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陌生人的電話

  孫大明正在忙,突然手機響瞭,一看是母親從傢裡打來的。“有事嗎,媽?我正在忙呢。”孫大明問瞭一句。“我在收拾房間,傢裡太亂瞭,滿是雜物……”母親在電話裡說個沒停。孫大明受不瞭瞭,回瞭一句:“你看著辦吧,隻要不動我抽屜裡的東西就行瞭。”說完,孫大明就掛瞭電話。
  
  下班前孫大明終於忙完瞭手裡的工作,正要收拾一下回傢,突然手機又響瞭。“媽,我不是說瞭你看著辦嗎?”孫大明以為又是母親,隨口就說。“孫大明先生,對不起瞭,我不是你媽。”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陌生的男人的聲音。“你是?”孫大明忙問。“你不必知道我是誰,”對方慢慢地說,“我隻想告訴你,你的駕駛證、大學畢業證在我手裡,對瞭,還有一本房產證,如果你還想要的話,就花些錢買吧。”“你打錯瞭。”孫大明沒聽完就掛瞭,他以為是一些無聊的騷擾電話。然後,他匆匆地回傢去瞭。可是,孫大明邊走邊想,越走越覺得似乎有啥事情一樣,這電話也來得太奇怪瞭,對方怎麼知道自己的電話號碼?當然,孫大明是不擔心自己的駕駛證、大學畢業證、房產證的,因為,這些證件都好好的放在傢裡,怎麼可能會到對方手裡呢?
  
  想著想著,他很快就到傢瞭。孫大明還是有點不踏實,一進門就尋找電話裡陌生人說的那些證件,可是,他翻遍瞭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沒有找到。母親見孫大明東翻西翻的便問他找啥。孫大明照實說瞭,並問母親整理房間的時候有沒有看見那些證件?母親說,她隻不過是收拾瞭一下地面上的雜物,沒有動孫大明的抽屜。“那你整理的那些雜物呢?”孫大明急問。“賣給一個收破爛的瞭。”母親答。孫大明看瞭一眼母親,正要說什麼,手機響瞭,一看又是剛才接過的那個陌生電話。孫大明猶豫瞭一下,還是接瞭:“你是誰啊?”“孫大明先生,你是不是不信你的那些證件在我手裡?我可以告訴你,我是從一個收破爛的人手裡得來的……”對方還是慢慢地說。“我信!”孫大明看瞭一眼在一旁忙著的母親,知道母親沒有發現他的書中夾著證件,同雜物一起當廢品給賣瞭,於是,忙應對方:“你說吧,你要多少錢?”對方猶豫瞭一下說:“我也不多要,你給我2000塊錢,我就把證件還給你。”孫大明想瞭一下答應瞭,然後,說定瞭交錢交證的辦法後就掛瞭電話。
  
  “什麼事啊,大明?”母親疑惑地問。“沒事,媽。”孫大明看瞭母親一眼,本想說她幾句,可話到嘴邊又咽下去瞭。孫大明對母親說他有急事要出去一趟馬上回來,然後就出門去瞭。當然,孫大明不是直接去見那個陌生人,而是想找他的哥們阿龍商量一下發生的事。可是他剛出門不久,手機又響瞭,孫大明以為又是那陌生男子,可一看,號碼不對,是另一個陌生號碼。孫大明想瞭一下還是接瞭。
  
  “是孫大明先生嗎?”對方是一個女的,聲音很低沉、無力。“是的,你是?”孫大明問。“你不認得我的。”對方說,“我真的沒辦法瞭,想叫你幫幫我。”孫大明奇怪瞭,今天自己怎麼盡碰上這些倒黴的事?停瞭一小會,孫大明說:“既然你我不認識,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你先過來好嗎?我真的受不瞭瞭。”對方說話似乎很吃力。孫大明想瞭一會,問明瞭對方住處便掛瞭電話。
  
  孫大明按照對方說的地址,很快來到瞭一間很破舊的小平房前,確認無誤後,孫大明敲瞭一下門。“是孫大明先生吧?門沒關,進來吧。”裡面傳出一個女子的聲音。孫大明推開門,眼前的情景使他驚呆瞭:一名年輕女子躺在一張小木板床上,一臉焦灼潮紅,顯然是病瞭。“我真的沒辦法瞭才給你打電話的。”年輕女子掙紮著想要起來。孫大明忙叫對方別起來,就躺著吧,然後問對方到底怎麼回事?“我是外地來的打工妹,前幾個月,我出瞭車禍,腳動不瞭瞭,老板炒瞭我,這兩天真不巧又病瞭,隻覺得渾身發熱,很難受……”年輕女子吃力地說著。孫大明也註意到對方的雙腳似乎真的動不得,想瞭一會問:“你沒有熟人在這?”“有的,不過今早出去瞭,一天都沒回來。打他手機又不通。”年輕女子痛苦地說。孫大明看瞭一會,問對方怎麼知道他的電話號碼?“哦,是這樣的,”年輕女子望著孫大明,“我的那位熟人也被老板炒瞭,現在她跑各小區收廢品。今天,她收回瞭一大堆廢書、廢紙什麼的,回來倒出來整理的時候,我看見一本還很新的書便拿來看,書頁上寫有你的名字電話。剛才我實在沒辦法想瞭,才大膽撥通你的電話的,我想叫你幫我買些藥回來,我好像發燒瞭。”說著,年輕女子拿出一本書。孫大明一看就知道是自己買的一本小說,他知道,一定是母親把它當廢品賣瞭。孫大明看瞭看對方,走上前用手背碰瞭一下對方額頭,大吃一驚:對方的額頭非常燙手!
  
  “不行,你得馬上去醫院!”孫大明幾乎連想也沒想,抱起對方就沖出門。“我不去醫院,我沒事的。”對方想用力掙脫下來,可是哪有半點力氣?孫大明明白,她一定是擔心醫藥費的問題,於是,他說:“別說瞭,先把病治好吧!”便不由分說地沖出路口叫瞭一輛出租車,直奔附近的醫院。
  
  “你們怎麼這麼晚才來?再遲半個小時神仙都沒辦法瞭!”一位長得胖胖的中年醫生檢查完後很生氣地說。孫大明隻好笑笑,不知說啥好。躺在病床上的年輕女子說不出話,隻是一動不動地看著孫大明,眼裡滿是感激的淚水……經過醫生的搶救,年輕女子轉危為安瞭。孫大明見她有瞭點精神,便問瞭一個他早想問的問題:“你熟人收回來的廢品當中,你有沒有看見一些證件什麼的?”年輕女子想瞭想後點瞭點頭:“是的,不過,我那熟人拿走瞭。”“你那位熟人是男的還是……”,孫大明想到瞭不久前給他打電話的陌生男子,於是問。“女的,年紀跟我差不多,我倆是一個村的,一塊出來的。”年輕女子望著孫大明,一臉疑惑,“怎麼瞭?”“沒事。”孫大明差點就講出瞭有人給他打電話向他要錢的事,一聽對方的回答很是失望。
  
  年輕女子笑瞭笑,和孫大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再說話。孫大明正要想個辦法離開這裡,先去處理證件的事時,從門外急急忙忙地跑進一名年輕女子,一進門就奔向病床上的年輕女子:“阿月,你沒事吧?嚇死我瞭!”“我沒事瞭。如果不是這位大哥,我就完瞭。”病床上的年輕女子示意瞭一下旁邊坐著的孫大明,然後又轉向孫大明說:“這位就是我剛才跟你說的那位熟人,叫阿紅。”孫大明愣住瞭,幾乎不敢相信,這麼年輕的女子也會去收廢品?這時,病床上的叫阿月的年輕女子又說話瞭,她問她的姐妹阿紅怎麼知道她在醫院?對方告訴她,是旁邊住的一位老人說的,否則她怎麼可能知道?阿月又問,一天都不見人去哪瞭?“唉,我實在不忍心看你這樣熬著,就想四處找人借點錢,可是,都跑一天瞭,還是借不到一塊錢。”阿紅輕輕地嘆瞭口氣,眼眶濕潤瞭。“不要緊的,會好起來的。”阿月笑著說。
  
  孫大明看著、聽著,不禁被這兩位外來的打工妹的友情和她們頑強樂觀的精神感動瞭,正想走開,讓她們好好說說話,卻被阿月叫住瞭:“孫大哥,你剛才不是問到什麼證件嗎?”說著又問阿紅,早上看見的那幾本證件呢?“證件?”阿紅愣瞭一下,馬上回過神來,“對、對,早上那批東西裡是夾有三本證件,好像是駕駛證、大學畢業證和一本房產證,是一位阿婆傢的,我叫一位熟人送回去瞭。”“那些證件就是這位孫大哥的。”幸好你沒有扔掉,否則不知怎麼辦才好瞭。阿月望瞭望孫大明,笑對阿紅說。孫大明聽著她倆的對話,忍不住把接到一個陌生男子的電話,叫他拿錢換回證件的事情說瞭出來。“什麼?”阿紅和阿月都大吃瞭一驚,特別是阿紅,不停地說著:“不可能不可能。”“你馬上聯系那位送證件的熟人!”阿月急道。“好、好,我馬上去找他!”阿紅說著,急匆匆地走瞭。
  
  半小時後,阿紅回來瞭,手裡拿著三本證件,正是孫大明的駕駛證、大學畢業證和房產證。“對不起,孫大哥。”阿紅不好意思地把證件遞給孫大明,然後拿出一張紙條也遞給孫大明,說是她的那位熟人寫的,他不好意思過來,便把要說的話寫在上面瞭。孫大明接過紙條一看,隻見上面寫著:“孫大哥,對不起,我不是貪財之人,我的一位朋友快不行瞭,急需一筆錢治病,可我卻無能為力。情急之下,出此下策。我錯瞭,請大哥原諒!”
  
  “孫大哥,上面寫瞭些什麼?”阿月問。“哦,沒什麼。你安心養病吧,爭取早日康復!”孫大明笑著,把紙條揉爛扔進瞭垃圾筒。一旁的阿紅早已熱淚盈眶……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