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白毛男”傳奇

  一天坑遇險
  
  2007年5月,一支探險隊在隊長別占祥的帶領下到白雲山探險。他們在山上發現瞭一個巨大的天坑,天坑的面積有上千平方米,往下看深不見底,黑森森的,讓人心驚膽寒。他們問山下村上的山民們是否有人下去過,山民們頓時“談虎色變”,有人說那是個無底洞,下到那裡就是地獄,誰也不知道有多深,裡邊有什麼。有人說裡邊有怪獸,還有長毛的巨型癩蛤蟆,它打一個哈欠就會生霧。正說著,果然有雲霧從天坑下邊升騰起來瞭。
  
  別占祥決定要下去看看,卻被一個叫潘大頭的漢子攔住瞭。潘大頭說他是這裡的村主任,他不僅要為當地的山民負責,還要為外來的每一個人負責。天坑深不見底,從來沒人下去過,裡邊有怪獸、有毒蛇,出瞭意外怎麼辦?誰負責?
  
  別占祥說:“我們是國傢探險隊,出瞭意外我負責。”
  
  “那也不行。”潘大頭態度強硬地說,“我是這裡的村主任,沒有我的同意,任何人不得下去!”
  
  別占祥看潘大頭五大三粗,一臉的蠻橫和霸氣,知道是個不好纏的主兒,再說強龍不壓地頭蛇,他也不想剛到這兒就和當地民眾處不好關系,隻好說:“好好好,我們走。”
  
  幾天後,別占祥帶著探險隊成員又悄悄地來到瞭白雲山,找到瞭那個天坑。他決定先自己下去看看。他把繩索的一端拴到天坑邊的一棵大樹上,自己順著繩索往天坑裡下。繩索有二十多丈長,繩上每隔一米有個鐵環,這樣便於手腳攀登。陡峭的坑壁上長滿瞭各種各樣的樹木和灌木,時不時有蛇從坑壁上和灌木叢中朝他探頭,吐著毒信,讓人心驚肉跳。被他蹬落的碎石滾滾而下,在坑底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在險象環生中別占祥終於下到瞭坑底。坑底灌木叢生,高大的喬木千姿百態,到處都是各種動物的骨架,顯得陰森恐怖。更讓人恐怖的是,他看到瞭一隻白毛怪獸,人形,但身上長滿瞭白色的毛發。別占祥禁不住打瞭個寒戰,看來山民們的說法是有根據的。可那怪獸好像也怕人似的,看見他嚇得飛也似的朝一邊跑去,鉆進瞭坑壁上的一個洞穴裡。
  
  為瞭防止那怪獸的襲擊,別占祥從腰裡掏出手槍,把子彈推上膛,瞄準前方一步一步地向洞穴走去。走近時,看見那白毛怪獸堵在洞穴口,手裡舉著一塊石頭,看樣子沒有攻擊他的意思,隻是擋在門口不讓他進去。洞穴裡有泉水的“嘀嗒”聲,從裡邊透出一股股的寒氣。接著他看到瞭駭人的一幕——洞穴裡躺著一具女屍。
  
  別占祥驚得後退瞭一步,大聲朝白毛獸問道:“你到底是人還是怪獸?是怎麼來到這裡的?洞穴裡的女屍又是怎麼回事?”
  
  讓別占祥想不到的是,他這麼一問,那怪獸竟然蹲下身子手捂著臉嗚嗚地哭瞭起來。
  
  別占祥又後退瞭一步,掏出對講機向上邊的隊友們說:“快打電話報警,天坑坑底發現瞭白毛怪獸和一具女屍!”
  
  一直等到中午,警察才趕來,有兩名警察順著繩索下到坑底,他們走近白毛怪獸,看他守在洞穴門口,守著裡邊的女屍寸步不離,料想他與那女屍一定有什麼必然的聯系,就向他問道:“你是人還是怪獸?是人就跟我們說話。我們是來解救你出去的。”
  
  那怪獸仍不說話,反而哭得更悲痛瞭。聽他的哭聲,似乎不是怪獸,是人。他們想起瞭過去的“白毛女”,可眼前這個人似乎是個男的——是“白毛男”。
  
  兩名警察對視瞭一眼,又跟“白毛男”說:“別怕,我們是警察,你就是有天大的冤枉,盡管跟我們說。”
  
  “白毛男”盯著兩名警察看瞭好久,這才站起身,轉身進瞭洞穴,不知從裡邊什麼地方拿出一塊疊著的手帕,遞到警察手裡。當警察打開手帕,驚得駭然地瞪大瞭眼睛,上邊寫滿瞭血紅的字,好像是用手指蘸著鮮血寫成的。兩名警察看完上邊的內容後面面相覷,他們拉開“白毛男”走進洞穴中,也許是洞穴中有著特殊環境的緣故,也許是洞穴中有泉水流淌,比坑底更陰涼,死者的屍體至今保持完整,沒有腐爛。根據手帕上死者提供的內容,他們發現死者嘴裡含著一節大拇指……
  
  更讓警察不解的是,這個“白毛男”是誰?他是怎麼下到天坑裡的?既然能下來為什麼不再上去?為什麼守護在女屍身邊?他跟死者是什麼關系?他在這裡邊是靠什麼生存下來的?
  
  當警察用繩索把“白毛男”帶出天坑,外邊已經圍滿瞭聞訊趕來的山民們。山民們一見“白毛男”,以為是怪獸呢,膽小的嚇得驚叫著轉身就跑,膽大的也嚇得直往後退。警察卻對山民們說:“他不是白毛怪獸,他是人,請問你們有誰認識他?”
  
  山民們都說不認識,可那“白毛男”卻認識其中一個六十多歲的老漢,跑上去抱著他痛哭失聲。那老漢萬分驚詫,顫抖著聲音問他:“你是誰?你認識我嗎?”
  
  “白毛男”這才用含混不清的聲音說道:“爹,我是牛奔啊!”
  
  老漢這才驚駭地抱著牛奔哭道:“我的兒啊,你失蹤三年瞭,爹到處找不到你,你媽的眼睛都快哭瞎瞭;還以為你被山上的野獸吃掉瞭,你怎麼跑到天坑裡瞭?”
  
  二天坑沉冤
  
  牛奔要說憨也不算憨,隻是人特別實在,是那種沒心眼的人,可他卻喜歡上瞭村上最美麗的姑娘喬葉。他沒有花言巧語,也沒有錢去鎮上給喬葉買禮品,隻有拿出一身的力氣,下田幫喬葉幹活。喬葉當然不會喜歡牛奔,可她心地善良,不願使他難堪,而面對他的付出也不斷地給予回報。喬葉每次去鎮上趕集,總要給牛奔買一雙鞋啦、襪子啦、襯衣啦,可把牛奔樂壞瞭!
  
  村主任潘大頭每次看見牛奔幫喬葉下田幹活,就罵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罵得多瞭,後來牛奔拍著自己身上的汗衫回敬他道:“我雖說還沒吃到天鵝肉,可我身上的汗衫是喬葉給我買的,也算得到瞭天鵝的羽毛吧!”
  
  一句話把潘大頭噎得半天說不出話來。鄉親們驚奇牛奔這樣一個心眼憨實的人,竟然能說出這樣有質量的話。一問才知道是喬葉教他的。
  
  其實牛奔跟喬葉一起幹活也是為瞭保護她。他發現潘大頭平時看喬葉的眼神很邪乎,他知道這姓潘的在村裡一貫欺男霸女,他這樣和喬葉形影不離,潘大頭就沒有機會下手瞭。
  
  這天上午,牛奔用架子車拉著母親去鄰村診所,出村時看見喬葉上山打豬草,他想招呼一聲,但又不知道說什麼好。
  
  快晌午,牛奔正陪著母親在診所輸液,隻見村主任潘大頭用樹葉裹著滴血的左手闖瞭進來。村醫驚詫地問他是怎麼瞭,潘大頭罵罵咧咧地說:“媽的,在山上被野獸咬瞭!”
  
  牛奔下午回到傢裡,喬葉的父母神色慌張地來找他,說喬葉上午上山打豬草,到現在還沒回來,問他上午是不是和她在一起?牛奔一聽比喬葉的父母還緊張,趕緊和喬葉的父母去山上尋找。牛奔跑遍瞭山山嶺嶺,把嗓子都喊破瞭,一直到晚上,連喬葉的影子都沒見。
  
  第二天,他們又去山上尋找,仍沒有喬葉的下落。這些年國傢保護野生動物,山上常有虎豹出沒,他們懷疑喬葉是被野獸吃掉瞭。可是總不能不留一點痕跡和遺物吧?他們連衣裳甚至連一隻鞋子都沒找到。
  
  就這樣,喬葉失蹤瞭。對此,牛奔哪裡承受得瞭?他整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可他不相信喬葉就這樣真的沒瞭蹤影,於是時常一個人到山上走動,幻想著有一天能遇到喬葉。
  
  這天,牛奔在山上尋找得很累,當他走到天坑邊,坐到一棵大樹下,靠著樹幹小憩。就在這時候,喬葉出現瞭,牛奔頓時喜出望外,大聲朝她喊道:“喬葉,我終於找到你瞭!”
  
  喬葉輕飄飄地走到他身邊:“牛奔,你想跟我長相守嗎?”
  
  牛奔頓時激動不已,憨聲憨氣地說:“咋不想?我天天都在想呢!”
  
  喬葉朝他招瞭招手,道:“那你跟我來吧!”
  
  喬葉說完,身子像樹葉一樣一飄一飄地飄落到天坑裡。牛奔驚詫地站起身子,方知剛才是在夢中。他站到天坑邊朝下看,黑森森的深不見底,坑壁陡峭,連個攀登的地方都沒有。喬葉會真的在下面嗎?牛奔站在坑邊猶豫瞭很久。要是她真在那兒,沒有她失蹤的絲毫痕跡倒也相符。可是,喬葉是怎麼下去的呢?想到這裡,牛奔決定下去一探究竟。天坑四周長滿瞭藤蔓植物,他用鐮刀割下許多藤條,擰成一條二十多丈長的繩索。然後把繩索的一端拴到天坑邊的一棵大樹上,手抓著繩索一步一驚、一步一險,最後終於下到瞭天坑裡。裡邊沒有他所想象的宮殿和花園,但他顧不得這些,趕緊大聲喊道:“喬葉,你在哪兒啊?”
  
  牛奔見沒人應聲,就在裡邊四處尋找,最後總算把喬葉找到瞭,沒想到是一具屍首。牛奔駭然間撲到喬葉的屍體上放聲大哭,哭完後他發現喬葉手裡攥著那塊她生前用的手帕。他把手帕從她手中取出來,展開看時隻見上邊寫滿瞭血紅的字跡,想必是她臨死時的遺言。可他不識字,不知道上邊寫的什麼。
  
  牛奔又順著藤條擰成的繩索攀上天坑,不過他隻帶出瞭喬葉的血手帕,他要回到村上先向喬葉的父母報信。
  
  牛奔在下山的路上邊走邊哭,途中遇上瞭村主任潘大頭。潘大頭問他哭什麼,他哭著說喬葉死瞭。潘大頭先是一驚,接著訓斥他道:“你是不是想喬葉想瘋瞭,她明明是失蹤瞭,你怎麼說她死瞭?”
  
  牛奔說喬葉死到天坑裡瞭,說著還掏出喬葉的手帕讓潘大頭看,還說上邊有她的遺言。就在潘大頭伸手去搶奪的時候,牛奔多瞭個心眼兒,趕緊把手帕藏在瞭背後。潘大頭著急道:“快把手帕給我!”
  
  牛奔一向對潘大頭沒好感,對他不信任:“我不能給你。”
  
  潘大頭卻用命令的口氣跟他說:“我是村主任,我有處理全村一切事務的權利,快把手帕給我!”
  
  牛奔卻不吃他那一套:“不行,我要把手帕交給喬葉的父母!”
  
  潘大頭看無法把手帕從牛奔的手裡要過來,眼珠子一轉,對他說:“我不信喬葉會死在天坑裡,你是怎麼發現的?要不咱們去看看。”
  
  三重見天日
  
  牛奔不知是計,就帶著潘大頭回到瞭天坑邊,指著用藤條擰成的繩索對潘大頭說:“我就是靠它下到天坑裡的。”
  
  潘大頭卻不理會這些,忽然指著天坑對牛奔說:“快看,喬葉從裡邊出來瞭!”
  
  牛奔驚喜間伸頭朝天坑裡探望:“在哪兒?!”
  
  潘大頭趁其不備,在背後猛地推瞭他一把:“下去吧!”
  
  牛奔一聲慘叫,落下時有幸抓著瞭他用藤條擰成的繩索,於是就順著繩索往下滑落。可潘大頭不是傻子,估計牛奔會抓到繩索,可他手裡沒有刀具,趕緊找來帶梭角的石頭,猛砸栓在樹上的繩索。石頭的梭角畢竟比不上利刃,這樣就慢瞭許多,當他終於把繩索砸斷時,牛奔離坑底隻有兩三丈高瞭,但這樣跌下去也足以讓他斃命的,可他恰巧落在喬葉的屍體上瞭。雖說有喬葉的屍體墊著,牛奔沒有傷到要害,可也跌得很慘,渾身是血,胳膊、腿也似乎摔斷瞭一樣,無法站立。就這樣潘大頭還不放過他,在上邊一個勁地往天坑裡扔石頭,企圖把他砸死。牛奔強忍著劇疼滾到瞭坑壁邊,這才躲過瞭飛石的襲擊。
  
  也多虧瞭潘大頭扔下的石頭,砸死瞭幾條在天坑裡爬行的蛇和老鼠,為瞭活命,牛奔將砸死的蛇和老鼠剝皮生吃,渴瞭就滾到山洞裡喝泉水。接下來,牛奔在天坑裡發現瞭兩具老虎的骨架,聽人說虎骨是貴重藥材,就用石頭的梭角刮虎骨,將刮出的骨粉敷到身上跌傷的地方,傷口很快就愈合瞭……
  
  牛奔傷好後,他也試圖要從天坑裡出去,整天順著坑壁繞啊繞啊,可他發現出去是不可能的,坑壁陡峭,根本沒有可攀登的地方,抬頭一眼望不到頂,怕是連鳥都飛不上去啊!這樣也好,有喬葉給他作伴,能夠和她廝守在一起比什麼都好,這也是他朝思暮想的結局啊!
  
  牛奔把喬葉的屍體抱到洞穴內,裡邊有泉水流淌,比外邊更加陰涼,不致於使屍體腐爛。
  
  好在坑底有充足的蛇和老鼠供牛奔撲食,還有從天坑上邊失足跌下來摔得粉身碎骨的野生動物:有野兔、野羊、野豬等,都成瞭牛奔的美餐。這樣日復一日,月復一月,連他也不知道在裡邊呆瞭多久。因為常年不吃鹽的緣故,他的頭發漸漸地變白瞭,連胸口也長出瞭白毛。他以為自己要在天坑裡度過餘生,沒想到被探險隊發現瞭,還驚動瞭警察。
  
  當警察接過牛奔遞給他們的手帕時,隻見上邊的字是用血寫成的:
  
  我是喬葉,潘大頭要強暴我,我奮力反抗,在撕打中我咬掉瞭他的大拇指,他便頓起殺心,把我推到瞭天坑裡。我至死嘴裡還含著從他手上咬下來的那節大拇指。我死後若有幸重見天日,這就是他殺人的鐵證……
  
  後邊還寫有日期,是2004年7月8日。天啊,過去整整三年瞭。
  
  三年前的那一天,喬葉被潘大頭推下天坑時,可能是被坑壁上的樹木擋著瞭,起到瞭緩沖的作用,落到天坑裡雖也致命,但沒有馬上死亡,這才蘸著自己的血把潘大頭的罪證寫到瞭手帕上……
  
  牛奔和喬葉重見天日的當天,潘大頭失蹤瞭。不過,公安機關很快將他捉拿歸案。
  
  喬葉的妹妹被牛奔對她姐姐的癡心和多年的守護所感動,也多虧他才使她姐姐的沉冤得以昭雪,為瞭彌補他為姐姐所付出的代價,決定要嫁給他。
  
  就在潘大頭被執行槍決的當天,牛奔和喬葉的妹妹舉行瞭婚禮。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