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心驚合租房

  施小丹這個人膽子特小,怕受驚嚇。他剛來鹿山市東區打工,想與人合租一間房,節約一點開支。這天,他見江中新村的門衛室邊上貼著一張合租啟事,細一看,原來是一個科研單位的女科員,為寫科研材料,特地在城鄉接合部租瞭一套二居室,空著一間房也是浪費,就想找一個遵紀守法、作風正派的男士合租,以增加居住安全感。
  
  施小丹考慮瞭自身的條件,覺得完全符合對方的要求,因此一個電話打瞭過去,向她說明瞭情況。對方自稱名叫雷晶晶,聽瞭他的介紹,同意他立即趕到市郊面議。見面後,兩人話語投機,雷晶晶便讓他連夜搬過去住。
  
  施小丹高高興興地把行李搬進瞭合租房,雷晶晶把合租房兩人各住一間、一煤一衛二人合用等的大致情況向他作瞭交待後,就一頭紮進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專心寫她的科研材料瞭。施小丹進瞭自己的單間,收拾好床鋪,時間已近半夜。他想去小個便,準備抓緊時間休息。那衛生間是合用的,隻有一個座位,施小丹進衛生間後就趕忙把門關上。此時,北墻外的秋風吹得嘩嘩作響,而這裡又處於市郊比較荒僻,頓時,施小丹就想起瞭小時候在鄉下聽老人們講的那些鬼故事,心裡不由得打瞭個寒戰!從廁所裡逃也似的回到房間後,施小丹趕忙鉆進被窩裡,迷迷糊糊中即將入睡時,隻聽見隔壁雷晶晶“啊”的一聲尖叫,隨即她的房門“吱呀”一聲,然後就聽到雷晶晶匆匆的腳步聲走向廁所。稍頃,她回到房門口時,突然又是“啊”的一聲尖叫,嚇得施小丹蜷縮在被窩中間,一動也不敢動。又過瞭一會,雷晶晶的房門關上,這才寂靜瞭下來。這一夜,施小丹怎麼也睡不安穩,心裡總琢磨著雷晶晶怎麼半夜突然會發出如此嚇人的尖叫?
  
  但是,更使他想不到的是,連著好幾夜,每到半夜雷晶晶睡覺之前,上廁所進出房間,總會突然尖叫一聲。施小丹想問問她是什麼原因?可人傢一本正經地忙著寫材料,根本就不和你說話。施小丹沒轍瞭,去醫院找瞭個心理醫生咨詢:如果一個人一切正常,就是在半夜時會突然發出尖叫,這是一種病嗎?醫生說:“你能確定她沒有任何原因嗎?”“是的。”施小丹肯定地說,“據我多天觀察,她平時行為一切正常。”“那還用來問我嗎?”醫生不緊不慢地說,“是精神病一個,或者是間歇性精神病發作。”
  
  “啊!天哪!”施小丹幾乎要喊瞭起來。原來那個雷晶晶有精神毛病!她要是哪天發作瞭,出瞭什麼問題,或者冤枉我什麼男女之事的,那可怎麼辦呢?到時滿身是嘴也難說清楚啊!於是施小丹決定盡快搬走瞭事。
  
  這天是施小丹在這房裡住的最後一夜,從黃昏開始,他就著手收拾行李,準備第二天一早就跟雷晶晶攤牌,然後光明正大地離開這令人心驚膽戰之地。收拾妥當已是午夜時分,施小丹突然覺得肚子很不舒服,要上廁所。他輕輕地拉開房門剛要出去,誰知就在這一剎那,雷晶晶正巧從廁所裡回房,她突然又“啊”的一聲尖叫,施小丹被嚇得回頭就往房裡跑。但是,就在這個瞬間,奇跡出現瞭,雷晶晶的那扇門“吱呀”一聲,不打自開,一道強烈的燈光直照過道。與此同時,施小丹也被雷晶晶擋住瞭退路,她見他由於受到驚嚇而現出狼狽害怕的樣子,不由得“咯咯咯”地笑彎瞭腰。施小丹驚魂未定:“你……你……”“我、我怎麼瞭?”雷晶晶沒事似的問。施小丹這才怯怯地說:“你、你為什麼每天半夜裡總要尖聲大叫?”“哈哈,”雷晶晶又發出瞭一陣悅耳的笑聲,說:“忘瞭告訴你瞭,為瞭防止合租房裡的男士有什麼不軌的行為,因此我多瞭個心眼,我在房門安裝瞭一扇聲控門,沒有我自己發出的聲音,這門是永遠也打不開的。所以,我要開門進去,必須得喊叫一聲,它才會自動打開。”
  
  “啊!原來作怪的是一扇聲控門!”施小丹喘著粗氣,稍稍穩瞭穩神說,“你、你怎麼不早些說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