張小漁隻好作罷。
  
  轉眼就放瞭寒假,張小漁回到城裡度完瞭寒假。本來她打算這個假期去找個關系,托人說說情,轉回城裡來教,可是想想又放棄瞭,因為她發現自己有些喜歡上瞭那群山裡的孩子。
  
  第二年春天,開瞭學,張小漁又回到瞭靠山寺小學,仍然教她原來的那個班。但是開學第一天,她點名時發現教室裡少瞭明小亮,就問學生們:“你們誰知道明小亮同學怎麼沒有到呢?”
  
  教室裡靜瞭一下,她又追問瞭兩遍,才有一個學生怯怯地舉手站起來說:“老師,明小亮他、他死瞭!”
  
  “你說什麼?”張小漁感到頭轟地響瞭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明小亮過年前在黑風谷被毒蜂蜇瞭,中瞭蜂毒死瞭。”另一位學生接著說。“他到黑風谷去幹什麼?”張小漁急忙問。可是,學生們全都搖頭說不知道。
  
  張小漁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完那節課的。她眼前不時浮現出明小亮那雙怯怯的眼睛。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樣。總之,她心裡一下子感到空蕩蕩的,失落瞭許多。
  
  兩天後,張小漁正在上課,外面來瞭一個中年漢子說要找她。見瞭她,那中年漢子說:“張老師,我是明小亮的爸爸,有一點事找你。”張小漁連忙說:“你是明小亮的爸爸?明小亮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亮他……”中年漢子剛一開口,喉嚨就有些哽咽,“去年放瞭寒假,小亮一回去就找人打聽一種叫‘何首烏’的藥材,打聽到瞭樣子,又聽說黑風谷有,他就悄悄地去找,沒想到就遇到瞭一大群毒蜂……”漢子說不下去瞭。
  
  “他要找‘何首烏’?”張小漁吃瞭一驚。中年漢子點點頭,接著說:“等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不省人事瞭,救醒過來沒兩天他就……臨死前,他讓我把這些東西交給你。”他說著,把一個書包遞給瞭張小漁。
  
  送走瞭明小亮的爸爸,張小漁馬上打開瞭那個書包。隻見裡面裝著兩棵不大的“何首烏”和幾本作業本。她顫抖著手翻開作業本,發現裡面夾著一封信。上面寫著:
  
  敬愛的張老師:
  
  謝謝您為我付出瞭那麼多心血,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感謝您。自從上學第一天起,每個教我的老師都說我很笨,說我拖班級的後腿,都很討厭我。隻有您沒有這麼說我,還幫我補習功課,使我的學習成績進步瞭這麼多。我從小沒有媽媽,您真像媽媽一樣可親。上次我偷偷地把傢裡的雞蛋送給您,因為我想不出來還有什麼好辦法來報答您。聽說您需要一種叫作“何首烏”的藥材治病,我為您挖來瞭兩棵,希望您一定要收下……
  
  “小亮……”張小漁悲痛地叫瞭一聲,淚水模糊瞭她的雙眼,手中的信紙飄到瞭地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