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丟失新媳婦

  小媳婦不見蹤影
  
  清朝嘉慶年間,山西盂縣城裡有戶姓孟的人傢,大兒子臥病多年,娶得鄉下一個王姓女子為他沖喜。姑娘王墨華才19歲,生得嬌艷如花,動人憐愛。不料進門之日,丈夫便去世瞭,王墨華就這樣守瞭一年的寡。這天她要求歸寧探親,孟傢便派瞭個踏實可靠的老年仆人孟福,為她牽馬,隨她一起去瞭離城45裡的柳樹屯娘傢。她娘傢就一個賭鬼爹和一個體弱多病的娘。爹因欠下很多賭債,賭友要剁他的手指頭,他被逼無奈,以200兩銀子將女兒賣給瞭孟傢,眼下見女兒回來,他沒臉見面,早躲瞭開去;病娘見到愛女則老淚縱橫,抱定瞭哭個不已。次日正午,在老仆人孟福的再三催促下,王姑娘隻好與親娘依依惜別,被扶上馬背,由孟福牽著韁繩一步步往城裡趕。
  
  姑娘騎不得快馬,孟福也老步蹣跚,日子又短,走瞭兩個時辰,離城尚有8裡路,天色已然昏瞭下來,轉瞬便要星月在天瞭。孟福嘴裡少不得嘰裡咕嚕地埋怨:“我說走瞭走瞭,一拖再拖,這天黑瞭還到不瞭傢,千萬別遇上斷路強盜才好……”才說著呢,猛地馬腳下灰蒙蒙一團東西蹦瞭起來,一縱三尺高,三下兩下沒入路邊草叢裡去瞭。那馬雖說溫順,也驚得驀地一閃,差點兒將新媳婦顛下馬來。孟福趕緊勒緊韁繩,連問:“少奶奶還好嗎?”王姑娘才要開口,前面又是一團灰影飛起。這不是野兔嗎?馬兒又吃瞭一驚,剛剛穩住四腿,接二連三腳下野兔蹦起,一隻比一隻神速敏捷,那馬吃驚不已,長嘶一聲,掙脫韁繩,擲下新媳婦,奮蹄飛奔。孟福聽得新媳婦“哎喲”一聲掉落路邊草地,眼看那馬飛一般地跑瞭。他驚問:“少奶奶沒事吧?”但聽得她坐在地上說:“還好落在草上,不礙事。”他見沒傷著人,說瞭聲:“少奶奶別走開瞭,待我去追馬回來!”便三步並作兩步追馬去瞭,
  
  這一追直到5裡路外才見著,孟福喜出望外,忙不迭一把牽瞭,又一步步急急趕回。豈料回到原地,卻不見瞭新媳婦。孟福嘶啞著喉嚨四下亂喊亂找,到底見不著人,隻好老淚縱橫地回傢報告。孟傢老爺夫人聽瞭一齊傻瞭眼,撒出人去,四下尋找。第二天一早又派人尋覓,在離走失處兩戶人傢處問到瞭。有個姓劉的老漢說,昨兒天黑後,他打柴回傢路上,見一個姑娘坐在草地上哭泣,問她出瞭什麼事,她說從驚馬上掉瞭下來,仆人找馬去瞭,半天還不見回。他站下等瞭好一會兒,怕姑娘遇上歹人,便扶瞭她回傢來,待她喝瞭水吃瞭飯,還不見人來找。劉傢就老夫妻兩個,商量著讓她在傢裡過夜。然而劉傢就半間小茅屋,一張床,不好與一個年輕姑娘同屋過夜,便打算送她去他們唯一的鄰居傢。那傢就母女二人,姓常,娘40掛零,女兒18歲。一經商量她們答應瞭,就將王姑娘帶瞭過去。哪又料到今天一早去問新媳婦睡得可好,常傢母女睜大眼睛說:“咦,怪瞭!你們什麼時候送個人到我傢借宿來瞭?”孟傢去找尋的仆人哪信劉老頭的話,忙去上報老爺太太。孟老爺叫來黃管傢,黃管傢帶瞭傢丁,立馬趕到劉常兩傢,前前後後都搜瞭,哪裡有人?孟老爺隻好一張狀子告到縣衙門裡去瞭。
  
  劫匪竟是老和尚
  
  做好事反成瞭被告,劉傢老夫妻大喊冤枉;常傢母女一股子莫名其妙,連說此事與她們無關。縣太爺久問不下,動瞭怒,劉傢有新媳婦落下的一個小包裹,不像在胡說;母女倆眼睛閃爍,像有話未講。
  
  縣太爺察言觀色,高喊取拶子來,要拶常傢娘兒倆。那個做娘的這才驚著瞭,連喊:“大老爺饒命!小民另有苦衷!”據她說,昨兒夜間,二更才過,劉傢老頭來敲門,說有個姑娘想在她們傢過夜,她便一口答應瞭,進門來閑話幾句也就讓她睡下。也不知哪裡走漏瞭風聲,三更才過,便有人自窗外跳進來,進來的男人蒙著臉,手握尖刀,他低著聲喝道:“這個花團錦簇的小媳婦兒我取走瞭,你們隻裝不知最好,就說劉老頭沒送人過來。要是敢多嘴多舌,小心我殺瞭你們全傢!俺娘兒倆嚇不過這才不敢說穿。”縣官問道:“那在你看來,這賊人會是什麼人?”常傢女兒猶豫瞭好半天才說:“說出來是個死,不說也是個死,隻好說出來瞭。這人好像……好像是附近童山寺裡的老和尚。”
  
  縣太爺知道這童山寺早年是座廢寺,近年才來瞭撥和尚,重新將寺廟修繕一番,那些個和尚不像是良善之輩,但一直未能拿到真憑實據,如今聽得和尚敢夜闖民宅,擄掠民女,立即派出30名捕快,將廟團團圍住。他們在寺裡前前後後都找瞭個遍,總不見人。縣太爺吩咐捕快們散開瞭四處搜尋,別漏掉瞭什麼地方。這樣轉到傍晚時分,除瞭搜出一大堆刀槍棍棒來,還找到瞭許多黃金白銀及大戶人傢丟失的首飾珠寶。臨走前這才在枯井裡鉤出一具屍體來。眾和尚慌瞭神,原來死者正是他們的住持三塵。捕頭驗瞭屍體,發現死者太陽穴上有一個黑窟窿,像有什麼人將一枚暗器打瞭進去。縣太爺立即讓手下將和尚全數綁瞭。
  
  第二天過堂,縣太爺問他們的住持是怎麼死的?王墨華又去瞭哪裡?眾和尚一問三不知,又問這些金銀首飾來自何處,他們也沒說清楚。縣太爺大怒,吩咐動用刑具,到底有人經受不住,招瞭出來:他們原是夥江西強盜,因當地抓捕得緊,便逃到這裡來,見童山寺廢棄無人住,各個剃頭削發冒充和尚,在此落腳。為頭的法名三塵,原是他們的頭子餘為名。至於王姑娘,他們確實不知,許是老和尚做下的惡也未可知。縣太爺眼看這案再查不下去,反正三塵已死,便將所有罪過全推到他的頭上,至於他本人之死,便定是與手下爭鬥殺傷所致:至於王姑娘其人則隻好待查瞭。至此,這個糊塗案也就擱在一邊瞭。
  
  歌伎擊退強盜
  
  原來,江西東部有個歌伎,名喚香倩。香倩天生有副好嗓子,當地戲曲民歌俚曲小調什麼都唱得來,很受當地大戶人傢歡迎,每逢歡慶喜事,都要邀她去圖個熱鬧。這天有戶姓吳的鄉紳人傢要娶兒媳婦,於是派人來叫香倩。好一會兒婚禮儀式已完,餘興開始,主人吩咐香倩為大傢唱個曲兒。香倩坐下,彈起二弦,一面開口唱瞭起來。這時,一個仆人跌跌撞撞進來,叫道:“老爺老……爺,大事不好……強盜強……盜來瞭!”主人倒還沉得住氣,道:“不要自己慌瞭手腳。我們連傢人帶客人也有百十個人,快取兵器在手!”話音未落,大門轟然倒下,強盜已經攻破大門,沖瞭進來。為首一個護院正要舉刀迎敵,被盜首一刀揮作兩段。眾人見他殺得兇,誰敢上前送死,丟下兵器,四散逃走瞭。主人眼看不敵,叫聲“快跑”,丟下眾人先跑瞭。
  
  剛才帶瞭香倩進來的娘姨說:“香倩姑娘,快走,進房裡去躲一躲吧!”香倩不理她,提高聲音道:“你們哪位敢幫我的忙,我為大傢當先鋒!”話未說完,為首那個強盜已經搶到她跟前,將大刀頂住她的脖子,喝道:“快說,你傢主人哪裡去瞭?”香倩纖手一翻,已將盜首餘為名的那把刀奪在手裡,上面奪刀,下面小腳一腳踢去,將他踢得飛瞭出去,眾強盜正在搶劫財物,聽見聲音有異,回過頭來,圍住要殺她。香倩嘻地一笑,聽風辨聲,指南打北,一刀一個,轉眼間,二十幾個強盜已經被砍倒瞭十三四個。客人中還有幾個來不及逃出後門去的,看見一個姑娘這般神勇,心裡慚愧,也挺瞭刀出來助她。這樣一來二去,吳傢的人多瞭,強盜一個個少下去。不料那個倒在地上的盜首上前來,朝著香倩張手一揚,一股粉末撒入她的眼中,她尖叫一聲,連連後退。隨後強盜們也趁勢全逃走瞭。直到這時,主人才聞訊回來,連忙主持大事,吩咐將被捉的強盜送官,一面請官府驗屍。
  
  原來香倩她爹表面上看是位拉二胡的老樂師,其實是名武功高強的武林高手,他除瞭將武藝傳授給女兒之外,還收有一個徒弟,名喚翟竹。這年他重病在身,臨死前將女兒托付給瞭徒兒,並要他將一本武功秘籍轉交給遠在貴州的師叔。翟竹去貴州時,正逢香倩遇上這檔子事。翟竹回來見心愛的姑娘瞎瞭眼,心疼異常,一面四處尋找高明醫生為她醫治,一邊暗地尋覓撒藥毒害香倩的盜賊。這樣一直尋瞭5年,終於讓他找到瞭,原來竟然躲在童山寺裡。撒藥害香倩的就是那個易名三塵的賊住持。碰巧醫好香倩眼睛的梁醫生正是這一帶人,翟竹正時時忖度著如何報答於他。如今聽得他愛上的是一個窮苦姑娘名喚王墨華的,尚未上門提親,已經讓她的賭鬼爹200兩銀子賣給瞭大戶人傢沖喜。
  
  他從此冥思苦想,想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一來報香倩瞎眼之仇,二來報答郎中治愈香倩眼睛之恩。等得到王墨華回傢探親的消息,他便精心設計瞭這一出:他先抓來瞭幾隻野兔,將它們用草繩縛瞭,悄悄擱在王墨華回傢的路上,王姑娘回傢路上野兔的飛躍驚馬,正是他在一邊用石子彈開草繩的結,再買通瞭劉常二傢,讓他們如此如此,將王墨華失蹤的事扣在童山寺和尚的頭上;最後則一彈指用一粒石子彈進三塵的太陽穴,將他的屍身丟進枯井。其實當晚在常傢接走王墨華的正是她的情郎—梁醫生……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