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兄弟種瓜

  劉智林原是永興機械廠的翻砂工,廠子破產前對所有職工作瞭一次性買斷處理,劉智林揣著3萬來元買斷款失業瞭。
  
  劉智林原以為自己才四十出頭,又有20年的翻砂鑄模經驗,再找份工作應該是沒問題的。然而事與願違,待他一氣跑瞭十幾傢專業與自己對口的公司和廠傢後,才發現傢傢滿員,特別是隨著新科技在鑄造行業的推廣應用,市場對翻砂類人才需之甚少。劉智林像隻泄瞭氣的皮球,癟在傢裡借酒消愁,蹉跎時日。
  
  一天,弟弟劉智華從鄉下老傢打來電話,要他回鄉下住一陣子,散散心。劉智林心想也是,整天窩在傢裡也不是辦法,到鄉下去走走看看,跟兄弟合計合計,或許能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第二天,劉智林就去瞭弟弟傢。
  
  劉智林見村前河岸上有一大片拋荒地,問是咋回事。劉智華說,這片河岸地沙性重,蓄水儲肥功能差,很難長出好莊稼,加上現在外出打工的人多,種田的人少,良田好地都耕不過來,這塊地自然就拋荒瞭。
  
  “多可惜呀!”劉智林感嘆著說,“既然你們種不過來,能不能讓我來種呢?”
  
  “什麼,你想種這塊地?”劉智華詫異道。
  
  劉智林點點頭說:“種糧食不行,可以種瓜果蔬菜嘛。弄好瞭收入不會低的,比打工要強多瞭。”
  
  劉智華知道哥哥正為工作發愁,認真一想種地還真是條門路,便說:“那好,我去找這幾傢土地承包戶聯系一下。”
  
  承包戶聽說有人想轉包他們的河岸地,簡直大喜過望,因為鄉政府嚴令可耕地一律不許荒廢,違者除按每畝500元產值強行收取荒蕪費外,還要另收罰款。這下可好,有人來攬包就不怕鄉政府找碴瞭。
  
  他們幾乎是無條件地同意劉智林轉包,並立即簽訂瞭土地轉讓承包合同。劉智林總算找到瞭用武之地,心裡也踏實多瞭。
  
  劉智林選定的種植項目是種西瓜,他要求劉智華同他合夥幹。他對弟弟說,一切投資費用皆不用你掏錢,等豐收後再平攤,你主要負責田間管理及栽培。劉智華本不想幹,但考慮到老兄正處於艱難時期,兄弟不幫襯還能指望誰呢?礙於情面也就同意瞭。
  
  有弟弟出力,劉智林省瞭不少事。
  
  經過幾個月的艱苦努力,一片原本雜草叢生、田鼠橫行的拋荒地,不經意間變成瞭滿眼翠綠生機盎然的大瓜園。由於有機肥下得足,加之種的又是省農科院新培育成功的“金沙1號”西瓜良種,瓜蕾生長迅速,幾場雨水過後就長成瞭一個個大西瓜,坐果率非常高。
  
  兄弟倆坐在地頭,望著眼前瓜地裡黑壓壓的西瓜議論開瞭。“哥,咱倆運氣好,今年雨水足,西瓜準能豐收,這一大園子瓜摘下來該有7、8萬斤吧。”劉智華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說。“豈止7、8萬斤,我估算瞭一下,一分地裡有百來個瓜,平均按10斤一個計算也有一千來斤,所以我敢打包票,這十多畝地至少能摘10萬斤瓜。”劉智林更是樂觀至極。
  
  轉眼西瓜進入成熟期,兄弟倆又湊在一起商量。“老弟,今年的西瓜咋賣?”劉智林問。
  
  “哦,這不用愁,這一帶有不少瓜果販子,到時他們一人來拉一車,用不瞭一個星期就賣完瞭。”
  
  “怎麼定價,多少錢一斤呀?”
  
  “這個嘛,按‘地頭成交,錢貨兩清’的慣例,去年是5角錢1斤,今年物價普遍上漲,我看就定每斤6角吧。”
  
  “呃——,現在市價是1元1斤,這不讓他們賺得太多瞭嗎?”
  
  “唉,什麼事都不能吃獨食,人傢不賺錢,誰來推銷你的瓜?西瓜的季節性很強,不及時銷出去,再好的瓜擱在地頭也會爛掉的。”
  
  “既然是這樣,我想……”劉智林欲言又止。
  
  劉智華瞥瞭劉智林一眼,說:“嗨,咱兄弟誰跟誰呀,怎麼吞吞吐吐的,有什麼想法就說唄。”
  
  “我想包銷這園瓜,隻是不知你同意不同意。”
  
  “啥,你想包銷?”劉智華瞪大眼睛看著兄長,像望著陌生人,“你的意思是這園瓜由你一個人先買下再由你銷出,這可有風險啊!”
  
  “風險無處不在,我自有分寸。”劉智林看似鐵瞭心。
  
  劉智華做夢也沒想到大哥會來這麼一手,面露慍色。兄弟種瓜,本應精誠協作,禍福共享,誰想豐收後大哥竟想獨撈一把,於情於理都不應該嘛。劉智華本欲發火,但考慮到種瓜是種一年算一年的事,而兄弟情分卻源遠流長,為不傷兄弟和氣,還是把火氣壓瞭下來,反正肥水沒流外人田。劉智華說:“既然你有把握,那你說說怎麼個包法。”
  
  劉智林說:“整園瓜定產10萬斤,按每斤6角計算共值6萬元。扣除前期投入的各項費用1萬元,剩下5萬元咱兄弟平分,也就是說我拿出2。5萬元給你,整園瓜就由我處理瞭。”
  
  劉智華略加思索後斷然說:“行,我完全同意你的方案。不過,咱兄弟得把話說明白,其一,該我得的部分必須一次性付清;其二,你賺多賺少我概不過問,你若是虧瞭本,我也概不負責囉。”
  
  “那當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何況咱倆是親兄弟。好,這事就這麼定瞭。”劉智林見自己的目的已達到,內心竊喜。
  
  第二天,劉智林就返回瞭縣城,三天後回來將2。5萬元現鈔交給劉智華,並說已找好瞭銷路。
  
  其實,劉智林這次回城,隻不過是虛晃瞭一槍,西瓜銷路他早找好瞭。原來,劉智林的妻兄黃光華在縣城的一傢果蔬公司當經理,早在西瓜下種前,其妻兄就承諾,隻要他種的瓜品質好,無論多少一概收購包銷,價格絕對從優。正因為有瞭妻兄這句話,劉智林才不辭辛苦,千方百計從省農科院求購到曾獲得省科博會二等獎的“金沙1號”西瓜良種。西瓜進入成熟期後,劉智林特意挑瞭幾個熟瓜送給妻兄品嘗。黃光華吃後大加贊賞:“喲,這瓜好,個大皮薄汁多糖分足,乃西瓜之上品,你有多少我全要瞭。妹夫,我給你透個底,像你這種優質瓜,到時我賣3元錢1斤還會成搶手貨。”
  
  “我也不管你以後咋個賣法,我隻要你按現行1斤1元的市價收購我的10萬斤西瓜就得瞭。”劉智林說。
  
  “得瞭,明天上午你到我的公司去簽購銷合同,可以預付你一筆貨款。”黃光華一錘定音。
  
  第二天劉智林去瞭果蔬公司,不僅簽訂瞭西瓜購銷合同,還拿到瞭一張5萬元的預付現金支票。黃光華為什麼會這麼爽快呢?倒不是徇私情存心關照妹夫,每年西瓜上市後,該公司都要挑選一些好瓜保鮮儲存,待西瓜旺季過後再拿出來拋向市場,利潤可以翻番,劉智林的瓜是絕無僅有的好瓜,到時候肯定好賣,所以黃光華一口咬定包銷,提前預付瞭一半的貨款是怕有人高價搶購。
  
  劉智林拿到購銷合同和預付金後欣喜若狂,回到傢與妻子合謀好“獨食”計劃後,才返回鄉下與弟弟商量西瓜銷售問題的。
  
  幾天後,縣果蔬公司開來瞭幾輛大卡車,車上還坐著三十來位摘瓜人。這些摘瓜人清一色是城裡的下崗職工,雇請他們來摘瓜的條件是每人支付給30元工資外,還可以抱回一個大西瓜。他們明確任務後自備手套、剪刀,在劉智林妻子的統領下興高采烈隨車而來。這些城裡人西瓜吃瞭不少,但真正到過瓜園的沒幾個,他們一走進瓜園,仿佛置身於瓜的海洋,一個個興奮不已,海吃瞭一頓西瓜後開始摘瓜。
  
  開園賣瓜,對農傢來說也算得上是件喜事,劉智華自然要趕來幫兄弟的忙。他見西瓜摘得很不正常,急忙對劉智林說:“大哥,瓜不是這個摘法,得分清青、熟,大凡接近瓜蒂的那一、二片瓜葉枯黃瞭的才是成熟瓜,否則就是青瓜或半熟瓜。西瓜要分批摘,成熟一批摘一批,如果把熟瓜與青瓜混在一起摘,很容易造成腐爛變質的。”
  
  劉智林眨巴著雙眼,一邊聽弟弟說一邊在心底盤算:分批摘得拖多長時間呀,再說這些瓜反正又不會馬上上市,儲在保鮮庫房裡,青瓜也會漚成熟瓜。於是便說:“顧不瞭那麼多瞭,反正這瓜有人要,進瞭他們的庫房就萬事大吉。”話不投機半句多,劉智華訕訕地走出瞭瓜園。
  
  隻花大半天工夫,10畝瓜園已被“掃蕩”一空,留下滿園的殘枝敗葉和一些拳頭般大小的尾瓜。劉智林夫婦一前一後押著裝滿西瓜的大卡車駛離瞭瓜園。
  
  第二天清晨,劉智華給劉智林打來電話,說瓜園裡的尾瓜加強管理還可以收獲一批瓜,敦促其盡快回來落實管理方案。同時征詢下一茬是種蘿卜還是白菜,也應早作打算。
  
  劉智林正躺在床上做發財夢:今年種瓜真值,辛苦不到半年就能創收6萬餘元,好比撿瞭個天上掉下的餡餅,再種上幾年,不發也得發。劉智林懷著愉悅的心情接聽弟弟的電話後,不假思索地說:“咱兄弟種瓜今年到此為止,尾瓜我不要瞭,大路菜也不種瞭,瓜園你愛怎麼打理就怎麼打理吧,年底再規劃明年的事。”
  
  10萬多斤西瓜小山一樣堆放在果蔬公司的儲存庫裡,劉智林大有高枕無憂的感覺,隔天給妻兄打電話,要求結清貨款。黃光華被弄煩瞭,狠狠將他剋刮瞭一頓:“早就預付給瞭你5萬元,難道還怕少你幾個卵錢?再說合同書上不是寫明瞭15天內結清貨款嘛,現在才幾天,你猴急個啥,催命鬼似的。”劉智林再不敢打電話瞭。
  
  又過瞭十來天,當地產的西瓜旺季接近尾聲,市面上一些歪不溜秋的小西瓜每斤都賣1。2元瞭,果蔬公司認為時機已到,準備將“金沙1號”拋向市場。西瓜上市前要進行“美容”,以給人造成一種是從外地購進的特種高檔西瓜的感覺,為此公司除臨時雇請瞭十多名勞力搞突擊外,還把中層以上管理人員分派到清洗、貼標簽、套泡沫網袋、裝箱等各道工序上嚴把質量關。然而工作一開始,很快就發現偌大一堆“金沙1號”裡,三個就有一個是軟皮瓜。所謂軟皮瓜又稱死藤瓜,系藤死或被提前摘下的未成熟瓜,因養分供給中止後瓜內發酵,水分急速消耗導致表皮發軟。這種瓜青果素含量高,豬吃瞭也有中毒的可能。
  
  面對被工人挑選出來的軟皮瓜,黃光華氣急敗壞地立即掏出手機給妹夫打電話。劉智林正在街上漫遊,看到手機來電顯示的是內兄的手機號碼,馬上接聽,黃光華隻說瞭“馬上來”三個字就掛斷瞭,劉智林以為是叫他去拿錢,屁顛屁顛地趕到瞭果蔬公司。
  
  見到劉智林,黃光華破口大罵:“你看看,這叫什麼瓜,能賣錢嗎?你的心也太黑瞭,竟以次充好騙到我頭上來瞭,你還是人不是人?!”
  
  劉智林站在軟皮瓜前噤若寒蟬,哪還敢分辯半句。
  
  為瞭維護自己不徇私情秉公辦事的形象,黃光華拉開嗓門當眾宣佈:“這批瓜必須一個一個地認真清理,合格的留下,不合格的讓他拉走,清理後重新過磅降價收購。幸好貨款還沒結付,刀把還在咱們手裡攥著。”黃光華說完狠狠瞪瞭劉智林一眼,憤然離去。
  
  劉智林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回傢的路上,他悔啊——悔不該利欲熏心求財心切沒聽老弟的忠告;恨啊——恨妻兄眨眼間老母雞變鴨六親不認啦……
  
  兄弟種瓜,各有所得。七除八扣後,劉智林最後拿到手的隻有5。3萬元瓜款,扣除生產投入資金和支付給弟弟的瓜款,實際所得也就1萬餘元,相當於打瞭一年工。要說他還有什麼額外收獲,那就是得罪瞭妻兄,疏遠瞭一門親戚。劉智華拿到2。5萬元瓜款後,管理尾瓜又創收瞭1萬來元,收完尾瓜播種蕎麥又獲得大豐收,賣瞭5000元,三項收入累計達4萬多元,等於抱瞭個不大不小的金娃娃。
  
  劉智林從弟弟打來的電話裡得知這一消息後,呆呆地舉著話筒,不知該說什麼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