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洞聖宮傳奇

  一、荒洞顯聖
  
  宋嘉年間,河間府半年間失蹤瞭幾十個少女,官府全力追查無果,隻得上報朝廷,大理寺派少卿東方亮前來秘密調查。東方亮星夜趕到河間府,反復查驗後發現,失蹤女子大多去過同一處地方—洞聖宮。
  
  洞聖宮本是偏僻的山洞,洞中暗河水勢兇猛,無法靠近。幾年前,每逢月圓之夜,洞中石壁上便會出現佛祖、和尚、信徒的身影,還有講經的聲音。很快消息傳開,無人問津的荒洞變得遊人無數,得名洞聖宮,附近還修瞭座靈影寺,寺裡有50開外的住持凡空大師和不到20歲的小和尚三清。
  
  東方亮化裝成秀才,到靈影寺借宿。凡空叫徒弟三清讓出房間,請他入住。東方亮偷眼看去,三清年紀不到20,生得唇紅齒白,煞是喜人,卻穿著一身肥大的僧袍,顯得很是別扭。
  
  凡空為人孤僻,從不單獨與人交談,隻有當三清在身邊時才會偶爾開口講幾句話。每晚戌時,師徒二人便緊閉大殿門窗,打坐念經。東方亮在窗外偷聽過兩次,沒發現什麼。但東方亮覺得這師徒二人行為舉止很不正常。
  
  二、暗夜遇襲
  
  這天夜裡,東方亮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恰巧三清送來一隻香爐,嗅著沁人心脾的幽香,這才沉沉睡去。半夜時分,東方亮忽然被重重砸醒,睜眼一看,頓時大驚失色:一個黑影手執利刃,照頭猛砍過來!東方亮急忙一個側滾翻,順手抓腰刀在手,這時腦後一陣風響,黑影又是一刀砍來!他循著風聲回手一刀,大不瞭同歸於盡。隻聽一聲慘叫,身後有人應聲倒地。東方亮摸摸自己,渾身上下竟然毫發無傷。
  
  借著月光看去,一個陌生男子倒在血泊中,那一刀正中咽喉,此時已經隻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瞭。東方亮伸手去摸燈籠,卻摸瞭個空,走近一看,原來燈架倒在瞭床上。東方亮拍拍額頭,恍然大悟—賊人偷偷溜進屋裡,卻不小心碰翻燈架將他砸醒,索性想殺人滅口,不料反被他殺死。凡空和三清聞聲趕來,看到死屍,嚇得魂不守舍,急忙連夜報官。
  
  第二天,當地知縣派來捕快調查。捕快揭起屍體身上的白佈一看,頓時驚叫:“這不是胡不色嗎?怎麼會死在這裡?”
  
  胡不色是遠近聞名的采花大盜,禍害良傢婦女無數,官府多次緝拿無果,想不到這次栽在瞭東方亮手裡。
  
  也活該胡不色倒黴,這天他見前來洞聖宮朝聖的美女眾多,色心驟起,又想來采花,卻不知道美女住在哪個房間,隻好循著香味去找,正巧東方亮的房間點著香爐,於是潛進去打算伺機下手,不想碰倒燈架,砸醒瞭東方亮,死在他的刀下。
  
  東方亮回屋之後,三清送來凡空大師的手書一封。上面寫著:大人微服私訪,老衲眼拙失敬,今日大人大展神威,一破失蹤懸案,二斃采花大盜,已建大功,敝寺乃佛門清修之地,大人請便。
  
  三、迷影重重
  
  東方亮被迫離開靈影寺,心中卻絲毫沒有破案的喜悅之情。本案唯一的線索胡不色就這樣蹊蹺地死瞭,留下眾多未解的謎團:胡不色怎會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間,為何自己毫發無損?胡不色如何作案,他的巢穴在哪裡,被他擄走的女子又在哪裡?
  
  東方亮一邊走,一邊反復回想當晚的情景—被燈架砸醒—黑影撲來—腦後風聲—兇徒倒斃……他越想越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一時之間卻又說不出來。
  
  這時他正穿過一片樹林,陽光照過頭頂的層層樹葉,在地上留下不斷跳動的影子,乍眼看去,竟還有幾分像許多小人在跑來跑去。東方亮忽的腦中一亮:“我想到瞭!”
  
  幾天之後,再逢月圓之夜,石壁上再次出現瞭佛祖講經的影像,洞聖宮裡擠滿瞭遊客,跪倒在地參拜。忽然,所有的影像都不動瞭,眾人驚訝得議論紛紛,洞裡亂成瞭一鍋粥。
  
  不一會兒,一個黑影偷偷閃進靈影寺大殿,在墻上摸到機關一扭,地上露出一個暗門,黑影急忙跳瞭下去。就在這時,十幾個黑衣人破門而入,手中的火把照亮瞭整個大殿,為首的正是東方亮。
  
  幾個黑衣人跳下暗門,很快便押著一個人出來,竟是凡空!身後又走出數十個女子,個個衣不蔽體,憔悴不堪。
  
  東方亮指指那些女子,說道:“凡空,這些女子都是被你擄來的吧?”說完,他拎過一個包袱扔在凡空面前,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洞聖宮裡佛祖顯靈的事,也是你裝神弄鬼搞的,這個包袱裡就是你的道具!紙影人戲,正是你的拿手把戲,我早就註意到瞭你那雙手,十指極其纖細修長,指尖長滿老繭,正是紙影人戲高手獨有的特征!”
  
  凡空的紙影人戲被拆穿,雖然有些慌亂,卻緊繃著臉一言不發。
  
  東方亮火瞭,喝令:“帶回去,大刑伺候!”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