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板娘和我約會

  我是一名建築工地的普通民工,至今還沒有女朋友。沒有多餘的錢約會浪漫,當然也沒人看得上咱。
  
  這天下班的時候,肖黎移著款款碎步走到我面前,低聲說:“阿峰,下班後有空嗎?”肖黎是包工頭的老婆,也就是老板娘,她平時從來不跟我們這些民工搭訕。我很激動,連忙答道:“有空,有空,您有事嗎?”
  
  “我想請你喝茶,半小時後在月圓咖啡廳,不見不散。”肖黎說完,也不等我答應就飄然離去瞭。我使勁掐瞭下大腿,生疼。生平第一次被美女約會,還是高高在上的老板娘。我感覺不到開心,反而覺得害怕。我怕被老板知道瞭我會死無葬身之地,可我又不能拒絕肖黎,怕自己小雞肚腸反遭人反感。
  
  我如約趕到咖啡廳,肖黎已經等在那瞭。見到我,她很有韻味地朝我一笑,我差點暈瞭。肖黎絕對可以稱得上是美女,她的眼角雖然有少許魚尾紋,但我依然能從她的面部輪廓和皮膚想象出她昔日的美麗。肖黎溫柔地呼喚著我的名字:“阿峰,雖然我是第一次跟你說話,但是我早就註意你瞭,你給我的印象很深。從你寫的文字裡可以看出,你不是一般的農民工,我知道,你是不會讓我失望的。”
  
  我的文字?寫給老板的預算單上的幾個字?我警覺著,沒讓自己的腦袋發暈,猜測著肖黎請我的目的。咖啡廳裡很熱,我的手心不禁沁滿瞭汗。
  
  “老板娘,您到底有什麼吩咐?”我鼓起勇氣問道。我隻想盡快離開,這裡讓我莫名的緊張。肖黎說:“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話直說瞭。那個女人是誰,漂亮嗎?”
  
  “哪個女人?”我的心裡咯噔一下,有點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不禁神色茫然。我再問:“哪個女人?”肖黎似笑非笑地盯著我,就像看一隻在表演的猴子:“你是個聰明人,不需要我多說的吧。你整天跟著老板,他外面有個女人,你會不知道?”
  
  我整天跟著老板?我怎麼不知道?我腦子霎時短路瞭,一時反應不過來。肖黎冷笑地告訴我,老板經常徹夜不歸說是在朋友傢跟人打牌,每次都有我在場,她是想問問清楚。“噢……想起來瞭!有幾次在‘光頭’傢打牌的,我是在場的。”我煞有介事地“回憶”著說。原來肖黎是到我這裡套口風的,可我一個農民工,老板哪會帶我出場,更別說讓我知道他那些風流韻事瞭。我確實是一無所知,可老板掌管著我的薪水,我不能得罪他,相反還得討好他,替他圓謊。
  
  “阿峰,別瞞我瞭,鞋子出瞭問題,腳是最清楚的。我都知道瞭,那個女孩是你們老鄉,20歲。我隻想問問那女人長什麼樣子,比我漂亮嗎?這樣我也好輸得服氣。”肖黎神色黯淡,從包裡掏出一包香煙,顛出一根夾在手裡,示意我點火。
  
  我一邊拿著火機替她點火,腦子一邊在快速地轉動著。老板娘到底知道老板多少事情,我該怎樣回答才兩頭都不得罪呢?最後,我決定背下黑鍋,幫老板擺平這件事,老板一高興,說不定還給我加薪呢。
  
  “噢,您說小雨啊,那是老板幫我介紹的女朋友,上個禮拜我們還去公園玩來著,您誤會瞭啦。”印象中好像是有個叫小雨的女孩經常被老板念叨,幸虧腦子反應夠快,我捏瞭把冷汗,希望就此打住就好。誰知肖黎不聽還好,一聽反而站瞭起來,激動起來:“幫你介紹的女朋友?我說李學峰,你到底他媽的還是不是男人?你知道嗎,你老板每天睡覺的時候使勁地喊著小雨的名字,你敢說,他們之間沒什麼?你連女朋友都給他玩弄,你到底怕他什麼啊?”
  
  我頓時啞口無言,事實上我也無話可說。肖黎的這番話已經令我入戲瞭,心裡也莫名地疼痛起來,我伸手也掏瞭根香煙點上,狠狠地抽瞭一口。“阿峰,你知道嗎?我們也是經過多年戀愛的,當時他傢裡窮得要命,連間像樣的房子都沒有,我父母都不同意,是我死心塌地地頂著壓力跟瞭他。我們同甘共苦,好不容易有今天的日子瞭,可他現在居然這樣對我,公平嗎……”說到最後,淚水終於肆無忌憚地從她臉上流瞭下來,剛才兇狠的模樣轉眼間梨花帶雨,令人心疼。
  
  看到肖黎這樣傷心,我不禁手足無措。此刻的肖黎,顯得是那麼淒美,那麼無助,我敢肯定,不管是哪個男人,都無法做到無動於衷。老板怎麼會這樣,如果現在有哪個姑娘這樣死心塌地地嫁我,我會把她奉為女王的。我會感激她,珍惜她,絕不會讓自己的女人流著眼淚無助地向一個還不算熟悉的男人哭訴。我會把她抱在懷裡,愛她,安慰她……
  
  一記老拳把我掀倒在地,眼前是老板氣急敗壞的變形瞭的面孔,他手裡握著一隻帶攝像頭的手機,狠狠地說:“你小子夠角色,竟敢動我的女人,這就是證據,我要是不廢瞭你我就不姓牛!”我一愣,才發現淚痕未幹的肖黎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我抱在瞭懷裡!我急忙撒手,像扔一個燙手山芋一樣。迷糊中我仿佛看到肖黎的臉上有一絲不易覺察的冷笑一掠而過。
  
  後來,牛老板看在同鄉的分上,手下留情沒有廢我。隻是要我趕快滾離這座城市,不要再讓他看到。我自然不敢再提我的薪水,結果我一毛錢都沒拿到,做瞭一年的楊白勞。我收拾行李走出建築工地大門的時候,門衛老李奇怪地問我:“出什麼事瞭,都過年瞭,馬上結薪水瞭,怎麼都一個一個的走瞭?”我有苦難言,看來這“美女+野獸”的組合已經害瞭不少人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