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巴掌裡的秘密

  吳茍不知道自己昏睡瞭幾天幾夜,反正當他睜開眼睛時,便發現自己躺在潔白的床單上,身邊來來往往的都是穿白大褂的男男女女。這時他意識到自己死裡逃生瞭。記得當房子突然劇烈地搖晃瞭幾下後,他才明白遭遇瞭大地震。幸虧當時自己反應極快,趕緊躲在小廚房裡才避免瞭一劫。從上面砸下來的水泥板將小廚房壓塌瞭,幸好廢墟中有間隙,還有空氣流通,吳茍盡管被壓在裡面但還是活下來瞭。不過,吳茍也清楚自己目前的處境,就像古話說的埋瞭沒死,能否活著出去還是個未知數。自己雖然沒受什麼重傷,但面臨著饑餓和口渴,脆弱的生命能夠維持多久呢?沒有砸死,也會餓死、渴死啊!兩天兩夜過去瞭,吳茍衰弱的身體終於逐漸失去瞭知覺,死神正在一步步向他逼近……然而,想不到今天竟然還活下來,他知道被人搭救出來瞭。
  
  吳茍當時埋在廢墟中盡管活著,但已萬念俱灰,腦子裡一片空白,唯一的祈求是好死不如賴活著。此刻活下來瞭,大腦開始恢復正常運轉後,他卻開始心痛傢產蒙受巨大的損失。雖然老伴前幾年已經去世,一雙兒女在外地工作,但生性吝嗇的他把錢財看得比命還重。此刻大腦恢復記憶後,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自己的老朋友鄭老實前幾天剛剛向他借過3萬元錢,準備承包自己村裡的那口大魚塘。而今全市遭遇瞭大地震,鄭老實的處境如何呢?要是鄭老實傢破人亡瞭,這3萬元豈不打瞭水漂!
  
  想到這裡,吳茍在醫院裡呆不住瞭,便悄悄地溜出瞭病房,直奔鄭老實傢。
  
  一路上,隻見到處都是一片廢墟,到處都有解放軍和武警在廢墟上救人。吳茍看得心驚膽戰,暗自為自己劫後餘生而慶幸。
  
  來到鄭老實住地附近,吳茍變得瞠目結舌瞭,偌大的一個村莊已被夷為平地。在廢墟上搶救的部隊人來人往,十分緊張。鄭老實的傢究竟是哪幢房子一時都分不清瞭!吳茍便打心底哀嘆一聲,鄭老實八成活不成瞭。人死債爛,這3萬元還真給扔進河裡瞭。何況自己的傢也毀瞭,欠條也沒瞭,就是見瞭鄭傢的後人也是口說無憑啊!
  
  孰料,嘆聲剛落,吳茍面前閃過瞭一個身影,面孔竟是那樣熟悉。啊,記起來瞭,這不正是鄭老實在外面打工的兒子嗎?對,八成是他在電視裡看到傢鄉遭遇大地震後,特意從外地趕回看望老爸的。這麼說來,鄭老實說不定還活著呢。隻要人在,這債就跑不瞭!吳茍霎時便興奮瞭,急忙幾個箭步上前去,大聲招呼:“小鄭!賢侄!”
  
  小鄭猛然回頭,認出瞭吳茍,滿臉沮喪地嘆出一聲:“吳叔,是你?”
  
  吳茍急忙又問:“小鄭,你爸情況還好嗎?”
  
  小鄭喉嚨哽咽瞭:“具體情況還不知道,我剛趕回傢來!”
  
  吳茍趕緊接上話茬:“賢侄,吳叔陪你馬上尋人去。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小鄭好不容易在那片廢墟中認出瞭自傢倒塌的那幢房子。這裡已經被救援人員翻查過瞭,廢墟堆裡擱著的一塊門板上攤著一具屍體,似乎在等人認領。旁邊還有人在拍照、攝影,無疑是留作資料,以供日後查找。
  
  小鄭急忙撥開人群擠瞭進去,搶步上前一瞧,便發出瞭驚天動地的嚎聲:“爸!爸!爸……”
  
  吳茍隨著心房一顫,情不自禁地擠上前去,大聲問道:“活著,還是死瞭?”
  
  很遺憾,鄭老實早已駕鶴西歸瞭。兒子正跪在他身邊淚如泉湧,泣不成聲:“爸,我來遲瞭,我來遲瞭!兒子不孝,要是早把你接到我身邊去,不就什麼事都沒有啊!”
  
  吳茍見狀,心裡涼瞭半截,看來這財氣真個散瞭。也許八成是我吳茍前世欠瞭這鄭老實的賬,這會便讓他帶走瞭。冤冤相報,欠賬還債,天經地義,還有啥說的呢?
  
  想到鄭老實為人忠厚誠實一輩子,還未滿花甲之歲便撒手西歸,這閻羅殿上未免太不公平瞭!而自己遭此大劫卻能茍活下來,也許就像老古話說的花錢消災,說不定這條老命就是讓這3萬塊錢買下來的。如此說來,豈不是不幸之中的大幸?值得!值得!
  
  吳茍這麼一反思,心裡便逐漸平衡下來,轉而同情和憐憫這位不幸遇難的老朋友瞭。
  
  鄭老實的屍身僵直瞭,梆硬梆硬。隻有那雙眼睛大睜著,拳頭攥得鐵緊鐵緊。似乎死不甘心!
  
  吳茍瞧著,悲從心來,不由老淚縱橫,失聲痛哭。他蹲下身子,伸出右手,小心翼翼地撫摸著老朋友的雙眼,嘴裡泣不成聲地喃喃自語:“兄弟,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這就安心去吧。至於這筆賬你就放心,一瞭百瞭!錢財本是身外之物,生不能帶來,死不能帶去,何況我們是幾十年的老朋友瞭。聽我老弟的話,你就安心地合上雙眼,痛痛快快地上路吧,祝你一路好走!”
  
  說來還真奇怪,吳茍這麼一番悲語,奇跡還真出現瞭。不知是用手撫摸的結果,還是出自心靈的慰藉,死者原來睜大的雙眼竟逐漸合攏瞭。但唯有那雙拳頭依然緊攥著,任吳茍怎麼用力去掰,始終掰不開。他隻好嘆瞭口氣,扭頭吩咐小鄭道:“賢侄,你是死者的親人,看來隻有你才能掰開你爹的巴掌,讓他心平氣和地上路!”
  
  於是,小鄭便跪在屍旁,沖著亡父磕瞭好幾個響頭後,大放悲聲:“爹,難道您還有什麼心事未瞭?如果真是這樣,晚上就可以托夢給您兒子,我一定會老老實實照辦!”
  
  瞧,兒子這麼一吼,奇跡又出現瞭。隻見死者原先緊握的雙拳竟慢慢張開瞭,變成瞭兩個巴掌。有眼尖的人突然驚呼起來:“喲,巴掌上還寫著字哩!”
  
  小鄭和吳茍就在屍體旁邊,很快瞧得一清二楚。隻見右掌上寫著六個大字:“欠吳茍3萬元”,左掌上寫著:“欠債還賬!”
  
  吳茍瞧罷,頓時全身就像通瞭電一般麻木起來瞭,耳畔隻聽得小鄭在大聲呼喊著:“爹,我一定按照您的遺囑辦,徹底還清這筆賬!您老安息吧!”
  
  後來有人議論,鄭老實一定是在房子倒塌的前一分鐘將這遺囑寫在自己的巴掌上;也有人猜測,說不定是鄭老實埋在廢墟堆裡後寫在巴掌上的遺囑。議論來,議論去,眾人最後的評價是鄭老實還真是個“真老實”。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