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張的博客生活

  張傳鋒在廣告公司搞策劃,經常跟文字打交道,這也算充分繼承瞭他打小寫日記的好習慣。
  
  前幾天老張跟一個客戶閑聊,那人問他“博”瞭沒有?老張臉一紅,還以為說他那方面不行,後來才知道這個“博”指的是“博客”,也就是在網上寫日記。老張覺得這事挺新鮮的,詳細咨詢瞭一番才知道,前幾年網站靠著郵箱拉客戶,今年流行博客瞭。老張搞懂以後馬上動手,挑瞭個註冊用戶不多的博客網站安瞭傢。根據他做廣告的經驗,越是人少的地方越有潛力可挖。
  
  本來日記這東西是見不得光的,而今不僅要人看,還追求高點擊率,老張有點迷糊,一時間不知道該寫點啥。寫寫昨天晚上回傢晚瞭跪搓衣板?不行,太丟人,還是記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好;要不寫寫同事小吳昨天請假吊喪其實是跟女朋友看電影瞭?也不行,讓領導發現瞭還得瞭!算瞭,先摘點詩歌貼上占著地方吧,以後想好再說。
  
  咋沒人訪問呢?為瞭拉動人氣,老張在給客戶分發名片前,都用標準手寫體在名片顯要位置標上“蝸居”二字,後邊綴上他博客的網址。另外,老張還對他的同事、他老婆的同事逐一下瞭“通知”。您別說,還真有湊熱鬧的,半個月下來,參與老張博客討論的人越來越多,頁面點擊率直線上升。這讓老張的腦袋瓜兒一時間持續升溫,接連在博客上貼瞭三十多篇珍藏日記。老張這一亢奮就忘瞭提高警惕瞭,有天他一不留神在博客日志中提到瞭前任女友,被老婆逮瞭個現形,嚇得他再也不敢瞎嘞嘞瞭。可巧領導安排老張去外地出差,頭腦發熱的老張逐漸冷靜下來,心想咱一不是名人,二不是帥哥,寫的盡是些跟老婆藏錢、背老婆抽煙的齷齪事,真沒勁,這博客不寫也罷。
  
  兩個月後,老張出差回來跟老板匯報工作。老板不大高興的樣子,老張也不敢問,灰溜溜地走出辦公室,回到他的隔斷間裡。一晃兩個月沒上自己的博客,老張好奇心又起,打開一看,哇,好熱鬧嘛,都好幾頁瞭。等仔細看過以後,老張的臉由紅變白,由白變黑,眉頭上豆大的汗珠開始往下淌。隻見博客跟帖裡有很多諸如“老板的啤酒肚,賽過六月小孕婦”、“老婆的大屁股,正面側面一樣鼓”這樣的文字。最最要命的是,跟帖的落款是他張傳鋒!可是這些話絕對不是他寫的!檢索自己為數不多的網絡知識,老張覺得肯定是自己的密碼被人盜取瞭,否則不可能以自己的名義發帖。他趕緊登錄博客的後臺管理,發現自己還能進入,看來盜取他密碼的那人並沒有給他改,於是趕緊把個人資料刷新瞭個遍,然後把“啤酒肚”、“小孕婦”之類的日志通通刪掉瞭。幹完這些,他明白老板為什麼不高興瞭。老張想去解釋解釋,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就在“最新公告”欄目裡用大紅黑體字出瞭個“通告”:“我們老板的啤酒肚絕對不是六月小孕婦,我老婆的屁股絕沒有四尺八寸!前幾天盜用我密碼亂跟帖子的,沒你這樣坑人的!有膽子就站出來單挑……”
  
  老板對張傳鋒的態度降至冰點,老張越想越火,就給那傢博客網站的客服打瞭電話。接電話的是一位聲音很甜的小姑娘,耐心聽完老張機關槍似的投訴,小姑娘甜甜地說:“對不起先生,您是我們博客網站的免費用戶,我們不提供售後服務。不過出於道義,我建議您趕緊申請密碼保護,經常修改密碼。根據您的描述,我懷疑您的電腦中瞭木馬病毒,建議您及時殺毒。最後,感謝您使用本公司產品,請掛機!”
  
  老張這個氣啊!你們網站有幾個VIP用戶啊?還說什麼免費用戶不享受售後服務,你們網站的點擊率全憑我們這些免費用戶撐著呢!沒辦法,老張趕緊從網上下載瞭個破解版的殺毒軟件,裝上後殺起毒來。這一殺毒不打緊,原來好好的系統一下子崩潰瞭。他打電話咨詢瞭哥們,人傢告訴他網上下的東西你就這麼放心啊,很多病毒都捆綁在打著免費旗號的軟件裡並隨之泛濫成災!老張通過慘痛的經歷再次搞懂瞭一個樸素的道理:便宜沒好貨。
  
  重裝瞭系統,打好補丁,老張給愛機裝上瞭斥“巨資”購回的正版殺毒軟件和防火墻程序,心想這下總該消停瞭吧?到現在,老張是一點兒寫博客的心思都沒瞭,隻要那個討厭的黑客不再給自己惹麻煩,他就燒高香瞭。
  
  怕什麼偏來什麼。就在老張折騰好電腦的第二天下午,又有人以他張傳鋒的名義跟帖,聲稱前幾天說“老板的啤酒肚賽過六月小孕婦”實屬謬傳,向大傢誠摯道歉,並用特大號的紅色黑體字標明:“老板的啤酒肚,賽過八月小孕婦!”老張看到又趕緊給刪掉瞭。這讓他很納悶:系統也重裝瞭,殺毒軟件也是正版的,怎麼就擋不住這個黑客呢?難道他的水平真有這麼高?你水平高又幹嗎跟我這一無權二無錢的老百姓過不去呢?你“黑”個名人網站或許還能出點小名,你“黑”我為瞭啥?
  
  老張又打電話咨詢博客空間供應商:能不能把他的博客註銷瞭?對方說免費空間註冊後不能提交註銷請求,如果確實不想再用,那就荒置它三個月,不登錄,不維護,不寫日志,這樣它就自動註銷瞭。如果你想自主註銷的話,需要交納每年60元的會員費。老張說這不是扯淡嗎!交這60元要是為瞭自主註銷,那也就是一錘子買賣註銷一次,又談何每年?接線員一聽這話,撂下一句“本來就不該跟你這免費用戶扯”就收線瞭。
  
  老張很氣憤,可理智告訴他除此以外別無他法,他決定用“三個月不理會”省下那60塊錢。打這兒起,老張再不看他那鬼博客瞭。
  
  這天,老板拉著臉讓老張跟他到辦公室去一趟。坐好後,老板說:“你出差那兩個月裡,下瞭個新文件,初步決定在你和小吳之間選個新辦公室主任出來。我看你忙得很,成天折騰什麼博客,就沒跟你說。一個半月後公開選舉,你心裡有個數。”
  
  老張聽老板提到瞭博客,心想壞瞭!他已經有一周多沒看這網上之傢瞭,莫非這期間黑客又有新動向?辦公室主任,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職位啊!老張趕緊打開自己的博客,這一看,他又是大汗淋漓,日志下又有以他張傳鋒的名義跟的帖子,說老板絕對沒二奶,他有的是三奶、四奶……老張這時候也顧不上什麼三個月自動註銷瞭,趕緊在後臺登錄,刪瞭這些對自己仕途有著致命性打擊的話。
  
  人傢寫博客為瞭讓人點擊,老張玩博客則害怕別人看見,而且他還隻刪不寫,專門給黑客張傳鋒“擦屁股”。三天後,老板又來找老張鄭重地談話,讓老張上班時間多做業務,少幹私活。老張一聽就明白老板這是在說自己上班時間鼓搗博客,不敢不收斂,隻好下班後在傢清除博客裡對老板不敬的跟帖。老張也知道這是掩耳盜鈴,老板一定會看到,可他又沒什麼更好的辦法。
  
  這天老張為瞭一個文案去找小吳。順帶說一句,老張和小吳在一間辦公室辦公是不假,但他倆還有另外三位同事的工作臺都由隔板隔開,所以平時也不大打照面。老張拿著方案鉆進小吳的“單間”,發現小吳正在看他老張的博客,一邊看還一邊打字,好像在寫“啤酒肚”之類的……
  
  後來,老張咨詢瞭一位電腦高手。高手說,一般博客程序都允許訪問者匿名跟帖,訪問者也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隨便起個什麼名,比如張傳鋒、李傳鋒什麼的,但訪問者沒有管理員權限,不能開新帖。老張頓悟,回傢趕緊把他發的幾十條日志刪得幹幹凈凈,又把自己博客的留言板給關瞭。打那以後,老張的博客上再也沒有以張傳鋒的名義發佈的“老板新動向”瞭,小吳見瞭老張,臉上總是訕訕的。至於老張有沒有當上辦公室主任,那是後話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