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迫不得已

  市教育局代理局長王大為隨考察團到國外學習考察還沒幾天,就接到妻子馬莉打來的電話,說他在農村的老父親心臟病突發,去世瞭。在電話裡,妻子還再三重申,說老父親臨終前,一再告誡,兒子好不容易有個出國考察學習的機會,千萬不要趕回來。王大為的妻子也覺得,按當地習俗,死者三天內就要安葬,大為就是趕回來也要好幾天時間,根本來不及為父親送葬,還是等考察學習回來後再好好為老父親盡孝。
  
  考察學習終於結束瞭,王大為連傢都沒有回,便急匆匆趕到瞭農村老傢。他的老傢在市轄縣的一個偏僻山村,交通不便,從最近的土石路下車後還要步行二十多公裡山路才能趕到傢。王大為推開院門踏入老傢,見老母親正在院子裡做針線活。
  
  “娘,我來遲瞭,”王大為一進門就跪在老娘面前,眼淚直往下掉,“我對不起爹,我沒有盡到孝道。”王大為的眼淚像斷瞭線的珍珠。
  
  娘站起身來,將院門栓上,然後拉著王大為的手進瞭堂屋,說:“兒啊,你也不要哭瞭,我說瞭,你不要怪我們,其實你爹並沒有死,是假死,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為瞭全村五百多名孩子。”
  
  娘的話讓王大為十分驚訝。他剛才進村時,就遠遠地看見自傢的院門上貼瞭一副隻有辦喪事時才有的白對聯,在村口,他兒時的夥伴還跟他握手,要他回傢後節哀,可娘剛才又說,爹沒有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到你大妹傢去瞭,過些日子我也去。”王大為的大妹多年前在外打工時跟一個河南小夥子好上瞭,眼下已成傢在河南的一個小山村。
  
  “娘,那爹為什麼要假死?這麼荒唐的事,村裡人和馬莉都知道嗎?”王大為不解地問。
  
  “村裡人和你媳婦馬莉都不知道,隻有幾個村幹部知道。唉,說起你爹假死,都是怨你不通人情,當瞭官不關心傢鄉啊。”
  
  娘的話更令王大為一頭霧水,一開始是爹的突然假死,再後來爹的假死與自己有關,王大為剛想張口問娘為什麼,娘又開口瞭:“告訴你吧,你爹假死的主意還是村主任吳義給你爹出的,吳義也是一片好心,要不是他出瞭這個主意,五百多個娃咋上學?眼下學校建成瞭,娃們都上學瞭,你爹就是真死瞭也值瞭。”
  
  王大為越聽越糊塗:“娘,爹的假死與娃娃上學有啥關系?”
  
  “你不記得瞭,6月份那場大雨把村小學沖塌後,為瞭讓孩子們能按時上學,吳村主任帶頭捐款,並跑鄉裡和縣上要錢修學校,可最後還差20萬塊錢。那天晚上,吳村主任來到我們傢,說修學校還差20萬塊錢。你爹一聽就急瞭,說第二天去市裡找你去,你不是教育局長嗎,給咱村小學撥些款總還是有這個權力吧。可村主任說,他已經找過你瞭,你說今年洪水特別大,全市沖毀的學校特別多,那些款已撥給重災區學校瞭,還輪不到咱村小學。你爹一聽這話急瞭,問咋辦?吳村主任說,辦法倒是有一個,就是要委屈你爹瞭。
  
  “你爹當時就拍著胸脯說,為瞭娃娃們能按時上學,就是叫我去死也值得。哪裡想到,吳村主任出的就是這個主意。他說,前一陣子,他從報刊上看到,河南省一個縣的縣委書記親老子死瞭,前往送禮的人特別多,光錢就收瞭好幾十萬。吳村主任還說,你的官跟那縣委書記一樣大,你爹要是一‘死’,送禮的肯定少不瞭,那學校的錢不就解決瞭。
  
  “你爹剛開始時還猶豫,說假死是瞞不住的,對你影響也不好,怕耽誤你的前程。可吳村主任說,咱這荒山野地的,有誰知道!再說瞭你們老兩口本來就要去大妹那兒住,一時半會不會回來。還說這錢是為娃們辦事,還是大好事呢……你爹想瞭半天,最後就答應瞭。”
  
  王大為一聽,猛拍瞭一下桌子:“這個吳義真是瞎胡鬧,竟拿我的職務做賭註,這不是在壞我的名聲嗎,再說爹也真是老糊塗瞭……”
  
  原來,今年6月份,一場突如其來的大暴雨襲擊瞭全市,全市不少山村學校被洪水沖毀瞭校舍,作為市教育局的代理局長,王大為全力以赴地從省上協調瞭500萬元教育救災資金,再加上市財政的撥款100萬元,這600萬元根據市長辦公會議研究,全部下撥到瞭受災最嚴重的山村學校。王大為老傢的那座山村小學雖然損失也較大,但不算重災區,未列入市教育局撥款范圍。出國考察學習前兩天,村上的吳村主任來找過他,盡管吳村主任再三相求,但王大為還是沒有給撥款。
  
  “娘,那錢湊夠瞭嗎?”王大為生氣歸生氣,但他還是問。
  
  “送的幾百個花圈低價處理給瞭花圈店,再加上收禮的錢,基本湊夠瞭。”
  
  王大為在傢住瞭一晚上後,第二天就早早地趕到單位。可剛進辦公室不久,他就接到市委組織部長打來的電話,組織部長在電話中大聲地批評王大為為老父親大辦喪事,影響惡劣的不良行為,盡管王大為出國考察學習不在傢,但沒有及時阻止傢人節儉給老父親辦喪事,在社會上造成極不好的影響。有人已經舉報到瞭市委,經市委常委會研究,決定免去王大為的教育局代理局長職務……
  
  王大為沮喪地放下電話。忽然門外風風火火地沖進來幾個人,王大為一看是村上的吳村主任領著幾個村幹部進來瞭。一見王大為,吳村主任就跪下瞭:“聽說你昨天晚上回傢去瞭,一定知道瞭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們一大早特地趕來瞭。大為,你的代理局長被撤瞭,這完全是我們的責任,請你原諒我們的不恭。我們商量好瞭,新學校落成後,以你的名字命名。而且,我們現在就去市委,跟領導解釋清楚,絕不能讓你背黑鍋……”
  
  王大為連忙說:“不怪你們,為瞭換來五百多個孩子能有學校上課,我爹他老人傢都不在意自己死一回,我撤個職又有什麼關系呢?何況,不當教育局長,我可以當娃娃頭,相信你們會歡迎我吧?”
  
  面有愧色的吳村主任和村幹部們緊緊握著王大為的手。這時候,任何話都是多餘的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