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撞夜鐘

  一
  
  臺北市中山路中段有個中式大院,今年端午節特別熱鬧,人來車往,笑聲不斷。原來這裡住著一位百歲老人叫楊端午,她生瞭10個兒女,從事工農商學兵各個行業,業績顯著,在社會上很有聲望。10個兒女又生瞭12個兒子,6個女兒,加上重孫、玄孫,五世同堂,全傢已超過百人。楊老太太耳聰目明,對拜壽的人開口就笑,10個兒女一個個都叫得出名字。
  
  今日拜壽非同尋常。楊老太太事先對大兒子朱一明說,四川汶川發生的“5•12”8級大地震,幾萬同胞不幸遇難,我們都是炎黃子孫,感同身受,我悲痛萬分,幾天幾夜都難以安生。今日兒孫回傢為我祝壽,我想一切從簡,把今天賀壽的錢物全部捐給災區,以盡我朱傢的綿薄之力。中午壽宴我已作瞭安排,每人一碗長壽素面,酒水全部省掉……楊老太太的計劃得到朱一明連聲贊同。在他主持下,楊老太太帶頭把多年積蓄的100萬元新臺幣投入箱中。兒孫們見狀也爭先恐後地捐款,不到一個小時,共捐資800多萬新臺幣。楊老太太吩咐兒子朱一明當天就交到臺灣慈善總會,請他們轉贈四川災區。
  
  楊老太太見兒孫們都有仁愛之心,心裡感到很高興。她提議去臺北法華寺舉行平安祈福法會,全傢人撞響夜鐘,祝願5•12大地震中死難同胞安息往生,祈福生者平安吉祥重建傢園。她的提議當即得到兒孫們的贊同,都說老太太想得周到。大女兒朱二妹對母親說:“近來去法華寺撞夜鐘祈福消災的人很多,而且出資不菲,不預先聯系恐怕難以如願。”楊老太太說:“費用問題不大,我還留有一筆終老錢盡可支付,預約之事就請你出面落實。”孫輩中有不少人是商界政界名人,異口同聲地說此事不必祖母、外婆操心,一切我們自會安排妥當,到時請祖母前往法華寺舉行法會就好瞭。老太太聽瞭,直誇孫輩們有孝心。
  
  第二天,楊端午的孫子朱振華來到法華寺,方丈妙空法師奉茶熱情接待,問朱局長光臨古剎有何見教。朱振華說考慮到法華寺近年來香火鼎盛,對外文化交流頻繁,急需增加接待能力,經研究同意在寺東空地上建造一座法華樓,用於接待賓客。妙空聽瞭十分感謝,口念阿彌陀佛,雙手合十致意。談完公事,朱局長呷瞭一口香茶,對方丈說:“妙空法師,我受祖母之托,想在近日舉行平安祈福法會,為大陸5•12汶川大地震死者和生者祈福……”妙空聽瞭,面有難色地說:“朱局長,你百歲尊祖慈悲為懷,令我等敬重。我本當立即應承下來,隻是昨天已有一位朱老板前來預約,他答應付100萬元新臺幣的香金,撞鐘結束還給30萬元的僧眾‘散福’錢。別人有約在前,你看如何處置為好?”朱局長聽瞭頗感意外,他也不再說什麼,隻說聲:“我去市府還有公幹,法會之事我相信方丈會安排妥當,不過130萬元資費我們會一分不少地奉上,請方丈盡管放心。”說完朱振華起身道別,妙空法師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朱局長走後不過一小時,一輛寶馬車從寺外飛馳而來,在山門外停下。車中走出兩位男女青年,衣著華麗,熟門熟路徑往方丈樓走來。妙空一見,滿臉堆笑,對來者說:“大施主造訪,不知有何賜教?”那女青年說:“我們受董事長委派,為其母親百歲大壽祈福,到法華寺撞夜鐘。這是香金300萬元,請方丈領納。”說著她拿出一張現金支票。妙空接過,連連道謝,說:“一切請大施主放心,我會妥善安排,一定讓朱老夫人高興而來,滿意而歸。”
  
  入夜,古剎已做完晚課,誦經聲停瞭,燈燭也滅瞭,隻有方丈樓還燭光明亮。妙空盤腿而坐,面對如來金身小佛像,細細思考祈福法會撞鐘之事。
  
  法華寺的大鐘在唐朝就有,至今已有一千多年歷史,重10噸,高3。8米,最大直徑為2。5米,鐘聲宏亮悠遠,在5裡外也可聽到餘音長達2分鐘之久。大鐘上鑄有偈語:“聞鐘聲,煩惱清,智慧長,菩提生。”
  
  每次撞夜鐘108下,可祈福安康,消災避難。整個撞鐘過程以前十八後十八,中間十八徐徐發。往復一次,大約1個多小時。到半夜子時即止,所以稱撞夜鐘。
  
  現在法華寺撞夜鐘如此熱門,許多信眾爭相來撞夜鐘,妙空法師的確要好好想想。對第一位預約的朱老板,他想可以用延後的辦法,少收他30萬、50萬大概就可以擺平。唯有朱局長和朱董事長這二位比較難辦。若以金錢而論,朱局長自然無法與朱董事長相比,但朱局長畢竟是官場中人,他對這二位大人物是哪一位也得罪不起。好在還有幾天時間,相信到時總會有兩全之法。
  
  二
  
  抗震救災,萬眾一心。汶川大地震當日,大陸中央領導就奔赴震區慰問災民,領導軍民抗震救災,十萬雄師更是火速趕赴重災區,救百姓於水火之中。新聞報道的詳盡和公開前所未有,引起全世界的關註和支援。楊端午老太太是四川成都人,對故鄉的災情更是關心倍至,她每天至少看一小時的新聞,還叫兒孫們每天把最新災情和救災進展摘錄下來讀給她聽。昨天,她在四川新聞中看到,北川靈德寺方丈懷仁法師大開山門,迎接數百民眾入寺避災,並施以粥飯充饑……楊老太太看瞭驚詫萬分,馬上叫孫女從網上查對這條新聞。孫女告訴她確有其事。楊老太太心潮澎湃,從心底裡喊出一句話:“懷仁你還活著,我終於找到你瞭!”兒孫們見老太太如此激動,不由追根究底,老太太於是對兒孫們說瞭一段60年前的往事。
  
  1949年初,共產黨已奪取瞭大半個中國,即將渡江南下。國民黨節節敗退,想在西南一隅積蓄力量,伺機反攻。楊老太太的丈夫朱從武時任西安市警備司令,佩少將軍銜。因為夫人當時已懷上第十個孩子,為避亂,夫妻商量讓她回四川成都老傢分娩。從西安到成都有千裡之遙,要翻越高峻的秦嶺,一路上非常艱險。朱從武特地安排一輛美國軍用卡車,隨行的有一對兒女和管傢,以及女傭、醫師、副官、警衛等十餘人。為防不測,不但開瞭通行證,還給沿途水陸碼頭胞哥大爺寫瞭信,備瞭幾份禮金。在陜西境內通行證十分管用,地方官及警務人員多予禮遇;進瞭四川卻像進入異國他鄉,穿各種軍裝的部隊五花八門,占山為王,到處設卡,名為檢查實際是敲詐財物。由於一路顛簸,夫人動瞭胎氣,在群山中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全車人正在焦急,隨行醫師看見路邊不遠處的靈泉寺,馬上決定先到寺中急救。靈泉寺方丈仁空先是面有難色,說寺廟乃清凈之地,不可有血光之災,夫人臨產最好另想辦法。這時夫人腹痛加劇,隻得請他幫忙尋個合適處所。仁空方丈說寺旁有一處看管山林人住的小屋,那裡住宿、燒水、煮飯都十分方便。眾人謝過方丈,趕忙扶著夫人來到小屋。隨行醫師等馬上燒開水消毒器械忙碌起來。哪知胎兒橫位,先前生那9個孩子時從不曾有過這種情況。醫師想盡辦法,仍無法讓夫人順利分娩,她下身出血過多,面色慘白。醫師見狀恐怕夫人有危險,要趕緊設法輸血。夫人的血型是AB型,同行人中隻有一位司機為AB型,醫師擔心他輸血太多難以開車,正在為難,仁空方丈聞訊後趕來,說本寺有一位年輕僧人叫懷仁,年幼時在醫院動過手術,所以清楚地記得他是AB型血。醫師大喜,讓他快來。懷仁趕來後爽快地獻出瞭600CC鮮血,因獻血過多,當場暈倒在地。加上司機獻的300CC的鮮血,夫人這才撿回一條性命,十妹也順利降生。
  
  一周後母女平安,夫人決定次日動身去成都。
  
  當夜,夫人讓副官請來方丈和為她獻血的僧人懷仁,當面表示謝意。她見戰亂年頭靈泉寺香火冷寂,寺中僧眾生活清苦,特贈黃金10兩,銀元300塊,作為香金。仁空連連道謝,表示要將這些金銀鑄一口大鐘,懸掛於寺中,年年月月,讓鐘聲遠震四野,宏揚佛法。夫人聽仁空這樣說,又吩咐副官再加300銀元,盼仁空早日辦好這件好事。次日清晨,仁空為夫人一行做瞭平安課誦,依依道別。
  
  三
  
  車過綿陽,成都平原秀麗的風光展現在眼前,回傢之路不過一日車程,大傢都寬心地舒瞭一口氣。
  
  傍晚時分,夫人一行入住路邊一傢悅來客棧。她特地吩咐副官把菜肴搞得豐盛些,還請大傢品嘗四川美酒劍南春。大女兒朱二妹當時已16歲,亭亭玉立,粉臉紅唇,在酒席上唱瞭幾段竹枝詞,眾人贊不絕口。
  
  夜深瞭,大傢各自回房入睡。這時,客棧中突然沖進來二三十個帶槍的人,頃刻間就把客房團團包圍起來。夫人聽到動靜,讓女傭去看看怎麼回事。女傭報告說外面全是持槍的人,楊端午見勢不妙,就大喊副官。住在隔壁的副官和警衛聞聲趕來,拔槍厲聲責問:“你們是哪方面的?我們有軍方的通行證,讓你們長官來說話!”這時幾支雪亮的電筒同時射過來,一個當官模樣的人握著手槍對副官說:“這裡是我們九龍山挺進司令部的地盤,你那張啥子通行證不管用,讓不讓你們通行得老子說瞭才算!”副官見他們不過是一股雜牌地方武裝,就笑著說:“大水沖瞭龍王廟,原來都是自己人,今日在此相逢也是一種緣分。弟兄們夜裡出勤也夠辛苦的,今晚就由我做東,犒勞各位弟兄。”哪曉得來人是一夥占山為王的土匪,為首的自稱副司令,說:“本人連夜到此,一不為吃,二不為錢,得悉你們一行中有我們看中的一位女醫官和一位小姐,貌若天仙,正好給我們九龍山正副司令當壓寨夫人……”夫人見他口吐狂言,怒不可遏,喝道:“無恥之徒,你休想帶走一個人!”副官和警衛立刻挺身上前保護夫人,與那夥土匪槍口相對,僵持在那裡。
  
  正在雙方劍拔弩張,一觸即發之際,突然“繳槍不殺”之聲震天動地,幾十名全副美式裝備的正規軍猶如天兵天將從天而降。那土匪副司令和手下全傻瞭眼,乖乖放下瞭武器。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原來夫人離開西安後,丈夫朱從武從第五天開始天天給成都打電話,打聽夫人下落,但音訊全無。他越想越不對頭,怕夫人路上遭遇不測,急忙派特務連60名官兵分乘兩輛卡車一路追趕尋查。說來也巧,這天追到悅來客棧已是深夜,他們突然發現門外有一輛軍車,牌照正是西安警備司令部的,由此斷定朱夫人一定在此。再一打聽,夫人被一夥土匪困在其中,連長立刻下令包圍飯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把這幫土匪統統繳械。那個副司令被架出去斃瞭,其餘大小嘍囉統統遣散,夫人喜出望外,命客棧老板立刻準備酒菜,慰勞官兵。
  
  四
  
  楊端午平安回到老傢成都,育兒養女過得也很安適。兩個月後朱從武司令突然趕到成都,說奉上峰之命,他已調職臺灣,任高雄市城防司令,要帶全部傢眷同往。楊端午考慮到大陸戰局和傢庭人口眾多的實際情況,半月後與丈夫同飛臺灣。
  
  楊端午到臺灣後一切還算順利,但她常想起大陸的親人和故舊,特別是四川靈泉寺的仁空法師和為她獻血的僧人懷仁。她記掛他們,不知近況如何?大鐘是否鑄成?為瞭讓傢人永遠銘記這段逢兇化吉的往事,她把最小的女兒朱十妹改名為朱靈泉。
  
  不久新中國誕生瞭。到瞭1951年中秋,考慮到臺海兩邊的特殊情況,楊端午托在香港的朋友給四川靈泉寺寄去萬元港幣。過瞭一個月,香港朋友傳來信息,說款已退回,匯單上寫著“無此單位”。一個大寺院怎麼會沒有瞭,楊端午十分不解。又過瞭兩年,朱靈泉已入幼稚園讀書,又勾起瞭楊端午對靈泉寺的懷念。她利用去香港觀光的機會,直接打長途電話打聽四川靈泉寺情況。接線員說靈泉寺1950年因火災而毀。楊端午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又多方打聽,才知大陸解放前夕,幾股土匪聚集在山高谷深的靈泉寺中,妄圖與新生的人民政府對抗。解放軍包圍瞭寺廟,為保護這座古建築,沒有立即進攻,而是迫其繳械投降。土匪們見大勢已去,綁架瞭方丈仁空,又放火燒瞭寺廟,乘亂從後山逃走。從此靈泉寺隻剩斷垣殘壁。
  
  歲月流逝,轉眼到瞭20世紀80年代後期,大陸改革開放已取得很大成績。楊端午看在眼裡喜在心頭,她想回大陸探親,但由於她年事已高,丈夫朱從武又在病危中,無法前往。她托在成都的親屬專程去尋訪靈泉寺和相關僧眾,不久傳來回話,說當年靈泉寺焚毀至今未重建,僧眾下落不明。至於那口大鐘,當地百姓說被原來的僧人移到北川靈德寺。楊端午聽瞭久久未語,心中默默祈盼有朝一日能回到故鄉重建靈泉寺。
  
  五
  
  端午節後的第十天是楊端午決定在法華寺舉行祈福平安大法會的日子。寺院要提前三天在大殿廊下張貼法會告示,上面寫明祈福法會的發起人和祈福內容、傢人名錄等等。妙空法師命書記僧先與已訂的三方聯系,不一會,書記僧趕忙來報說:“真是奇瞭,三傢法會發起人均是楊端午,我怕搞錯,詢問再三,結果的確是朱從武將軍的夫人,百歲老壽星楊端午,隻是在預訂時她的孫輩爭先出面操辦,相互間未曾通氣,都想給老太太一個驚喜,所以才出現這種局面。”妙空法師大喜,連連說:“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楊端午在端午後第十天下午來到法華寺,同行的有兒孫重孫等百餘人,浩浩蕩蕩,神情肅穆虔誠。晚上10時42分,楊端午在妙空的引導下撞響瞭第一聲夜鐘,鐘聲宏亮,在山谷中久久回響。妙空宣示祈福平安法會開始,僧眾高聲誦念平安經文,抑揚頓挫,如訴如泣,伴隨佛樂,莊嚴悅耳。楊端午的各位子孫都依次撞鐘,有的一人單撞,有的兩人合撞,待到108下撞完,時鐘已指向零時2分,法會圓滿結束。大殿中紅燭高懸,香煙裊裊,把眾人對四川汶川災區人民的心願一一傳遞過去,願逝者安息,生者平安,重建傢園,興旺發達。
  
  臨別時,楊端午對大兒子說:“一明,你把準備好的香金130萬元奉上。”妙空法師馬上擋住,動情地說:“楊老太太是人中之瑞,今日有幸光臨敝寺,我等三生有幸,今撞夜鐘是為災區百姓祈福,也是我輩應該做的。加上下午聽老太太說,您不顧百歲高壽,將由二妹、三妹兩位女兒陪同前去四川北川靈德寺祈福,出資為寺院整修震坍的圍墻等建築,還要建10所濟世堂用以安置孤殘老人,供養他們安度晚年,這是行善積德的大好事,讓我等十分敬佩。因此我決定不但不收今夜法會香金,還將已收下的三筆預付香金全部退還,合計560萬元。同時為表達全寺僧眾的心意,我們法華寺也捐贈100萬元,請你們帶到四川,全部用於靈德寺的整修和救助之用。祝願楊老太太此行順達,在靈德寺點燃頭香,撞響夜鐘,功德圓滿。”楊端午聽瞭妙空法師這番肺腑之言非常感動,向妙空合十致謝,說:“多謝方丈吉言厚意,我們朱傢能有今日之興旺發達,全靠祖上恩德,血脈所系,慈悲為懷,樂於濟世。今夜我被眾位高僧大德、親朋好友的義舉所感動,深感原先赴四川救災的計劃還不夠盡心盡力,我應以百歲之軀、良善之心辦好這件大事。我決定在菩薩面前立下弘願,我要傾其所有……”朱一明聽瞭馬上問道:“娘,你已經把準備終老的錢都拿出來瞭,這不是已經傾其所有瞭嗎?”楊端午說:“我還有一筆不小的財產,這就是我住瞭60年的臺北將軍府。這座房子雖然建築年代已久,但規模不小,你們不少人都在那裡住過。現在一傢傢都分住在各自新居中,將軍府已失去昔日的繁盛和風光。現在這一帶正要建設新的商業區,這所住宅也將拆遷。我思量再三,決定放棄安置,這樣可得到近億元新臺幣的補償款。我就用這筆錢建立一個支援四川災區的基金,再發動傢人和親友奉獻愛心,眾人拾柴火焰高,這樣我們朱傢就可以在四川辦成許多好事。也許這件事你們還不能完全理解,但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和十妹身上至今還流著靈泉寺懷仁高僧的鮮血,我們兩岸是一傢人啊!”說到這裡,楊端午激動地流出瞭眼淚,在場眾人也感動不已。接著老太太表示,這次去四川一定要去靈泉寺遺址看看,爭取把它也重建如初,讓宏亮的鐘聲重新在山谷中回響。她打算在寺後的青山上修建自己的墓地,將來就在故鄉的青山綠水間安息……
  
  朱傢五代子孫聽完楊端午老太太和妙空方丈發自內心的表白,心潮澎湃,異口同聲地喊出一個字:“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