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鼠偷雞蛋與鄭板橋辭官

  鄭板橋在山東濰縣做縣令時,經常微服私訪。一次,他到民間一個多月沒回縣衙,所帶的幹糧吃完瞭,錢也花光瞭,身上隻剩下三個熟雞蛋。
  
  這天晚上,他們走到一處破廟住瞭下來。鄭板橋整理起一天的所見所聞的公事來。隨從的兩個衙役,一個在門外望風,另一個躺在神臺上歇息。
  
  天快亮時,鄭板橋忽然聽到“咕嚕”響瞭一聲,睜眼一看,原來是兩隻老鼠在偷雞蛋。其中一隻老鼠把一個雞蛋緊緊抱住,骨碌一下滾下桌子,然後兩條前腿把雞蛋一摟,另一隻老鼠咬住它的尾巴,就把雞蛋拖到洞裡去瞭。
  
  鄭板橋看到瞭老鼠偷雞蛋的全過程,他完全可以保住雞蛋不被偷走,可他舍不得驚動這花錢買不來的妙景,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三個雞蛋全讓老鼠拖走瞭。
  
  天亮以後,他看見兩個衙役一個在神臺上打呼嚕,一個在門外打盹。他忽然想到要逗逗這兩個衙役,於是,就“嗵嗵嗵”拍著供桌,向他們喊道:“快起來,老爺我要升堂議事瞭!”兩個衙役不敢怠慢,急忙跑到供桌前站定。鄭板橋煞有介事地問道:“方才是哪個在外面把門?”把門的衙役答道:“是小人。”鄭板橋一下子板起面孔,把桌子一拍,喝道:“大膽奴才,你可知罪?”那衙役一下呆瞭,撲通跪下,說:“小的不知犯何罪。”“你做瞭壞事還裝糊塗!”鄭板橋手指桌子問道:“這上面的雞蛋哪裡去瞭,分明是你夜間饑餓難忍,偷偷拿去吃瞭。還不如實招來!”
  
  那衙役一聽是雞蛋丟瞭,連忙叩頭說:“啟稟老爺,小的真的沒有偷吃這三個雞蛋呀!”鄭板橋裝出憤怒的樣子,對另一個衙役說:“給我狠狠地打他二十大板,看他招也不招!”話音剛落,沒等板子打來,那個衙役就連聲喊道:“小的願招,小的願招!”接著就把自己如何偷雞蛋吃到肚裡的詳細過程說得有鼻子有眼,像真有這事一樣。說完後還連連磕頭:“求老爺恩典,寬恕小的這一回!”
  
  鄭板橋愣住瞭,半天說不出話來,後來他長長嘆瞭一口氣,站起身來在廟裡踱步,邊走邊自言自語地口吟小詩一首:“濰縣這八年,錯斷多少案。要做真青天,回傢去種田。”念完詩,對兩個衙役說:“我本來是想逗你們玩的,那雞蛋是老鼠偷去的,沒想到你卻招瞭。這分明是怕那二十大板。由此可見,這些年我不知錯打多少板子,斷錯多少案呢!我這官要再做下去,還要做出更多傷天害理之事。不如趁早散夥,你我都回傢去吧!”據說,鄭板橋就是從這以後,辭去瞭縣令,並且發誓一生一世不再做官。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