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好人危機

  吳老漢今年七十多歲,耳不聾,眼不花,就是腿腳有點軟,可他偏愛一個人上街,讓一傢人都替他提心吊膽。這不,吳老漢今天上街的時候,就出瞭意外,不小心摔瞭個跟頭,跌得不省人事。還好遇上個好心人,把他送去醫院。等吳老漢的兒子小吳趕到時,救命恩人已經悄悄離開瞭,連個照面也打不上。
  
  經過搶救,吳老漢脫離瞭危險。吳老漢既高興又鬱悶,咋的?救他的恩人還不知道是哪個呢!救命之恩,豈能不報?他叮囑兒子,一定要幫他找到恩人,當面說一聲謝謝。小吳知道,老頭子是個較真的人,倘若這件事不能讓他遂瞭願,肯定就會落下個心病。於是小吳不敢怠慢,馬上趕去報社發瞭個尋人啟事;另外,他還在網上到處發帖子,在老爹摔倒的地方貼告示。一晃十多天,老頭子出院回傢瞭,可那位恩人卻一直沒露面,甚至連個查問的電話也沒接過。
  
  恩人不露面,吳老漢整天悶悶不樂,小吳隻得在報上網上發起瞭新一輪的尋人啟事。
  
  又過瞭一個星期,終於有消息瞭。這天小吳突然接到瞭一個陌生的電話,對方是小夥子,說他就是送老頭子去醫院的那個人,名叫黃順,因為剛看到他們尋找自己,所以現在才聯系,他想立刻就來看望老頭子。
  
  小吳一聽樂壞瞭,馬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老頭子,然後開門等著恩人上門。過瞭一個鐘頭,果然來瞭一個民工模樣的小夥子,自稱就是黃順。他走到吳老漢跟前,低下腰關切地問:“大爺,您好瞭吧?”
  
  吳老漢握著他的雙手,久久地凝望著他的臉,忽然說道:“小夥子,謝謝你來看我,可你不能撞瞭人就躲呀!”
  
  這話一出,黃順大吃一驚:“大爺,您說什麼?不是我撞你呀!”小吳也是吃驚不小,急忙問:“爸,您說什麼?”
  
  吳老漢情緒激動,說道:“錯不瞭,就是你把我撞倒的,然後把我送去醫院。可你不能就這麼跑瞭呀,這個責任你得負到底!”
  
  黃順臉色大變:“大爺,你別冤枉好人,你當時明明是自己摔倒的呀!”吳老漢搖搖頭,斬釘截鐵地說:“你以為我當時真沒看見呀?就是你撞的,我不找你,你能自己站出來承認嗎?你說怎麼辦吧?”
  
  黃順愣住瞭,半晌不語。小吳一看他的神色,果然是做賊心虛,怒沖沖地一把揪住他:“媽呀,原來你是肇事者!”黃順慌張地爭辯:“不、不,我真的冤枉啊!你們不能冤枉好人哪!”
  
  小吳哪裡肯信,揪住他來到客廳,把老頭子住院花費的賬單啪地摔到桌上,要他給個說法。黃順瞧瞭幾眼那賬單,瞠目結舌說不出話。
  
  小吳厲聲道:“你把這賠瞭,咱們就沒事,要不,咱們就法庭上見!”
  
  黃順傻瞭,哭喪著臉喃喃自語:“真是好心沒好報,你們咋能隨便冤枉好人喲……”跟著猛地一咬牙道:“算我倒黴!好吧,我認瞭!你給我幾天時間,一定把錢湊夠賠你!”
  
  小吳就讓他把身份證拿出來,記下他的號碼,這樣一來,就不怕他再次跑掉瞭。黃順走後小吳興沖沖地走進老頭子的房間,向老頭子豎起瞭大拇指:“爸,真有你的,這招真高!”吳老漢微微搖頭:“你呀,冤枉人傢瞭,其實真不是他撞的我。”小吳一聽愣瞭,吳老漢接著說:“就是我自己摔倒的呀!”
  
  老頭子的話讓小吳半天摸不著頭腦,爸這是演的哪一出呀?吳老漢微微笑道:“他這個人呀,是個冒名頂替的。我摔倒的時候,救我的小夥子正好向我走來,我見過他一面。還有,他的聲音我也記得。剛才一見這個人,我就覺得對不上號,可又不敢確定,就故意說就是他撞的我,這麼一嚇,他果然就招瞭。”
  
  第二天,小吳在傢時忽然來瞭電話,一看號碼愣瞭,居然是那個冒名頂替的傻瓜的!他猶豫瞭一下接瞭,黃順在那頭說道:“吳先生,我把錢湊夠瞭,你現在在傢的話我就馬上送過來!”
  
  小吳又是一愣,想瞭想趕忙跑進去悄聲問老頭子:“爸,您真的確認您是自己摔倒的嗎?”
  
  吳老漢堅決地點瞭點頭。小吳說:“那、這笨蛋想賠償您呢!”
  
  吳老漢一想,笑瞭:“那是他以為咱們訛他呢,咱們要是把他告上法院,他褲襠裡掉黃泥,不是屎也是屎啦!你讓他來吧,也不要他的錢,就當給他個教訓吧!”
  
  過瞭一會門響瞭,打開一看,外面果然站著黃順,可想不到的是後面居然跟著一大幫人,門一開就一窩蜂地湧瞭進來。小吳一看這陣勢,緊張地喊瞭起來:“你們想咋的?”黃順笑呵呵地道:“別緊張,這些是我請來的記者,讓他們幫我們作個證。”小吳頓時瞪起瞭眼:這個傢夥到底有啥意圖?隻聽黃順不慌不忙地指著他和老頭子說道:“半個月前,就是這位大爺摔倒在街上,我上門來相認,沒想到呀,這位大爺一見我就反咬一口,認定是我把他撞倒的,非要我賠他醫藥費不可!嘿嘿,其實我有證據,絕對可以證明不是我撞的人!”說著,他高高揚起一張單據,氣憤地說:“我今天請這些記者來,就是要當面揭穿你們醜惡的嘴臉,給你們曝曝光!”一幫記者馬上將鏡頭對準小吳父子,咔嚓咔嚓亂拍一氣。
  
  小吳和老頭子都傻瞭眼,想不到他竟然來個反咬一口!吳老漢氣呼呼地喝道:“住嘴!你以為我們真的訛你呀?那是你想騙我們在先,你以為我真的認不得救我的人?告訴你,你一進門,我就看出你是個冒充的,所以我才想瞭這個辦法嚇嚇你,給你一點教訓!”黃順一聽怔住瞭:“你咋知道我是冒充的?”吳老漢哈哈大笑:“救我的小夥子我見過一眼,他臉上可沒有胡子!”
  
  黃順一愣,忽然大笑:“大爺,我真是個冒充的!”說著揚揚手中的單據,“這是你摔倒時,我在郵政局辦事的憑單,我留著作證據。實話說瞭吧,我是故意冒充來探你們的真實目的,真正救你的人是我的一個兄弟!”說著,從門外拉進一個更年輕的小夥子來。吳老漢一瞅,連喊:“對,對,就是他救的我!”那小夥子臉紅紅地說:“大爺,我們誤會你瞭。”
  
  記者們一聽都奇怪瞭,紛紛問黃順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黃順很不好意思,說道:“這年頭,做什麼事都得防一手。這位大爺找救命恩人,我當時就懷疑,這會不會是個陷阱,找個冤大頭替他們付藥費呀?要是我兄弟上門相認,他們卻反咬一口咋辦?如今這種事多得是,那時候我兄弟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瞭。所以嘛,我就想出瞭這個主意,自己冒名頂替先探探他們的真假……”
  
  記者們一聽,全都笑不出來瞭,好好的一碼事,看看鬧得!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