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倒黴的搶劫

  夏天是阿星最喜歡的季節。因為夏天一到,衣服單薄,衣兜兒也少,那些帶著大量現金的人就不得不將錢放在包裡。而阿星專門就幹這收集包兒的工作。
  
  不過,現在人們的防范意識加強瞭,警惕性都很高。這不,阿星在銀行對面的小胡同口足足蹲瞭一上午,也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下手目標。不過,就在他準備放棄行動要收工下班的時候,突然眼睛一亮:一輛出租車在銀行門口停下,車門打開,先是跳下一隻小狗,隨後下來一位拄著拐杖的老太太,一人一狗,走進瞭銀行的大門。
  
  阿星腦子飛轉,迅速作出判斷:一,老太太是單身一人來的;二,那隻狗看起來很名貴,老太太肯定有錢;三,老太太兩手空空,身上衣服口袋的位置也很平坦,說明她極有可能是來取錢的,而不是存錢;四,那隻狗體型不大,戰鬥力不會太強。
  
  頓時,就像餓狼發現瞭獵物一樣,阿星興奮起來。
  
  阿星小心地觀察瞭一下四周,見沒有警車、巡警,就戴上頭盔,跨上摩托車,發動車子,慢慢騎到馬路對面,在距銀行大門二十多米的地方停瞭下來。停車後,阿星並未將摩托車熄火,他裝成等人的樣子,點上一支煙,吞雲吐霧,看似百無聊賴,實際上高度緊張,耳聽六路,眼觀八方,一面觀察著四周有無警車、警察,一面註意著銀行大門。
  
  五分鐘後,老太太終於出來瞭。阿星渾身的肌肉立刻繃緊瞭。他先去看老太太的雙手,驚喜地發現,她的右手多瞭一個厚厚的紙包,紙包是用報紙卷的,看那厚度,裡面包著的錢少說也有1萬塊。
  
  老太太下瞭臺階,走到馬路邊,左顧右盼,像是在找出租車。
  
  事不宜遲,阿星決定馬上動手。他輕加油門,摩托車向前駛去,發動機的性能非常好,聲音不大,幾乎是悄無聲息地到瞭老太太身前。阿星一踩剎車,雙腳著地,像碰到熟人似的,嘴裡叫道:“阿姨。”同時,右手伸出去,趁那老太太發愣,一把將紙包奪在手裡,然後往雙腿之間一扔,雙手握穩車把,猛一加油門,“噌”一聲,摩托車如離弦之箭躥瞭出去。
  
  跑出幾十米後,阿星回頭看瞭一下,發現老太太似乎驚嚇過度,到現在還沒明白過來呢,立在那兒,喊都沒有喊,更別說是追瞭。
  
  阿星心中大喜,騎著車左繞右拐,到瞭安全地帶後,停下車,拿起瞭那個紙包,要檢查一下這次的收獲。不料,剛剛打開一層,忽聽“嘎”一聲響,一輛小車在他面前剎住,車門一開,跳下三個警察,黑洞洞的槍口對準阿星:“不許動!”阿星魂飛魄散,將手中的紙包往地下一扔,轉身就跑。警察一擁而上,“咔嚓”一聲,阿星的手腕上多瞭一副鋥亮的手銬。
  
  警察命令阿星撿起地上的紙包,呵斥道:“走!回去還給老太太。”
  
  阿星本來還想狡辯,一聽這話,就明白這幾個警察已經盯瞭自己很久瞭,隻得垂頭喪氣地往回走。
  
  來到銀行門口,那老太太還在。她看看警察,又看看阿星,沒認出他來,就問:“你們是……”
  
  警察指著阿星手裡的那紙包,對她說:“老人傢,你看看你的東西少沒少?”
  
  老太太看看紙包,恍然大悟,對阿星說:“你就是剛才那個騎摩托車的小夥子吧?”她不去接那紙包,看瞭一眼阿星手腕上的手銬,對警察說:“你們是不是誤會瞭?這小夥子可是個好人呢。”
  
  “什麼!他是好人?”警察們面面相覷,不明白老太太是什麼意思。
  
  老太太嘆口氣,說:“現在像這樣好心的人可不多瞭。剛才我排隊取錢的時候,我的小狗憋不住,在墻角大便,裡面的人怒氣沖沖地把我訓斥瞭一頓不說,還讓我將糞便清理好,馬上送到外面垃圾箱去。我自知理虧,就跟她們要瞭幾張報紙,把狗糞包好後,問她們垃圾箱在哪裡?她們說出門向東走300米。距離那麼遠,我腿腳又不方便,想求人幫忙送出去,可是沒有人搭理我。剛才我正在路邊犯愁呢,多虧這小夥子,主動過來把狗糞接過去,替我跑瞭這一趟。”說到這裡,老太太看看那個紙包,納悶地問:“可是,小夥子,你咋把狗糞又拿回來瞭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