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最失敗的生意人

  新婚後不久,妻子去瞭深圳,繼續在她原來的工廠打工,而我在雅境住宅小區新開瞭一傢小百貨商店。一段時間經營下來,生意還不錯。
  
  一天,受一些老顧客的委托,我準備到鄉下去購一些土雞蛋回來賣。我要去的是一個叫十八裡溝的地方,隻有在這樣的山窩裡才能尋得到真正的土雞蛋,好在我丈母娘就住在那裡,早就幫我收集好瞭,隻等著我去拿。
  
  說是十八裡溝,其實路程遠遠不止十八裡,我騎著摩托車在崎嶇的鄉間小道上顛簸瞭兩個多小時才到那兒。
  
  吃完中飯,我帶著收集來的雞蛋準備打道回府。這時,突然有人喊道:“小劉,等一等……”一位老太婆氣喘籲籲地趕來瞭。由於我是新女婿,並不認識她,丈母娘介紹說這是三阿婆。三阿婆帶來瞭一些野酸棗,有十來斤重,想委托我代賣。從前就聽妻子說,他們村子的後山有一大片野生酸棗林,一到秋季,村裡的孩子就扛著竹竿成群地上山爬樹敲打酸棗,那酸棗又酸又甜,可有滋味呢!我看瞭看三阿婆帶來的酸棗,個頭跟普通棗子差不多,隻是表皮青青的,更圓潤一些。說實在的,我還從未見過酸棗呢。於是三阿婆讓我嘗瞭一顆,剛丟進嘴就趕緊吐瞭出來,酸得直咧嘴。丈母娘責怪道:“三嬸,這酸棗還沒熟怎麼就打下來,怪可惜的。”三阿婆顯得不好意思地說:“唉,我不敢爬得太高,熟的都被小鬼打去瞭。酸是有點酸,但聽說城裡人喜歡吃個新鮮,就試著打瞭一些,能賣多少錢就賣多少錢吧……”於是丈母娘對我說:“孩子,你就幫幫三阿婆吧,她一個老人,兒女又不在跟前,大夥不幫誰幫呢……”我隻得點點頭,將那袋酸棗綁在車後架上,但一路上總想著:許多城裡人聽都沒聽說過這東西,況且又酸又澀的,誰會要啊……
  
  到瞭店裡,我把那袋酸棗盛在一個塑料桶裡,放店門口最顯眼的一個位置。怕別人不識貨,又在上面插上一個標簽:新鮮野生酸棗,2元/斤。但一連幾天,果然如我所料,一顆酸棗也沒賣出去,看新鮮的倒不少,但嘗瞭之後就連連搖頭:酸死瞭!酸死瞭……
  
  這天我正在為那些酸棗發愁,又一位顧客上門來瞭,他在酸棗前打量瞭好一陣子,終於抬起頭來問怎麼賣?我趕忙迎上去:喲,還是位熟人呢!連忙招呼道:“哎喲,這不是高山大哥嗎?”誰知對方反應十分冷淡,扶瞭扶眼鏡說道:“對不起,你認錯人瞭吧?”
  
  “怎麼會呢,您真是貴人多忘事,我是劉樂啊,你看禾禾都長這麼高瞭……”我伸出手想撫摸高山的兒子,但他把頭一扭躲開瞭:“我又不認識你!”
  
  我正想提醒一下,但高山打斷瞭我的話:“說吧,這酸棗怎麼賣?”
  
  我隻好作罷,說道:“既然是熟人,就算一塊五吧!這可是地道的糯米酸棗呢,十八裡溝那地方你聽說過嗎,我丈母娘就住那裡,我是替她村裡的一位老人代賣的,唉,老人傢打下這些東西蠻不容易的……”
  
  “別跟我說這些廢話!一塊錢一斤,我全買瞭,賣就賣,不賣就拉倒!”高山說道。
  
  事已至此,隻好用方便袋裝瞭,賣給瞭他。
  
  高山父子提著酸棗走瞭。臨走,我特別又留意瞭一下禾禾的脖子,更加納悶瞭:不會錯呀,脖子上也有顆痣呢!但父子倆為什麼同時說不認識我呢,難道真的把我給忘瞭嗎?絕不可能!我們在一起共事將近一年,彼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瞭,再說才過去不到三年呢!
  
  第二次去十八裡溝的時候,我把賣酸棗的十塊錢遞給三阿婆。三阿婆歡喜得不得瞭,當即從傢裡又拿出二十來斤酸棗,並送瞭幾個土雞蛋給我作為感謝。
  
  最初幾天,還是沒人買。高山來瞭兩次,但看瞭看就走瞭。眼看著酸棗變色快爛瞭,高山又來瞭,依然不認得我,這回他隻肯出七角錢一斤,弄得我心裡極不舒服,但賣總比爛掉好,賣瞭錢三阿婆總還能買幾包鹽吃呢。
  
  當我面帶難色地把錢交給三阿婆並解釋給她聽時,三阿婆依然笑得很燦爛,反過來安慰我:“傻孩子,辛苦你瞭,賣瞭錢就好,不要緊,是我這酸棗還沒熟,下次我多打一些熟的。”
  
  就這樣,我又幫三阿婆賣瞭好幾回酸棗,當然這些酸棗都賣給瞭高山,他是這些酸棗的唯一顧客。而高山呢,似乎摸透瞭規律,每次都等到酸棗快要壞掉時才來買,而且價錢一次比一次壓得低,最後一次竟隻出三角錢一斤,二十來斤酸棗隻賣瞭六塊錢。當我準備把這六塊錢交給三阿婆時,她沒有接,而是拿出從前所有賣酸棗的錢塞在我手裡,托付我幫她從城裡給她孫兒捎一雙皮鞋。
  
  我在附近街面上的皮鞋店轉瞭一圈,都找不到三阿婆孫兒所穿的皮鞋尺寸。最後,回來時經過雅境住宅小區東面的街道時,突然發現新開瞭一傢童裝店,於是走瞭進去。出乎意料的是,這傢店主人不是別人,正是高山。而更令我感到吃驚的是,他的店門口居然擺放著從我那裡買來的酸棗,幾個客戶正在爭相購買。所不同的是,酸棗到瞭他店裡,居然變得黃澄澄的,幾個客戶品嘗瞭以後,連聲稱贊:“不錯,不錯,又酸又甜……”一眨眼工夫,一籃酸棗便賣得精光。好傢夥,酸棗到瞭高山這裡居然賣到五塊錢一斤!
  
  見我到來,高山先是一怔,而後又裝作若無其事。當得知我是來買皮鞋時,高山馬上又熱情起來。湊巧的是,高山的店裡正好有那種尺碼的鞋,而且質量和做工也不錯,隻是高山要價很高,要八十塊錢一雙。我以前做過童裝生意,知道這種鞋能賣個四十塊一雙就不錯瞭。於是說道:“幾年不見你小子更黑瞭,可別忘瞭,我從前在地下商場也賣過童鞋呢。”“你也在那裡做過生意?”高山頗感意外地打量著我,終於說道:“哦,我記起來瞭,你是劉樂嘛,唉,你看我這記性……”接著,高山又是遞煙,又是倒茶,弄得我倒有點不自在瞭。接著,他又拉著我坐下閑聊起來,閑聊中高山告訴我已在雅境住宅小區購瞭房子。我嚇瞭一跳:在雅境購一套房至少得幾十萬!媽的,這小子才三年不見,這麼快就發瞭!見我一副吃驚的樣子,高山的臉上流露出一個成功商人躊躇滿志的神態。末瞭,高山拍拍我的肩膀低聲說道:“噓,別吱聲,咱們都是老熟人瞭,這雙鞋就作價五十塊賣給你算瞭!”我一聽,心裡很不痛快:買吧,三阿婆隻給瞭我四十塊錢,況且這鞋的確頂多值四十塊;不買吧,真的又拂不開臉面。最後,一狠心還是買瞭下來。
  
  買下鞋後,禾禾也認我這個樂叔叔瞭,他說要跟我到店裡去玩。到瞭店裡,我拿瞭一包QQ糖給他吃。童言無忌,吃著糖,禾禾突然說道:“樂叔叔,其實我第一次來你店裡,老早就認出你來瞭,但怕爸爸罵,不敢喊你。”
  
  “為什麼罵你呀?”我問道,心裡暗自納悶:難道我從前哪裡得罪瞭他?
  
  “不是的!”禾禾回答道,“因為爸爸教我做生意時,常跟我說什麼:深水好撐船,熟人好賺錢。他說,賣東西要多聯系熟人,因為熟人愛面子,不會太討價還價,這樣才有賺頭;但買東西就不能去熟人那裡瞭,因為他會反過來坑你,所以就是偶爾碰上瞭,也得裝著不認識,這樣才好殺價。”
  
  我聽瞭又好氣又好笑:媽的,高山這小子真是越來越賊精瞭,難怪才幾年就掙瞭這麼多錢。
  
  我又問:“那些酸棗怎麼到瞭你們那裡就黃澄澄的,那麼好吃瞭呢?”
  
  禾禾說:“很簡單呀,爸爸買回去後埋在谷堆裡,再過一段時間拿出來就熟透瞭。他說,他小時候常這樣做。”
  
  後來當我把鞋交給三阿婆,並把價錢告訴她時,三阿婆感到有點意外,顯然她買這種鞋已不止一兩雙瞭,很清楚價格。但她還是堅持要把少的部分補給我。可她掏來掏去,翻遍瞭裡裡外外的衣服,也隻找出四五塊錢來,而且還是面額大小不一的角票和硬幣。我連聲說,算瞭算瞭,小意思;再說,您也給瞭我好多雞蛋。可三阿婆連連搖頭,說那是兩碼事,這錢是一定要給的。最後,她說,那我再打幾十斤酸棗給你。我哪忍心再讓老人去爬酸棗樹,況且我也不想要那些酸棗……於是,發動摩托車就走瞭。
  
  當我再次來到十八裡溝時,三阿婆已經死瞭,她是從酸棗樹上掉下摔死的。聽到這個消息,我的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多麼執著和不幸的老人啊!
  
  在丈母娘的引領下,我來到三阿婆的靈前祭拜。三阿婆的靈柩旁跪著她的長子,我鞠瞭三個躬,接著就去扶孝子起身。但當我扶起孝子時,我突然感覺全身的血液陡然上湧,接著一把抓住他的胸襟,使出全身力氣沖著他的鼻梁結結實實地砸瞭一拳,他的鼻子馬上噴出血來,眼鏡也被打碎瞭……三阿婆的長子不是別人,正是高山!
  
  村裡人不明就裡,馬上扯住瞭我,於是當著高山的面,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瞭,我說:“高山,如果不是你那樣缺德地殺價,你娘也不會隻攢那麼一點錢;如果買鞋時你不多訛十塊錢,你娘也用不著再去爬樹,也就不會摔死……”
  
  高山低著頭始終一言不發,顯然承認我所說的事實。
  
  三阿婆的皮鞋是買給孫子禾禾的。這些年來,三阿婆每年都要給孫子買一雙鞋子,但孫子從來都沒穿過,因為好多年瞭,高山一傢人嫌路遠難行,壓根就沒回過十八裡溝。可憐老人逢年過節就在傢引頸盼望,也因此保存瞭好幾雙皮鞋。
  
  聽我說完,一位老者對高山嘆道:“如果大傢都像你這樣,那天底下我們這些為人父母的還不永遠做賠本生意啊……”“是啊,如果不是你這般不近人情,你娘真的不會死啊……”眾人齊聲責備道。
  
  高山終於號啕大哭起來:“我高山做瞭幾十年生意,竟是天底下最愚蠢、最失敗的生意人,老娘這樣子去瞭,我後半輩子心裡怎得安穩,怎得安穩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