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妖精風波

  馬素芳把要到南方出差的丈夫郭二軍送到火車站,正在等車的當兒,二軍接到一個客戶的電話,說要裝修一棟樓房,需要和他面議。因公司急需進料,且已買好車票不能停留,郭二軍沒辦法見客戶,他怕丟掉這宗業務,便讓妻子馬上回去應付一下,想法拖住客戶,等他回來再作決議。於是,素芳便急急往回走。但畢竟丈夫要出遠門,未免有些依戀之情,便不時回頭望望車站,目送著她的丈夫。就在她走出不遠回頭一望的剎那間,她驀然看到一個肩披長發,上著紅格褂子的女子急步跑向丈夫,雙手往他肩上一搭,有說有笑,一副很親昵的樣子;接著他們就雙雙走進瞭候車室。素芳本想返回去看個究竟,可這時火車長鳴一聲啟程瞭。素芳心裡頓然感到一種莫名的苦惱。
  
  素芳回到傢裡,一等再等,卻始終沒見那個客戶來,疑慮便油然而生:這不是給我用的調虎離山之計嗎?他出差純粹是假,和那個女子相約外出遊逛才是真。心裡頓時像打翻瞭五味瓶,平時那種溫馨而安全的幸福感頓時蕩然無存,心裡暗暗罵道:“我和你摸爬滾打創出瞭一份傢業,現在倒好,你竟然粘上瞭一個小妖精。”
  
  素芳和二軍都是前些年的下崗職工,窮得居無住所,鍋無炊米,傢無餘財,上得養老,下得供孩子讀書。多虧他姐夫的幫襯才讓他們度過難關。姐夫開著一個裝修公司,生意搞得很紅火,看在親戚的分上,就讓二軍幫他跑業務,讓素芳到他公司幹抹膩子、刷漆等力所能及的活。經過幾年的摔打、摸索,夫妻二人對裝修行業也熟悉起來。姐夫為瞭讓他們徹底走出困境,就幫襯瞭幾萬元,也讓他們辦起一傢裝修公司。眼看事業有成,告別貧窮,二軍卻溫飽思淫欲,染上瞭臭毛病。素芳思前想後,心裡像堵瞭團大棉花,終日不可開脫。
  
  這天傍晚,華燈初上,妹妹素芹前來串門,見平日喜笑顏開的姐姐長籲短嘆心事重重,便向姐姐進行詢問,素芳就把在車站遇到的不快向素芹傾訴瞭一遍。素芹聽瞭,便說:“現在社會上流行一句話,叫什麼女過四十豆腐渣,男過四十一朵花,你可得提防著點。”停瞭片刻,又若有所思地道:“對瞭,最近我好像聽說他和一個女的常來往,還有人看見他們在一傢飯店吃過飯呢!”素芳經素芹這麼一說,就更加證實瞭自己的想法,便發狠道:“等他回來再說!”
  
  正當姐妹二人忿忿不平時,門鈴響瞭。素芳把門打開一看,正是丈夫提著大包小包回來瞭。素芳一見,氣不打一處來,沒等他坐穩,便急不可耐地質問道:“在外玩夠瞭?光你回傢瞭,怎麼沒帶回個小妮來也讓我開開眼呀?”二軍聽瞭這著南不著北的話,一下子愣住瞭,眨巴著眼說:“這是什麼話呀?”素芳越說二軍越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憨厚的二軍也顧不得多理會,懇求道:“我的好太太,有話以後說,你趕快收拾一下,今天我要招待客人,一會兒就來。”接著,他自顧自地打開大包小包,掏出一樣一樣的好菜。素芳哪管這一套,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乒乒乓乓弄瞭一地,哭鬧道:“你以為你是誰呀,要不是靠親戚幫襯,你照樣是個窮光蛋。”說著便上前撕扯起來。
  
  正當夫妻二人鬧得不可開交時,開門進來一個女子。昏暗的燈光下,隻見這女子和車站上見的那個女子相差不多。素芳一見分外眼紅,指鼻子劃臉地罵道:“你這個小妖精,快滾出去!”二軍見狀,臉霎時紅瞭,急得直跺腳。來者正好一腳門裡一腳門外,一看這架勢,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尷尬至極。隻見他從文件夾裡抽出一疊紙,笑著遞給二軍:“老同學,我給你設計的圖紙繪好瞭,保你做出的活時尚又趕潮流。”二軍接過圖紙,忙對來者說道:“新新,快快見見你嫂子。”接著又對妻子說:“素芳,他是我初中的男同學新新,學的是美術專業,現在是畫傢,咱們裝修之所以在市場上占上風全是他設計的功勞呀!今天是我特意讓他來認認門兒的。”素芳仔細一看,果然是個留長發的男子。這時,又來瞭一位客人,進門說道:“上次你出差未來得及商議咱們的事,聽說你的活兒最好,今天咱們就一錘定音吧!”素芳不聽則罷,一聽頓感無地自容,隻好賠著笑臉說:“那就謝謝大傢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