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深山出俊鳥

  白水鄉政府所在地位於蛇江岸邊,省裡要在那裡攔江修建水電站,白水鄉政府屬水庫淹沒區,需要搬遷。全鄉十八個行政村,村村都希望鄉政府搬遷到他們那裡。鄉政府搬遷,鄉裡的七所八站、鄉市場、學校、醫院自然也跟著搬遷,無論搬到哪裡,毫無疑問會帶動那裡的經濟發展。各村的幹部一窩蜂地找書記、鄉長,上上下下托關系,力爭把鄉政府搬遷到自己的村上。
  
  這些天,鄉長蔣昆苦不堪言。鄉書記之位缺,一切由他這個副書記兼鄉長拍板。各村的幹部們像瘋瞭一樣把他追得寢食不安,無處躲藏。他想躲個清靜的地方安生幾天,可是藏哪兒好呢?村幹部們鉆天入地能量非凡,就是藏到地洞裡他們也會把他找出來,最後他想到瞭上清寨。上清寨也是鄉裡的一個行政村,全鄉十八個行政村就上清寨的村幹部沒有為鄉政府搬遷的事找過蔣鄉長。因為上清寨位於全鄉最偏遠的地方,又地處山區,山路崎嶇交通不便,所以他們有自知之明,就是擠扁瞭頭,鄉政府也不會搬遷到他們那裡。
  
  一大早,趁各村的幹部們還沒趕來,蔣鄉長就出發瞭,途中怕人認出他的車,他特地換瞭一輛破吉普。一路險山惡水,走瞭老半天才到上清寨。車停在村部,村主任侯天貴問:“蔣鄉長,你是第一次來上清寨吧?”蔣鄉長不好意思地笑瞭笑,他來白水鄉當鄉長三年瞭,因為上清寨山高路遠,還真是第一次來這裡。侯天貴又善解人意地問:“蔣鄉長,你到上清寨是來躲清靜的吧?”
  
  蔣鄉長這才感嘆道:“是啊、是啊!這些天各村的幹部們追得我暈頭轉向,無處躲藏,還是你們上清寨的村幹部顧全大局啊!”
  
  侯天貴說:“蔣鄉長,既然是第一次來,我帶你在村裡轉轉吧,看看我們這裡的風土民情。”
  
  在侯天貴的陪同下,蔣鄉長在村上一路走過,讓他想不到的是,傢傢戶戶門前都有一位漂亮的姑娘,或站或坐,搔首弄姿,千媚百態,在春風中如鮮花般綻放。一傢傢走過,蔣鄉長目不暇接,不禁感嘆道:“真是深山出俊鳥啊!”
  
  侯天貴說是他們這裡的風水好,又說村前的白蓮河,匯聚的全是山上的礦泉水,村上的姑娘在河裡洗澡,越洗越滋潤、越洗越鮮亮,跳上岸來就像仙女出浴,真他媽美不勝收。說得蔣鄉長長籲短嘆,好一陣心蕩神馳。
  
  中午回村部吃飯,侯天貴命人宰瞭一隻羊,吃手抓羊肉。蔣鄉長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到上邊開會、外出觀光旅遊、招商引資,吃遍瞭全國各地,還從來沒吃過這麼鮮嫩味美的羊肉呢。肉這東西,無論再好吃,吃個差不多就膩瞭,不想再吃瞭,可今個不同,蔣鄉長吃得肚子都鼓起來瞭,直打飽嗝,還想吃,而且一個勁地贊不絕口:“侯村主任,你們這裡的羊是咋生長的,莫非吃靈芝草瞭?”
  
  侯天貴說:“我們這裡山上到處是寶,一草一木皆可入藥,羊在山上放牧時喝的是礦泉水,吃的是中草藥,羊肉能不好吃嗎?”
  
  蔣鄉長感嘆著看一眼侯天貴,侯村主任三十出頭,顯得很精幹,又能說會道,就拍著他的肩膀說:“真的到處是寶啊,就拿你來說,真是難得的人才啊!”
  
  飯後,侯天貴說:“蔣鄉長,咱們往山上走走吧?”
  
  他們來到村後的山坡上,隻見草木青翠,鳥語花香,到處泉水叮咚。蔣鄉長看見一位六十多歲的山民,在一處山泉邊舀滿兩桶泉水,擔著往山下走。蔣鄉長大惑不解,攔住他問:“你們村前的河水多清澈啊,怎麼跑到山上擔水來瞭?不嫌累嗎?”
  
  侯天貴指著擔水的山民對蔣鄉長說:“這是我們村上的養牛專業戶,他還養瞭一頭種牛,這水是專給那頭種牛喝的。”
  
  蔣鄉長愣瞭,問:“種牛怎麼瞭?還要喝泉水?山上的泉水跟山下的河水有什麼不同嗎?”
  
  侯天貴神秘地說:“是這眼山泉跟別的山泉不同,這眼山泉的泉水壯陽啊!”
  
  蔣鄉長頓時“哈哈”大笑,那山民看他不相信,放下擔子從水桶裡舀一瓢泉水遞給他:“不信你喝一瓢試試。”
  
  蔣鄉長中午吃瞭一肚子羊肉,這時正渴得厲害,接過那瓢水一飲而盡,喝得酣暢淋漓。誰知這瓢水真的威力無窮,蔣鄉長頓時性欲大發,隻覺得渾身膨脹、燥熱,想鉆天入地,翻江倒海,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瞭。蔣鄉長本來要在上清寨住兩天的,現在看來是不行瞭,渾身像有千百匹野馬在奔騰,他要趕緊回去,找自己的老婆釋放啊!
  
  蔣鄉長火速下山,就在他上車要走的時候,一位妖艷的村姑擋在瞭車前,要搭車,說要去白水鄉她姨媽傢。蔣鄉長是正瞌睡遇見瞭枕頭,連聲說:“好好好,坐吧坐吧坐吧!”
  
  那村姑好風流,一上車就往蔣鄉長的身上貼,蔣鄉長礙於司機在場,不便隨心所欲,真是憋得難受。汽車剛出村,那村姑看見山坡上漫山的野花開得正艷,趕緊叫司機停車,說她要到山坡上采束山花下來。下車時她順手把蔣鄉長也拉下車:“你陪我上去吧,我怕遇見野獸。”
  
  二人手拉著手跑上山坡,隻見到處山花爛漫,陣陣花香襲人,狂蜂浪蝶勁舞,使人不禁意亂情迷,那村姑笑得比山花還燦爛,蔣鄉長渾身燒得比火焰還要熱。當蔣鄉長一下子把那村姑抱到懷裡時,村姑故意驚叫道:“天啊,你要幹什麼?”
  
  蔣鄉長說:“采花啊!”
  
  ……
  
  蔣鄉長回到鄉政府後,四處遊說,力排眾議要把鄉政府搬遷到上清寨。說上清寨到處是寶,連河裡的水都是礦泉水;上清寨的羊肉鮮美,可以開發羊肉加工廠;山上的一草一木皆可入藥,可以與外商合資辦制藥廠;山上有一處山泉的泉水壯陽,可以開發保健品;這一整,就把鄉裡的經濟搞活瞭。上清寨這好那好,蔣鄉長唯獨沒說上清寨出美女,更不敢說他與那村姑的事。
  
  蔣鄉長還往縣裡、市裡打報告,歷數上清寨物華天寶,人傑地靈,山高路遠怕什麼?可以修公路啊,可以開發裡邊的資源啊,可以造福一方百姓啊!
  
  這天,蔣鄉長陪著縣裡的劉縣長到上清寨實地考察,剛進村,隻見一群村婦手持棍棒在追打村主任侯天貴,侯天貴被打得滿頭鮮血,抱頭鼠竄。蔣鄉長趕緊攔住村婦們問是怎麼回事,村婦們個個義憤填膺,頓時七嘴八舌,說挨千刀的侯天貴前些日子從城裡雇來一群小姐,分派到各傢各戶,擾亂瞭她們的傢庭,破壞瞭她們的夫妻感情……
  
  原來,村主任侯天貴比猴子還精,自知上清寨窮山惡水,地理位置也比不上其他行政村,要想讓鄉政府搬遷到上清寨,明爭是爭不過的,隻有以策略取勝。為瞭吸引蔣鄉長的眼球,他先從城裡雇來一群小姐,分發到傢傢戶戶;那天蔣鄉長在村上看到的美女包括在山坡上和他發生關系的“村姑”都是雇來的小姐啊。這麼多小姐進村入戶還不亂瞭套?沒幾天,她們大都與傢裡的男主人勾搭成奸,有的丈夫為此還與妻子鬧起瞭離婚,你說村婦們能不向侯天貴興師問罪嗎?
  
  蔣鄉長又問那天的手抓羊肉那麼鮮美是不是也做瞭假?村婦們說那是在燉羊肉時湯裡放瞭罌粟殼。蔣鄉長又問那處山泉的泉水壯陽是怎麼回事?村婦們說是侯天貴事先讓那位山民在水桶裡放瞭春藥。蔣鄉長頓時氣得七竅生煙。當然,鄉政府準備往上清寨搬遷的計劃也被取消瞭,侯天貴的村主任是幹不成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