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冰心玉壺

  這天,城裡最有名的古玩一條街上走來一位面帶戚容的老人,老人張目尋找瞭一下,便徑直走進一傢叫“冰心玉器店”的門臉裡。一進店裡,隻見眼前寧靜雅潔。錯落有致,各色玉器琳瑯滿目、古色古香。見有客人進來,一個面容清秀、個子高高的年輕人迎上來輕聲說:“老伯,請隨便看。”
  
  老伯卻沒有心思欣賞那些玉器,而是從懷裡哆哆嗦嗦地掏出一隻暗紅色的匣子,打開,竟是一隻通體雪白幾近透明而又玲瓏剔透的玉壺!老伯神色黯然地說:“小哥,我不是買玉的,我是賣玉的,請你看看這隻玉壺能值多少錢?不瞞你說,這可是我的傳傢之寶啊!”
  
  年輕人一聽神色凝重起來,當下戴上一副潔白的手套,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起玉壺,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地審視起來。看瞭有三兩分鐘後,年輕人把玉壺輕輕放入匣中,客氣地說:“請問老伯一句,您為什麼要賣這傳傢之寶呢?”
  
  聽這一問,老伯的神色更是悲傷,說話聲音都沙啞瞭:“要不是我那剛剛成年的女兒突然得瞭急病急等錢用,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出賣這寶貝的,想不到這寶貝傳瞭好幾代,現在卻在我手上賣瞭,我真是個敗傢子啊!”老人說到這裡泣不成聲。
  
  年輕人連忙為老人端上一杯熱茶,然後若有所思地說:“這麼說……這隻玉壺我收瞭,5000元行不行?”
  
  老人一聽抹幹眼淚連連點頭,說:“行行行,小哥你可幫瞭大忙瞭!”
  
  老人拿瞭錢剛回到傢裡,一個一臉焦急之色的女孩子就迎上來問道:“爸,你試過林峰瞭嗎?怎麼樣?他令你滿意嗎?”
  
  老人,也就是女孩的爸爸卻嘆口氣,搖搖頭說:“小君,正如你所說,他人很好,年輕人的浮淺和傲氣在他身上一絲也無;可有一點不足,他的眼光也太差瞭,那隻昨晚在古玩市場裡買的隻花瞭400元不到的仿古玉壺,他竟給瞭我5000元,你還誇他是個識玉的高手哩!識玉不準,識人肯定也不準,我怕他不會真正珍惜你的……”
  
  原來這女孩叫陳小君,生得美麗如弱柳扶風,純潔如一池春水,卻越來越成為爸爸的一塊心病。爸爸是位退休教師,自從好多年前小君媽走後,爸爸怕小君受委屈一直沒娶,如燕子壘巢般一點一點帶大小君。現在爸爸越來越老瞭,身體一天一天地衰弱下去,可小君的終身大事卻一直沒有著落。要是小君找不到一個可以托付終身的如意丈夫,他會死不瞑目的。前些天聽小君說有個叫林峰的高中同學向她表露瞭心跡,那林峰在古玩一條街上開瞭傢玉器店,他聽瞭左思右想便演瞭這出戲試他一下,不想很是失望。
  
  誰知小君一聽卻叫瞭起來:“不會的不會的,他不會不識玉的,我知道他在玉器鑒定方面鉆研得可深瞭……這樣吧,我要當面再問問他!”
  
  當下小君來到“冰心玉器店”裡,隻見靜悄悄的一個顧客也沒有,林峰正專心致志地看一本厚厚的精裝書,不用說又是玉器鑒定方面的。一見小君進來,林峰忙合書站起來招呼她。
  
  小君正要開口,忽然眼睛睜大瞭,她看到,一旁的雜物箱裡竟扔著一隻暗紅色的匣子,正是那個裝假玉壺的匣子!
  
  小君搶步上前拾起匣子,打開,那隻玉壺正靜靜地躺在裡面。小君故作驚訝地說:“林峰,這麼貴重的玉壺,你竟隨隨便便地扔在這裡?”
  
  林峰聽瞭淡淡一笑,說:“這是隻假玉壺。假玉在別人眼裡或許還有些價值,但在幹我們這行的眼裡就分文不值瞭,萬一從我們手裡流出去,那就叫自砸招牌瞭。”
  
  小君聽瞭更為驚訝,問:“假的?既然知道是假的,你為什麼還把它收進來?難道是你看走瞭眼?對瞭,收這隻假玉壺你花瞭多少錢?”
  
  林峰還是一副神定氣閑的樣子,說:“錢倒是花瞭一些,5000元,可我不是看走眼,我隻是想幫助那位賣玉壺的可憐的老父親一把,他的女兒生瞭急病沒錢治,遺憾的是我隻能給他這麼多。”
  
  小君的心“咯噔”跳瞭一下,心裡一下子溢滿溫柔,又問:“可你跟人傢並不認識啊?”
  
  林峰搖搖頭說:“如果5000元能治好一個女孩子的病,那我又何樂而不為呢?”
  
  小君提高音量說:“可我知道那個賣玉的老人說瞭假話,他是有個女兒,可他女兒健康得很,他這是利用瞭你的同情心!”
  
  林峰一愣,但很快回過神來說:“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更好瞭,這世上少瞭一個生病的女孩子,不是件大大的好事嗎?”
  
  店裡一時安靜下來,隻有兩雙眼睛在默默交流。小君的臉突然像晚霞一樣紅,輕聲說道:“假如那個生病的女孩是我呢?”
  
  林峰凝望著小君的眼睛,毫不猶豫地說:“如果是你,我會立即賣瞭這店,不,我願拿我的一切換你的健康!”
  
  店外有一個老人一直靜靜地站著,聽到這裡他掉轉身,背著雙手輕輕地走瞭。此刻他的心裡充滿瞭愉悅,那男孩兒的眼光果然不錯,女兒的眼光更不錯,自己可以放心地把女兒———這世上最寶貴的美玉,交給這個識玉的小夥子。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