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守株待兔斷情崖

  魂消斷情崖
  
  一個晴天霹靂將新婚不久的金怡擊倒瞭。昨晚後半夜,鎮上兩傢西服店鋪的老板驚慌失措地叫開瞭她傢的門,結結巴巴地告訴她一個噩耗:她那開小貨車的丈夫孫闊生在斷情崖被自己的車子壓死瞭。金怡慘叫一聲,當場暈倒在地上。
  
  丈夫怎麼會被自己的車子壓死呢?當金怡從昏迷中慢慢蘇醒過來後,提出瞭這麼一個疑問。
  
  兩位老板解釋說,他們是昨天清早上孫闊生的貨車去A市進貨,黃昏時才返程的。途經斷情崖時,快半夜瞭。此地崇山峻嶺,小貨車沿著蜿蜒曲折的山間公路緩緩穿行,外面漆黑一團,什麼也看不見。突然,小貨車在一個斜坡處悄悄地剎瞭車。坐在孫闊生旁邊的一位女老板驚呼瞭一聲:“野兔!”
  
  “噓!”孫闊生急忙用手指擱在嘴邊,示意別出聲。
  
  果然,隻見在車頭那兩個大燈射出的強烈光柱的籠罩下,一隻灰色的大野兔就俯伏在距車頭兩米來遠的路中央,一動也不動,八成是讓這強烈的光芒刺昏瞭雙眼,不敢輕舉妄動。
  
  孫闊生大喜過望,悄悄地跳下瞭車,躡手躡腳地朝呆在路中央的野兔撲去。兩位老板仍坐在駕駛室裡,斂聲屏氣地觀察著這一切。
  
  就在孫闊生距這野兔一步之遠,野兔似乎驚醒過來瞭,猛地朝前一躥,孫闊生急忙也朝前一撲,卻撲瞭個空,摔瞭個嘴啃泥。也就在這倒黴的當兒,那兩盞車燈突然熄滅瞭,隨著感覺到小貨車在朝坡下移動。兩位老板驚悸地呼喊起來:“哎呀,剎車不靈瞭!”
  
  話音未落,小貨車下滑速度加快,“砰”的一聲,從孫闊生的身上碾過,兩位老板跳車都來不及瞭。幸虧滑瞭一段路後,前方是平地瞭,小貨車才穩穩地停下來。兩位老板驚魂稍定,急忙跳下車直朝躺在半坡上的司機奔去。
  
  孫闊生俯臥在地上,車輪正好從頭部以下碾過,身下一片血漬,已經氣斷身亡瞭。
  
  金怡聽罷兩位老板的敘說,又尖叫一聲,痛苦地痙攣著昏厥過去瞭……
  
  守株待野兔
  
  可憐的金怡新婚喪夫,歡心未滿哀心至,賀客未逐吊客還,此情此景,簡直是萬箭穿心,痛不欲生。她倒在床上,幾天幾夜茶不思,飯不想,粒米未進,形銷骨立,癡若木偶。親人們圍在她身邊,想盡辦法開導她,可她隻是一個勁地哀號道:“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們結婚還未滿月啊!老天爺憑什麼要拆散這美滿姻緣,我要去陰間討回公道!”
  
  心病還須心藥醫,有人便趁機婉勸道:“要討回這公道,首先必須捉住那罪魁禍首灰野兔,將它千刀萬剮瞭,方能報仇雪恨!”
  
  金怡猛然醒悟過來,頻頻點頭,是啊,隻有千刀萬剮這灰野兔,才能消卻喪夫之恨啊!
  
  可要上山去尋找這仇人,必須首先調養好身體。在眾人的婉言勸說下,金怡開始進食瞭。
  
  半個月以後,金怡還當真單槍匹馬出現在斷情崖上的那個斜坡上。她白衣素服,臂佩黑紗,依然為丈夫戴著孝。丈夫的死全是這野兔的罪過,如果它半夜間不躥出來擋道,什麼事都不會發生。這小畜生奪去瞭丈夫一條鮮活的生命,做妻子的如何不痛徹心肺,咬牙切齒!就是捉住它碎屍萬段,也難解心頭大恨啊!所以,報仇心切的小寡婦當真效法古人守株待兔的辦法,在這斷情崖上苦苦等待“仇人”自投羅網!
  
  這一“待”就是二十多天過去瞭,金怡矢志不渝,非要擒住或刀砍瞭那隻害人的灰野兔不可。然而,這灰野兔還真像在人間蒸發瞭似的,連一根兔毛都沒看見。且不說這灰野兔,就連黑野兔、白野兔也不曾在金怡的眼皮下出現過。
  
  按理,金怡到此該死心瞭吧?可是,這位倔脾氣的女人還真是一條道兒非走到黑不可。她依然不願撤退,照樣在路邊搭起帳篷,風雨無阻,日夜守候。她深信,仇人路窄,總有一天這灰野兔會自投羅網的。為此,她經常用“精衛填海”的故事來激勵自己替夫報仇。
  
  日子一長,金怡便變得有點瘋瘋癲癲瞭,經常披頭散發,衣衫不整,神情憂鬱。親人們來瞭一趟又一趟,好言好語勸她下山,可都遭到她的斥罵。過路的行人瞭解真情後,無不搖頭嘆息,深表同情。很快就在這斷情崖下幾個村子裡傳開瞭一條新聞:斷情崖上出現瞭一個守株待兔為夫報仇的癡情女人。
  
  隨後,特意登上斷情崖前來看望這癡情女人的鄰近四鄉的山裡人也越來越多,添枝加葉的傳說也就更加不脛而走瞭。
  
  撥雲驅迷霧
  
  這天大清早,從山下上來瞭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婦人,手中提著一個蛇皮袋,沉甸甸的。
  
  老婦人走近雙眼失神的金怡跟前,將蛇皮袋朝她腳下一扔,首先開口瞭:“孩子,我今天把你的仇人送上門來瞭!”
  
  金怡身子一顫,淒然笑道:“大嬸定是被人收買,用李代桃僵的方法討我歡心瞭?”
  
  老婦人搖頭長嘆,聲音哽咽:“孩子,你先聽聽我的一段遭遇,這樣,什麼迷霧都可以驅散瞭!”說罷,未等金怡點頭,竟自顧自地說開瞭———
  
  “孩子,你知道這斷情崖的名字來歷嗎?還是上個世紀以前的封建年代,由於父母包辦婚姻,許多受到封建勢力阻礙未能結合的青年男女,便來到這高崖上跳下萬丈深淵,以死殉情。所以叫作斷情崖。這些年跳崖自殺的現象雖然少瞭,但仍然也有被愛情折磨,甚至被對方拋棄的男女一時想不開,也會跑到此間跳崖自殺的,我女兒就是其中的一個不幸者。”
  
  “啊!”金怡大吃一驚,似乎被老婦人的講述打動瞭。待要發問,對方卻擺手不讓她打岔。
  
  老人說:“我早年喪夫,身邊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啊!前年剛滿18歲,便和山裡的一群女娃子外出闖世界。今年春節回傢後,她告訴我在外面打工期間,結識瞭本地鎮上一個小夥子。小夥子是開貨車的,答應與她結婚後在鎮上開一傢店鋪。架不住對方的花言巧語,女兒以身相許,並很快懷孕瞭。誰知春節過後,這小夥子突然翻臉,說他傢裡早就訂瞭婚,而且婚期在即。女兒一聽,就像當頭挨瞭一棒,給我留下一封遺書後,便賭氣從這崖上跳下去自盡瞭。可憐我這老婆子被剜去心肝,幾乎也走上瞭不歸路。好幾個晚上,夢見女兒苦苦相勸安慰我:‘娘,你要好好活著,總有一天能看到惡有惡報!’上天似乎可憐我老太婆太孤獨瞭,不久便有一隻灰野兔跑進瞭我傢裡,從此與我老婆子日夜相守,白天同桌進餐,晚上同床睡覺,從不亂跑。隻是有一天晚上失蹤瞭好幾個小時,第二天又跑回傢來瞭。後來,聽說斷情崖上有個開車的小夥子,為抓一隻灰野兔,被自己的小貨車碾死瞭。我恍然大悟,這小夥子八成是我女兒的負心郎。也就是說女兒當真報仇瞭。這會,聽說你這妹子為替夫報仇來尋灰野兔,我尋思,一報還一報,冤冤總得瞭。所以將這惹禍的灰野兔給你送來瞭……”
  
  老婦人含悲帶淚地講完這段經歷後,早已泣不成聲,哭成瞭一個淚人兒。金怡聽完,頓時大徹大悟:事情還正如老婦人所言,丈夫正是那個負心漢。她不由哀哀地嘆出一聲:“冤有頭,債有主。早知有這孽債,我何苦替人消災!”說完,彎腰打開蛇皮袋,將這灰野兔放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