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小案大情

  明嘉靖38年(1559年)夏季的一天,海瑞正在縣堂理事,忽有一鄉民來報一個“斬瞭母子除瞭根”的兇殺案,他忙扔下手中之事直奔作案地點——臨歧村而去。
  
  海大人他們大汗淋淋趕到臨歧村時,隻見祠堂門口早已聚集瞭數十人,見瞭他都齊刷刷地跪下行禮。他正欲上前詢問,隻見一秀才模樣的人滿臉帶笑鞠躬施禮道:“海大人請瞭,學生魯文理,在本村學堂執教二、三十個學生。今日海大人親臨我村,實乃我村村民榮幸之事,請到學堂一敘!”海大人此時哪有心情敘談,他急忙問道:“聽說你村出瞭兇殺案,敢問先生這兇殺案出在何地?”魯秀才心中一驚,繼而哈哈大笑道:“想不到海大人當真為此事而來,還望海大人恕學生鬥膽驚擾瞭大人,耽誤瞭您的公務,害得您辛苦親來我村。”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村頭的魯老四在割牛草時不慎將方胡利地邊的一根南瓜藤割斷,正好這藤上長瞭一個桔子般大小的南瓜。要知道這方胡利是村裡有名的有理不讓人、無理也爭三分的角色,他哪肯罷休,一定要魯老四賠錢。魯老四不肯答應,於是兩人爭吵到祠堂門口找魯秀才評理。魯秀才沒辦法,隻好寫信托人帶給海大人。於是,海瑞把兩人叫來問道:“你倆為瞭南瓜藤這一區區小事,爭吵瞭一上午,耽誤瞭幹農活不說,還有損我縣淳樸民風,成何體統?現在由我來審判,你倆各自將事情緣由細細說來。”方胡利一聽忙搶著說:“海大人,魯老四割牛草時故意將我地裡的南瓜藤割斷,害得南瓜母子命喪黃泉。要知道這南瓜既可做菜又可當糧,是我一傢的救命糧,豈料魯老四心狠手辣,斬瞭母子除瞭根,絕瞭我一傢的口糧蔬菜,居心何在?望大人明斷。”隻見他拿出一根二、三尺長的南瓜藤,指著藤上的一個南瓜說:“大人您看,這不是斬瞭母子除瞭根嗎?”海大人一看心裡道:可不是嗎,不僅害死瞭藤上的小南瓜(兒子),還將它的母親(南瓜藤)斬瞭。可這畢竟不是人呀!海大人道:“方胡利,魯老四割瞭你的南瓜藤,害瞭一個小南瓜是實,這是他的錯,可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你也不能趁機要他賠錢呀。”方胡利一聽回道:“大人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魯老四他做瞭錯事不賠禮認錯,還和我頂嘴爭吵,您說,天下哪有這種不講道理的事?”海大人不由思量道:這南瓜藤已被魯老四錯割斷瞭,再也長不出來瞭。有道是損壞東西要賠償,於是海大人和顏悅色道:“這件事由我作主,魯老四不慎將你的南瓜藤割掉,命他等到自傢地裡的南瓜成熟時賠你五個大南瓜。”魯老四一聽叫屈道:“這麼一根小小南瓜藤,要叫我賠五個大南瓜,您這斷的是什麼案呀,都道您是一心為民的海青天,看來是徒有虛名呀。”海大人一聽正色道:“誰叫你不把別人的莊稼蔬菜當回事呢,愛護他人的莊稼蔬菜就應像愛護自己的一樣,因為這是我們生存的命根子呀,大傢說對嗎?”
  
  一直在一旁看著的海安再也忍不住瞭,他指著圍觀的村人罵道:“你們真是吃飽瞭撐的,這麼點小事還要請老爺親來審斷,還把它說成是‘斬瞭母子除瞭根’的兇殺案,害得老爺辛辛苦苦跑來一趟。你們可知道老爺公務繁忙,你們這不是存心捉弄朝廷命官,你們知罪嗎?”海大人一聽急忙阻止道:“海安,你怎麼這麼說話?這不是什麼小事,而是關系到老百姓和國傢的大事。試想,老百姓若是吃不飽穿不暖,還說什麼國強民富,我這個父母官也不安心。老百姓的事情不論大小,我們都要幫助解決,難道非要等出瞭人命才來審案?老百姓有事不找我這個父母官找誰?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傢賣紅薯。海安,快不要責怪他們瞭。”海大人的一席話,直說得海安低下瞭頭,直說得圍觀的村人和魯秀才都流下瞭眼淚。
  
  可是,海大人他們哪裡知道,這樁南瓜案確實是魯秀才同村人一道借題發揮將他請來的。原來大傢早就聽說海大人為官清正,鋤強扶弱,一心為老百姓辦事。可大傢就是不信,有道是“世上哪隻老虎不吃人”,天底下哪有這種好官?他們認為這是海大人假心假意收買人心然後再撈一把拍拍屁股走人的放長線釣大魚之計。正巧方胡利和魯老四為南瓜藤一事爭吵不休,魯秀才眼睛一亮趁機借題發揮試探一番,又想到這麼點小事海大人不肯親來解決,於是他妙筆生花寫瞭“斬瞭母子除瞭根”這張報案紙條,把一件小事說成瞭駭人聽聞的兩條人命的兇殺案。哪想到海大人真金不怕烈火煉親自來村,在弄清事情真相後不僅沒有責怪他們,還不厭其煩地調解此事,以理服人。魯秀才和村人佩服得五體投地。至此,海大人親斷“斬瞭母子除瞭根”案的這個故事像長瞭翅膀似的一下子傳遍瞭整個淳安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