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奇特的考驗

  章超是從遼西貧困山區考出來的大學生,現在是一傢中外合資企業年薪20萬人民幣的設計總監。可他從未忘記傢鄉的人們,去年老傢遭遇泥石流,他一下子捐瞭5萬人民幣。
  
  這天下班的時候,在公寓門口的花壇邊上,章超看見瞭一個漂亮女孩兒在哭。章超是個熱心腸,走到女孩兒身邊問她天都黑瞭為什麼不回傢?女孩兒說她叫劉小千,來自遼西八裡溝,因為媽媽患瞭重病,她才到省城來打工。可打工掙的錢對媽媽那巨額的醫療費來說無異於杯水車薪,沒辦法,她當瞭三陪女。一個月前媽媽去世瞭,想起媽媽在世時為這個傢所付出的苦累,她心情不好,今天下午得罪瞭一個客人,老板就把她攆瞭出來。更糟的是,她的挎包被一個騎摩托車的賊給搶瞭,現在,她身無分文,居無定所。
  
  遼西八裡溝,不正是自己的傢鄉嗎?章超見劉小千滿嘴的鄉音,就從口袋裡掏出幾百塊錢塞到她手裡讓她找個地方住下來。劉小千說她的身份證丟瞭,章超說,如果她不嫌棄,可以先到他的公寓住一夜,明天他幫她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工作。劉小千千恩萬謝,跟著章超進瞭公寓。
  
  劉小千進門就為章超做瞭一桌可口的飯菜,收拾完瞭後,又將凌亂的屋子收拾得幹幹凈凈。經過章超的安慰,劉小千變得歡快起來。不知為什麼,章超似乎覺得在哪兒見過她。
  
  章超讓劉小千住在裡邊的臥室,自己睡在沙發上。臨睡的時候,劉小千俏皮地說:“你就不怕咱們演一出農夫和蛇的故事?”章超指瞭指屋子內空空的四壁又指瞭指自己的腦袋幽默地說:“如果你覺得這屋裡有什麼東西值錢,盡管拿去,給我留下脖子上這個傢夥就行瞭,我還得靠它吃飯呢。”
  
  第二天一早,章超剛起來,劉小千就將早餐做好擺在瞭桌上。這時,門鈴響瞭,章超開門一看,女朋友藍夢怒氣沖沖地看著他呢!沒等章超解釋,藍夢氣急敗壞地說:“怪不得昨晚上手機關機,原來,找瞭相好的過上日子瞭!”章超哭笑不得,忙說瞭事情的經過,至於手機關機,那是因為電池沒電瞭。
  
  不料章超沒解釋完,藍夢打斷瞭他的話:“章超,不要為自己出軌找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從今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藍夢說完,摔門走瞭。章超頹然地坐在瞭沙發上,這時,他忽然發現劉小千一直站在旁邊看著他與藍夢爭吵,不但不作任何解釋,臉上竟還帶著幸災樂禍的笑。章超問劉小千為什麼不替他解釋一下,劉小千說,她剛才氣勢洶洶的樣子,還能容她解釋嗎?
  
  章超是個言出必果的人,忙完瞭公司裡的事情後,就四處為劉小千聯系工作,終於為劉小千聯系到瞭一個在公司當文員的工作。下班後,當章超把找到工作的消息告訴劉小千時,劉小千不好意思地一笑說,她隻有初中文化,勝任不瞭這份工作,她讓章超就不要再為她的事情操心瞭,她休息兩天後自己出去找活幹。
  
  這天晚上,劉小千穿一身休閑裝,長發披肩,看著她那端莊大方的打扮,章超怎麼也無法想象她竟是位淪落風塵的女子。章超對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表示歉意,劉小千說:“如果要表示歉意的話,那我們就喝點酒,好嗎?”章超點瞭點頭。燈光下,喝瞭兩杯的劉小千顯得楚楚動人。因為藍夢的離去,章超的心情仍然不是很好。劉小千勸他說:“有些事情發生瞭就不能再回到從前,因為時光不能倒流。如果藍夢仍然愛著你,她早晚會接受你的感情。不過,你也不必傷心,還會有更優秀的女孩兒在等著你呢!”
  
  細心的章超在劉小千說這話的時候,分明感受到她眼中閃過的一絲柔情。章超將杯中酒幹瞭,劉小千說:“大哥,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人,你的恩情我無以為報,如果你不嫌棄,今天晚上……”劉小千用熱辣辣的眼神望著章超,將身子輕輕地依偎瞭過來,章超巧妙地避開瞭。
  
  第二天晚上下班的時候,章超發現劉小千已經走瞭。桌子上,留有一張劉小千給他的紙條,紙條上寫著:
  
  章大哥:
  
  我走瞭。謝謝你對我的照顧。正如你希望的那樣,我以後決不會再沉淪。因為我的出現,讓你的女朋友和你分手瞭,在這裡,我表示深深的歉意。不過,作為老鄉,我給你一句忠告,盡管這句話你或許不愛聽,不過,我還是要說。那個叫藍夢的女孩兒不適合你。往後有相逢日,大哥,祝你好運。再見!
  
  老鄉即日
  
  看完紙條上的內容,不知為什麼,章超的心裡竟湧起瞭一種莫名的失落。他在心裡默默祝願劉小千,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好。
  
  因為章超負責設計的新產品還沒有上市,可市面上卻出現瞭和他設計得一模一樣的產品,而率先將這項新產品在市場上推出的五環公司的老總劉廣雄竟是他們老總的死對頭,所以,老總大為惱火,說他為瞭一己之私泄露瞭商業秘密。面對老總盛氣凌人的態度,章超一氣之下把老總給炒瞭。不過,章超不為自己的做法後悔,在他看來,人活著,尊嚴是第一位的。自從那次和藍夢鬧瞭誤會後,章超又找瞭藍夢幾次,可每次都打不通手機。有一天章超看見藍夢挽著五環公司老總劉廣雄的胳膊走進瞭一傢賓館……他知道他和藍夢的關系已經徹底瞭結瞭。
  
  這天,章超正準備聯系新的公司,手機響瞭。讓章超沒有想到的是,打電話的人竟是省城工藝開發方面數一數二的大公司宏達公司董事長顧鳴玖。顧鳴玖在電話裡說,他已經得知他辭職的消息,他之所以打電話來,就是誠心邀請章超加盟宏達公司,年薪是40萬人民幣。面對顧鳴玖的誠意和優厚的待遇,章超思考瞭一番,最後終於邁進瞭宏達公司的大門。一個月後的一天,董事長顧鳴玖宣佈瞭新一任總經理的任命。總經理是董事長的獨生女簡佳。當長發披肩、氣質高雅的簡佳走到臺前慷慨陳詞發表就職演講的時候,章超不由得驚呆瞭。這簡直就是另一個劉小千!想不到天底下竟有長相如此酷似之人!可劉小千是隻醜小鴨,而簡佳卻是隻高貴的白天鵝,她們之間又怎能相提並論呢?
  
  當章超和簡佳在一起的時候,腦海裡總會浮現出劉小千的影子來。有時候章超在心裡也拿劉小千和簡佳比較,簡佳辦事雷厲風行,工作認真,不茍言笑,和劉小千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不過,細心的章超發現,工作閑暇,簡佳似乎經常用一種脈脈含情的眼神打量他。章超知道那裡蘊含著什麼,可他從未真正往那方面想過。因為她是公司的總經理,董事長的獨生女,而他,雖是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其實也就是一個高級“打工仔”,豈敢有非分之想?可幸運之神卻偏偏降臨到他的頭上。
  
  有一天,章超和簡佳去參加一個商務談判,回來的時候簡佳突然肚子疼,她緊捂著肚子,疼得冷汗涔涔。章超急忙將車開到瞭最近的一傢醫院,停下車後,抱起她就沖向急診室。簡佳患的是急性腸炎,掛幾瓶點滴,病就好瞭。望著忙裡忙外的章超,簡佳感動極瞭。打那兒以後,簡佳在章超面前不但沒有上司的威嚴,而且還頻頻向他發起瞭愛情的攻勢,兩個人終於踏上瞭婚姻的紅地毯。
  
  新婚之夜,章超將簡佳輕擁入懷,簡佳說:“章超,還記得那個叫劉小千的女孩兒嗎?”章超從未向任何人提過劉小千的事,他的腦海突然閃過一絲預感,他愣愣地看著懷裡的新娘:“簡佳,你該不會就是那個劉小千吧?”簡佳點瞭點頭說:“對不起,章超,其實,我就是那個劉小千。”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見章超一副大惑不解的樣子,簡佳說:“還記得去年夏天的一個夜晚,你為一個汽車拋錨的女孩兒換過輪胎的事情嗎?”
  
  章超當然記得那個夜晚,怪不得一見劉小千他就覺得似乎在哪兒見過她,原來,她就是那個汽車拋錨的女孩兒。簡佳說的是滿口的普通話,而劉小千卻說的是濃濃的傢鄉話,她又怎麼從一個三陪女成瞭一個擁有數千萬元資產的富姐呢?這一切都恍然如夢。見章超滿面疑惑的樣子,簡佳給他一一作瞭解答。
  
  原來,章超為傢鄉捐款的事兒上瞭電視,簡佳深深記住瞭他。去年夏天,她的汽車前胎爆瞭,是章超為她換的,簡佳當時就認出他是那個為傢鄉捐款的人。一種濃濃的愛意在她心底湧起。可是,怎樣才能接近章超並進一步觀察他的人品呢?簡佳想瞭一出扮演傢鄉來的三陪女這個看似荒唐的戲,沒想到章超果真是一個人品極好的男人。可她沒有想到,章超有瞭女朋友。當藍夢出現在她視野裡的時候,簡佳感到非常驚訝。因為這個藍夢早就是他父親的老朋友五環公司老總劉廣雄包的“二奶”瞭,她不止一次看見過她陪劉廣雄入住宏達公司屬下的賓館。所以,在藍夢向章超發脾氣之時,她沒有作任何解釋。章超辭職後,時刻關註他的簡佳就請求父親將他聘請到瞭宏達公司。另外,在一次酒會上,簡佳還無意中從劉廣雄那兒瞭解到,將設計資料盜走的人正是藍夢,她受劉廣雄的指使接近章超,其目的就是盜取他負責的設計資料。直到這時,章超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五環公司率先在市場上推出瞭和他設計得一模一樣的產品,原來都是藍夢從中搞的鬼!
  
  簡佳摟著章超的脖子,幸福地說:“這麼好的老公,我怎麼能允許他受到別人的欺騙呢?沒想到我演瞭一出三陪女讓我撬來瞭一個好老公。”
  
  聽瞭妻子的述說,章超一邊感動地將妻子擁在懷中一邊問:“可是,你怎麼將三陪女演得那麼逼真,還說得一口傢鄉話的呢?”
  
  簡佳嬌嗔地點瞭一下章超的額頭說:“你忘瞭,我們是老鄉啊。所以,自然能說一口濃濃的傢鄉話。至於我如何將三陪女演得那麼逼真,那是因為我上過一年多的戲校。那次得腸炎,也是我演的戲,因為我想通過這件事來打破我們上下級之間的僵化局面,讓我對你有機可趁。”簡佳吐瞭一下舌頭,幸福地笑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