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請臺商吃飯

  真想不到,茶花鎮召開的招商引資大會,竟然吸引來瞭一位臺商!臺商叫賈大茂,隻見他西裝革履,溫文爾雅,戴著牛仔帽,拄著文明棍,紳士派頭十足。
  
  財神爺駕到,鎮長王喜來自然高度重視,高規格接待,請臺商住進市裡四星級大酒店,鎮領導班子全體陪同,要請臺商吃飯。
  
  賈大茂很矜持地推辭一番,也就恭敬不如從命瞭。王喜來提議:市裡的大飯店飯菜雖好,卻沒有合乎貴賓口味的,要吃飯,不如到一傢小吃店去吃!
  
  眾人一聽,頓時面面相覷:鎮長這是怎麼瞭?這麼高貴的客人,請人傢住進四星級酒店,卻要到一個小吃店裡去用餐?反差太大瞭吧!
  
  一開始,賈大茂興沖沖的臉上也掠過一絲不快。不過,他反應快得很,隨口應道:“這樣也好啦,我來大陸投機(資),每天不是大魚大肉,就是山珍海味,實在沒什麼吸引人的,營養過剩對身體也很不好啦。到小吃店用餐,品嘗一下地方風味,別有一番情調喲!”
  
  既然臺商都這樣說,大傢都不好說什麼瞭。上車後,王喜來跟開車的司機小劉耳語一句,便出發瞭。
  
  約摸過瞭半個小時,汽車在一傢“灣仔小吃店”門前停下。王喜來指著招牌對賈大茂說:“賈先生,這裡雖然是個小吃店,但真的很有特色喲!”
  
  一行人進瞭小吃店,找瞭一個雅間坐下。服務員拿來菜譜,大傢本以為王喜來會謙讓一番,請賈大茂點菜。不料,王喜來看也沒看菜譜,就對服務員說:“你看我們今天來瞭幾個人,就上幾碗蚵仔面線。”
  
  服務員點頭出去瞭。大傢見鎮長隻給大傢點瞭一碗面線,真有些哭笑不得:跑這麼遠,就請臺商吃這個?雖然蚵仔面線是個稀罕東西,大傢都沒有吃過,可人傢臺商走南闖北啥沒見過?今天可不是讓我們開眼界來的,首要任務是巴結好面前這位財神爺啊!王鎮長啊王鎮長,你也太小兒科瞭吧!
  
  王喜來不理會大傢不解的神情,對司機小劉吩咐幾句,小劉點頭出去瞭。然後王喜來笑瞇瞇地跟賈大茂拉起瞭傢常:“賈先生,不知您今年貴庚?”
  
  賈大茂侃侃而談:“我今年43歲啦,搞瞭很多公司,一直做生意啦。得到你們茶花鎮招商引機(資)的消息,感到政策很優惠,順便也來看一看啦……”
  
  說話間,服務員推門進來,說:“蚵仔面線給您端來瞭!”這時,司機小劉也回來瞭,向王喜來點點頭。王喜來隨意地問道:“賈先生,您既然是土生土長的臺灣人,不知道臺灣的面線主要有哪幾種啊?”賈大茂頓時一愣,磕磕巴巴道:“我對飲食這東西,從來很不講究的,讓您見笑啦!”王喜來笑道:“好像有鴨肉面線、豬腳面線、蚵仔面線是嗎?”
  
  賈大茂連連點頭:“對,對,鎮長先生見多識廣,我很佩服啦!”
  
  王喜來又笑著說:“哪裡,哪裡,我是從書本裡讀到的,卻從來沒有吃過呢,今天是大姑娘上轎———頭一遭。賈先生,勞駕您做個示范,這面線到底怎麼吃啊?”
  
  賈大茂抄起筷子,用筷子去夾那面線,一連幾次,卻夾不起來。王喜來看後,便笑一笑,教他用勺子打。
  
  看著賈大茂終於把面線送進嘴裡,王喜來又開腔瞭:“臺灣面線韌性強,煮不爛,嚼起來就像嚼檳榔,非常有嚼勁,因而煮前用剪刀把它剪短瞭。因為太短,當然不好夾,所以臺灣人吃面線一般不用筷子。況且用筷子夾,湯面分開,吃起來沒有連湯帶面吃爽口。賈先生,您剛才的吃法似乎很業餘啊?”
  
  賈大茂面紅耳赤,邊吃邊挑起大拇指:“鎮長先生,您簡直是個臺灣通啊,我好好仰慕你的啦!”
  
  吃完面線,一行人走出小吃店,大傢忽然發現外面停著一輛警車。王喜來拍瞭拍賈大茂的肩膀:“賈先生,對不起瞭,今天吃得不太盡興吧?晚上,市公安局的同志會繼續請你吃飯的……”話音剛落,兩個威嚴的刑警便走瞭過來,向賈大茂做瞭個“請”的姿勢。
  
  再看賈大茂,已是臉色蠟黃,兩腿篩糠。他拽住王喜來的袖子,哭喪著臉道:“王鎮長,您就饒瞭我吧,我隻不過裝作臺商騙吃騙喝,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啊……”
  
  刑警像抓小雞一樣把賈大茂架到警車裡,一溜煙地開走瞭。眾人朝王喜來豎起大拇指:“鎮長,您可真有兩下子!剛才一定是您派司機小劉去報案的吧?”
  
  王喜來笑著搖頭道:“功勞可不能記到我頭上。我對臺灣面線也隻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已,而且還是這傢小吃店的老板教的,他才是真正的臺商。但我知道,他們對蚵仔面線,就像老廈門人對黃則和花生湯的感情,一個假冒的騙子,即便裝得再像,這種天然的流露也是裝不出來的。我們招商引資,也要‘兩手抓’,對真正投資經商的,舉雙手歡迎;對想混水摸魚的不法分子,必須提高警惕啊!”
  
  大傢佩服得五體投地,紛紛說:“王鎮長,我們今天既然來瞭,不如一起跟小吃店的臺灣老板討教討教,以後再來瞭臺商,請他吃一次面,就能看出真假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