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假面視頻

  一
  
  城建局局長馬福標喜好與美女視頻聊天,這陣子,妻子回娘傢養病去瞭,女兒在外省讀大學,他一個人在傢,正好打開視頻找美女神聊。這天,一位女網友又進入瞭馬福標的視頻,沒想到她臉上戴瞭一副鬼怪模樣的假面具,隻露出一對深不可測的黑眼珠。對方何以不露“廬山真面目”?難道她崇尚另類或者臉部有什麼缺陷?為瞭弄清情況,馬福標故意用調侃的語氣說:“哇噻,美女戴上假面具好可愛呀,能不能摘下來認識一下?”
  
  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後,對方輕啟朱唇:“能與馬局長見面我很開心哦!我姓朱,聽小姐妹說馬局長您挺有風度,交個朋友,請多多關照!至於這副面具嘛,我想還是暫時不摘下的好,不是有句話叫作‘無限風光在險峰’嗎?交個朋友如同登山一樣,走到山巔時才能看到絕妙的風光,您說是嗎……”
  
  “啊,朱小姐妙語連珠啊!那我們就一起去登那座神秘的山吧,到時候我想朱小姐一定會給我一個意外驚喜吧?哈哈……”馬福標用一種曖昧語調誇獎對方。自從當上城建局局長,主動接觸他的女人還真不少,不是求財就是想借助他的權勢。這個戴面具的女人不僅瞭解他的情況,還戲稱“無限風光在險峰”,此言一定有她的用意吧?此刻的馬福標早已想入非非……
  
  接下去,兩人就在一種神秘的氣氛中聊天。令馬福標大喜過望的是,朱小姐不僅嗓音甜美,且知識面廣,從克林頓與萊溫斯基的緋聞談到張國榮主演同性戀影片,從母系社會的生育觀到21世紀的新門當戶對……話題雖然海闊天空,卻緊緊圍繞馬福標極感興趣的“愛情與性”這個主題。
  
  “啊,朱小姐真是一位博學多才的大傢閨秀呀!不知什麼時候能與朱小姐您見上一面,算是我今生的幸事,哈哈……”談瞭一陣,馬福標便迫不及待地邀請對方網下見面。
  
  “好啊,我也想一睹馬局長您的風采呢!今晚9點您到環城西路444號來找我吧,我在那裡恭候您,不見不散。”
  
  馬福標抬腕看表已是晚上8點半瞭,於是趕緊關瞭電腦,換好服裝,樂不可支地出瞭門。
  
  二
  
  馬福標駕著奧迪小車來到朱小姐指定的地點,抬目一看不由傻瞭眼:這環城西路444號竟是一座殯儀館!朱小姐怎麼會選擇這種地方幽會?難道附近還有什麼幽會場所?可舉目四顧,就隻有這麼一座讓人望而生畏的殯儀館。張望瞭一陣仍不見美女的身影,馬福標隻好悻悻返回。回到傢後他趕緊上網撥朱小姐的QQ號,卻無法聯系上,直至次日晚上才在視頻上看到她的靚影,依然戴著面具,所不同的是當天她戴著一副美女面具,而昨天則是一副面貌猙獰的魔鬼面具。
  
  “馬局長,昨天我在那裡等你好久呢,怎麼就不見你來呢?你怎能失約呢……”朱小姐用稍帶嗔怪的口吻說道。
  
  “啊,昨晚我開瞭小車去見你,就是不見你的人……”馬福標不敢把殯儀館這樣不吉利的字眼說給美女聽,生怕會影響彼此的好心情。
  
  “是這樣啊,也許我沒戴面具馬局長你認不出吧?今晚我再約個地點與你見面好嗎?現在你好好瞧瞧我的面具,我的長相就跟我現在這副面具幾乎一模一樣,你隻要記住瞭這副面具的樣子,就能認出我瞭,嗯……”朱小姐閃動著一對迷人的黑眼珠道。
  
  聽朱小姐這麼一說,馬福標心裡頓時漾起一陣喜悅。昨夜的事也許真如她說的那樣自己沒認出呢,於是趕緊細瞧朱小姐臉上的面具。今天朱小姐臉上戴的是一張放大瞭的彩色美女照,馬福標心底突然襲過一陣寒意,情不自禁地記起瞭一個女人……一年多前,他通過網上聊天結識瞭一個名叫朱艷的三陪女,後來她成瞭他的秘密情人,再後來她懷上瞭他的孩子吵著要跟他結婚。為瞭不暴露這件醜事,他先用安眠藥讓她昏睡,然後把她丟在鐵軌上造成臥軌自殺的假象,這件事做得天衣無縫,至今公安部門無從查起。怎麼今天這位女子突然戴著朱艷的照片出現在視頻中?
  
  “馬局長,你怎麼瞭?該記住我的容貌瞭吧?等會兒我在火車西站的十字路口等你,這一次真的不見不散……”
  
  “火車西站的十字路口見面……”朱小姐的話像利劍一樣刺中瞭馬福標的敏感處,他一手制造的“臥軌自殺”正是在火車西站十字路口附近的鐵軌,現在對方突然提出要和他在火車西站會面,而且還戴著朱艷的照片,這個也姓朱的女人到底是誰……馬福標再也不敢往下想下去瞭,平素迷信鬼神的他此刻突然覺得視頻中似有一股陰氣彌漫,不由打瞭個寒噤。
  
  “朱、朱小姐,可以問一下你叫什麼名字吧?還有你的年齡……”馬福標小心翼翼地探問著,心裡犯疑:她會不會是死於非命的朱艷的鬼魂?
  
  “啊,馬局長,時間不早瞭,這一切我想還是到瞭會面地點再告訴你吧,那裡能看到當今時速最快的子彈頭列車呢,嘿嘿……”視頻中的她含蓄地說道,繼而又發出一陣笑聲。
  
  “那好,我們就去那裡見面吧……”馬福標說著趕緊關瞭視頻,隻覺得一顆心還在怦怦亂跳,朱小姐那一句“子彈頭列車”就像一粒子彈擊中瞭他的靈魂……這個女人到底是誰?她怎麼會戴著朱艷的照片出現在視頻中?為什麼要約他到朱艷慘死的地點去會面?難道她真是那位死於非命的朱艷的鬼魂?一向篤信鬼神的馬福標越想越害怕……
  
  三
  
  夜幕早已降臨,馬福標驅車壯著膽往火車西站方向駛去。透過路燈,馬福標發現十字路口已站著一名身著白色裙子秀發披肩的年輕女子,朱小姐果然如約而至。當近距離看清這女子的面容時,馬福標不由嚇出瞭一身冷汗:這女子不是別人,竟然真是那位死於非命的朱艷!盡管已過去一年多瞭,可她的音容笑貌仍牢牢刻在他的腦海中。馬福標隻覺得周身冰涼,趕緊調轉方向猛踩油門溜掉瞭。
  
  一連多日,馬福標都不敢看視頻。他萬沒想到,那個已經死瞭一年多的朱艷會突然出現在視頻中與他聊天並約他相見,看來這世界上真有鬼魂,冤死的朱艷鬼魂來找他算賬瞭……
  
  日子一天天過去,驚懼未定的馬福標每天夜裡都做著噩夢。然而,朱艷的“鬼魂”並沒有來找他,他想,這件事也許是自己多疑瞭,那個想見自己的女網友也許隻是長得像朱艷吧,自己錯過瞭這麼一次艷遇的機會也挺可惜。抱著這樣的想法,馬福標重新打開網絡視頻並在朱小姐的QQ系統裡留瞭言:“朱小姐,對不起,那天我的小車臨時發生故障,未能赴約見你,望原諒。”
  
  接著,馬福標就等著朱小姐在視頻中重新出現,卻遲遲未見。正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篤篤”的腳步聲,接著又響起瞭輕輕的叩門聲。馬福標再也不敢去開門瞭。難道朱艷的鬼魂真的來找他瞭?正當他疑神疑鬼時,電腦視頻裡突然出現瞭一位黑衣長發怒目圓瞪的年輕女子,定睛一看正是一年前被他害死的朱艷!隻見她突然發出一陣淒楚的冷笑:“馬福標,你還認得我嗎?”
  
  “你……你是朱艷……你、你是人還是鬼……”此時的馬福標再也控制不住極度的恐懼感,他想逃出屋子,可視頻裡的女子大聲喝住瞭他:“馬福標,今天你是插翅難逃!你剛才不是已經聽到腳步聲和叩門聲瞭嗎?那就是我的鬼魂!不錯,我就是一年前被你害死的朱艷。馬福標,你好狠毒呀!你在我喝的咖啡中放瞭大量的安眠藥,又把我放在鐵軌上造成臥軌自殺的假象。你不僅害死瞭我,還害死瞭我腹中無辜的胎兒!我約你去殯儀館和火車西站,就是想讓你好好為我憑吊一次,我是一名冤死的女鬼呀……”
  
  嚇得魂飛膽破的馬福標突然“撲通”一聲朝著視頻中的“女鬼”跪下,哀聲央求:“朱小姐,你饒瞭我吧!我是真心愛你的,害死你實在是出於下策,因為當時你逼我和我老婆離婚,還要把孩子生下來,我是被逼得沒法才這樣做的……對不起,今生我不能和你成夫妻,來生一定娶你為妻……”馬福標在古裝戲中曾看到那些迫害發妻的負心漢被閻王派來的小鬼捉進陰間地獄的故事,他朝著視頻中朱艷的鬼魂磕起頭來:“朱小姐,看在你我以前的情分上,饒瞭我這一回吧!當時我害死你是一念之差,求求你寬恕我這一回,來生我做牛做馬伺候你……”
  
  “馬福標!你這個狠毒的貪官,為瞭掩飾你的風流事,竟狠心殺死情婦。你以為自己幹得天衣無縫,可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你最終逃脫不瞭法律的嚴懲!快打開房門,看看外面站的到底是誰!”
  
  “我就去開門,就去……”聽朱艷的“鬼魂”這樣訴說,馬福標趕緊去開門,想把冤死的“鬼魂”迎進屋子求她寬恕。可打開房門一看,面前站立著幾名威嚴的警察。他正在驚愕,一副冰涼的鐵銬已戴在瞭他手上……
  
  馬福標被公安幹警押到公安局,突然見到一名身著警服英姿煥發的女警察,覺得她有點像視頻上見到的“朱艷”。心裡正在嘀咕,隻聽女警察對他說:“馬局長真是貴人健忘呀!剛才咱們還在視頻上見面呢,怎麼一轉眼就不認識瞭呢?”說著隨手打開瞭桌上的一臺電腦,那裡還保存著馬福標剛才見到“鬼魂”失魂落魄的模樣及他不打自招的“殺人”供詞。
  
  此時的馬福標如夢初醒,原來這一切都是公安機關設下的圈套!
  
  與馬福標視頻聊天的女偵查員,一年前在西站鐵路段發現瞭慘死於鐵軌的孕婦。經驗屍發現,該女子生前曾服用過大量安眠藥,初步確定為他殺,卻因為無人認屍加上死者身上沒有任何身份證件而成瞭懸案,然而公安機關一直沒有放棄追查此案。不久前通過這個QQ號,終於查到該女子原來是城建局局長馬福標包養的情婦。案情浮出水面,馬福標有重大作案嫌疑。在查案過程中,公安機關瞭解到馬福標平時十分迷信“鬼神”,並喜歡視頻聊天,為瞭“引蛇出洞”,於是特地派瞭這名容貌與死者朱艷有幾分相像的女偵查員,通過化妝後裝成朱艷的“鬼魂”故意與馬福標視頻聊天,終於讓這個殺人惡魔原形畢露。等待馬福標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