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情系卡通

  齊明和林燕是美院的大學同學,又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人。畢業以後,他們租住在一間小平房裡,林燕在廣告公司上班,齊明在傢裡畫卡通畫,他說,他要拿國際卡通畫大獎,他要當國際卡通界奇人!
  
  開始的時候,林燕對齊明挺有信心,可是後來,林燕對齊明就有些心灰意冷瞭。齊明參加瞭幾次市文聯舉辦的繪畫大賽,組委會竟說齊明的畫什麼都不是,連參賽資格都沒有。齊明不服氣,仍然是天天畫個不停,說要參加國際卡通畫網絡大賽。林燕覺得齊明有點走火入魔瞭,就勸他說市裡的比賽都不讓你參加,你參加網絡大賽也是白搭,還是務實點,找份工作幹吧,不然總這麼坐吃山空,我們的理想什麼時候才能實現呢?
  
  林燕說的理想就是要在三年內擁有一套像樣的房子,買一部拿得出手的轎車,然後和齊明風風光光地結婚。齊明說他隻要拿瞭國際卡通畫大獎,房子車子都不是問題。現在,齊明的國際大獎遙遙無期,更確切地說是水中月、鏡中花,如果齊明再不現實一點,林燕的理想肯定要化為泡影瞭。
  
  可是,齊明堅持要拿大獎,每天早晨一起來,就直眉瞪眼地走到畫架前揮筆作畫。齊明越畫越不像樣子,氣得扔瞭畫筆,看著自己的那隻手:“我這是怎麼瞭?難道我的藝術生涯真的要結束瞭?”林燕一看,走過去拉住他的手:“阿明,成功的路有千萬條,畫卡通這條路走不通,你可以選擇別的路嘛,你還是先找份工作,我們好攢錢買房子、買車子。”齊明搖搖頭:“不,我一定要畫,不成功則成仁!”
  
  齊明每天在傢裡畫畫,一切開銷都靠林燕那點工資。畫畫的開銷又很大,幾個月下來,林燕的工資幾乎所剩無幾,林燕開始有些惱火瞭。一個周日的下午,林燕又勸齊明去找工作,齊明像沒聽見一樣,還在畫板上塗來塗去。林燕急瞭,一腳踢瞭畫架:“畫、畫、畫,你畫一堆廢紙有什麼用?明天你要再不去找工作,我就走瞭!”齊明看看林燕:“你走?你對我失去信心瞭?”林燕點頭:“是的,我對你徹底失望瞭!”齊明看看屋裡的畫,又看看林燕:“燕子,我不會讓你失望,真的,我有信心,我會拿到國際卡通畫大獎的。”林燕一甩手:“好啦,等你拿到國際大獎再說吧!”說完,就開始整理東西,提起包就走。齊明追出門去:“燕子,你回來,你不要離開我!”林燕看瞭看齊明,眼裡含滿瞭淚水:“阿明,我們先分開一段時間,讓我冷靜下來想一想。”說完,猛轉身上瞭一輛出租車。
  
  林燕搬到公司的女職員宿舍裡,經理趙光很照顧她,安排她自己住一個房間。趙光大概看出林燕心情不好,下班以後經常來看她。林燕很感謝趙光,願意把自己的苦惱和趙光說一說。有一次,趙光聽著聽著,突然拉住瞭林燕的手:“燕子,做我的老婆吧,我會給你想要的一切,房子是最大的,車子是最好的,怎麼樣?”林燕抽回自己的手:“趙經理,這……”趙光點點頭:“好,我給你時間考慮,我相信,時間會讓你改變的。”
  
  從那以後,趙光每天晚上都送林燕一束鮮花,還請林燕去喝咖啡、聽音樂。林燕覺得日子過得很快樂,比和齊明在一起的時候強多瞭。趙光又趁機向林燕示愛,林燕說:“你還要給我一些時間,放棄一個人和接受一個人,都是需要時間的。”趙光點點頭:“好吧,我等。”
  
  轉眼一個月過去瞭,林燕想去看一看齊明,看看他是否有所改變,如果他已經放棄瞭畫畫,找到瞭一份工作,她可以考慮重新回到齊明身邊。可是,當她來到齊明小屋前,透過玻璃看見齊明已經變得不成樣子,頭發長得遮住瞭臉,胡子老長,渾身油泥,正蹲在地上畫一幅畫,手不停地顫抖著,顯得很吃力。林燕再看齊明畫的那幅畫,哪裡有畫的樣子,亂糟糟的一片,像亂柴草堆。林燕搖瞭搖頭,眼淚不禁掉瞭下來,轉身跑回瞭公司宿舍。
  
  傍晚,趙光來瞭,見林燕眼圈兒紅紅的,就問出瞭什麼事情。林燕問:“你真的想娶我嗎?”趙光說:“是啊,這可是我夢寐以求的事情。”林燕說:“那好,我答應你。”趙光一聽,高興地把林燕抱瞭起來:“太好瞭,我現在就帶你去看我給你準備的房子!”
  
  趙光開著車把林燕帶到瞭一個別墅小區,手指一棟別墅:“你看,這房子怎麼樣?上下兩層,還有一個小院,從現在開始,這房子屬於你瞭!”林燕走進房子,哇,房子好大呀,走在裡面就好像走進天堂一樣。趙光抱住林燕:“燕子,我們今天就結婚吧,明天我開個酒會,把所有朋友都請來。”林燕輕輕推開趙光:“去你的。”
  
  當天晚上,林燕和趙光住在瞭別墅裡。第二天一早,趙光讓林燕在傢裡呆著,他去安排酒會。林燕在屋裡轉瞭一圈,覺得有些傢具擺放不合她的心思,就想看看傢具裡裝的是什麼東西,如果沒什麼用,就讓人扔瞭,重新把傢具擺一下。當林燕拉開一個抽屜的時候,一張照片映入瞭林燕眼簾,那是一個全傢福合影,兩個大人一個孩子,而合影中的男人正是趙光。林燕的腦袋頓時“轟”地一聲響,這個騙子,原來他已經有老婆和孩子瞭,他“娶”我原來是想讓我當“二奶”。林燕感到瞭莫大的屈辱,尖叫一聲跑出瞭別墅,跑到瞭火車站前面的小河邊。
  
  林燕看著冰冷的河水,眼淚像斷線的珠子一樣滾落。她想,自己怎麼這麼命苦,有一個自己愛的人卻不爭氣,想嫁給一個有錢人,又是一個感情騙子。林燕越想越覺得活著沒勁,幹脆死瞭算瞭。林燕慢慢走向河邊,正要往河裡跳,車站廣場上的大屏幕播出瞭本市新聞,主持人朗聲說道:“今天上午,本市一名業餘畫傢創作的卡通畫《我的愛人》榮獲國際卡通網絡大賽金獎,據說,這位業餘畫傢得瞭一種不治之癥,再也不能畫畫瞭,這幅畫是他畫的最後一幅畫,因而顯得彌足珍貴,許多人看瞭這幅畫都非常感動。據悉,一位企業傢以100萬元的價格收購瞭這幅畫,並於今晚在車站廣場展出,此後,這位企業傢將帶著這幅奇特而又感人的畫在全國各地展出……”
  
  看到新聞,林燕停住瞭腳步,不由自主地走進瞭車站廣場。廣場上已經站滿瞭人,廣場中央有一個大臺子,臺子上擺著一幅畫。林燕一看,眼睛不由得瞪大瞭,那幅畫就是齊明畫的那幅,看上去像一堆亂草,沒有主題,沒有畫面,沒有人物。林燕納悶瞭,這樣一幅畫怎麼能得大獎?還有人出100萬元買下瞭?正想著,臺上有人說話瞭:“各位觀眾,這是一幅奇特而感人的卡通畫,它的奇特就在於它是真正的卡通,畫面能夠動起來,作者運用瞭光譜原理和光電原理,讓卡通畫變成瞭動畫片,有音樂也有聲音,如果作者沒有精湛的調色技巧和千百次的試驗,是畫不出這樣的畫的。這幅畫的感人之處還在於它描述的是一個真實的故事,讓人看瞭潸然落淚,下面就請大傢欣賞這幅畫。”那人說完,按瞭一下燈光開關,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的燈光依次打到畫面上,就在燈光照到畫上的一剎那,奇跡出現瞭。本來看上去亂糟糟的畫面,一下子變得清晰瞭,一對青年男女走在校園裡,手牽著手,小鳥在他們身旁低飛,他們海誓山盟,夢想將來有自己的傢,有自己的車。男孩決定用畫畫改變命運,而女孩卻對他失去瞭信心,離他而去,他終日流淚作畫,用淚水調色,他要實現自己的諾言,讓女孩住上自己的房子,開上自己的車。最後,男孩子因為晝夜不停地畫畫,得瞭肌肉萎縮癥,但他還不停下來,因為他還沒有實現對女孩許下的諾言。這組卡通動畫片持續10多分鐘,以歌曲《我的愛人》為主題曲,結尾時,畫面上出現瞭一行字和一個男孩的聲音:“燕子,我的愛人,你飛回來吧,我走瞭,給你留下瞭美麗的巢……”
  
  林燕一聽,那男孩的聲音不就是齊明嗎?那畫裡面的不就是她和齊明的故事嗎?他為瞭我,得瞭肌肉萎縮癥還在畫畫!他現在在哪裡?林燕急忙打的來到齊明租住的小屋,到門口一看,裡面已經換瞭新的主人,是一個外地來打工的姑娘。姑娘見林燕來瞭,就問她是不是找原來那個畫畫的?林燕說是。姑娘遞給她一封信,說是那個畫畫的給她的。林燕打開信封,從裡面掉出兩把鑰匙。再看信紙,上面隻是一行字:“幸福花園3棟2門301,好壞是你的傢,車庫裡的車是你的坐騎,我實現瞭我的諾言,我走瞭,不要找我,來生我會來看你。齊明。”看完信,林燕眼淚流瞭下來,問姑娘畫畫的去瞭哪,姑娘搖頭不知。
  
  林燕瘋瞭似的四處找,終於在他們經常去的天鵝湖公園找到瞭齊明。天鵝湖邊有兩棵垂柳,齊明架瞭一個吊床在兩棵樹間,齊明躺在上面,系著吊床的繩子正在燃燒,馬上就要把繩子燒斷瞭。繩子一斷,齊明就會掉到湖裡,齊明不諳水性,他這是想結束自己的生命。林燕趕緊跑過去抓住繩子:“阿明,你下來,你為什麼要這樣?”齊明一見林燕,眼睛濕潤瞭:“燕子,我的病沒治瞭,我感到全身都在僵硬,我失去瞭藝術生命,失去瞭你,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林燕流著眼淚說:“你的病可以治,治好瞭,你還可以畫,我再也不離開你瞭,你快下來吧。”齊明一聽,艱難地從吊床上抽出身子,撲到林燕懷裡……
  
  第二天,林燕賣掉瞭房子和車子,送齊明進瞭醫院。她決心一定要把齊明的病治好,讓他繼續畫卡通畫,她對齊明又充滿瞭信心,相信他會成為國際一流的卡通畫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