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劫色護寶

  老李是司馬局長傢的管傢兼雜工。這天,他突然打電話給正在外地參加一個重要會議的局長,告訴他傢裡出瞭大事。司馬局長聽瞭心中一驚,迫不及待地說:“老李,你快說,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別再考驗我的忍耐性瞭,我都快急瘋啦!”
  
  老李猶猶豫豫地說:“司馬局長,我想……我想我應該告訴你這件事,我覺得您是個好局長,我不能再對您隱瞞下去瞭。”老李終於把事情說出來瞭。
  
  老李告訴司馬江山,五個月前在他剛剛到他傢做管傢時,就發現司馬江山的老婆王璐琴總是在他外出開會的時候,深更半夜帶一個帥男人回傢,兩個鬼混後早晨5點左右離開他的臥室。王璐琴還給瞭那人好幾千元人民幣,隻要是司馬江山不在傢,王璐琴總是帶那男人來過夜,兩個人親密得不得瞭。今天上午,老李無意間聽到他們兩人的竊竊私語,竟然密謀兩人要遠走高飛。他們約定明天下午5點到司馬江山的傢裡見面,然後坐飛機到一個誰也不知道的地方。老李說:“我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如此地步,再不告訴局長您,我的良心會把自己折磨死。”
  
  這個消息對司馬江山來說尤如當頭一棒,一時不知所措。但他清醒地知道必須在那對狗男女出走之前一定要趕回來。於是司馬江山告知其他與會領導傢裡有急事,必須立即坐飛機趕回去。
  
  司馬局長匆匆趕回傢,老李告訴他,王璐琴中午就出去瞭,可能是買什麼東西,他們的箱包都還在臥室裡。司馬江山飛快地沖上二樓臥室,把墻上的一幅油畫取下來,畫的後邊是一個密洞,他把手伸進去摸瞭兩下,發現東西不在瞭。司馬江山的臉一下子青瞭,他馬上把王璐琴準備帶走的兩個行李箱翻瞭個底朝天,可什麼也沒有找著。他一下子癱坐在地板上。
  
  老李提醒他,王璐琴隨時都可能回來,您不能在這裡呆愣著。司馬江山才說:“謝謝你老李同志,你先回房去吧,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別出來。”說完他走到書房,從一個加鎖的抽屜裡拿出一支手槍,放進瞭褲袋。
  
  大約一個小時後,樓下傳來瞭王璐琴的開門聲和埋怨聲:“老李這個老東西,跑到哪個老鼠洞去瞭,門也不給開!”接著是一個男人的笑聲。這笑聲刺痛瞭司馬江山,他立刻拔出手槍做好準備。
  
  臥室的門開瞭,一個男人擁著王璐琴走進來。一進門王璐琴就感覺到情況不對,為何自己收拾好的衣箱被搞得七零八落?還沒有等她作出任何反應,身後的門已被重重地關上瞭。司馬江山滿臉猙獰地看著眼前這兩個人,用黑洞洞的槍口對著他們。王璐琴驚呼一聲:“哎喲!你想幹什麼?”
  
  司馬江山用斜視的眼睛打量著那個男人:的確比我漂亮,長相英俊,皮膚白皙,頭發卷卷的像個西方人,嘴角上還留著八字胡,難怪能迷住王璐琴。司馬江山用低沉的聲音命令道:“告訴我你的名字?”
  
  那男人很沉穩,看不出一點驚慌失措的樣子,而且居然大大方方伸出瞭右手,像個紳士一樣打起瞭招呼:“你好,很高興認識你司馬局長,我叫楊濤。”
  
  “你這個王八蛋!”司馬江山咬牙切齒,槍口對著楊濤的頭。王璐琴像瘋子一樣撲過來,緊緊抓住司馬江山持槍的手說:“你不能殺死他,不能啊!”司馬江山一腳踹倒王璐琴,剛要扣動扳機,卻見楊濤擺瞭擺手說:“請等一下,司馬局長!你都不想知道我跟夫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嗎?我全部告訴你之後再動手也不遲呀!”
  
  司馬江山沒有反對,但他持槍的手並沒有放下。楊濤於是一五一十地向司馬江山講述起他與王璐琴的故事來。
  
  “我與王璐琴是在酒吧裡認識的。我請她喝瞭三杯陳年法國幹紅後,她便以……相許瞭。其實我也沒有什麼正當職業,隻是喜歡與美麗的女人打交道,哈哈!當然我是不會為一個女人吊死在一棵樹上的,最初隻想和王璐琴玩上一個月,再各投各的林子。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對我說拜拜瞭,真是奇瞭怪瞭,我沒有把你甩瞭,你卻甩瞭我,你長本事瞭嗎?我說今後你有生活著落瞭嗎?這個時候你夫人跟我說瞭一句話,使我改變瞭主意。”
  
  楊濤停瞭停喝瞭一口水,司馬江山卻神色緊張地追問:“她跟你說瞭句什麼話?”“她告訴我,她手裡有一個一千多年前大唐宮庭音樂會遺留下的一個價值連城的寶貝———一支黃金制成的金笛子,上面有大唐正德年號。有瞭這個寶貝,兩輩子也吃不完!”司馬江山一聽頓時氣得吼道:“你閉嘴,你這個混蛋!”一下子把楊濤推到窗邊,又從地上拉起王璐琴,狠狠地摔瞭她一巴掌,用槍頂著她的頭怒吼道:“你這個蕩婦!你居然把這個秘密都說出來,你真是不要命瞭!好,我成全你!”
  
  王璐琴痛苦地掙紮著說:“不,不,我沒有說,我沒有……”司馬江山根本不信:“你沒有說他怎麼會知道得一清二楚?”王璐琴說:“是楊濤用激將法逼我說出來的。”司馬江山追問:“說!你把金笛藏在什麼地方瞭?”
  
  王璐琴在槍口的逼迫下,隻得掀起上衣,從腰帶上取下那支珍貴的唐代金笛,不甘心地交給司馬江山,一邊哭著說:“老公,原諒我吧!現在我算看清他的真面目瞭。相信我,是他往死裡逼我,我才說出來的。”
  
  司馬江山拿到瞭金笛,仍然沒有放過楊濤。他大聲問道:“你不像一個吃軟飯的人,你到底是什麼人?!”
  
  楊濤還是處事不驚,胸有成竹地說:“看來你對我是什麼人很感興趣,我呢?也對這支金笛的來歷很感興趣,你能告訴我嗎?”司馬江山聽瞭楊濤的問話臉色大變,他終於下瞭殺死楊濤的決心。他再一次把槍口對準楊濤:“你不用說瞭,你該去見閻王瞭!”說完就扣動瞭扳機。沒想到槍沒響,楊濤也沒有應聲倒下。司馬江山大吃一驚。正在這時,身後老李微笑著走進來說:“楊濤,我的好朋友,這次我可是救瞭你一命哦!”司馬江山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手槍已經到瞭別人手裡,他的手上卻多瞭一副閃閃發亮的手銬。他又驚又急,大聲叫喊:“我的天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楊濤坐在沙發上,冷冷的眼睛盯著司馬江山:“別急,司馬局長!你會明白的,我先給你講個故事吧!”
  
  很多年以前,有一楊姓人傢是很早以前從中原遷到南方的一個縣城。楊傢的祖上在盛唐時期專門為宮庭制作笙、笛、簫……各種樂器,在安祿山叛亂中逃難來到南方。楊傢當時在制作皇傢樂器時,精心制作瞭兩支金笛,其中一支交給瞭大唐皇傢,另一支就偷藏在傢裡,從此成為傳傢之寶,一直傳瞭二十幾代。
  
  到瞭“文化大革命”時期,有個年輕人憑著傢庭出身好,加上善於緊跟“潮流”,年輕輕的就當瞭公社革委會副主任。一次他到生產隊慰問知識青年,無意中聽說瞭有一戶姓楊的老人傢裡有支金笛,是個祖傳寶貝,就暗中動瞭心。此後他常以關心老人為名,經常到楊傢向二位老人噓寒問暖。一次楊傢老人病瞭,他就以鄉下治病條件差,送老人到縣醫院治療為名,把二老害死瞭,趁機奪取瞭楊傢的寶貝金笛,又假惺惺地把楊傢二老厚葬瞭,瞞過瞭村裡人。
  
  後來他又被提拔當瞭某市的工業局長,討瞭一個年輕貌美的老婆。
  
  司馬江山聽瞭楊濤講的故事,面如死灰。他無力地說道:“你是誰?你們到底是誰?”
  
  老李說:“你喊什麼喊?你聽我繼續說嘛!那個當瞭局長的人,認為他所做的事天衣無縫,人不知鬼不覺。可是楊傢二老還有一個在國外讀書的侄兒,回國後在省公安廳工作。他聽說他叔父當年死得蹊蹺,發誓一定要把案子搞個水落石出,我就成為瞭他的助手。
  
  “當然我們抓捕你也是要有證據的,最有力的證據就是找到國寶———那支金笛。於是我就設法到你傢當管傢,管雜務,看大門。可是你實在太狡猾,我來瞭幾個月,沒能找到一點線索。最後隻好請英俊的帥哥楊濤出馬瞭,他的任務就是主動接近你的漂亮老婆王璐琴。事情很順利,你老婆王璐琴很快迷上瞭楊濤,並想與他私奔。我覺得時機成熟瞭,就打電話告訴你,你也看到瞭你老婆對楊濤的那個親熱樣子。我們本想給你和王璐琴一個機會,主動把金笛交出來。順便說一下,你老婆王璐琴真的沒有透露過金笛之事,她隻是想偷偷地帶走金笛,和楊濤私奔……”
  
  司馬江山歇斯底裡地用手捶著自己的腦袋,他徹底絕望瞭。這時老李掂著司馬江山的那支手槍,對他說:“我在你傢這麼久瞭,當然知道這把手槍,我不會讓我的戰友楊濤冒生命危險的,就在你回來之前,就已經把子彈調換瞭。最後還要告訴你一件事:楊濤就是楊姓老人的侄兒。”
  
  司馬江山和王璐琴聽到這裡,不由癱倒在地。這時,門外響起瞭警車的警笛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