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新來的義工

  在一所中專學校任教的劉青青是個熱心人,每年寒暑假都是在做這樣那樣的義工中度過的。眼看又到暑假瞭,這天晚上她打開電腦,進入本市志願者行動網站,看到瞭委托人白海發佈的征招義工照料獨居老人秦大媽飲食起居的消息。她立即打通瞭白海的手機,白海告訴她秦大娘很可憐,30歲就死瞭丈夫,又無兒無女,現在一身的病,行走不便。他見秦大媽實在太可憐瞭,就主動上門做瞭她的幹兒子,料理她的生活。可他現在就要去北京進修瞭,找不到接替的人,不得已才在網上發瞭消息。
  
  劉青青為他的善心和細心感動,當即答應接過繼續照料秦大媽的擔子,直到他進修回來為止。白海誇她是個好人,將秦大媽的住址告訴瞭她,說自己現在已經在去北京的路上,沒辦法當面感謝,等他回來後,一定會好好謝謝她。
  
  當天晚上,劉青青來到瞭秦大媽傢裡。秦大媽病得不輕,臉都是浮腫的。劉青青問她在吃什麼藥,秦大媽說都土埋脖子的人瞭,有一口飯吃就行瞭,還治什麼病。劉青青心裡很不是滋味,說:“白海認你做幹娘,我現在就是你的幹女兒。我明天就帶你去看病。”秦大媽眼淚掉瞭下來,說:“想不到我這將死之人,還真有福分,有瞭一個幹兒子,又來瞭一個幹女兒。”她盡管嘴上說得這麼好,可就是不肯下床去看病。劉青青沒有辦法,隻好到醫院給她開瞭些藥回來。
  
  秦大媽生活基本不能自理,飯菜都要做好端到手上。劉青青的學校離她這裡隔瞭幾個街區,來回一趟得半個多小時,因此劉青青拿瞭幾件換洗衣褲,索性住到瞭她傢裡。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半個月過去。這天劉青青正在廚房做飯,隻聽房門被人敲得砰砰響,嚇得她菜勺掉到瞭鍋裡。她跑去開瞭門,一個滿臉橫肉的中年人帶著幾個眼露兇光的小青年闖瞭進來,惡狠狠地問她:“你是白海什麼人?他跑哪裡去瞭?”劉青青做夢也想不到會發生這一幕,她嚇壞瞭,哪裡還回得瞭話。
  
  這時,裡面臥室傳來瞭秦大媽的聲音:“她是來幫忙的,你們千萬別傷害她這個好人,天大的怨氣都沖著我這個老太婆來吧!”中年人放聲大笑,沖著劉青青說:“看你也不像是個白癡,怎麼這麼容易就被白海這傢夥糊弄瞭!告訴你吧,你可別哭,裡面屋裡半死不活的人就是白海的親娘,白海已經騙瞭好幾個人來照料她的親娘瞭。”
  
  劉青青鎮定瞭一些,她說絕對不可能。中年人就把她拉到秦大媽床前,要秦大媽老實回答他說的是不是真的。秦大媽重重嘆瞭口氣,說:“閨女,你真的被我那逆子騙瞭。”劉青青這時才如夢初醒,放聲大哭。她不哭別的,哭的是自己太傻瞭,那麼容易相信別人!
  
  中年人是來要賭債的,他走時對秦大媽撂下瞭一句狠話:“如果20天之內你兒子不回來還清欠我的3萬元,就將你住的這套房子賤賣瞭。”他們剛甩門出去,劉青青就收拾東西也要走。秦大媽掙紮著爬下床來,跪在瞭她面前,說:“好閨女,大娘求你暫時別走。”劉青青冷笑道:“你同你兒子合謀騙我,還好意思求我留下來?”秦大媽老淚縱橫,她告訴劉青青,之所以向她隱瞞自己就是白海的親生母親,原因就在於她太要這張老臉瞭,不想讓別人知道她養瞭這麼個壞傢夥。況且他還威脅過她,如果說出真相,就斷瞭她的生活費。劉青青心軟瞭,她哽咽著答應瞭秦大媽的要求,將她扶到瞭床上。
  
  秦大媽之所以懇求劉青青,並不是害怕自己會活活餓死在傢裡,而是她想保住這套房子,給兒子留下一條活路。因此她要劉青青幫她在網站上發個消息,說自己突然有事得走瞭,請他回來處理繼續征招義工的事情。劉青青問秦大媽這行嗎?秦大媽肯定地說:“我這兒子,就是迷上瞭賭博,其實心眼並不壞,他這點孝心還是有的。”見劉青青還是不信,秦大媽隻好如實告訴劉青青,她已經是兒子征招來的第五個義工,前四個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在知道她是白海的親生母親後,都很氣憤,但在走時都幫她做瞭這件事,每次在外面躲債的兒子都趕回來瞭。
  
  劉青青相信瞭秦大媽,但她沒有馬上去登錄本市志願者行動網站,而是先打瞭白海的手機,可打瞭好多次都未通。她猜想白海怕人追債不敢開手機,於是按秦大媽的吩咐到網上發瞭個帖子,留下瞭電話。想不到第二天就接到瞭白海的電話,他說他放心不下母親,每天晚上都會上網看看情況,看到劉青青發的消息,就知道她已經得知實情瞭。他騙瞭劉青青,很對不起她,但他現在正在做一樁大買賣,機會難得,他一定要做成瞭才回來,因此懇求劉青青再給他20天時間,如果他到時不回來還賭債,讓母親過上安穩日子,就是她劉青青的崽!
  
  在當地,發狠誓一是“我就不是人”,二是“我就是你的崽”。白海沒有講我就不是人,證明他不願傷及母親,還算得上是個有孝心的人。可他也不能說是她劉青青的崽啊,因為劉青青連婚都還沒結。因此弄得劉青青臉紅心跳,半天沒回他的話,等她明白告訴他不行,必須立即趕回來時,他已經關機瞭。以後再怎麼打,都打不通,在網站上發帖子也沒有任何回復。劉青青就這樣被他賴上瞭。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就到瞭第20天。劉青青見白海沒一點要回來的跡象,就又打他的手機,還是不通,隻好又去附近網吧在網上發帖,警告他說話算話,否則明天天一亮就走人。劉青青在網上等到11點也沒見他的回復,隻好付瞭上網費回到瞭秦大媽傢。秦大媽得知沒有兒子的任何消息,又抹起瞭眼淚,說:“姑娘,你已經仁至義盡瞭,明天一大早就回去吧。”劉青青搖瞭搖頭,說:“大媽,盡管他一再騙我,你別難過,我會守著你等到他回來的那一天。”
  
  秦大媽和劉青青睡下不久,隻聽屋裡有輕微的響聲。劉青青睜開眼,隻見一個黑影在屋裡。她猛地拉亮電燈,大喊一聲:“來人啊!傢裡進賊瞭。”可賊人不但不跑,反而噓瞭一聲,說:“你叫劉青青吧?別喊瞭,我就是這傢的主人白海。”怕劉青青不信,他又沖著裡屋喊瞭一聲:“媽,我是白海,我回來瞭!”屋裡立即傳出瞭秦大媽的罵聲:“你這該死的兔崽子!怎麼這個時候才歸屋,看把我閨女嚇的!”白海告訴她,火車晚點瞭,他是從車站一路跑回傢的。怕影響她們休息,他就沒亮電燈,準備和衣在沙發上睡一覺。劉青青見他額頭冒著豆大的汗珠,胸前的衣服都濕透瞭,這才相信他說的話是真的。
  
  說20天回來就20天,想不到他這麼守信用,劉青青不但先前對他的厭惡感消失得無影無蹤,而且還生出瞭一絲好感。更讓她想不到的是,他果真拿回瞭3萬元錢,而且都是正路上來的。
  
  白海說他這次出去躲債,跑到瞭鄰省,凌晨下瞭火車,走到一條胡同,隻見有幾個人在打鬥,還聽到有人喊救命,兩邊都是人傢,卻沒一個人出來相救。白海情急之下大喊著火瞭,傢傢戶戶的窗戶馬上都亮起瞭燈光,還跑出來瞭不少人。果然如白海所料,是有人在劫財。歹徒跑瞭後,被劫的人連連向白海叩頭謝恩,非要拉著白海去他傢裡。白海進瞭他傢才知他是個大老板,他給白海開瞭張5萬元的支票。白海不肯收,說自己隻是動口之勞,這錢他拿不下手。這個老板見他人很聰明,又講義氣,就說那你幫我去收一筆貨款,收回瞭你拿百分之三十。白海這幾年老欠賭債,經常被追債的人追來追去,知道怎麼樣才能把債追到手,於是就去新疆將那筆爛瞭幾年的賬追瞭回來。但他沒有拿百分之三十,隻拿瞭3萬元。老板問他何故,他說他想長期跟著老板幹。老板一拍他的肩膀,說:“我正有此意,還怕你不樂意呢。”
  
  白海隻休息瞭幾天,就要走瞭。盡管他反復說老板親口說的,他白海的母親就是他的親媽,但秦大媽還是死活不肯跟他走。白海急瞭,說:“媽,兒子走到哪裡再也不會扔下你不管瞭,你就跟我走吧!”秦大媽說:“你真有孝心,就把劉姑娘留下來,讓我跟劉姑娘住在一起。”白海說:“媽,我現在有條件瞭,沒有理由再把劉姑娘留下來啊!”秦大媽哪裡肯聽兒子的,耍起瞭橫,說:“辦法你自己去想,我隻想跟劉姑娘生活在一起,否則你就是用繩子綁瞭我,我也不跟你去。”
  
  白海沒轍瞭,隻好又去劉青青那裡求她繼續照料他母親,不過他沒有理由再讓她當義工瞭,會給她雙倍的工錢。劉青青板著臉問他:“我一個月工資有2000多元,是缺錢的人嗎?”白海不好意思瞭,說瞭聲“對不起,打擾瞭”,就轉身往外走。劉青青叫住瞭他,說:“天底下的兒子都以順為孝,你就忍心讓你媽的願望落空?”白海回過頭來,見劉青青的眼裡有一種異樣的東西,他不敢往別處去想,說瞭句:“就讓我做不孝之子吧。”然後去向他媽回話:“媽,她不願在咱傢當義工。”
  
  秦大媽火瞭,罵道:“你呀,真是個榆木腦殼!我是讓她來做我們傢媳婦的。”秦大媽這話一出,白海就怨母親老糊塗瞭,說自己是什麼人,人傢是什麼人,一點都不配。劉青青這時突然來瞭勇氣,走到白海面前說:“浪子回頭金不換,我不嫌棄你。”白海想起自己騙找義工,卻找來瞭一位好姑娘,激動得攥住瞭劉青青的雙手,說:“我白海真是命好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