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是110

  張三是個搶劫犯,被判瞭4年有期徒刑,今天出獄。出獄前,“政府”跟他說,爹娘會來接他。可是等張三走出瞭監獄,卻沒有人接他,張三嘀咕:“爹娘怎麼不來接我呢?難道出瞭什麼問題?”
  
  張三步行來到公路上,上瞭一輛公共汽車。售票員叫他買票,他想和和氣氣地說沒錢,請讓他乘車,話一出口,卻變瞭味道:“沒錢!要命有一條!”口氣生硬難聽。售票員看他兇巴巴的,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邪氣,也不敢向他要錢買票瞭。
  
  張三看售票員“服軟”瞭,補充解釋說:“不會虧你們的,到時候就給瞭。”其實張三是這麼想的:我現在沒錢,等一會兒,我看到哪個倒黴蛋有錢,就“搶”他一傢夥,這樣,我就有錢瞭,還你個車票錢還不是小菜一碟?另外,我用這些錢還可以買些好吃好喝的孝敬爹娘。售票員哪知道他是這樣想的?隻是偷偷地瞟著他,不敢正眼看他,更不敢接他的話茬。張三來到車後邊,坐瞭下來。
  
  公共汽車繼續往前,開到一個地方,上來三個傢夥:一個光頭、一個小黑胡、一個胖豬。這三個傢夥滿身橫肉,光著上身,一看就不是什麼好玩意!光頭上車後,一眼看到瞭張三,和張三對視瞭起來。
  
  坐在車門口的一個小夥子看到這個光頭的模樣,趕緊站起來,躲到後面去瞭,光頭順勢坐到小夥子的座位上,繼續和張三對視。小黑胡和胖豬看到光頭和張三對視,也盯著張三看,誰也不說話。車上靜得呀,都能聽到乘客心跳聲:“撲通、撲通、撲通……”
  
  光頭和張三對視瞭幾分鐘,不對視瞭,他挨個看瞭看車上的乘客,他看到誰,誰就一哆嗦,趕緊低下頭,不敢看他。光頭挨個看完瞭乘客,突然從腰裡掏出一把匕首,斷喝一聲:“搶劫!”
  
  小黑胡和胖豬聽到他的命令,馬上從腰裡掏出匕首:“把錢都掏出來,金銀首飾都摘下來,快!誰想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吭一聲!”乘客都嚇傻瞭,都不敢動彈。那兩個傢夥就在人們的身上搜起來。
  
  那光頭看到身邊坐著一個女人,笑嘻嘻地說:“掏吧!”
  
  女人可憐巴巴地說:“大哥,求求你瞭,我沒錢。”
  
  光頭色瞇瞇地看著女人:“沒錢?我搜搜。”說著伸手去女人身上摸,從女人貼身的衣服裡摸出一沓錢。女人看光頭搜出錢來瞭,語無倫次地說:“大哥,這是公款……有人病瞭……”
  
  光頭“啪”地給瞭女人一巴掌,罵:“公款,又不是你的,你心疼什麼?有病!”
  
  這時候,張三也行動瞭。他看到這夥歹徒搶先“動手”瞭,搶瞭他的“生意”,很惱怒,“噌”的一聲,從一個小青年的腰裡奪過一隻手機,隨便撥瞭個號碼,然後大喊一聲:“我是110!”他想用“110”鎮住這夥歹徒,卻沒想到,他的手指在摁號碼的時候真的摁瞭110。“110”接通瞭,“110”聽到瞭這裡發生的事情。
  
  那三個歹徒聽到張三說自己是110,都停瞭手,看著張三。光頭說:“嘿!這時候蹦出來個跳蚤!你是110?我還是國傢主席呢!”對小黑胡和胖豬一揮手:“上!”兩個人就撲向瞭張三。
  
  張三一邊應付小黑胡和胖豬的襲擊,一邊呼喊:“大傢團結一氣,他們隻有三個人,我們肯定能把他們打‘趴’的。”
  
  那丟公款的女人聽到瞭張三的呼喊,撲到光頭身上,發瞭瘋一樣抱住光頭的腰,對著光頭拿匕首的手狠狠咬瞭一口,匕首掉到瞭地上,她咬著光頭的手不松,嗚嗚啦啦地喊叫:“你還我的錢!還錢!”
  
  其他人都安安靜靜地傻坐著,好像看電影一樣看著張三和三個歹徒搏鬥。
  
  張三練過拳術,幾個回合就把小黑胡和胖豬撂翻瞭,然後沖到光頭身邊,對著被女人抱著腰、咬著手的光頭就是兩拳,光頭也趴下瞭。張三把三個歹徒打“趴”瞭,人們都給他鼓掌,說他是英雄。張三說:“英雄個屁!”對著一車的人罵:“一群軟蛋!”然後他低頭看瞭看躺在地上的光頭,叫光頭把搶來的錢都掏出來。光頭乖乖地把錢掏出來,放到瞭張三手裡。張三接過錢,剛要往自己的口袋裡裝,聽到公共汽車後面傳來瞭警車的鳴叫聲音,張三抬頭從車窗往後看瞭看,看到一輛警車鳴叫著追來瞭,罵道:“他媽的,還挺快!”隨手把錢遞給瞭那被搶的女人。
  
  公共汽車停下來,從警車上下來幾個警察,上瞭公共汽車,看到三個歹徒都趴在地上,就給三個歹徒戴手銬。警察在給歹徒戴手銬的時候,聽到人們都誇張三怎麼怎麼勇敢,就問張三叫什麼名字,什麼單位的,好把張三的英雄材料報到上級部門批成見義勇為的英雄。張三惱怒警察“壞”他的“好事”,沒好氣地跟警察說自己沒名字,沒單位。
  
  那丟公款的女人不知道張三心裡想的什麼,她看張三“謙虛”,就替張三說起來,說這錢都是捐款,是捐給馬廠村張鐵漢的,沒想到被搶瞭,虧瞭有張三,要不,張鐵漢就得不到這筆錢瞭。然後把張三怎麼鬥歹徒的過程渲染瞭一番。
  
  張三聽到那女人說“張鐵漢”,就問張鐵漢怎麼瞭。女人說,張鐵漢有個兒子不爭氣,因為搶劫進監獄改造瞭,聽說最近要出來瞭。張鐵漢本來準備去接兒子出獄的,可他為瞭照顧病重的老伴,沒能去接兒子。前些日子,有關部門為瞭促進張鐵漢兒子的改造,感化他兒子,就給張鐵漢傢募捐瞭一部分錢,等張鐵漢去領,可張鐵漢是個硬漢子,不願意去領。今天,她是去他傢送錢的……
  
  張三聽到這些話,哭瞭,因為,張鐵漢的兒子就是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